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章【棺材铺】(下)

第七章【棺材铺】(下)

        罗猎先是听到敲击声,再看到地上瞎子的兔毛帽子,脑海中先入为主,认定棺材中被困的那个人是瞎子无疑,可变故就在刹那之间发生,罗猎看到那只握住自己的手掌已经认定这只手绝不属于瞎子。他虽然竭力想要摆脱对方的束缚,可无奈棺中人力量奇大无比。情急之中双足蹬在棺木的下缘,双臂用力向外全力一拉,这样一来等于用上了双腿的力量与棺中人抗衡。对方却在此时收力,这次力量的比拼中罗猎显然占了上风,一道黑影被他从棺材之中拖了出来,确切地说,对方是利用他的力量腾飞而出。

        那黑影被拖出棺材之后,呼地一声掠过罗猎的头顶,双手犹自抓住罗猎的手腕不放,整个人飞到罗猎的身后,双腿死死缠住罗猎的腰间,罗猎看不清对方面貌,一时间也无从分辨对方是人是鬼,无法即刻将对方摆脱,唯有背着棺中人直挺挺向雪地上倒去,这样一来变成了他在上对方在下,要利用身体的力量给对方一次重击。

        对方的反应也是奇快,为了避免被罗猎压在身下,不得不松开了罗猎的手腕,罗猎倒下的势头已经无法停止,身体直挺挺躺倒在雪地上,随即原地一个懒驴打滚,虽然动作不雅,可是相当的实用,有效地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迅速从雪地上爬起。

        漫天飞雪之中,一个高瘦的背影站立在距离他五米开外的地方,一身紫色清朝官服,虽然绣工精美,可是官服的颜色在血光的映照之下呈现出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和妖艳。

        灰白色的头发编成一条大辫子垂落在身后,一直拖到膝弯,辫梢用鲜艳的红色绸带扎起。颈部佩戴五彩朝珠,头戴红色顶子,黑色厚底棉靴踏在雪地之上,整个人有若木雕般凝固在那里,一动不动。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在黄浦的身份虽然是牧师,可是他压根就不相信鬼神之说,眼看着这名从棺材中蹦出的男子,内心中充满了迷惘,西方的僵尸东方的诈尸,虽然全都听说过,可是他却从未亲眼见过。

        换成别人看到眼前情景只怕早已吓得闭过气去,可罗猎生来胆大,呵呵笑道:“装神弄鬼!信不信我打到你鬼哭神嚎!”

        对方直挺挺跳了起来,于半空中将身体转了过来,却见他面色惨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双手平伸,弹跳力极强,原地跃起一人多高,俯冲下来,伸直的双手向罗猎面部插去,十指尖尖,乌青色的指甲闪烁着阴冷的寒光,宛如十把锋利的尖刀戳向罗猎。

        不等对方攻到面前,罗猎以左脚为轴,右脚在地面横扫,大片积雪被他横扫而起,积雪自然阻挡不住对方的进击,罗猎的目的只是为了干扰对方的视线,在扫起积雪的同时,已经将貂皮大衣脱下,随手甩出,宛如一片黑云,向那男子笼罩而去,大声道:“我是罗猎!”

        之所以自报家门,是因为他认为对方十有八九就是这里的主人,自己的远方叔叔罗行木。这也是罗猎并未使出飞刀的原因,他可不想在情况未明的时候伤害了素未谋面的远房亲戚。

        貂皮大衣也无法阻挡对方的进击,嗤啦一声,貂皮大衣被对方锋利的双爪从中撕成两半,如果瞎子看到眼前一幕,肯定心里要平衡不少,他只是裤子划破了一条口子,罗猎却是连贵重的貂皮大衣都被撕成两半。

        趁着这个时机,罗猎已经退出数步,凭着惊人的弹跳力,背身跳到身后一具棺木之上。

        那人将撕开两半的貂裘重重扔在了雪地上,昂起面孔,双目死死盯住罗猎,单靠双手就能够轻松撕开貂裘,足见他的膂力何其强大。

        罗猎也在看着他,虽然对方的一举一动都像传说中的僵尸,可是罗猎仍然看出了其中的破绽,对方在呼吸,呼吸之间有白汽从鼻孔喷出,虽然并不明显,仍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死人是没有体温和呼吸的,怎会吞吐出白汽?这僵尸应当是活人假扮。

