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七章【再见福伯】(下)

第三百九十七章【再见福伯】(下)

        叶青虹道:“我太笨,非但没有要挟成功,反倒把自己也搭进去了。”说到这里连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在前面炮台玩耍的小彩虹听到他们笑转过头来:“爸爸、妈妈,您们笑什么?”

        叶青虹道:“你爸爸笑我笨呢。”

        小彩虹道:“我妈妈才不笨,爸爸才笨。”

        罗猎笑道:“看看,女儿都不跟我亲了。”

        叶青虹道:“我们家小彩虹帮理不帮亲。”

        小彩虹跟着点了点头,此时看一位穿着灰色棉衣的老人爬上了炮台,通往炮台的台阶有些陡峭,老人却健步如飞。

        叶青虹警惕地望着那老人,自从上次遇袭之后,叶青虹就变得敏感,见到外人总是第一时间产生警惕之心,罗猎知道她仍然需要时间来弥合伤口,不过这次叶青虹的警惕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罗猎很快就认出那位老者竟然是福伯。

        来到瀛口的时间不长,就遇到了福伯两次,这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福伯看到炮台上的一家三口,他的表情带着错愕,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向罗猎笑了笑道:“这位先生,还真是巧,你不会一直跟着我吧?”

        罗猎笑道:“我还以为老先生跟着我呢。”

        福伯哈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洪亮:“我每天都会来这儿锻炼,不信你可以去打听打听。”

        叶青虹打量着福伯,昨天她听罗猎说的时候还以为只是两个长得相似的人,可今天见到,叶青虹暗忖,难怪罗猎会感到迷惑,这位福伯根本就和过去一模一样,如果说区别,只能说他的样子老了一些。

        福伯意识到叶青虹也在看着自己,他咳嗽了一声道:“这位夫人不会也认识我吧?”

        小彩虹道:“老爷爷好!”

        福伯被她脆生生的呼喊声吸引了过去,啧啧赞道:“好漂亮的女娃儿,你们好福气啊,居然生得那么漂亮的女儿。”他躬下身子向小彩虹道:“小姑娘,想不想看变戏法儿?”

        小彩虹道:“想!”

        福伯拿出一枚银元,在右手中展开,让小彩虹记住那只手,然后将那只手送到小彩虹面前道:“你吹一口气。”

        小彩虹吹了口气,然后抓住福伯的右手:“还在里面!”

        福伯笑道:“可是我左手里有啊。”小彩虹坚决不信,可福伯张开左手,只见他的左手中果然有一枚银元,小彩虹道:“老爷爷,您一定把另外一枚银元放在右手里,两只手里面都有。”

        罗猎和叶青虹都笑了起来,女儿还真是聪明。

        福伯张开右手,让小彩虹目瞪口呆的是,他的右手中空无一物,看来银元果真抛到了他的左手中。

        这种江湖戏法其实就是障眼法,可在罗猎这位高手面前障眼法而且还是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的确还要有一些真本事。

        小彩虹却因为老人家的表演而开心不已,非得让福伯再表演一个,看得出福伯对小彩虹颇为喜欢,当真是有求必应,一连变了三个戏法,然后耐心将这几个戏法的要诀告诉小彩虹。

        小孩子的求知欲都是极强,小彩虹听得认真,不过这会儿雪却有些大了,叶青虹担心福伯对他们不利,轻声提醒道:“这雪越来越大,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叶青虹牵着小彩虹的手走了下去,罗猎和福伯有意无意落在后面,福伯道:“看到这孩子,我忽然想起了很多年以前,也有个像她这样的小姑娘缠着我学戏法儿。”

        罗猎道:“是麻雀吧?”

        福伯内心一怔,他想不到罗猎居然这么容易就猜到自己说谁,这次他居然没有隐瞒,点了点头道:“是她,麻博轩教授和我是老朋友,所以她小的时候我就认识。”

        罗猎道:“如此说来,咱们还是见过面了?”

        福伯仍然摇了摇头道:“没见过,我虽然听说过你,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罗猎道:“你既然不肯承认那我也没有办法。”他总觉得身边的福伯和过去好像有些不一样,可具体不一样在什么地方,他也说不出来。

        福伯道:“福山宇治是不是已经死了?”

