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八章【禹神碑】(下)

第八章【禹神碑】(下)

        罗猎没有未卜先知之能,当然猜不到里面有什么,罗行木也没指望他去猜,笑了笑道:“里面居然全都是阿拉伯数字,只有结尾有个小篆风字印章,我当时就懵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老爷子故意戏弄我,本想将这封信给撕了,可转念一想,以他的刻板性情应该不至于做这样无聊的事情,于是我又将这封信收了起来。

        后来我去两湖从军,跟着军队稀里糊涂地打了几年仗,南征北战去了不少的地方,自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爷爷。直到民国建立,我因为过去跟随清军跟革命军打过仗,担心受到清算,于是就打算去南洋躲避几年,等形势稳固之后再回来。可没成想,我还没有来得及走,就听说你爷爷自杀的消息。”

        罗猎心中黯然,爷爷自杀的时候,他还在大洋彼岸读书,当时并没有任何人通知他这个噩耗,直到他学成归国,方才知道老爷子早已离世,这件事让他至今引以为憾,其实没有通知他赶回来扶灵送终也是老爷子自己的意思,罗猎归国之后,为此专门为老爷子守灵三个月,也算是对爷爷养育之恩的一些回报。

        罗行木道:“就在登船的那一刻,我还是放弃了远走的念头,决定返回故乡,倒不是念及父子之情为他送葬,而是那封信始终在我心中成了挥之不去的谜团,我始终搞不清他为什么要留下那些奇怪的数字,这其中到底是不是还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我回到家乡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入土为安,我也没惊动任何人,其实谁也不知道他还有我这样一个儿子,来到他的墓前拜祭了一下,我拿出那封信,发现墓碑上居然也有个同样字体的风字,因为墓碑上是标准的汉隶,而唯独这一个风字是小篆,所以才特别醒目,望着墓碑上的祭文,我突然想起了老爷子当年给我的那封信,于是将按照信上的数字排列,逐一将墓碑上的文字找了出来,贯通之后,竟然隐藏着一个地址,我按照上面的地址果然找到了老爷子埋东西的地方,我从那里找到了一盒银锭,还有一张房契,然后我就根据房契的指引来到了奉天。”

        罗猎道:“房契就是这里的?”

        罗行木点了点头道:“就是这里,老爷子应该是个善于设置谜题的高人,我来到这里,又按照我破解后的那些文字,找到了这里的密室,里面找到了一些古董,历朝历代的都有,大都是不值什么钱的,我虽然是个外行,可也能够看出,这些东西都是明器,大都来自于墓葬,我方才明白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从摸金倒斗起家的。”

        摸金倒斗只是江湖上的说法,说白了就是盗墓掘坟,可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行当,罗猎也是吃了一惊,他无论怎样都不能将不苟言笑、做人刚正,还是前清举人的爷爷和盗墓这件事联系在一起。可爷爷都已经去世了,罗行木身为他的亲生儿子纵然心怀芥蒂,可是现在也似乎没有诋毁他的必要。

        罗行木道:“密室里面没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我找到了一张地图,以为那地图可能是老爷子的藏宝图,于是我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我没什么别的本事,只懂得一些木匠活,决定开一家棺材铺,一来可以赚钱维持生计,二来也好掩饰身份,仔细搜寻这套宅院。那地图上面的文字非常奇怪,我虽然读过几年书,可仍然一个字都不认得,依样画葫芦抄了几个,去满洲大学找人请教,找了几位知名的教授,他们有说是甲骨文,有说是古契丹文,还有人干脆说是外国文字,共同之处就是所有人都不认得,一个字都不认识。”

        罗猎心中一怔,自从母亲亡故之后,他就被爷爷接了过去,在爷爷身边的那几年,爷爷除了请人教他读书之外还亲自负责教授他的书法,而且有个秘密只有他们爷孙两人知道,爷爷掌握了一种极为罕见的字体,这种字体得自于大禹碑铭。罗猎也是后来才知道,大禹碑铭乃是为大禹治水歌功颂德所刻,其上文字古朴怪异,无人能够解读其一,现在广为人知的禹神碑位于岳麓山,乃是大宋嘉定年间重建,早已不复昔日原貌。罗猎曾经前往岳麓山参观,和爷爷教给自己的那些字全然不同,可以说爷爷交给他的那套字体更加深奥难懂。

