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二章【风波动】(下)

第二章【风波动】(下)

        罗猎的目光追逐着穆三爷他们进入了包厢,无意中却发现居然有人和自己一样关注着他们。

        青年军官的目光冷酷而淡漠,循着他的视线可以判断出他的目标就是赣北督军任忠昌,现场欢声雷动,却是叶青虹在一群美貌伴舞的簇拥下登台了。十二名伴舞身穿白色水手服,在节奏鲜明而欢快的舞曲声中来到舞台之上,一位身穿火红色长裙的美丽女郎踩着轻盈的舞步,如同一团火焰一般出现在现场,纵然在一群美貌伴舞的映衬下,依然卓尔不群,脱颖而出。她跳得是新近流行于美国的踢踏舞,舞姿狂野,节奏明快。

        叶青虹肤白如雪,她的相貌有别于传统的东方美女,眼窝稍稍有些凹陷,鼻梁挺直,嘴巴也不是传统美的樱桃小口,面部轮廓缺少东方女性特有的柔润,却多出了欧美女性独特的立体感,眉形绝佳,未经修饰,锋利如剑,双目也不是纯粹的黑色,仔细看隐约有些发蓝,这并不奇怪,叶青虹本来就是混血,她的母亲是法国人。

        从体态上也能够看出她的特别,身高达到了一米七五,腰身纤细,双腿修长,叶青虹的美属于离经叛道的那种,美得高调而张扬,狂野而不羁,换成大清覆灭之前,这样的女孩十有**会被别人当成怪物一样看待,眉目如画,娇小玲珑,小家碧玉,她没有一样能够挨得上,尤其是那双踩着明快节奏的天足,以传统的眼光来看稍嫌大了一些,虽然清亡后已经命令禁止缠足,可世俗的审美观也非一日能够扭转。

        然而这里是黄浦,又是法租界,欧美各色人物不断涌入的同时,也带来了符合国际潮流的时尚和审美,这也是叶青虹能够在短时间内走红于黄浦的原因之一。

        罗猎的注意力仍然在那名叫陆威霖的军官身上,并不是叶青虹的相貌不够美丽,也不是舞台上的表演不够精彩,恰恰相反,自从叶青虹登台,精彩的表演引得喝彩声欢呼声不断,现场的气氛迅速被推向高峰,可是陆威霖的表情依然不见任何的波动,因为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舞台上。

        来到蓝磨坊不是为了看演出,红牌叶青虹登场之后,他竟然连一眼都没看过,目光要么盯着那杯酒,要么就四处观察,罗猎追寻着他的视线,陆威霖从进来之后就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在穆三寿和任忠昌两人进来之后,他的目光几度来到任忠昌的身上。想起刚才瞎子说起陆威霖的身上携带双枪的事情,罗猎的内心深处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兆。

        瞎子已经将墨镜取下,小眼睛灼灼生光地望着舞台,此时叶青虹在热情奔放的开场舞过后,换上剪裁合体的宝蓝色丝绸刺绣旗袍,更显得娇躯凸凹有致,在聚光灯下,温柔委婉地唱起了风靡黄浦滩的歌曲。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

        只见她笑脸迎谁知她内心苦闷

        夜生活都为了衣食住行

        酒不醉人人自醉

        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

        晓色朦胧转眼醒大家归去

        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

        换一换新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

        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初醒

        酒不醉人人自醉

        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

        晓色朦胧转眼醒大家归去

        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

        换一换新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

        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初醒……

        瞎子望着舞台上宛如星辰般璀璨的叶青虹,嘴巴张得老大,几乎可以塞进去一个拳头,看着叶青虹只差没把口水流出来了,罗猎却在此时打断了他,用脚在桌子下踢了他一下,低声道:“走吧!”

        “什么?”瞎子不解地问。

        罗猎向前欠了欠身:“这里可能会出乱子,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瞎子明显已经舍不得离开,喃喃道:“看完,看完再说……”

        罗猎已经站起身来,他对瞎子的性情非常了解,这厮看到美女如同猫儿闻到了腥味,天大的事情都不会在乎。这种时候,罗猎通常会采取切实的行动,只要他离开,瞎子百分百会跟出来问个究竟。

        可是他刚刚站起身来,现场的灯光就突然熄灭了。现场陷入一片寂静之中,乐曲声尚未中断,黑暗中仍然可以听到叶青虹温婉动人的歌声。

        蓬!蓬!清脆的枪声响起,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黑暗中人们惊慌失措,谁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有人慌不择路地离桌逃走,多半人处于本能反应蹲了下去藏身在坐下。

        瞎子虽然身体肥胖臃肿,可应变的速度却是一流,第一时间已经趴在了地上,和他一起趴下的还有罗猎,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怕死,子弹没长眼睛,万一被误伤可划不来,罗猎低声道:“那个年轻军官。”

