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七章【再见福伯】(上)

第三百九十七章【再见福伯】(上)

        罗猎第一眼就认出这位老者是福伯无疑,可从对方的目光来看,他对自己似乎并无印象,擦肩而过之后,罗猎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去,那老者却没有回头,向南满图书馆的大门走去。

        罗猎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他快步走了过去:“福伯!“

        那位老人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你在叫我?“

        罗猎点了点头道:“您不记得我了?“

        老人打量着罗猎,花白的眉毛向中心拧起,他摇了摇头道:“我还没有老糊涂,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罗猎道:“您认识麻雀吗?“

        老人点了点头道:“不认识。“

        罗猎道:“您在这里工作有多少年了?“

        老人道:“一直都在。“他向罗猎笑了笑道:“认错人是常有的事情,小伙子,我真没见过你。“他指了指南满图书馆道:“最近十年我都在这里负责典籍的整理工作,来南满图书馆的人也不少,可能你我在什么地方碰过面,但是我对你的确没有印象,小伙子,你贵姓啊?“

        罗猎笑道:“可能是我认错人了,老先生不要介意。“

        罗猎目送他的背影消失之后,自己也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回到了他们所住的町屋,小彩虹子啊院子里玩得不亦乐乎,现在的年龄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吴妈在一旁看着她,看到罗猎回来,吴妈笑道:“先生回来了,夫人正在厨房呢。“

        罗猎道:“厨房?“

        吴妈道:“我本不想让她沾手,可夫人非要亲自下厨。“

        罗猎点了点头,小彩虹叫了声爸爸,继续荡着秋千。

        罗猎把大门关了,让吴妈看好她,自己则来到厨房内,看到叶青虹正在厨房里面准备食材,罗猎道:“不是说让你别碰冷水吗?“

        叶青虹听到声音才知道他回来了,抬头笑道:“不是冷水,我还不知道呢,这院子里居然有温泉,水都是温的,你摸摸。“

        罗猎走过去将手探入水盆之中,果然非常温暖,叶青虹道:“我过去都不知道,还是那对日本夫妇打井的时候偶然现的,你说巧不巧,他们还在后面的院子里挖了个温泉池,小木屋里面就是。“

        罗猎笑道:“那咱们今晚岂不是就能一起泡一泡了?“

        叶青虹羞涩地皱了皱鼻子,看样子是不反对的。

        罗猎道:“你别累着了,我让吴妈来。“

        叶青虹道:“我可没那么金贵,再说我这次是小产又不是生孩子,没必要坐月子吧,在欧洲我可没听说过有女人生了孩子坐月子。“

        罗猎道:“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你可不能不信。“

        叶青虹道:“我没弄什么,就是准备一些食材,咱们晚上涮锅吃。“

        罗猎点了点头道:“好啊!“

        叶青虹道:“你去吧,再过十多分钟就能吃饭了。“

        罗猎道:“我就在这儿陪着你,有什么要我打下手的?“

        叶青虹道:“你刀工好,把牛羊肉给片了,越薄越好。“

        罗猎应了一声,操刀开始片已经冻好的牛羊肉,这对他来说毫无难度,切了两刀,叶青虹旁边看了一眼,禁不住笑了起来:“我让你片薄点,可没让你切得跟纸一样。“

        罗猎道:“你说要越薄越好。“

        叶青虹道:“你什么时候那么听我话啊?“

        “一直都听。“罗猎切得飞快,肉片厚薄刚好,均匀一致。叶青虹道:“你这一出手咱们很快就能开饭了。“

        罗猎将切好的一盘肉先放在外面冻着,等吃的时候在端进来,省得还没开吃就已经融化。

        叶青虹将火锅准备好了,罗猎让小彩虹他们进来吃饭,虽然是出门在外,可吴妈仍然像过去那般谨守规矩,说什么不愿意和他们同桌吃饭,帮忙准备之后,一个人去厨房下面吃了。

        叶青虹也不勉强她,让小彩虹坐在她身边,提醒小彩虹千万不可以碰火锅,以免烫伤,这才开饭。

        食材新鲜,罗猎的刀工又是一流水准,切出的肉片格外好吃,平时吃肉不多的叶青虹也吃了不少,小彩虹更是胃口大开,不过小孩子家吃了一会儿就饱了,让吴妈带着去卧室撒欢儿,毕竟过去她没住过这种日式町屋,对榻榻米颇为好奇。