        罗猎看了看他,福伯既然这么问,就证明他不是福山宇治,难道他真是福山宇治的兄弟?罗猎道:“告诉我你到底是谁?我就告诉你他的事情。”

        福伯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瞒你,我是他的双胞胎哥哥,我们家穷,养不起两个孩子,所以他从小就被人收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只知道收养他的是一对日本夫妇,原本我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他的,可后来我的老友麻博轩因为生病,我为了护送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去了日本。”

        罗猎渐渐理清了其中的脉络,福伯和福山宇治果然是两个人,他们是双胞胎兄弟,只是因为天意弄人,所以才变成了天各一方。

        福伯娓娓道来,他去日本之后很快就遇到了福山宇治,福山宇治一直都知道他的父母家乡,至于他为什么不回去,福山宇治说怕打扰他们的生活,可福伯认为,这位同胞兄弟的心中一定对父母当年将他送人的行为颇为憎恨。

        福山宇治在日本给了麻博轩许多的帮助,不过他从未在麻博轩面前现身,让麻博轩认为一切都是福伯在做,他还让福伯为他严守秘密。后来的某一天两兄弟在一起喝酒,不知不觉福伯喝多了,等他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呆在了监狱中。

        罗猎也想不到这其中竟然有那么多的离奇经历,既感叹于福山宇治的狠毒,又感慨于福伯的苦命,遇到了这样不念亲情的兄弟实在是太让他伤心了。

        罗猎听完之后道:“可您又是如何从日本的监狱中逃出来的?”

        福伯道:“总有办法。”

        罗猎曾经听瞎子说过福伯是盗门中人,而且是盗门高手,看来福山宇治和他相遇之前,福伯已经身为盗门中的元老人物,当他们兄弟相认之后,福山宇治在得知大哥的身份之后,应当是产生了歹念,所以他才会将自己的亲大哥投入日本监狱,而他则顶替并利用福伯的身份成功混入了盗门。罗猎不由得感叹兄弟之间的亲情如此凉薄,既然福伯是盗门中的顶级高手,逃出监狱应该不难。

        罗猎道:“你离开监狱之后为何不揭穿他?”

        福伯淡然笑道:“他对我不仁,我又怎能对他不义,我好不容易逃离了监狱,辗转回到国内,发现他已经完全变成了我,我不知他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于是跟踪他,想要调查清楚他的事情,当时是在北平,我发现他是为日本人工作,是个日本间谍,我正准备将他制住的时候,他却突然在一晚失踪了。”

        罗猎点了点头,福山宇治失踪应当是在圆明园的时候,罗猎又询问了一下时间,刚好相符。

        福伯道:“我当时还不敢现身,可后来发现他就这样神秘失踪,根本无人关注。”他停顿了一下笑了笑道:“可能日本人在关注吧。”他的笑容多少有些酸涩。

        罗猎道:“于是您老决定用自己的身份重新出来?”

        福伯点了点头道:“我总不能永远过着见不得天日的生活,更何况这身份原本就是我的,平心而论,我既希望他从此死去,可心底又念及手足之情,希望他能够平安,你说奇怪不奇怪?”

        罗猎道:“您老有这样的想法并不奇怪,毕竟是血浓于水。”

        福伯道:“当我拿回自己的身份之后,却发现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已经有了改变,这其中变化最大的要数盗门。”

        罗猎道:“盗门怎么了?”

        福伯道:“这几年他利用我的身份扶植亲信力量,竟然形成了一股极其庞大的亲日力量。”

        罗猎点了点头,联想起当初福山宇治和日方亲密的关系,福伯所说的的确是事实。

        福伯道:“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和这个人相认,后来我发现,他虽然死了,可是他培养出的人却已经成为盗门的中坚力量,盗门的门主的死亡也可能跟他有关。”

        罗猎道:“您说的是盗门门主陈延庆?”

        福伯道:“是!不但门主死了,而且和他关系亲密的一些骨干力量也都被清除掉,盗门当家作主的是郑万仁,他自封什么大长老。”

        罗猎道:“陈昊东呢?”

        福伯不屑笑道:“一个傀儡罢了,年少轻狂,他以为自己会子承父业,可实际上呢?”

        罗猎道:“您老没有跟麻雀聊过?”

        提起麻雀,福伯叹了口气:“她应当是知道内情的,不过这次归来之后,她明显和我疏远了,有些事她从未说过,我也不便提。”

        罗猎道:“您老现在就打算在瀛口安享晚年?”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炮台下,叶青虹牵着小彩虹的手等着罗猎。

        福伯笑道:“雪越来越大了,罗先生,如果你们一家没什么安排,去图书馆坐坐吧,咱们再聊几句?”

        罗猎向叶青虹看了看,毕竟昨天才答应叶青虹这段时间就陪在她和孩子的身边哪里都不去,总不能这么快就食言。叶青虹温婉一笑道:“既然福伯诚意相邀,你就答应了吧。”

        小彩虹自然开心,她对这个变戏法的老爷子非常喜欢。

        南满图书馆还是过去的样子,叶青虹不耽搁他们聊天,带着小彩虹去图书馆里看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