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七章【棺材铺】(上)

第七章【棺材铺】(上)

        瞎子低声埋怨道:“你真是有毛病,深更半夜地摸到棺材铺里来,到底什么事情啊?”现在他算是彻底相信罗猎没有背着自己和叶青虹幽会了。

        罗猎道:“进去再说!”

        瞎子在前方领路,虽然铺子里面一片漆黑,可他却能够清楚看到室内的一切细节。绕过柜台,沿着狭窄的通道来到柜台左侧的小门处,掀开破旧的棉布门帘,推开一扇锈迹斑斑的小铁门,铁门的门轴应该常年没有上油,静夜之中发出尖锐的摩擦声,宛如一个濒死人发出的惨叫。

        瞎子推了一半就无法继续推动,虽然敞开的缝隙已经足够寻常人通过,可是对于心宽体胖的瞎子来说仍然有些吃力,他用力吸气收起腹部,侧着身子从门缝里挤过去,好不容易出去了大半个身子,眼看就要通过的时候,却听到嗤啦一声!裤子被铁门边角的铁丝挂住,撕开了一条长达两寸的口子,瞎子心疼的差点没把眼泪流下来,这条裤子花了他两个大洋,可以说是他这辈子穿过得最贵的一条。

        苦着脸从门缝里挤出去,扯着裤子裂开的口子,咬牙切齿地望着罗猎,冤有头债有主,如果不是罗猎大晚上地跑到棺材铺,这条喝茶的裤子也不会被剐烂。

        罗猎可没有心情体谅瞎子的裤子,灵巧地从门缝中通过,外面是一个大约三百平方的院子,院子里横七竖八摆放得全都是棺材。在院子的北侧有三间平房,最东边的一间亮着昏黄的灯光。

        罗猎举步向堂屋的房门走去,瞎子仍然在心疼他的裤子,罗猎拍了拍瞎子的肩膀,瞎子心里存着气:“不去,今儿我哪也不去了。”

        罗猎暗笑他小家子气,点了点头,也只能由着他了,独自一人来到门前敲了敲房门道:“有人吗?”里面无人回应,房门仍然是虚掩着,一推即开。

        罗猎举步走了进去。

        瞎子仍然低头摆弄着裤子,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他还以为罗猎没走,叹了口气道:“都说了,别烦我,你自己去就是……”转过身去,却见一条牛犊大小的狼青,它毛色青白,体型巨大,肩高竟然接近一米,原本蹑手蹑脚向瞎子靠近,在瞎子转身之后骤然加快了速度,宛如一道疾风般冲向瞎子,瞎子吓得惨叫了一声,没命地向后撤去,不曾想后面就竖着一口棺材,瞎子慌不择路,重重撞在棺木之上,瞎子撞得眼冒金星,如果不是头上有厚厚的兔毛帽子保护,只怕已经撞得头破血流。

        狼青冲到距离瞎子半米不到的的地方突然就停下了脚步,却是它的颈部带着项圈,项圈用铁链栓在后方,铁链长达六米,后方栓在一口棺材的铁环上,狼青虽然凶猛力大,可毕竟受到铁链的束缚,活动的范围有限,只差半米就能攻击到瞎子。

        瞎子先是撞在棺木上,然后又听到狼青狂暴的怒吼,吓得心惊肉跳,脚底一滑扑通一声坐倒在雪地上。

        狼青用力挣着铁链,血盆大口距离瞎子足底只剩下一寸不到的距离。瞎子这才意识到这条狼青原来是被栓上的,看着狼青拼命扑向自己,几度折返飞扑,却一次次被铁链给扯了回去,瞎子心中的恐惧很快就被庆幸取代,进而庆幸又变成了幸灾乐祸。

        罗猎刚进门就听到瞎子的惊呼,慌忙退出门来,关切道:“瞎子!有事吗?”

        瞎子哈哈大笑,扬声道:“没事,一条土狗,拴着呢,大爷的,吓老子一跳!”

        罗猎借着雪光望去,看到瞎子坐在雪地上,一条狼犬在距离他半米不到的地方蹦跳狂吠,只是被铁链束缚无法再继续向前,确信瞎子没事,罗猎方才又道:“你自己小心点!”

        瞎子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笑着向他摆了摆手,示意罗猎去忙他自己的事情,揉了揉被碰痛的脑袋,恶狠狠望着那条狼青:“给我闭嘴!大爷的,再敢叫一声,信不信老子把你吃了?”

