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六章【缓一缓】(上)

第三百九十六章【缓一缓】(上)

        护士道“林淑娟!“她的胸牌上的确是这个名字。

        罗猎道“摘下你的口罩!“他的话刚刚说完,那护士就将面前的推车向罗猎狠狠推了过去,扯开护士服从腰间抽出了两把手枪。她拔枪的速度很快,可是罗猎的反应更快,一个倒翻腾空而起,右手抓住了治疗车上的一把剪刀,猛然投掷出去,剪刀划出一道寒光,尖端噗!的一声戳入那护士的前额,罗猎在危急关头出手,根本不会留力,那剪刀只有把柄留在护士额头的外面。

        护士双枪在手,却已经来不及扣动扳机,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叶青虹也被眼前的变化吓了一跳,此时外面传来小彩虹开心的声音“妈妈我回来了!“

        叶青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不要让她进来。“

        罗猎赶紧来到门前,将蹦蹦跳跳跑过来的小彩虹拦在门外,他向英子道“姐,把张长弓他们全都找来。“

        医院里面竟然发生了杀手潜入的事情,这让罗猎感到愤怒的同时又心惊不已,他意识到在这里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当即做出让叶青虹马上出院的决定,当前叶青虹的状况已经稳定,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护送叶青虹和女儿返回家中之后,罗猎重新回到了医院,在他们离去之前已经报警,租界巡捕房对此事非常重视,刘探长率队亲自前来,死者的身份还未查明,不过有一点能够断定,死者并不是这医院的护士,那位名叫林淑娟的护士已经被杀,她的尸体在杂物间被发现,杀手杀死她之后换上了她的衣服,不过鞋子并不合脚,所以杀手只能穿上自己的鞋子前来执行任务,她本以为都是白色的鞋子不会露出马脚,可仍然被心思缜密的罗猎发现。

        刘探长在罗猎的面前义愤填膺,他大声道“真是太不像话了,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罗老弟,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破案,一定尽快将幕后的指使者法办。“

        罗猎对这帮巡捕的办案能力心知肚明,指望他们破案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程玉菲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刘探长把她请来的原因不仅仅是想她帮忙破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刘探长知道她和罗猎的关系不错,在自己的辖区接连发生暗杀叶青虹的事件,这让刘探长的颜面很挂不住,他担心罗猎会向自己发难,所以请程玉菲过来,用意就是让她帮忙缓和一下,可现在看来罗猎的情绪还算稳定。

        程玉菲道“职业杀手,这女人很可能是骆红燕。“

        刘探长愕然道“骆红燕,难道是杀手榜排名前五的骆红燕?“

        程玉菲点了点头道“很可能就是她,我刚才检查了她的身体,她的右肩有一只红色的燕子纹身,等法医做完比对就应该会有结果。“她向罗猎道“你和她有没有过节?“

        罗猎摇了摇头道“你都说她是职业杀手,职业杀手杀人还要理由吗?“

        程玉菲叹了口气道“如果她真是骆红燕,你就麻烦了,骆红燕并不是一个人,虽然她喜欢单枪匹马的做事,可她隶属于一个杀手组织,你杀了骆红燕等于得罪了一个组织。“

        刘探长道“没事,他们敢来我全都给抓起来。“

        程玉菲毫不客气地拆穿道“只怕你们巡捕房没有这个能力。“

        刘探长表情尴尬,接连干咳了几声道“你们谈,我去看看进展。“

        刘探长离去之后,程玉菲道“嫂夫人情绪如何?“

        罗猎道“发生了这种事,心情低落是难免的,而且在医院又发生了一次暗杀。“

        程玉菲道“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你们也不要太难过,这案子我会帮你查。“

        罗猎道“谢谢。“

        程玉菲道“你千万不要擅自行动,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罗猎微笑道“我知道的,走了!我得回去多陪陪她。“

        程玉菲点了点头,在这种时候叶青虹的身边最需要陪伴。

        一周之后,虞浦码头停靠了一艘崭新的轮船,罗猎兑现承诺,带着叶青虹经海路前往满洲,这艘轮船早在罗猎改建虞浦码头的时候就已经订购,轮船按照罗猎提供的图纸进行了改造,更像是现代风格的游艇。

        罗猎原本想将这个惊喜为叶青虹多保留一段时间,可是发生了这件事,他必须要尽快带着叶青虹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换个环境,她的心情或许会好得快一点。

