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九章【开玩笑】(上)

第九章【开玩笑】(上)

        罗行木道:“我们三个虽然合作,可是目的都不相同,我是为了求财,方克文乃是世家子,家财万贯,人家不缺钱,缺少的只是稀罕玩意儿,之所以决定跟我们合作,为的是寻找惊险刺激。找到的那些古董虽然有些价值,可是还没到能被他看在眼里的地步,至于麻博轩他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书呆子,一心为了学术研究,认准的事情一定去做。

        接下来的探险就没那么顺利,我们又找到几处古墓,几乎全被盗了个精光,也没有找到传说中的禹神碑。首先是方克文失去了耐心,他的家世也不允许他将时间投入到无休止的冒险中去,更何况我们的付出和收获明显不成正比。我也不想继续,我是个小富即安的人,找到的明器变卖之后已经足够我挥霍一阵。从没想过去盗墓,虽然我们将之称为考古探险,可实际上我们将找到的东西据为己有,麻博轩虽然不认同我们的做法,可是为了找到禹神碑,他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他喘了口气又道:“于是我们之间发生了分歧,我和方克文提出暂时结束探险,等调整一段时间再考虑探险的事情,麻博轩却坚持继续,浑然不顾当时的天气已经极度恶劣,继续坚持下去甚至可能危及到我们的生命。

        在一场激烈的争吵后,麻博轩选择在半夜独自一人离开了营地,我和方克文察觉之后,循着脚印去追他,很快就迷失了道路,祸不单行,我们又在山林中遭遇了土匪的袭击,我们两人亡命逃离,不得已跳下山崖的时候,却发现落在厚厚的积雪上,麻博轩居然就在不远处,他也是在风雪中迷路之后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我们突然发现,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竟然和那幅地图上所绘几乎完全一致,虽然大雪覆盖,却仍旧能够看出乃是一处藏风聚气的绝佳所在。根据地图的指引,我们找到了一座大墓的入口,麻博轩说这是一座金朝大墓,我们都很兴奋,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找到了当年留下的盗洞……”

        说到这里罗行木再度停了下来,苍老的面庞上流露出极其恐怖的表情,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他显然不愿继续回忆下去,摇了摇头道:“不说了,那次以后,方克文莫名其妙就失踪了,我和麻博轩历尽千辛万苦从里面逃了出来,可是他中途就发了疯,我回来后大病了一场,然后就以惊人的速度衰老了下去。我今年才四十岁,短短的五年间我已经变成了现在的模样,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

        罗猎点了点头,这一点的确是事实,他虽然心中充满了好奇,可是并没有发问,罗行木一定在那座大墓之中经历了极其诡异的事情,否则他也不会发生这样惊人的变化。

        罗行木道:“我发现我迅速变老之后,又去了趟北平,一为探望麻博轩的病情,二是为了看看他是不是也变成了我这个样子?等到了那里,才知道麻博轩已经被家人送往日本治病,可到了日本就跟国内断了联系,而我一天天衰老了下来,这些年我遍寻名医,可是所有人都对我的病情束手无策。”

        罗行木盯住罗猎的双目道:“可能你想问我那墓穴中发生了什么?”他摇了摇头道:“我不记得,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只是记得我们三人走入了古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究竟如何离开,我都不记得,自从回来之后,我每天夜里都会做同样一个梦。”

        “什么梦?”

        “一口棺材!”

        罗猎皱了皱眉头,罗行木本身就是开棺材铺的,他梦到棺材也算不上什么稀奇,其实从解梦来看,梦到棺材反倒是大吉之兆,升官发财,好事。

        罗行木道:“一口巨大无比的青铜棺材,垂直悬浮在半空中,周围没有连接任何的东西,也没有任何的支撑,在虚空中缓缓旋转。”

        很少有人知道罗猎在美国其实选修过心理学专业,他在心理学上的造诣颇深,还专门写过关于人类梦想和思维之间联系的学术文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罗行木之所以会做这样的梦跟他所从事的职业有关。

        罗行木道:“五年了,除了失眠之外,我每天都在做着同样的梦,一模一样,从未改变过。”

        罗猎道:“兴许你太紧张了,或许是因为你长时间独自一人居住在这里,不妨试试出去走走看看,放松一下心情。”其实他自己何尝不是受到失眠症的困扰,难道这是家族遗传?

