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五章【闯关东】(下)

第五章【闯关东】(下)

        罗猎出门之时戴上了黑框平镜,这让他增添了几分儒雅的书卷气,当然这也是出于隐藏身份的目的。餐车紧挨着头等车厢,所有陈设都是西洋风味,红丝绒的沙发座椅,挂着黄色流苏的幔帐和窗帘,胡桃木的雕花描金餐桌上摆放着做工精美的西洋珐琅瓷器餐具。

        他选择在离门很近的地方坐下,进入餐车时候他就已经观察过这里的环境,在另外一端坐着两桌日本军人,一共是六个人,他们叽里呱啦地在高谈阔论着,不时发出猖狂的大笑声,在满洲这片土地上这些外来者已经习惯于以征服者自居,似乎他们从日俄战争之后就已经成为了这片土地上的真正主人。

        在餐车的中部面对面坐着一对中年俄国夫妇,男人很高大,妇人也是俄罗斯最常见的臃肿体态,两人衣饰华美,举止中带着沙俄贵族特有的狂傲,事实上能够进入这间餐车的大都不是寻常人物,但多半都是外国面孔,反倒是中国人非常少见。罗猎翻看了一下菜单,大都是西餐,他点了份香煎三文鱼,叫了份咖喱鸡饭,叫了杯威士忌。一边翻看着新近的报纸,一边等候着自己的午餐。

        对面走来了一位年轻军官,罗猎的目光从报纸上方的边缘警惕性地扫了一下,却惊奇地发现那名军官竟然是在黄浦蓝磨坊刺杀赣北督军任忠昌的陆威霖,罗猎将目光垂了下去,稍稍将报纸抬起了一些,遮住自己的面孔,内心不禁紧张起来。自己曾经在蓝磨坊出手阻止陆威霖,还两度将他刺伤。现在迎面遇到,岂不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目前罗猎还无法断定陆威霖究竟有没有看到自己。

        还好陆威霖刚一进入餐车,就向那群日本人走了过去,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一名日本军人将他迎了过去,他们亲切地握手,相互问候,自始至终目光并没有留意车厢那头的罗猎。

        此时服务生将罗猎的午餐端了上来,罗猎一边用着午餐,一边努力倾听陆威霖和几名日本人的谈话,可惜相隔遥远,再加上餐车内有些嘈杂,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不过陆威霖的日语应当说得不错,和那几名日本人相谈甚欢。没多久就看到陆威霖站起来,向几名日本人告辞,转身离开了餐车。

        看到陆威霖并没有向自己的位置继续经过,罗猎也是打心底松了口气,兴许他并没有发现自己。

        陆威霖离开之后,罗猎马上准备离开,今晚这列火车就会抵达奉天,他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可没等他站起身,那几名日本人已经率先站起身来,其中有两人显然喝多了,摇摇晃晃走了过来。经过罗猎身边的时候,其中那个留着仁丹胡的日本军官不知什么原因留意到了他,指了指罗猎,用生硬的中文道:“你的,什么的干活?”

        罗猎不明白这几名日本军人为何要找自己的麻烦,隐约觉得和陆威麟有关,内心中对这些强盗充满了厌恶,表情镇定自若,不卑不亢道:“这里是中国的土地,我们中国人坐在自己国家的火车里有什么不对吗?”

        日本军官的手落在了抢套上,身边的几名日本人全都掏出了武器,五把勃朗宁齐刷刷瞄准了罗猎。那日本军官最晚一个把枪抽了出来,操着生硬的中国话道:“我们接到举报,你是朝鲜流亡叛党,跟我们走!”

        罗猎暗叫不妙,这几名日本人找自己的麻烦并非巧合,而是因为有人举报,毫无疑问举报自己的应当就是陆威霖,现在的朝鲜已经在日本的统治之下,不少朝鲜反抗组织迫于压力不得不转入中国进行迂回抗战,日本方面对朝鲜反抗组织的清剿力度也是极大,手段也极为残忍,陆威霖应该在进入餐车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这一手借刀杀人玩得实在阴险。

        罗猎笑了起来:“各位听什么人胡说,我是中国人,而且我是一名神职人员,一位牧师,我可以向你们证明我的身份。”他准备去拿自己的牧师证,却被那名日本军官厉声喝止,他的这个动作在对方的眼中是极其危险的。

        此时刚刚睡醒的瞎子也来到了餐车内,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大惊失色,这厮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热水壶上,脑海中已经在开始盘算用热水怒浇小日本的场景。

        列车上的乘警闻讯赶来,他想要上前问明事情的原委,却一名日本军官粗暴地推开。

        就在现场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名日本兵满面惊惶地跑了过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川崎将军被人打晕了……”他说的是日语,除了几个日本人之外,现场很少有人能够听懂。

