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章【开玩笑】(下)

第九章【开玩笑】(下)

        罗猎用撬棍将棺材翘起,瞎子哆哆嗦嗦从里面爬了出来,刚一钻出来,就接连打了几个喷嚏,雪光映照下,这货脸冻得铁青,嘴唇乌紫,身体上的折磨还在其次,刚才被卡在棺材里面,内心的恐惧和煎熬实在难以言喻,漫长得仿佛渡过了半个多世纪。看到罗猎终于过来救自己,内心中又是激动又是后怕。虽然刚才隐约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可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是一点都没看到。缓了好一会儿方才颤抖着说了一句话:“刚才发生了什么?”

        罗猎道:“咱们赶紧离开吧,这里闹鬼,不吉利!”

        素来喜欢胡搅蛮缠的瞎子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转身就走,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喜欢,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弄到了棺材里面,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怕黑。

        雪下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大雪初霁,街道上的雪已经没过了足踝,叶青虹驱车来到旅馆门口,正看到从远处深一脚浅一脚走来的两个人,昨天还气派十足,衣饰华贵的两个,只是过了一夜就突然接起了地气,一直都是穿龙袍不像太子的瞎子自不必说了,可向来风度翩翩,举手抬足透着儒雅绅士风度的罗猎,如今也穿上了一件臃肿的羊皮大袄,气质上大打折扣。

        御寒才是硬道理,罗猎当然也想穿得风度翩翩,可昨晚的貂皮大衣被叔叔罗行木扯烂,这一带并不是什么繁华街区,只能随便找一家成衣店买了件低调温暖的羊皮大袄,瞎子也跟着他蹭了一身的过冬行头,虽然臃肿但是暖和。

        兄弟两人采购归来,刚吃了早点,此刻身体温暖热乎,向来也没什么形象而言更不懂得风度为何物的瞎子,两只手相互抄在皮袄袖子里,活脱脱的一个地道山炮。

        同样穿着羊皮大袄,罗猎就挺拔了许多,不知两人在聊什么,一边聊一边傻乐。

        罗猎首先发现了叶青虹的轿车,在白天他的眼力要远远超过瞎子。瞎子白天视力不好,还偏偏要戴上自认为时尚的墨镜,如果没有罗猎给他带路,恐怕连旅馆都找不到。

        罗猎用手肘捣了瞎子一下,提醒他道:“叶青虹来了!”

        “哪儿?哪儿?”瞎子激动地四处张望,这才想起自己还戴着墨镜,匆忙将墨镜摘下,叶青虹的轿车已经驶到了他们的面前,不苟言笑的俏脸横眉冷对,一双明澈美眸望着两人,表情上充满了嫌弃和不满。

        以瞎子白日里的眼力劲儿是看不清对方的脸色的,依旧涎着脸,堆着笑往前凑合:“呦!这不是叶小姐吗?这么早就来找我?”双手扒在车顶上,屁股撅起老高,宽阔的身躯已经将车窗内的叶青虹挡得严严实实,无形之中排除了罗猎靠近叶青虹的可能,这厮早已在心中把罗猎当成了假想情敌。

        不过瞎子是多想了,罗猎压根就没有过来,站在后面抽出一支烟,划亮火柴,双手熟练地圈住火,于风中将烟点燃,笑眯眯望着瞎子的大屁股,这厮心中打得什么如意算盘可瞒不过他。

        叶青虹说话的方式直接地让人难以接受:“安翟,我没找你!”

        瞎子被叶青虹如此直白的打脸,露出的笑容难免有些尴尬:“看来咱们还真是凑巧遇上的,相约不如偶遇,大概这就是常说的缘分吧。”

        叶青虹想要推开车门出来,瞎子有些恶作剧地将车门顶住,叶青虹一连推了两下没能如愿,马上将手伸向了手套箱。

        瞎子叹了口气:“又来了,又来了,你能不能有点创意?”猜到叶青虹又要掏枪,果不其然,叶青虹把袖珍手枪掏了出来。瞎子非但没有让开,反倒把一张大胖脸贴到了车窗上,有恃无恐道:“吓我啊?我还就不信了,你敢当街开枪?”

