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章【叶青虹】(下)

第三章【叶青虹】(下)

        叶青虹停好了车,早有人撑着雨伞跑了过来,拉开车门为她挡风遮雨。

        叶青虹伸手接过雨伞,本想去迎接罗猎,却看到罗猎已经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快步来到别墅的大门前。

        叶青虹跟着走了过去,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西服套装的她显得格外干练。

        手下人在她面前毕恭毕敬,低着头,不敢正眼看她。罗猎也没有看她,借着这次机会正欣赏着别墅精美的装饰。

        叶青虹快走了几步,修长的美腿,步幅丝毫不逊色于男子,走路的架势也是英气十足,少了几分舞台上的婀娜却多出了几分矫健。很快就超过了罗猎,自然而然地充当了引路人的角色,轻声道:“这座房子将近有二十年历史了,从设计到施工全都由意大利工匠完成。”

        罗猎点了点头,进入富丽堂皇的大厅,目光首先就被巨大的水晶吊灯所吸引:“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叶青虹淡淡笑了笑:“折合成银元,大概二十万。”

        罗猎为之咋舌,如此富丽堂皇的建筑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身临其中。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今时代的贫富差距已经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叶青虹简单做了一番介绍,这栋别墅共有大小厅室三十二间,楼体内通道虽然迂回,可是上下贯通,房厅、客堂都是用中式装饰,室内的彩绘壁画也都来自于欧洲名家,门窗拉手全都用紫铜开模制作,空铸梅花窗栏,可以说这里每一个部件,每一个细节都接近完美。

        罗猎笑道:“住在这样一座小楼里做梦都会笑醒吧?”

        叶青虹却摇了摇头:“这里曾经死过人,闹过鬼!”

        罗猎内心咯噔了一下,仿佛面对着满座诱人的大餐,可突然落上去一只苍蝇。

        叶青虹指了指紫红色的真皮沙发,邀请他坐下。

        罗猎脱掉风衣,马上有仆人走过来接了过去,又接过他的礼帽,为他挂在衣帽架上。

        “咖啡还是茶?”叶青虹问。

        罗猎道:“茶吧,咖啡我喝不惯!”

        仆人送上两杯热腾腾的红茶,然后退了下去。

        罗猎端起水晶茶盏,品了口红茶,又将茶盏轻轻放回原处,并非中国茶,而是漂洋过海的舶来品:“叶小姐找我有什么指教?”

        叶青虹道:“你刀法不错!”

        罗猎笑了起来:“叶小姐的话我不太明白!”

        “不明白不要紧,最怕揣着明白装糊涂!我那件旗袍所用得布料是姑苏织锦坊进贡大清慈禧太后的贡品蓝锦,有一两蓝锦值千金的说法,更何况现在就算是出得起价钱也找不到同样的布料了。”叶青虹从手袋中取出那件旗袍,轻轻一抖,展开在罗猎的面前,绣工精美的旗袍出现了一个破洞,叶青虹指着那里:“怎么办?”

        望着那个破洞,罗猎却想起叶青虹抬腿后踢的情景,虽然事先做足了防护措施,不过修长笔挺的**仍然展露人前,罗猎当然知道叶青虹醉翁之意不在酒,无论这件旗袍多么珍贵,也比不上性命重要,自己关键时刻的出手至少刺伤了陆威霖,延缓了他的动作,回想起刚才的事情,罗猎禁不住又想到,陆威霖明明有机会可以重新控制住叶青虹,将她杀死或者再度以她的性命做要挟,可是他为何选择匆匆逃离?

        仔细一想,发生在蓝磨坊的这场刺杀的确有着太多不好解释的地方,陆威霖三枪都打在任忠昌的身上,刺杀发生在停电之后,除非拥有瞎子那样的夜眼,在黑暗中很难准确锁定目标,难道陆威霖也有黑夜中视物的本领?如果没有?他又是如何在黑暗中精确瞄准的?

        叶青虹将旗袍搭在沙发的扶手上,取出香烟点燃,她烟瘾不小,一会儿功夫在罗猎面前已经抽了三支烟。

        罗猎不禁回忆起当时的状况,任忠昌当时叼着雪茄,停电的时候,雪茄的火光成为明显的目标,也就成为陆威霖用来瞄准判断的参照,罗猎清楚地记得,陆威霖当时对着包厢只开了一枪,由此可见他对自己的枪法极有信心,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很可能害怕误伤其他的人,从他毫不犹豫地下手射杀任忠昌的部下来看,他应当并不是顾忌这些人,所以只可能是担心伤及穆三寿。

        而从穆三寿在枪杀案发生之后的表现来看,他逼迫任忠昌的手下放下武器,结果那四人被陆威霖悉数击毙,而在此之后,穆三寿仍然冒着极大风险让手下人丢掉枪械,为了干女儿的安危着想应当是个非常合理的解释,可是以穆三寿沉稳老道的性情,他的作为似乎又不是那么的相符,罗猎清楚记得叶青虹的反击,在那种情况下也是冒着极大风险的,究竟是什么促使她这样做,是谁给她如此之大的勇气?