        罗行木道:“我甚至怀疑自己从未进入过那座古墓,不然我又何以会连一点印象都没有。我们从那座古墓逃生之后,我的那幅地图也不知所踪,去年春天的时候,我凭着过去的印象,尝试去寻找那座古墓,我甚至找到了当年我们曾经栖息过的营地,还捡到了当年遗失的物品,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古墓的所在。”

        罗猎道:“人在许多恶劣的环境下会产生幻象,或许当年你的神智并不是处在完全清醒的状态下。”

        罗行木摇了摇头:“我知道的,一定发生过可怕的事情……”他咬了咬嘴唇,终于下定了决心,站起身来,脱掉身上的衣服,赤裸着上身站在罗猎的面前,然后慢慢背过身去。

        借着油灯昏黄的光芒,罗猎看到罗行木的背后竟然刻着触目惊心的四个大字——擅入者死!这四个字全都是用夏文书写,应当是用刀刻在罗行木的皮肉之中。

        罗行木道:“麻博轩发疯之后,他反反复复地重复一句话,他说我们还有五年的生命,我算了算,还有二十多天就是方克文失踪整整五年的日子了,也就是说……”他没有说完,意思却已经表达得很明白,他的生命应当只剩下不足一个月了。

        罗猎看着眼前的罗行木,心中充满了同情,虽然他对罗行木所说的事情将信将疑,可是看罗行木衰老的模样,应当命不长久了。他拿起桌上的羊皮袄帮助罗行木披在身上。

        罗行木道:“今年清明的时候我去给老爷子扫墓,偶然听说了你的事情,想不到咱们罗家还有后人,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给你写一封信,希望若是能够活着跟你见上一面,也让你知道你还有那么一位不争气的叔叔,日后咱们老罗家续家谱的时候,如有可能也添上我的名字。”

        罗猎点了点头,虽然大清灭国,可是宗族观念仍然深入人心,即便是罗行木从小为家族所弃,内心深处仍然期望能够重归家谱。

        罗行木起身走入东边的房间,不多时拿着一个木匣走了出来,打开木匣道:“我也没什么可给你的,这里有两张房契,一张是这间棺材铺,本来就是胡家的东西,理当由你继承。还有一张在北平,麻博轩的那套宅子,他当初作为条件抵押给了我,我在这世上也没什么亲人,权当是我给你的一件礼物吧。”

        “这是什么?”罗猎从中取出一卷玉简,单从玉质上的沁色就能够看出这玉简的年代久远。真正吸引罗猎的还是玉简上的文字,这其中有夏文、有甲骨、有小篆、有汉隶,罗猎虽然也见识过不少的书法作品,可是像这种不同年代风格的字体掺杂在一起的大杂烩还从未见过。

        罗行木道:“我也是在回来之后,又在老爷子留下的密室中找到的,这东西有些特别,玉简应该是汉代的,可上面的字明显是后来刻上去的,不过我看到这上面有夏文,联想起丢失的那幅地图,或许是件重要的物事,只可惜麻博轩已经疯了,当今世上恐怕再无他人能够破译其中的意思。”他并不知道眼前的罗猎却是从小跟随在老爷子身边学习大禹碑铭,在这方面的认识要远超麻博轩。

        罗猎道:“那我就替您先保管。”

        罗行木笑道:“什么替我保管,我死后,你就是罗家唯一的独苗,也就是唯一的继承人,这东西本该都是你的,留个念想吧。”

        罗猎点了点头,此时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敲击声,却是瞎子仍然被困在棺材下面。

        罗行木道:“明天我就离开这里了,这间棺材铺,你若是不嫌晦气就留下。”

        罗猎道:“有没有看过西医,不如你去黄浦,我介绍法租界的医生帮你看看?”

        罗行木摇了摇头道:“算了,认命了,我这个人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小子!咱们爷俩虽然是第一次见,可我也能够看出你是个出类拔萃的年轻人,否则我也不会跟你聊那么多。”来到罗猎面前,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去吧,那小子在棺材下面呆得时间不短了,再过一会儿,不憋死也得冻死。”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支持,只有多推荐多收藏,咱们才能登上新书榜,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