        他的恐吓居然吓住了狼青,那条狼青委屈的哇呜了一声,果然停止了狂吠。

        瞎子看到狼青如此反应,心中越发得意:“狗仗人势!你老大是谁?这么嚣张?不说?信不信我抽你丫的?”举目向周围看了看,从右侧不远处地面上捡起一根棍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刚一扬起棍子,想不到那狼青竟然把一双前腿趴倒在雪地上,脑袋也伏在雪地上,一双三角眼也不复刚才的凶光,可怜巴巴望着瞎子,大尾巴竖起在屁股后面不停摇晃起来。

        瞎子作势要往下砸,那狼青又哇呜一声,似在求饶。瞎子感觉有趣极了,哈哈大笑,又扬起棍子,狼青看来是真怕了,这次转身夹着尾巴逃了。

        瞎子狞笑道:“敢惹大爷我……”目光落在手中的那根棍子上,却是一条白森森的骨头,看起来像极了人的腿骨,吓得瞎子一甩手将那根骨头给扔了,双手合什:“大吉大利,大吉大利!”转身想离开这个地方,却发现雪光映照之下,庭院之中的棺材明显是按照八卦方位排列,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并未留意,瞎子心中非常奇怪,他现在正处在离位,罗猎去的地方是震位。至于那条逃入的狗舍所在乃是坤位。

        初看凌乱的布局其中却蕴藏着这样的奥妙,瞎子向西北方乾位望去,根据八卦的排列,乾位往往都是主人所在的地方。刚一转身,听到后方风声飒然,赶紧回头望去,但见一个巨大的阴影铺天盖地倒了下来,却是刚才一脑袋撞上去的棺材,那口棺材不偏不倚将他整个人罩在了下面。

        罗猎再度走入房间内的时候已经推测到房内应该没人,不然外面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不可能无动于衷,堂屋内摆着一张八仙桌,桌子旁边的四条长凳之上端坐着四个扎好的纸人。

        罗猎摇了摇头,虽然这里是棺材铺,可是眼前的一幕也实在太过诡异了,借着微弱的光线,可以分辨出这四个纸人全都穿着清朝的官服,带着红顶。若是胆小的人看到眼前一幕只怕会被吓得尖叫起来。

        罗猎轻声道:“请问有人在家吗?”依然无人回应。

        挑开东屋的门帘,看到里面布置应当是香堂,供桌正中摆着香炉,两旁立着两根白蜡烛,对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张黑白人像,罗猎定睛一看这张人像居然是自己的爷爷罗公权。虽然在这里看到爷爷的遗像有些突兀,转念一想心中倒也释然,毕竟这间棺材铺的主人是自己的远方叔叔,既然同宗同族,又或许承受过爷爷的恩惠,在这里为他设立灵堂也是应该,只不过看来今晚主人应该不在这里。

        确信无人在内,罗猎并未继续逗留,他迅速退了出去,来到门外,却发现瞎子竟然失去了踪影。

        罗猎喊了一声瞎子,偌大的院子之中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回荡,并没有听到瞎子回应的声音。罗猎的内心顿时一沉,瞎子虽然喜欢恶作剧,可是在这棺材铺中应当不至于这样做,难道他出了事情?

        目光落在院子中横七竖八的棺材上,他刚从房间内出来,能够藏身的地方就只有这些棺材了,可是粗略地估计一下,院子里的棺材也有二十多具,看来要逐一掀开寻找。罗猎想起了刚才的那条狼青,举目望去,狼青已经回到了东南的狗舍之中,缩在里面一声不吭。

        罗猎倾耳听去,隐约听到无力的蓬!蓬!声响。分明是敲击棺木的声音,他循声走去,声音从院落西北方角落中的棺椁中发出,这是一口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敲击声非常微弱,罗猎将耳朵凑在棺木之上听了听,确信声音来自其中无疑,只是越敲越是微弱,很快就停了下来。脚下踩到软绵绵的东西,低头一看却是瞎子的兔毛帽子,里面的人应该是瞎子无疑,他大声道:“瞎子,不用着急,我来了!”

        他伸手去揭开棺盖,棺盖虽然没有钉上可是极其沉重,第一下居然没有抬起,四处看了看,看到墙角就槊着一把撬棍,一把抄了过来,用撬棍的扁头插入棺盖的下缘,用力一压方才将棺盖撬了起来。将棺盖撬得偏出一边,扔下撬棍,用力推动棺盖。

        罗猎大声道:“瞎子!”里面无人回应他,瞎子十有八九晕了过去。棺盖露出一个斜行的三角空隙,罗猎正准备全力将棺盖推落一旁的时候,里面却突然弹出一双瘦骨嶙峋的大手,雪光映射之下,但见手掌肤色青白,指甲尖锐。一把握住罗猎的双腕,力量奇大,猛然将罗猎向棺木中大力拖拽。

        求推荐票,据说凌晨时分推荐票是最多的,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请多多关注章鱼公众号,请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