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一章【盗金符】(上)

第一章【盗金符】(上)

        “上帝说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罗猎一本正经的话还没有说完,卫生署长夫人就娇滴滴地打断了他:“罗牧师,你知道的,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要什么光,人家只是想要一个孩子。”

        罗猎笑了起来,英俊面孔顿时变得生动而明朗,同时又显得莫测高深。

        署长夫人洁白如玉的双颊居然泛起了两抹怀春少女般的嫣红,心跳也因为这年轻牧师的笑容而突然加速起来。咬了咬熟透樱桃般润泽的双唇道:“上帝能满足我的心愿吗?”

        罗猎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办公桌上春葱般的一双纤手之上,然后毫不犹豫地将这双手握在掌心,一脸神圣和正义地说道:“只要你相信主,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

        署长夫人非但没有责怪这厮的唐突,声音变得越发软糯酥甜:“如果他不肯帮我怎么办?”一双凤目已经变得水汪汪的,柔情万种地落在年轻牧师的脸上,仿佛一只猎犬锁定了她的猎物。

        罗猎此刻的表情高冷禁欲,一双大手却明显增加了握力,而且分明在将那双白嫩的小手向自己的怀中牵引过来,声音带着深沉的磁性:“别忘了我是上帝的使徒,就算他不肯帮你,不是还有我嘛。”

        署长夫人激动的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那就替上帝赐福于我好不好……”

        蓬!办公室的房门被重重冲撞了一下,因为房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所以一下没有撞开,却惊得里面正在靠近的两个人匆匆分开,署长夫人吓得花容失色,慌忙站起身整理自己的妆容,妆容精致,不见丝毫的凌乱,只是一颗心却已经纷乱如麻。

        罗猎的反应比她来得更加迅速,快步来到衣帽架前取下署长夫人的外套,体贴地为她披在身上。

        蓬!蓬!蓬!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随后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求救声:“开门……快开门……罗猎……是我……瞎子……我是瞎子……”

        听到外面的声音,罗猎一颗悬起的心这才放下,暗自松了一口气,看到署长夫人整理好了衣服,恢复了平素冷若冰霜的模样,她向罗猎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开门,刚才的万种柔情顷刻间已经烟消云散。

        罗猎走过去打开了房门,房门刚一打开,一个带着圆框墨镜,头顶瓜皮帽的胖子就没头苍蝇一样撞了进来,肉山般扑向署长夫人,吓得署长夫人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发出极其夸张的尖叫。

        幸亏罗猎及时将他挡住:“瞎了?”

        胖子一言不发,浑身的赘肉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灵活的身法,轻车熟路地冲向房间西北角的衣柜,拉开柜门就躲了进去。

        署长夫人一脸迷惘地站在原地,直到罗猎说了声:“夫人请!”她这才回过神来,跺了跺脚,抬腿就走,小蛮腰下挺翘的部分极其夸张地扭动起来,象征着身份地位的高跟鞋在红橡木地板上敲出宛如小鸡啄米般的急促笃笃声响。

        罗猎赶紧追了上去:“夫人,不如咱们约个时间下次再谈?”

        署长夫人冷哼了一声。

        罗猎又道:“捐助药品的事情……”

        卫生署长夫人停下脚步,转过脸来,柳眉倒竖,凤目含威,咬着银牙啐道:“骗子!你根本就是个骗子!”激情散去,理智回归,剩下得就只有恼羞成怒了,迁怒于人是最正常的选择,罗猎恰恰成为了那个倒霉蛋儿。

        望着突突突远去的黑色轿车,罗猎唯有摇头叹息,还没有来得及返回他的小教堂,十多个巡捕气势汹汹地跑了过来,罗猎主动迎了上去,左手举起银质十字架,右手在胸前极其专业地划着十字:“我们生来就是罪人,我们在世间所受的苦都是我们要赎的罪,只要赎了罪,我们在死去的时候就可以跨入天国之门。各位长官不如进来坐坐,听听我为上帝传道……”

        话没说完已经被一名巡捕粗暴地推开:“让开,不要妨碍公务!”

        “主啊,请您宽恕这些迷途羔羊的罪过吧……”

        确信那帮巡捕离去之后,罗猎这才来到回到办公室内,轻轻敲了敲柜门。

        柜门缓缓开启,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道:“靠!这么久啊,老子都快要睡着了!”他的话带着一口浓重的山东腔。

        罗猎望着龟缩在衣柜内如同一只肉球般的胖子,顿时生起一团无名火,一把揪住了这厮的小耳朵骂道:“大爷的,瞎了?坏了我的大事!”