        瞎子举目望去,现场伸手不见五指,寻常人根本看不到景物,可是瞎子却将周围状况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叫陆威霖的青年军官,举枪瞄准包厢的方向射击,赣北督军任忠昌已经歪倒在座椅上,口鼻处中了一枪,此刻仍然在汩汩流血。

        三道光束此刻从不同的方向投射过去,锁定了枪声响起的方向,陆威霖的身影刚一暴露在光束之下,他就抬起手枪,乒乒乓,连续三枪将手电筒尽数击灭,随之还传来三声惨叫,现场重新重新陷入黑暗之中。

        在光束明灭的刹那,罗猎扬起手来,一道寒光闪电般向陆威霖射去。

        黑暗中陆威霖听到风声呼啸,出于本能,他移动脚步的同时身体向左侧拧动,刺骨的疼痛从左肩传来,一柄寸许长度的小刀刺中了他的肩膀,疼痛让他的左手一抖,竟然握不住手枪,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陆威霖在手枪落地的同时已经向舞台的位置狂奔而去,他刚一离开,一柄飞刀咻!的一声贴着他的背脊掠过,陆威霖惊出一身的冷汗,对方应该拥有听风辨位的本事,竟然可以凭借枪械落地的声音判断出自己的位置,如果自己两次的反应稍稍慢上一拍,恐怕现在自己已经被刺死在现场了。

        陆威霖一边奔跑,一边扬起右手,接连扣动扳机,他所用得是改进版的勃朗宁M1910,7.65毫米口径,弹容七发,虽然在奔跑中,他仍然可以判断出突袭者的大概位置,瞄准罗猎和瞎子所在的地方连续施射,他没有瞎子于黑暗中视物的能力,自然无法精确锁定目标,真正的用意却是要用强大的火力压制住对方的攻击,让自己尽快逃离对方的攻击范围。

        瞎子抱着脑袋,趴在地上,整个身体尽可能地平贴在地面上,虽然如此仍然感觉到子弹在头顶呼啸,最近的一颗几乎贴着他的头皮飞了过去,桌面上的花瓶被不幸击中,碎瓷片四处飞射,瞎子感觉到自己脸上有液体流下,不知是汗还是血,吓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罗猎趴在跟他近在咫尺的地方,手中仍然握着一柄飞刀,瞎子冲着罗猎咬牙切齿,如果不是他多管闲事,怎么会招来对方疯狂的报复?

        还好陆威霖在打完七发子弹之后并没有对罗猎穷追猛打,瞎子转身望去,却见陆威霖已经逃到了舞台上,而舞台包括叶青虹在内的演员仍然在那里趴着,并没有来得及逃离。

        就在此时现场灯光突然亮起,瞎子慌忙将眼睛闭上,突然恢复的照明让他的小眼睛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杀人者彻底暴露于光明之下,负责保护赣北督军任忠昌的四名士官举枪追了上去,他们要抓住杀人者为督军报仇。

        陆威霖一把抓起了叶青虹,左肩上仍然插着一把飞刀,鲜血已经将他军服的左肩完全染红,拧转叶青虹的右手让她挡在自己的前方作为掩护,手枪抵在叶青虹的后心,怒吼道:“都把枪放下!”

        四名士官非但没有放下手枪,反而双手端枪瞄准了舞台上的陆威霖和叶青虹,在他们看来一个舞女的性命根本就无足轻重,就算牺牲叶青虹的性命也要将行凶者阻拦下来。

        “你们只有一次机会!”陆威霖的声音毫无讨价还价的余地。

        “放下!全都把抢放下!”穆三爷威严的声音从包厢内响起,凶案就发生在他的身边,毕竟是久经风浪的江湖大鳄,即便是刚刚经历了惊魂刹那,他的表情仍然不见丝毫的慌乱,深邃的目光沉稳依旧,黑色长衫之上也沾染了不少的血迹,不过这些血全都是任忠昌的,两人距离太近,任忠昌中枪的时候,四溅的鲜血难免会沾到他的身上。由此也能够推断出刚才凶险的一幕,穆三爷刚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四名士官并没有听从穆三爷的命令,仍然举枪瞄准,其中一人大吼道:“穆三爷,他杀了我们大帅!”

        穆三爷冷哼一声,有八个人从人群中走了出去,扬起手枪瞄准了那四名士官。穆三爷每次出行都不会单独一人,如此乱世,像他这样的枭雄人物必须要做足防范措施。身在江湖的每一天都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能够平平安安地活到现在,不是因为他命大,而是因为他足够小心。

        新书第二天,求推荐票、收藏及各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