        罗猎道:“我来找罗行木,他是我远方叔叔……”话未说完,那人再度直挺挺跳了起来,向罗猎的位置扑了上去。

        罗猎见到他纠缠不休,也不由得头疼,因为心中有所顾忌,又不能当真出手,所以他只能选择继续躲避,腾空一跃已经落在了另外一具棺木上,他是双足轮番使用,而对方的行动却是直挺挺蹦着前行,饶是如此,罗猎仍然无法将他顺利摆脱,很快就被他逼迫到东南角落。东南角在八卦之中属于巽位,此乃财位,罗猎在五行八卦之上并无所长,他至今还未看出这院落中的棺木布置全都是按照八卦卦象而来。

        身后响起一声低吼,却是刚才躲入狗舍中的狼青再度出击,从后方向他包夹而来。罗猎此时方才意识到,对方是有意将他逼到这个角落,若是跳下棺木,必将进入狼青的有效攻击范围,可是如果不跳下去,对方就要扑到面前。

        罗猎接连退让,对方却仍然咄咄逼人,心中暗自火起,若是不给此人一点颜色看看,只怕他还不懂得收敛,更不会露出本来面目。右手微微一抖,一柄飞刀已经破空射了出去,这一刀只是瞄准了对方的顶子,目的是吓他一吓,让他知难而退,罗猎仍然不想伤害对方。

        飞刀在夜空中划出一道寒芒,高速行进的飞刀在清冷的空气中发出尖锐的啸叫。

        这一刀罗猎志在必得,他要用飞刀射落对方的顶子,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飞刀尚在空中,对方头颅转动,银色的长辫宛若灵蛇一般挥舞起来,长度约有一米五左右的大辫子在空中迅速画了一个弧形,然后啪!地一声辫梢准确无误地击打在飞刀之上,竟然于虚空中将飞刀击落,夺!的一声,错失目标的飞刀钉在脚下棺木之上,刀身没入棺木约有一半,留在外面的刀柄犹自在颤抖不停。

        罗猎心中大惊,对方纵然不是僵尸,可对方的出手已经完全是高手境界,以发辫击落高速行进的飞刀,比起用手接住飞刀难度更大。

        罗猎震骇莫名的刹那,对方的发辫又如长鞭一般席卷而至,直奔罗猎咽喉而来。

        罗猎看准对方发辫的来路,伸出左手,一把抓住辫梢,同时右手微微一抬,一柄飞刀再次射向对方的顶子。罗猎出手之前并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可以那么容易就将对方的辫子抓住,生怕对方逃脱,左腕迅速转动,将对方的长辫子在手腕上绕了一道。

        射出的飞刀距离对方一尺左右的时候,刀光倏然消失,却是对方双手一合将飞刀夹住。然后发辫猛然一抖,罗猎只感觉到发辫滑腻如蛇,根本把握不住,从他的左手中轻松逃离,掌心的皮肤也因为发辫的迅速抽离而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罗猎的右手迅速放在腰间,大吼道:“不要逼我拔枪!”他根本就是虚张声势,他哪有什么枪?

        听说罗猎有抢,对方果然不再进击,此时听到脚下的棺木传来敲击之声,隐约听到胖子瓮声瓮气的惨叫和呼救:“救命……救命……”

        罗猎警惕地望着对手,那人却主动摘下顶子,顶子从面部移开的时候,宛如川剧变脸一样顷刻间换了一张面孔,再不是刚才惨白如纸毫无血色的模样,竟然是一个满面褶皱的沧桑老人,虽然穿着一身诡异的寿衣,不过他的脸上却带着慈和的微笑,轻声道:“小子!身手不错!只可惜内力根基太浅。”

        罗猎仍然没有放松内心的警惕,猜测道:“您就是这里的主人?”在他的想象中罗行木既然是自己的远方叔叔,他的年龄本该比自己的父亲要小,最多也就是四十多岁的年纪,可是眼前的这位老者明显过了花甲之年,所以罗猎还不敢将老者和罗行木划上等号。

        老者微笑点了点头道:“其实你应该称呼我一声叔叔!”

        “是您给我写了那封信?”

        老者道:“不错!我就是罗行木!”他看出罗猎目光中仍然存留的怀疑,笑道:“刚才装神弄鬼一是试探一下你的胆色,二是考校一下你的身手,希望你不会怪我这个做长辈的为老不尊。”

        罗猎道:“叔叔太客气了!”心中却对罗行木的古怪作为颇为不解。

        棺木下又传来敲击声。

        罗猎道:“里面被困得是我的朋友。”

        罗行木道:“憋不死他,让他在里面待一会儿,省得打扰咱们爷俩儿说话。”已经轻轻跳下了棺木,大步流星地向堂屋走去。

        罗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罗行木有一点倒是没有说错,若是瞎子现在被放出来,一定会絮絮叨叨地打破沙锅问到底,所以想要尽快搞清所有的事情,还是让他在棺材下面多呆一会的好。

        求推荐票支持,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微信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剧情讨论,各种花絮尽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