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章【叶青虹】(上)

第三章【叶青虹】(上)

        四名士官在枪口的威逼下,一个个无奈地将枪口落下,大帅的仇要报,可是他们的性命更加重要,这里是黄浦,他们不得不考虑其他的因素。

        穆三爷向陆威霖道:“年轻人,放开我干女儿,我让你活着离开蓝磨坊。”活着离开蓝磨坊是交换条件,只要没有离开租界,没有离开黄浦,穆三爷想要找到一个人还不容易。

        陆威霖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他将枪口绕到叶青虹的颈下,然后却又突然改变枪口的方向,蓬!蓬!蓬!蓬!连续四枪,竟然将任忠昌的四名士官全都击毙当场,枪枪爆头,无一例外。

        身为旁观者的罗猎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既叹服于陆威霖精准的枪法,又感叹他的冷血残酷。

        穆三爷的八名手下举起枪同时瞄准了陆威霖,穆三爷的目光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四具尸体扫了一下,仍然处变不惊道:“你走!人给我留下!”

        陆威霖寸步不让道:“让你的司机把汽车发动好,开到后门等我!”然后又道:“把枪全都给我扔到地上!”

        穆三爷使了个眼色,八名手下犹豫了一下,仍然将枪扔到了地上。

        陆威霖抓着叶青虹道:“劳烦叶小姐送我一趟。”

        叶青虹的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她的目光仍然镇定,在这样的状况下能够保持镇定没有瘫倒在地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轻声道:“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后悔!”

        陆威霖用枪口重重抵住她的下颌:“走!”

        叶青虹向舞台的一侧使了个眼色,此时一道强光照射向他们两人,却是灯光师用聚光灯投射到他们的身上,强烈的光线让陆威霖的视力出现了短暂失明。叶青虹的身躯水蛇一样扭转起来,一把抓住陆威霖握枪的手腕,然后用力拧转,试图夺下他的手枪,右腿随之向后踢去,踢中了陆威麟的面孔。陆威霖毕竟力大,握枪的手从叶青虹的手中挣脱开来。

        一道寒光激射而出,径直射入叶青虹旗袍的下摆,从她两腿之间穿入,穿透旗袍的后摆,刺入陆威霖的右腿,陆威霖痛得吸了口冷气,一枪将聚光灯击碎,然后再也不敢做丝毫的停留,一瘸一拐地冲向后台。

        穆三爷的八名手下从地上拾起手枪,等他们追上舞台陆威霖的身影已经从舞台消失。

        叶青虹花容失色,低头望着旗袍上的破洞,刚才飞刀擦身而过的刹那,她清晰感到凛冽的寒气,大腿内侧的娇嫩肌肤应激生出细密的鸡皮疙瘩。心有余悸地举目望去,却没有从人群中找出那个拔刀相助之人。

        瞎子虽然胆小,可对于能够把握到的机会绝不会轻易错过,在所有人还惊魂未定的时候,他已经第一时间跳到了舞台上,风一样冲到叶青虹的面前,气喘吁吁道:“叶小姐,你……不用怕……我……我来保护你……”

        叶青虹秀眉微颦,她虽然没有找到那个出刀之人,可是她却能够分辨出眼前的胖子绝对不是刚才帮助过自己的那个。

        罗猎还是低估了瞎子的色胆,这种时候表现他英雄救美的决心,无异于将自身暴露于所有人的注目之下。和瞎子荷尔蒙上头的冲动相比,罗猎由始至终都保持着冷静,他之所以出刀阻止陆威霖,是因为对方的手段太过残忍冷血,枪枪致命,如果不是陆威霖杀人太多,罗猎本想置身事外。

        从叶青虹反抗时的出手可以看出她武功不错,而陆威霖握枪的手在重获自由之后,他并未向叶青虹射击,要知道枪内本该还有三颗子弹。是陆威霖忙于逃命还是他动了怜香惜玉的恻隐之心?

        穆三爷刚才的举动不慌不忙不失大家风范,可是仔细一琢磨,他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又好像有些不够妥当,比如他下令让手下人放下手枪,等于将自己的性命交到陆威霖的枪口下,而陆威霖杀死任忠昌的四名手下,却没有对穆三爷下手,证明穆三爷并非是他的目标,不过穆三爷何以能够断定杀手不会伤害自己?