        叶青虹举起手枪瞄准了瞎子的脑袋,唇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作势要扣动扳机,瞎子从来都不是临危不乱的主儿,吓得一缩脑袋,身体后仰,慌张中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罗猎在后面也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了瞎子狼狈不堪的模样,忍俊不禁。

        瞎子摸了摸额头,确信上面没有多出一个窟窿,只摸到一脑门子的冷汗,叶青虹已经推开车门走了出来,黑色皮大衣包裹着姣好的身姿,仍然肆无忌惮地举起手中的那把袖珍手枪,瞎子这下看清楚了,叶青虹手中的是一把柯尔特M1906袖珍手枪,弹夹容量六发,口径6.35毫米。

        瞎子吓得脸都白了,一边向后挪着屁股一边摆手道:“都是朋友,开个玩笑,别当真,别当真嘛……”

        罗猎才不相信叶青虹会当真开枪,不过这妮子在大街上就明目张胆地掏出枪来,为人也是够嚣张,四处看了看,周围并没有行人,叶青虹必然是事先观察过了环境,否则她也不会贸然掏出手枪。

        叶青虹居然当真扣动扳机,不过没有听到枪响,枪口冒出了火苗,原来她手中是一只手枪模样的打火机,饶是如此也把瞎子吓得惨叫了一声,紧紧闭上了双眼。

        叶青虹嫣然一笑,这一笑足以让冰雪消融,双眸充满戏谑地望着已经被吓得近乎瘫软的瞎子,调转枪口将那把假枪递给了瞎子:“开个玩笑,别介意,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瞎子咧了咧嘴巴,想挤出一个笑脸,可是比哭还难看。

        罗猎走上前去,他刚才也被吓了一跳,伸手将瞎子从地上拖了起来,瞎子一句话不说,将叶青虹送给他的打火机随手扔到了地上,然后向旅馆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谁都有自尊,厚脸皮的瞎子也不例外。

        罗猎从地上捡起火机,递到叶青虹的面前:“小心走火!”

        叶青虹道:“你留着吧。”

        罗猎道:“想要合作,首先要懂得尊重别人!”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如往常,可是话语中透露的意思却是在责怪叶青虹刚才的行为。

        叶青虹道:“你在教训我?”

        罗猎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没用真枪已经给他留足了面子。”叶青虹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瞎子的不屑。

        “如果你手中是把真枪,我保证你没有扣动扳机的机会!”

        叶青虹被罗猎的自信和狂妄激怒了,她冷冷望着罗猎:“别忘了你们当初的承诺!”

        罗猎道:“中国有句老话,光脚不怕穿鞋的,叶小姐身娇肉贵何苦跟我们纠缠?我不怕告诉你,你的威胁一钱不值,承诺连个屁都不算,从现在开始咱们就一拍两散,各奔东西!”他说完就大步走了。

        叶青虹被他强硬的态度弄得有些懵了,她有数不清的办法对付瞎子,可是她却始终找不到罗猎身上的弱点,明明自己占据了主动,可偏偏无法将这种主动变成地位上真正的主导。

        将火机收回衣袋,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咬了咬嘴唇,伸手用力拉开了车门,然后用更大的力气将车门关上。

        罗猎走过街道的拐角,看到瞎子靠在墙角处一脸得意地望着自己,罗猎道:“你这双手啊还真是闲不住。”

        瞎子呵呵笑了一声,抄在袖子里的手露了出来,一手拿着一把柯尔特M1906,这可不是刚才的火机,另外一只手中拿着红色的小牛皮钱包,别看他刚才被叶青虹逼得狼狈,双手却没有闲着,趁着叶青虹递给他打火机的时候,实施报复,顺手牵羊了两样东西。

        汽车的引擎声迅速接近,不用问就知道叶青虹发现被盗后驱车追了上来,两人大笑着跑了起来,前面不远就是旅馆,雪天路滑,叶青虹应该追不上他们。

        黑色小轿车高速转过街角,却在结满冰的路面上失控,四轮抱死向一边滑去,叶青虹如果不是被他们激怒也不会做出这样失常的举动,汽车突然失控,她又做出了错误的反应,猛然踩下刹车,那辆黑色的小轿车在结冰的路面上整个翻了过去,四轮朝天,轿车仍然没有马上停下,又在冰面上滑行出十多米的距离,撞在路边高高堆砌的雪堆之上,大半个车头都陷了进去,车轮仍然在飞速旋转着。

        罗猎和瞎子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料到事情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两人又几乎同时反应了过来,快步冲向那辆轿车。别看罗猎在叶青虹面前表现得蛮不在乎,可他比谁都要清楚,如果叶青虹出了事情,穆三爷绝不会轻饶他们,这只老狐狸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反制又怎肯放他们出来做事。

        罗猎和瞎子扒开积雪,好不容易才把车门拽开,从里面拖出了惊魂未定的叶青虹,叶青虹逃出车内的第一件事就是扬起拳头,怒视罗猎,罗猎自知理亏,此女盛怒之下还是别去招惹为妙,让她打一拳出出气也好,可没想到叶青虹犹豫了一下,一拳捶在了瞎子的鼻子上,这一拳虽然不重,可也打得瞎子涕泪直流,墨镜也飞到了一边,哀嚎道:“你干嘛打我?”瞎子实在是委屈,本来准备欣赏叶青虹暴揍罗猎,却想不到她指东打西,突然把目标变成了自己。

        周一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