        几名日本人听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再也顾不上罗猎,转身就向出事的地方跑了过去。

        瞎子第一时间来到罗猎的面前,望着几名日本人的背影,凶神恶煞般扬了扬拳头:“大爷的,有种别走,老子捏爆这帮龟孙子。”

        罗猎站起身,拍了拍瞎子的肩膀,拉着他迅速回到车厢内。

        关上车厢的房门,瞎子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猎将刚才发生的状况简单说了一遍,低声道:“这帮日本人应该是被陆威霖利用了,我刚听说什么川崎将军被人打晕,可能他利用我引开日本人的注意力,制造混乱,然后趁机对日本人下手。”

        瞎子倒吸了一口冷气:“靠,这个陆威霖还真是阴险。”说完又回过神来:“咦,你丫还能听懂日语?”虽然是多年老友,可是罗猎仍然不时给他制造惊奇。

        罗猎笑了笑道:“简单几句,凑合着听,瞎子,我看很快日本人就会搜查到咱们这……”

        话音未落,车厢门已经被重重敲响,开门一看,果然是刚才的那群日本军人,身后还跟着满脸无奈的乘警,日本军人大声道:“搜!”几名日本军人不由分说地冲了进来,在车厢内大肆搜查,甚至连罗猎和瞎子的身上都不放过,这次从罗猎的身上搜出了牧师证,反倒证明了罗猎的清白。

        几名日本军人一无所获,离开他们的车厢继续向后方搜查,整个头等车厢内被这帮日本军人搅和的鸡飞狗跳。

        瞎子恨不能冲上去将这帮日本军人全都干翻,可也只是想法,对方手中有枪,蛮干等于自讨苦吃。

        罗猎低声向一名乘警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乘警苦笑道:“一名日本军官在车厢内被人打晕了,随身携带的皮箱不翼而飞,据说里面有机密文件,整列火车都搜遍了,不是针对你们。”

        罗猎点了点头,等那帮人全都离去,重新关上车厢门,从里面反锁了,来到车窗前,望着阳光照射车身在铁轨的一侧拖出一条长长的投影,他将车窗打开。

        冷风从外面猛烈吹了进来,瞎子被冻得接连打了两个喷嚏,诧异道:“你干什么?”

        罗猎指了指后方不远处的阴影道:“车顶有人!”

        瞎子受不了强光的刺激,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迅速找了墨镜戴上,这才模模糊糊地看清罗猎所指。

        罗猎已经脱下了大衣,半个身子探出了车窗外。

        瞎子赶紧冲了过去抓住他的大腿:“我靠,你不要命了?”

        罗猎道:“我只是好奇,他究竟偷了什么东西。”

        陆威霖裹紧大衣,压低身子蹲在车厢顶部,右手扶着黑色皮箱,紧贴车厢上。车速在五十公里左右,可是风力却依然很大,车顶存留着未融的积雪,不时有细雪扑面而来,迷得人睁不开眼睛,他在等着车速减缓下来,然后逃离这列火车。英俊的面庞冷酷得一如这北国凛冽的天气。

        前方就是铁路桥,火车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蒸汽机头喷出大量的白烟,陆威霖抬起头,身上的黄绿色呢子大衣被劲风吹起,整个人如同一只振翅欲飞的苍鹰。

        此时他察觉到有些不对,转身望去,正看到车尾处几道黑影正攀上车厢顶部,向他的位置飞奔而来。

        陆威霖端起手枪瞄准了为首的人影,蓬!的一枪,子弹从对方前额穿过,那名日本兵惨叫一声,从车顶坠落下去。

        蓬!蓬!几名攀上车顶的日本兵同时扣动扳机,子弹呼啸着射向陆威霖,陆威霖在狭窄的车顶左闪右避,不时做出还击,他枪法极其精准,几乎每枪都不落空,转瞬之间已经击毙了四名日本兵,可是弹仓内已经没有了子弹,正准备更换弹夹之时。身后一节车厢的顶部闪出一道身影,却是又一名高大健壮的日本军官从车窗爬到了车顶之上,蓬!的一枪,虽然没有成功击中陆威霖的要害部位,却刚巧射中了陆威霖的手枪。

        陆威霖感觉到右手一麻,手臂剧震,勃朗宁手枪已经飞了出去,抛物线般离开了火车,远远落在后方的雪野之中。

        公布书友群天盗盟,群号497039567,章鱼坐镇,欢迎新老书友加入。

        还可关注章鱼——公——威——搜索——石章鱼或stones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