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拜师】(上)

第三百九十八章【拜师】(上)

        福伯将罗猎请到茶室,这茶室完全是日式风格的布置,罗猎环视这间茶室,福伯向他介绍道“这间茶室是他留下的,我看着喜欢,就留下来了。“

        罗猎留意到墙上挂着的一幅字,上面写着室雅茶香四个字,罗猎留意到落款虽然是一个人,可是这四个字却明显有两种风格。

        福伯道“前两个字是我写的,后面两个是他,算是我们兄弟两人留下的唯一念想了。“

        罗猎道“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您老也不必再挂怀了。“

        福伯道“他的事情我可以不去想,可盗门的事情我却不能坐视不理。“他抬起双眼盯住罗猎道“你们家的事情我听说了,想要查清这件事很难,必须要有盗门中人帮你。“

        罗猎笑了起来,福伯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帮助自己的,他淡然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妻子不想提,也不想让我追究。“

        福伯道“我不信你真能这么算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被盗门列为公敌,从你帮助安翟的那一刻起,你知不知道安翟是陈九梅的外孙子?“

        罗猎道“您老就这么肯定安翟的事情就是我做的?“

        福伯道“除了你还有谁?其实你承不承认无所谓,关键是盗门认定是你做的。“他摇了摇头,拿起茶壶给罗猎倒了两杯茶,其中一杯递给了罗猎,罗猎双手接过,以示对他的尊重。

        福伯道“盗门的势力是你无法想象的,你帮助安翟的时候只是兄弟义气,并没有考虑后果,你知不知道陈九梅是谁?“

        “听说是盗门第一高手。“

        福伯道“外人又怎能知道内幕?陈九梅是陈延庆的亲姑姑,我们老门主的女儿,她的天分要在陈延庆之上,老门主甚至动了要破除传统将门主之位传给女儿的心思,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陈九梅会盗取翡翠九龙杯和南山经之后不知所踪,这也只是表面现象,其实陈九梅之所以失踪,是因为她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老门主说什么都不同意,于是她决定离开盗门和心上人双宿双栖,成功盗取这两样宝贝,以此为条件,想要逼迫老门主答应。“

        罗猎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也是因情而起,看来陈阿婆年轻时的性情还真是刚烈,回想起过去自己和她相处的点点滴滴,老人家藏得很深,从未流露过半点的破绽。

        福伯道“只是人算不如天算,陈九梅并没有想到她的做法会导致清廷盯上了盗门,对盗门大肆清剿,面对如此弥天大祸,就算是老门主同意了她的婚事也不可能饶恕她犯了帮规的事实。自此以后陈九梅只能和她丈夫亡命江湖,没几年她的丈夫就死了,不过这陈九梅也算是很有本事,这么多年居然可以隐姓埋名,不露风声,盗门这么大的势力也没有将她查出来。“

        罗猎想起陈九梅暴露身份还是因为福伯,内心不由得一怔,当时看出瞎子手法的是福山宇治,这福山宇治能有那么厉害?

        福伯道“盗门之中最为独到的是陈家的手法,陈九梅深得老门主真传,我虽然没见过安翟,可是听说这小子因为露了手法,而被人盯上。“

        罗猎道“福山宇治也懂得盗门之术?“

        福伯道“他从我这里学走了不少的东西,而且我们是双胞胎,你信不信心灵感应?“

        罗猎点了点头。

        福伯道“他死的时候我就感应到了,而且许多的东西,他无师自通。“他笑了笑道“其实安翟真正暴露身份还是在陈九梅死后,他居然去他外公的坟前烧纸,盗门做事有个原则,只要是被盗门盯上的不管过去多少年,不管花费多大的精力都会一盯到底,不死不休,除非门主发话。“

        罗猎听得有些心惊,如此说来自己的麻烦还早着呢,他低声道“现在的盗门门主就是陈昊东吗?“

        福伯摇了摇头道“他有什么资格成为盗门门主?盗门可没规定这位置可以世袭,不过他如果能够找到铁手令就有可能了。“

        罗猎虽然不知道铁手令是什么,可从福伯的话中来分析,铁手令应当是一个可以号令盗门的令符,不过这种东西应当只有象征性的意义,在如今的年代或许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福伯道“盗门中有七大长老,想要成为门主必须获得多数支持,而现在只有郑万仁一个支持他。“

