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六章【缓一缓】(下)

第三百九十六章【缓一缓】(下)

        陈昊东道:“索命门虽然门徒不多,可个个都是顶尖杀手,连我都不敢招惹他们,罗猎这次杀了骆红燕,可算是捅了一个马蜂窝。“

        梁启军笑道:“他自身难保,还说什么要把我们从黄浦赶出去,真是自不量力。“

        陈昊东道:“你尽快去查,我一定要把这个背后操纵之人找出来。“

        叶青虹出事之后,麻雀还是第一次和程玉菲见面,这次是她主动邀请程玉菲见面的,就在一周前她和叶青虹相约的法餐厅,还是那天她们坐得位子。

        程玉菲喝了口咖啡道:“你急急忙忙约我出来到底有什么急事?“

        麻雀道:“没事就不能约你出来了?怎么感觉你我之间越来越生分了?“

        程玉菲道:“我可没觉得跟你生分了,是你自己这么想吧?“

        麻雀叹了口气道:“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你知道的,我在黄浦本来就没什么朋友。“

        程玉菲道:“早知道这个样子我就不出来了,你是闲着没事做,我可是忙的天昏地暗。“

        麻雀道:“是不是在查叶青虹遇袭的案子?“

        程玉菲没承认也没否认,端起咖啡又喝了一口。麻雀道:“罗猎不是已经离开黄浦了?是他让你帮忙查的?“程玉菲摇了摇头道:“他可没让我查什么案子,是我自己要查,罗猎是我的朋友,他遇到这种事,作为朋友总不能袖手旁观。“

        麻雀咬了咬嘴唇,她总觉得程玉菲这番话有种挖苦自己的意思,罗猎就是拥有这样的能力,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将程玉菲变成了他的朋友,为他尽心尽力,程玉菲既然是自己要查显然是没有报酬的。

        麻雀道:“那天叶青虹就坐在你的位置,我谈了很久,她已经答应要把虞浦码头转让给陈昊东,而且开了一个很公道的价钱。“

        程玉菲没说话,静静望着麻雀,她知道这段时间麻雀的内心肯定不好受,她不是没事找自己聊天,而是需要一个倾吐心事的对象,程玉菲道:“可还是有盗门中人袭击了叶青虹。“

        麻雀道:“我问过陈昊东,陈昊东说他没做过,他这个人虽然很傲气,可是对我从来没撒过谎。“

        程玉菲道:“你认为陈昊东不可能做这件事?“

        麻雀道:“至少不是现在,他不可能这么冒失,而且他知道我要和叶青虹见面。“

        程玉菲望着麻雀道:“叶青虹和你见面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她那边只告诉了罗猎,你却告诉了陈昊东。“

        麻雀道:“也可能有人跟踪了她。“

        程玉菲承认不排除这个可能。

        麻雀道:“陈昊东也在让人查这件事,袭击叶青虹的杨四成是盗门中人不假,可是他当场被叶青虹击毙了,他的老婆孩子在第二天也投井死了,他们家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

        程玉菲道:“当真?“

        麻雀点了点头道:“我为何要骗你?“

        程玉菲道:“你把事情跟我具体说说,我要去查查这件事。“

        麻雀道:“我已经跟陈昊东说了,不许他再打虞浦码头的主意,他答应了,他还答应一定会查清叶青虹被袭击的真相,一定会给我一个交代。“

        程玉菲道:“麻雀,我们是朋友吗?“

        麻雀道:“我从未怀疑过,也不会动摇。“

        程玉菲道:“我给你一个建议,离陈昊东这个人远一些。“

        麻雀道:“事情不是你想的样子。“

        程玉菲道:“我不喜欢他!“

        海风很大,冬季的海风冰冷彻骨,无孔不入地钻入你的身体里,人在甲板上不一会儿就会把你的骨头缝都灌满,突然降临的这场寒潮让气温下降了十度。叶青虹和小彩虹呆在温暖的船舱内,罗猎用现代设计理念装修的船舱让这里充满了温馨的家居感,小彩虹一边跟着叶青虹学着唱歌,一边在布满窗花的舷窗上画着,透过手指融化的轨迹,她看到父亲站在外面。

        小彩虹道:“爸爸!“

        叶青虹凑了过去,看到甲板上的罗猎此时正迎着寒风站着,是在欣赏海景吧?