        瞎子一边讨饶,一边挣扎,好不容易才让罗猎松手,然后大剌剌的一屁股坐在本属于罗猎的位置,摘下头顶的瓜皮帽随手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挂在衣架上,然后伸出白白胖胖的双手,用拇指和中指捏住金丝镜架,小心地褪下墨镜,稀疏的眉毛下一双小眼睛灼灼生光,他本名安翟,之所以被人称为瞎子,因为他白天视物模糊,一米之内甚至都看不清对方的面目轮廓,可是到了夜里,他的视力却会增强数倍,可以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环境中轻松视物。当然这个秘密只有很少人知道,其中就包括他最好的朋友罗猎。

        “大事?”瞎子看着罗猎近在咫尺却模糊不清的轮廓,然后深深吸了口气,仍然可以闻到空气中残留的脂粉气,猎犬一样又接连吸了两下鼻子:“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丫就是一道貌岸然的骗子,打着传经布道的旗号,坑害良家妇人,欺骗无知少女,耶稣牧羊,你就是躲在羊群中披着羊皮专盯母羊的狼!”

        罗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半个屁股靠坐在桌上:“我向耶稣保证,我罗猎可没干过丧尽天良的缺德事,一直以来我都是除暴安良,劫富济贫。眼看着天冷了,福音小学的孩子们棉衣还没着落,不少孩子都生了病,本来我今天可以劝说署长夫人出点赞助,没想到被你这混账东西坏了我的好事。”

        瞎子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在以前咱们是同乡,后来成了同学,现在是一对走了背字儿的倒霉蛋,你这个假牧师多少斤两我还不清楚?”他从腰间掏出一个钱包,从中摸出了五块银洋,重重拍在桌面上,然后得意洋洋地将两只脚翘起在办公桌的边缘,一点一点的,看起来很得瑟,很欠打。

        罗猎却闪电般探出手去,一把将瞎子手中的钱包抢了过来,瞎子吃了一惊,伸手想要抢回来,却被罗猎轻轻一指戳在胸口,这厮顿时失去了平衡,带着椅子四仰八叉摔倒在地上,惨叫着爬起来的时候,罗猎已经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不但是钱包,连瞎子刚刚放在桌上的五块银洋也被悉数收缴过去。一边清点着数目一边道:“收成不错啊!手脚还是那么利索!”

        瞎子指着罗猎,急得脸都红了:“丫不仗义,怎么都得给我留一半……”

        罗猎此时从钱包中抽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位美丽的旗装少女,他愣了一下,吸引他的却不是因为这少女的美貌。

        瞎子心急火燎地扑了上来,想要趁着罗猎出神的刹那攻其不备,将钱包从他手中抢夺回来,可没等他靠近,又被罗猎伸出的右脚绊了一下,再度失去平衡,小山一样趴倒在地上,地板因为这厮沉重的份量而吱吱嘎嘎地颤抖起来。

        罗猎已经站起身来,将空空如也的钱包扔在了瞎子宽厚的背上,所有现金揣在了自己的兜里,拿着那张照片不紧不慢地走到窗前,借着午后的光线看个清楚。

        瞎子皮糙肉厚,虽然两度倒地,可仍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原本梳理得油光可鉴的大背头变得有些散乱,一口气用力吹了上去,将散落在额前的那缕头发重新吹向脑后,百折不挠地爬起,只不过两度失手之后,也不敢轻易尝试硬抢,咧着大嘴,一脸献媚的笑容,凑到罗猎的身边:“好兄弟,你吃肉给哥哥我分口汤喝行不?”

        罗猎没有搭理他,目光仍然专注地望着那张照片。

        瞎子有些沉不住气了,气急败坏地埋怨道:“看个屁啊!不就是个小娘们?”

        罗猎将照片递给了他,两寸大小的照片在瞎子白白胖胖的手里显得格外袖珍,他把照片凑到眼前,几乎贴到了鼻梁上,等他看清照片上的女孩,嘴巴咧得更大了,后槽牙都露了出来:“不错哦!眉清目秀,白白嫩嫩,亭亭玉立,楚楚动人,跟我安翟还真是般配!”

        罗猎将办公桌后倒地的凳子扶了起来,然后坐了回去,双腿翘在桌面上,十指交叉放在腹部,眉头微微皱起道:“她叫叶青虹,百乐门新近蹿红的头牌歌女。”

        瞎子眉开眼笑道:“难怪这么漂亮,我的了,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你不许跟我争!这就是你未来的嫂子了!”

        罗猎的脸上仍然没有任何的笑意:“她的身份来历我不清楚,可是她的干爹在法租界还算小有名气。”

        “谁?”瞎子似乎嗅到了某种不寻常的味道。

        “穆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