        罗猎道“您老也是长老之一。“

        福伯道“其余五人死的死,亡得亡,所以只有我答应支持他,他才能够名正言顺地成为门主,如果我不答应,他这辈子只能当小门主。“

        罗猎笑了起来,听起来的确解气。

        福伯道“你别笑,不过我这把年纪了可能笑不到最后,郑万仁那个混蛋正在计划增加长老,以此来将我边缘化,彻底排除出盗门的中心圈。“他说到这里心中气愤将手中的茶盏重重顿在了桌上“休想,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看着盗门被这帮奸佞之徒左右。“

        罗猎道“只要您老能够找到其他的长老,或许还有翻盘的机会。“

        福伯摇了摇头道“他们可能都不在了。“他神情黯然,心中涌现出辉煌落幕的失落和感伤。

        罗猎却从他的双目中找到了不屈和倔强,福伯应当是不甘心盗门目前的这种状况的。

        福伯道“你想要彻底摆脱麻烦,就必须要盗门的门主出来说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不要把整个盗门都看成你的敌人,你我联手应当可以做出一些改变,他的表情充满了期待。

        罗猎道“福伯为什么选中了我?“

        福伯道“发生在你太太身上的事情如果当真是盗门做的,也是让盗门蒙羞的一件事,我不说大话,在满洲只要我说不,盗门上下谁都不敢动你们一根指头。“

        罗猎知道他在向自己展示他的实力,想要寻求合作,首先就要证明自身的实力,福伯显然明白这一点。

        罗猎道“你老到底想要什么?“

        福伯道“公道,我不能让盗门蒙羞,我更不能让传承那么多年的盗门最终沦落为小日本利用对付中国人的工具。“

        罗猎的内心不由得激动起来,福伯这样的年纪都拥有这样的豪情,自己又怎能忍心说不,他淡淡笑道“您老也应该知道,我这次是陪着家人过来放个大假。“

        福伯道“我有个不情之请。“

        罗猎点了点头。

        福伯道“我看你是个可造之材,我想收你为徒,不知你意下如何?“

        罗猎愣了,万万没有想到福伯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福伯道“你不要误会,我收你为徒可不是为了要教你武功和做人的道理,这方面我兴许还不如你,我的意思是教你一些盗门的功夫,当然,你如果看不上这些不入流的功夫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过。“

        罗猎和这位真正的福伯接触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彼此之间坦诚相待,可是福伯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的确有些冒昧了,任何人都要怀疑他想要收徒的动机,可罗猎却看得更加深远,福伯是想和自己联手重整盗门之风气,他的目的可能并不是要教给自己什么盗术,更不是什么武功,而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给自己一个身份,认福伯为师父之后,自己就是盗门长老的亲传弟子,也就拥有了和陈昊东平起平坐的资格,而这一身份也决定盗门中人以后不得再对他以及他的家人下手,此乃盗门大忌。

        罗猎短暂的思索之后,当即在福伯的面前跪了下来“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他恭恭敬敬给福伯叩了三个响头。

        福伯虽然收罗猎为徒隐藏着不少的秘密,可是当罗猎跪拜他的时候,内心仍然难免感到激动,他这辈子没有结过婚,无儿无女,曾经收过三个徒弟,可都已经先他而去了,他本来想不再收徒,可看到盗门的现状,福伯痛心疾首,他也听说了盗门对罗猎所做的事情,他也不是单纯想要帮助罗猎,也是希望借助这个年轻人,可以帮助自己整顿盗门的风气。

        福伯将盗门的门规告诉罗猎,然后接了罗猎给自己奉上的茶,饮茶后,福伯将罗猎从地上扶了起来,他轻声道“我收你当徒弟的事情会通告盗门,以我的身份,自然犯不着去邀请那些晚辈作证,徒弟啊,我也不瞒你,盗门将陈九梅一家的事情算在了你的身上,我收你为徒,可以保住你在满洲无虑,可是想要解除整个麻烦,让你的朋友也平安无事,除非一件事,那就你自己成为盗门门主,到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谁也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

        罗猎才认他当师父,福伯就给他立了一个如此宏伟的目标,罗猎笑了起来“不瞒师父,我这个人对名利一向是无所求的。“

        福伯道“我也是看中了你这一点,你若是野心勃勃,利欲熏心之人我也不会选中你。咱们这盗门虽然名字不好听,可是门规也是极严,这些年来随着发展壮大,门中也混入了不少别有用心之人,导致如今良莠不齐的现状,你是我徒弟自然就是盗门中人,以后要禁守门规,不可做为非作歹之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