        叶青虹并没有理会瞎子的献媚,而是径直走向穆三爷,瞎子本想跟上去,却被两名穆三爷的手下拦住去路,此时那八名前去追赶陆威霖的人也已经回来了,他们并没有追上,陆威霖逃出后门之后,就上了一辆在那里接应他的汽车扬长而去。

        穆三爷的脸色阴郁,此时租界的巡捕方才抵达现场,现场的观众在接受简单盘问排除嫌疑之后就予以放行,现在谁也没心情看什么表演,一个个匆匆离去。

        罗猎和瞎子也顺利通过了盘查,来到大门外,雨在此时突然大了起来,他们只能站在屋檐下躲雨。瞎子迎着冷风打了一连串的喷嚏,学着罗猎一样将衣领竖起,望着不远处一辆接着一辆离开的轿车,充满羡慕道:“啥时候,咱们哥俩也能混上一辆车?”

        说话间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靠在他们的面前,车窗缓缓摇下,叶青虹的俏脸从里面露了出来,明澈的美目盯住罗猎:“上车!”

        瞎子做梦都想不到这位大美女居然主动找上了他们,乐呵呵地想要走过去,却被罗猎一把抓住了手臂:“谢了!咱们好像并不认识!”

        瞎子用肩膀顶了顶罗猎:“既然人家叶小姐古道热肠想送送咱们,咱们就搭个顺风车呗!”

        罗猎仍然不卑不亢道:“谢了!咱们不顺路,叶小姐走好!”

        叶青虹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轻声叹了口气,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举起了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罗猎,然后轻轻晃动了一下手腕。

        瞎子瞪大了双眼,他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邀请方式,确切地说不是邀请根本就是胁迫。

        罗猎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他并不相信叶青虹会在蓝磨坊的门前开枪,更何况里面的巡警还在,不过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有六名男子正在向他们靠近,那六人分明就是穆三寿的手下。

        罗猎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坐在副驾的位置。

        瞎子也跟了上去,伸手想去拉车门,叶青虹却道:“没让你上!”

        瞎子本想表现出和罗猎同甘苦共患难的义气,可此刻他感觉到自己的仗义和自尊一并被叶青虹侮辱了。他大声道:“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要生要死都要在一起,别以为有把枪我就怕你……”

        话没说完,叶青虹一踩油门,小轿车宛如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瞎子被飞速旋转的车轮溅了一身一脸的泥水,一边吐出嘴巴里的泥水,一边骂道:“牛逼什么?你当老子想上你啊……”

        周围几道阴影在向他逼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穆三爷的六名手下包围。

        罗猎从后视镜中看到瞎子被人围拢的情景,正想询问,叶青虹却已经猜到了他的心思:“不用担心,你朋友不会有事!”她将手枪随手扔在手套箱内,顺手摸出烟盒,从中抽出一支香烟,噙在嘴里:“帮个忙!”指了指收藏火机的位置。

        罗猎拿起火机,清脆的当啷声之后,为她将香烟点燃。

        叶青虹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黑蓝色的美眸因烟雾的笼罩而变得虚无缥缈起来,罗猎并不喜欢女人抽烟,可是叶青虹抽烟的动作却极其优雅,哪怕是不经意的细节都流露出一种卓尔不群的美。

        罗猎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黄铜打造,两面各有一个精美的美杜莎浮雕,转过来看了看底部,德国出品,正宗的舶来品,应当价值不菲。

        叶青虹似乎想起了什么:“抽烟吗?不用客气,自己拿!”

        罗猎摇了摇头:“不喜欢!”不喜欢并不代表着不会。

        叶青虹笑了起来:“我也不喜欢,可是已经养成了习惯。”

        “我还以为歌者都会爱护自己的嗓子。”

        叶青虹熟练地将烟灰弹落在烟灰缸内,轻声道:“我不喜欢在人前表演!”汽车拐入汾阳路,经过公董局,来到一片别墅群旁,早有人打开了269号的铁门,叶青虹径直将轿车驶到小楼前。

        这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罗猎粗略的估计,这座别墅占地约有十亩,小楼为四层钢筋混凝土结构,主楼正前方有花园草坪,园内种植着各类名贵植被,有水池、小桥、假山、花坛,园中百花吐艳,植物花卉都会受到精心照顾,虽是深秋依然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秋菊怒放。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地遇到了叶青虹,罗猎是没有机会进入这座黄浦顶级豪宅之中的,守卫森严是他的第一印象,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压抑,从进入大门开始,他们一共经过了三道大门,而且每个大门旁都有警卫值守。

        罗猎对叶青虹的认识基本上都来源于报纸,知道她今年二十岁,也知道她出生于法国巴黎,整个幼年和学生时代都在法国渡过,而且她的母亲还是某个法国没落的贵族家庭,父亲是旅法商人,除了报纸上宣传的简介部分,其他的一无所知,在罗猎的印象中叶青虹是个家道中落的贵族小姐,迫于生计而成为舞女,来到法租界登台表演。可是眼前的一切已经推翻了他此前对叶青虹所有的印象,让他开始重新审视这位神秘的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