        叶青虹等孩子走了方才想起忘了喝酒了,她去取了一瓶清酒给罗猎倒上,自己也倒了一杯。

        罗猎喝了口清酒道:“这酒太淡。“

        叶青虹道:“有的喝就不错了,要求还挺高。“

        罗猎笑道:“哪儿弄来的

        酒啊,没见你出门。“

        叶青虹道:“那对日本夫妇给留下的,说是送给咱们的礼物。“

        罗猎道:“要说日本人也有好人啊。“

        叶青虹道:“哪儿都有好人,哪儿也都有坏人,一个人的身上也会同时存在好坏两样不同的因素,所以,世事无绝对。“

        罗猎道:“我感觉你越来越有深度了。“

        叶青虹瞪了他一眼道:“你的意思是我过去很肤浅?“

        罗猎道:“没这意思。“

        叶青虹道:“你就这意思,我的深浅你知道啊。“

        罗猎笑着点了点头道:“知道,知道。“

        叶青虹这才意识到这厮是什么意思,俏脸红了起来,啐道:“没正经的家伙,吃饭!“

        罗猎道:“饱暖思,你不怕我吃饱了,那……啥……“

        叶青虹道:“为妻我倒是有心成全你,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老公,您就耐心等着吧。“

        罗猎哈哈大笑,叶青虹也笑了起来。望着她脸上明艳的笑容,罗猎倍感欣慰,叶青虹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从今以后,他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自己的家人。

        温泉很好,罗猎和叶青虹沐浴在温泉中,感觉到难得地放松,叶青虹坐在罗猎的对面,俏脸让热气蒸得苹果般红润,池子不大,两人刚好,尽管如此,他们的腿还是交缠在一起。

        罗猎闭上眼睛,将脑子里的旖旎念头摒除出去。

        叶青虹道:“都不看我,是不是觉得厌烦了?“

        “百看不厌,多看一眼就多爱一点,我怕陷得太深。“

        叶青虹笑了起来:“你啊,过去我可没现你那么会说话。“

        罗猎道:“对了,你猜我刚才出门的时候遇到谁了?“

        叶青虹道:“别卖关子,我现在脑子不够用。“

        罗猎道:“福伯!“

        叶青虹闻言一怔,心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罗猎不是说福伯已经死了?难道死去的人可以死而复生?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罗猎应该不会对自己撒谎,他也不太可能看错。叶青虹道:“这世上长得像的人很多,也许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人。“

        罗猎道:“应该不会有错,除非这位福山宇治先生还有一位同胞兄弟,又或者他根本就是个克隆体。“

        叶青虹听罗猎说过克隆人的事情,她摇了摇头道:“可能掌握克隆的只有藤野家族吧。“

        罗猎道:“所以,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叶青虹道:“你想查他的底?“

        罗猎道:“我就是感到奇怪。“

        叶青虹道:“别忘了,咱们来满洲的初衷,你不会再想多管闲事吧?“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会,你放心吧,咱们明天就去奉天。“

        叶青虹道:“不着急,小彩虹蛮喜欢这里,咱们多呆两天也行,不过你不能再去找那个什么福伯,还嫌麻烦不够多吗?“

        罗猎现在对叶青虹是言听计从,他笑着点了点头道:“行,我都听你的,这两天我陪着你们除了吃就是玩,其他的事情什么都不做。“

        叶青虹柔声道:“只要跟你们呆在一起,不出去都行。“

        罗猎道:“那咱们就在家里呆着,哪儿都不去。“

        叶青虹笑道:“我是说多呆两天,没让你足不出户,你愿意,孩子还不愿意呢。“再次来到西炮台,罗猎和叶青虹的身边已经多出了一个小朋友,少年不知愁滋味,小彩虹这样的年纪当然更不会知道愁为何物,来到西炮台的时候,天空中飘起了盐粒子,这还是瀛口今年的第一场雪,小彩虹因为这场雪的到来而欢呼雀跃,在她的记忆中仍然记得在苍白山木屋的时光,那段时光对她来说是温馨且难忘的,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雪。

        叶青虹望着眼前的西炮台,脑海中回忆着她上次和罗猎一起过来的情景,转眼之间,匆匆数年,她仍然记得当时向罗猎讲述内心郁闷的时候,时过境迁,在那次复仇的过程中,她也在渐渐变得成熟,她也开始重新评判父亲生前的所作所为。

        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在叶青虹的心中她始终认为自己的父亲忧国忧民,可后来渐渐现父亲仍然跳脱不出对皇权的看重,事实上父亲想要改变这个国家的命运是要通过登上皇位来实现。在通往目标的过程中,父亲也采用了不少的手段,她现在所拥有的巨大财富,也不是父亲通过正当手段获取的。

        罗猎道:“还记得上次咱们来这里的情景吗?“

        叶青虹挽住他的手臂道:“记得,当时你还跟我讨价还价来着。“

        罗猎笑了起来:“还不是因为你要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