        自从离开黄浦叶青虹的心情开始渐渐恢复,罗猎有句话没有说错,他们还年轻,还有的是机会,这段时间叶青虹都处于伤心难过中,很少去关注罗猎的状况,望着罗猎的背影,她忽然意识到罗猎这段时间肯定不会好过,失去的这个小生命毕竟属于他们两人,她有多伤心,罗猎有多难过,而且罗猎还要在自己的面前强颜欢笑,还要时刻不忘安慰自己。

        是时候应该挥别过去了,叶青虹提醒自己,只有尽快从痛苦中摆脱出来,才能迎接新的生活,而罗猎才会好过一些。

        叶青虹去拿衣服,准备出门将罗猎叫进来,小彩虹道:“妈妈,外面下雨了!“

        叶青虹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罗猎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甲板上,这时候舱门开了,罗猎带着寒气走了进来,笑道:“下雨了!“

        叶青虹白了他一眼道:“这么冷的天,跑外面干什么?是不是嫌我们娘俩碍着你的眼了?“

        罗猎哈哈笑道:“怎么可能,我疼都疼不过来。“他伸手将小彩虹抱了起来,用脸蹭了蹭小彩虹柔嫩的小脸。小彩虹却被他的胡茬儿蹭得有些疼,揉了揉小脸,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

        罗猎笑道:“我女儿已经开始嫌弃我了。“

        小彩虹道:“爸爸脸上的胡子好硬。“

        罗猎摸了摸,小孩子的肌肤到底娇嫩。他将小彩虹放下,小彩虹道:“爸爸,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罗猎道:“咱们才刚走,怎么就想着回去?“

        小彩虹道:“我有一段时间见不到小哥哥了,也没人陪我玩了。“

        罗猎这才明白小彩虹想得是什么,他笑道:“又不是永远不回去,等过了年,咱们就回去,那就又可以和小哥哥一起玩了。“小彩虹听他这样说顿时开心起来。

        小孩子家闲不住,罗猎担心她影响叶青虹休息,让吴妈把她带到房间去玩。

        来到叶青虹身边,展臂将她拥入怀中,叶青虹道:“怎么了?“

        罗猎道:“我就是想好好抱抱你,亲亲你。“

        叶青虹捧起他的面庞道:“是不是心里有事儿?“

        罗猎摇了摇头:“青虹,对不起。“

        叶青虹捂住他的嘴唇:“别说这样的话,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

        罗猎道:“有,如果那天我不让你去见麻雀,就不会遇到那样的事情。“

        叶青虹道:“是我自作主张,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总是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如果要说对不起,也是我对你说才对。“

        罗猎道:“青虹,过去的事情让它过去,咱们以后好日子多着呢。“

        叶青虹抵住罗猎的额头道:“有时候想想,上天给我们的已经够多,我已经有了你,有了小彩虹,又何必过于苛求。“

        罗猎吻了吻她的樱唇,柔声道:“这次去满洲,我有个想法,咱们重新走一遍当年去过的地方如何?“

        叶青虹美眸生光,她想起了和罗猎最初认识的时候,点了点头:“好!“

        七日之后,游艇在瀛口的吉庆码头靠岸,这一路无风无浪颇为顺利,七天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小彩虹开始坐船时的新奇已经渐渐消失,双脚重新踏上了6地,竟然如同出笼的小鸟般欢呼雀跃。

        气温虽然很低,不过天气晴好,阳光非常刺眼,叶青虹把小彩虹叫住,将墨镜给她戴上。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在瀛口登6之后,他们会在瀛口呆几天,然后乘火车前往奉天,叶青虹在奉天有房产,而罗猎在奉天也有一座木器厂。他们会在奉天等待张长弓和海明珠的到来。

        罗猎对瀛口还算熟悉,要说来到这里的原因还是接受了叶青虹的委托,来此对付她的杀父仇人刘同嗣,那时刘同嗣还是辽沈道尹公署的署长,一晃几年都已经过去,当年叶青虹的几位杀父仇人如今都已经得到了应有的下场,这些曾经风光一时的人物,在短短几年内迅被人遗忘,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他们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涟漪,微风过后,甚至连痕迹都未曾留下。

        现在的瀛口日方势力非常猖獗,比起过去更甚,走在大街上随处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日本浪人。叶青虹在新市街也有物业,这是一间日式町屋,房屋虽然不大,可是拥有一座极其雅致的园林,说起来当年买下这里还是因为要对付刘同嗣的缘故,叶青虹已经许久没有来此,一直交给一对日本老年夫妇代为打理,月前决定来此的时候,叶青虹特地给他们了电报,所以这边也提前做了准备。

        罗猎喜欢这里的幽静,因为地处日管区,这边的治安肯定比其他地方更好一些。安顿好之后,罗猎去周围转转,不知不觉来到了南满图书馆,这南满图书馆过去是福伯在负责。

        看到南满图书馆自然想起了麻雀和福山宇治,现在麻雀身在黄浦,福山宇治也已经死在了的圆明园地宫之中,俱往矣!罗猎正准备前行的时候,却看到一位身穿灰色长衫的老人迎面走了过来,罗猎刚好和他打了个照面,两人目光交汇之时,罗猎内心剧震,那老人向他露出礼貌谦和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