        巡警抵达之后,首先被排除嫌疑的就是穆三寿和叶青虹,前者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而叶青虹恰恰是今晚的受害者之一,可罗猎却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换个角度去看待今晚这场刺杀。将遇害者任忠昌带到现场的人是穆三寿,陆威霖刺杀成功之后正是利用叶青虹要挟任忠昌的手下放下武器,如果自己没有出手,叶青虹的绝地反击会不会以失败告终?而陆威霖会不会成功劫持她逃离现场呢?

        “回答我!”叶青虹流露出前所未有的犀利目光。

        罗猎伸手拿起旗袍,右手的食指从叠合的破洞中穿了出去。

        叶青虹却感到他的这个动作应该充满了暧昧的暗示,俏脸没来由热了起来,一把将旗袍抢了回去:“赔我!”

        罗猎道:“叶小姐请我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让我赔一件旗袍那么简单。”

        叶青虹正准备说话,此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附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等那人离去之后,叶青虹轻声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罗猎笑道:“大半夜的,我可没有那么大的兴致,不如叶小姐送我回去。”说完他打了一个哈欠。

        叶青虹道:“你一定会感兴趣!”

        罗猎并没有料到叶青虹这次带他去的居然是自己的小教堂,教堂内灯火通明,罗猎明明记得很清楚,在自己离开之前是锁好门的,这间小教堂除了自己外只有已经瘫痪在床的老神父有钥匙,瞎子虽然是自己最好的哥们,也是小教堂的常客,可是这厮也没有钥匙,再说瞎子不喜欢光亮,就算他偷溜了进去,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把所有的灯都打开。

        罗猎在内心中已经开始了推测,这件事应当和叶青虹有关,她刚才在蓝磨坊让自己上车,却将瞎子留下,本意可能不是找自己谈事情,而是要将他们两人分开,然后逐个击破,离开的时候,他从反光镜中看到有穆三寿的手下围住了瞎子,看来瞎子十有**已经被人控制,难道是因为自己出手影响了这场行刺事件?

        转念一想应该不对,自己虽然出手射伤了陆威霖,可是并没有改变整件事的结果,赣北督军任忠昌仍然命丧当场,杀人者成功逃脱。就算自己察觉到穆三寿和叶青虹举动中的可疑之处,但是自己并没有向任何人说起过,他们又怎会怀疑到自己?更何况整个过程中瞎子并未出手,为何要同时针对他们两个?排除这个可能之后,罗猎马上推断出,他和瞎子之所以引起叶青虹的关注,十有**和瞎子偷来的钱包有关。

        教堂的大门反锁着,叶青虹礼貌地敲了敲房门,里面的人从门缝中向外看了看,然后打开了大门。罗猎第一次产生了来到小教堂做客的感觉,仿佛突然自己变成了一个外人。

        罗猎任职的这间小教堂非常得不起眼,就算全部坐满也不过五十人,因为规模较小,环境简陋,主体建筑年久失修,满清亡国之后,法租界内兴起了一阵兴建教堂的风潮,一座比一座庞大,一座比一座华丽,而且金发碧眼的外国神父看起来也比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在传教方面显得更有说服力。在老神父瘫痪之后,信众大都被法租界的其他大教堂吸引离去,即便是圣诞日、复活日这样隆重的日子里,小教堂也难得看到满员的景象。罗猎这位年轻牧师又远不如过去那位白发苍苍走路颤颤巍巍的老神父德高望重,没见他在传经布道上下功夫,反而和一帮养尊处优的千金阔太时常打得一片火热。如果不是礼拜时偶然响起的钢琴和唱诗声,法租界几乎遗忘了身边还有那么一座小教堂的存在。

        教堂坐着十几个人,房梁上吊着一个人,现在他正是众人瞩目的中心。

        罗猎刚一走进大门就判断出被吊着得人是瞎子,现在瞎子被五花大绑,脑袋朝下倒吊在房梁上,脑袋距离地面还有一米多高,原本白胖的面孔因为长时间充血已经变成了紫红色。小眼睛也已经充血,圆鼓鼓地凸了出来,让人不禁担心,他的那双小眼睛随时都会从眼眶里蹦出来。

        新书今晚第一次冲击新书榜,希望新老读者将所有的推荐票都投给我,因为章鱼初衷不改,一直很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