        罗行木道:“我生性执着,既然奉天无人能够解读,我就去外地找别人帮忙。于是我去了北平,找到燕京大学考古学教授麻博轩先生,他可以称得上当今古文字第一人,在历朝历代的古文字,尤其是甲骨文研究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我不想轻易暴露秘密,于是将描摹的那些字打乱了带给他,他看过之后如获至宝,向来沉稳的他,竟然激动的像小孩一般手舞足蹈,他说这很可能是古夏文!”或许是担心罗猎听不懂自己的意思,补充道:“夏朝的文字,他追问我从何处得来这些文字,如果能够找到这些文字的原件,或许可以将中国有记载的历史大大推前,对中国乃是对整个世界的文明史都将是一个最为伟大的发现。”

        罗猎点了点头,罗行木在这一点上并未夸张,毕竟中国目前有记载的历史还是从殷商开始,夏朝以前的历史始终缺乏让人信服的证据,如果能够找到夏朝文字的证据,那么必将成为考古史上最伟大的发现。难道爷爷教给自己的文字正是夏文?

        罗行木道:“我当然不会轻易将这个秘密泄露给他,只是请他帮忙破译那些文字。麻博轩也的确是当世大才,可尽管如此,他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也只帮我破解了三个字,这一过程中他屡次恳求我将原件给他看,我开始意识到这些东西的重要性,于是一口咬定,没有原件,麻博轩被我几次拒绝之后,也就不再提起。我不可能长时间在北平呆下去,和麻博轩约定半年后再见,想不到我返回奉天竟然被他跟踪。”

        罗猎哑然失笑,人如果执着于某种事情往往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即便是麻博轩这样的学问大家也不例外,如果不是过于执着,以他的清高和风骨又怎会做出尾随追踪的事情。

        罗行木道:“我下了火车就发现了他,麻博轩是个极爱面子的书呆子,被我撞破之后,羞愧地无地自容,他这才向我坦诚,我给他看得那些文字很可能和禹神碑有关。”

        罗猎故意道:“禹神碑?我倒是去过,岂不是岳麓山上的那一座?他为何不去真迹那里看?而要尾随跟踪你?”

        罗行木脸上流露出些许的不屑之色:“你所说的禹神碑乃是大宋嘉定年间复建,根本就不是真迹,懵得住外行,又怎能懵得住麻博轩这种学识渊博的大儒。”言辞间对麻博轩还是颇为推崇,也没有想到大禹碑铭对面前的侄子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秘密。

        罗猎心中暗忖,本以为爷爷只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老举人,却想不到他老人家还有鲜为人知的另一面,如此说来,当初给罗行木那封信中的数字,以及过去教给自己的那些古文字全都有他的用意。

        罗行木道:“我和麻博轩达成了协议,我提供原件给他看,他保证不将这个秘密泄露给第三个人知道,为了表示他的诚意,他还将北平的唯一房产抵押给了我。

        我这将那幅地图出示给他,这才知道麻博轩过去一直对我有所保留,在此前三个月的时间里其实他已经破解了十二个字,看到那幅地图他非常激动,认为这幅地图应该和禹神碑的真迹所在地有关。我对什么考古学术没有太多的兴趣,只是听他说,如果能够找到禹神碑,那么这一发现必将改写整个人类的文明史,所获得的利益回报无法估量。禁不住利益的诱惑,我和麻博轩决定合作寻找禹神碑。

        可任何的探险活动都需要财力为后盾,麻博轩是个书呆子,我一个开棺材铺的也没什么钱,于是我们两人一合计,决定又吸纳了一名成员,那人叫方克文是麻博轩曾经教过的学生,也是京城收藏界的大家。我们当然不会将寻找禹神碑的事情告诉他,只是说一起前往探险寻宝。”

        说到这里,罗行木感到口干舌燥,他起身去倒水,暖瓶里虽然还有半瓶水,不过早已冷了,罗行木倒了一碗水,也没有招呼罗猎,端起粗瓷大碗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净,抹干唇角道:“根据地图标注的地方,开始的时候,我们顺利找到了几处墓葬,不过这些墓葬基本上都被人盗掘过,尽管如此,我们也收获颇丰,毕竟此前的盗墓者不可能将墓里所有的殉葬品全都带走。”

        罗猎点了点头,推测到罗行木所去的墓葬应该都是爷爷曾经涉足过的地方,所以才有了那幅图。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