        叶青虹遇袭之后,刘探长率领巡捕房在整个法租界内对盗门进行了清查和逮捕,盗门因为这次行动被逮捕的人很多,一时间气焰也不敢像过去那般嚣张。

        陈昊东意识到虞浦码头的交易已经变得不可能,而更让他担心得是罗猎的报复,毕竟罗猎已经放话出来,要么让他离开黄浦,要么要让他埋在黄浦,可从这段时间看来罗猎似乎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让陈昊东多少放松了一些心情,也许罗猎之时悲愤之时说出的狠话。

        罢工风潮开始慢慢平息,各国领事也在不约而同地结束了休假,各方势力都明白接下来他们将面临利益的谈判,可只要能够结束这混乱的局面就证明一切再往好处发展。

        张长弓并没有和罗猎一起乘船离去,他还要在黄浦呆一段时间,罗猎回去等于帮他打前站,他大概在一个月后才会去东山岛迎娶海明珠,带着海明珠一起乘坐火车前往满洲成亲。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要协同董治军夫妇将虞浦码头的事情料理好,叶青虹接连两次遇袭之后,公共租界也加强了虞浦码头附近的警戒。

        叶青虹的脸色仍然苍白,不过至少已经有了一些笑意,牵着小彩虹的手先行走上游轮。她也是刚刚知道罗猎为她准备了这艘船,乘船北上也是为了让她能在途中更舒服一些,保姆吴妈也随同他们一起,途中好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除了他们一家之外,还有六名船员。

        罗猎并没有急着上船,在码头上和张长弓聊天。

        张长弓道“你只管放心去吧,这边的事情只管交给我。“

        罗猎笑道“码头不会有什么事情,法国领事蒙佩罗已经给咱们发了一张特许经营牌照,谁再敢打码头的主意就是跟他过不去。张大哥,您尽快帮助我姐,姐夫他们把这边的事情理顺,赶紧准备婚礼去。“

        张长弓道“有啥准备的,海帮主说了,必须要在他们东山岛办喜酒,其实我跟明珠及等于先结婚,然后再去满洲补办喜酒。“

        罗猎道“都是你岳父了,还海帮主海帮主的,若是让他知道肯定要找你算账。“

        张长弓道“我怎么感觉自己跟倒插门似的。“

        罗猎忍不住笑了起来“海帮主坚持在东山岛办喜酒是有原因的,一帮之主嫁女儿怎么都要摆酒,你要是去满洲办婚礼,他的喜酒岂不就是名不正言不顺?人家养了那么多年的女儿都给了你,你也就不用计较什么倒插门不倒插门的,只要把海明珠娶到手,回满洲再办一场就是。“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也是。“

        罗猎道“我走了。“

        张长弓道“罗猎,我感觉你这次有些奇怪啊?“

        罗猎道“哪里奇怪?“

        张长弓道“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还打算找盗门报仇?“

        罗猎道“报仇的事以后再说,我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陪着青虹养好身子,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

        “是不是觉得时机不到啊?“

        罗猎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我暂时没有想过。“

        张长弓知道罗猎绝不是怕事之人,叶青虹的事情已经触犯了他的底线,罗猎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不过以现在叶青虹的状况,罗猎缓一缓复仇的事情是对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听说罗猎已经离开了黄浦,陈昊东松了口气,虽然他表面上没有显露出什么,可内心的压力只有自己才知道,陈昊东认为在这件事上自己很冤枉,攻击叶青虹的杨四成虽然是盗门中人,可是并不受了他的差遣。

        梁启军将调查杨四成的情况说了一遍,杨四成死的第二天,他老婆就抱着孩子一起投了井,他在这个世界上再无亲人。

        陈昊东道“查不到其他线索了?“

        梁启军摇了摇头道“哪还有什么线索,人都死完了,找谁去问呢?少门主,这杨四成是不是跟罗猎两口子有仇啊?“

        陈昊东道“应该没仇没恨吧,不行,这事儿还得继续查,我看杨四成肯定是受人唆使,有人想利用他杀了叶青虹,然后将这件事栽赃到我的头上,挑起我和罗猎之间的仇恨。“

        梁启军道“可我又不是侦探,该查的我都查了。“

        陈昊东道“骆红燕又是谁聘请的?沿着这条线应该可以查出一些线索吧?“

        梁启军道“说骆红燕我倒想起了一件事,这骆红燕是索命门少门主骆长兴的亲侄女,她被罗猎给杀了,骆长兴应该不会放任不管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