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五章【我在你身边】(下)

第三百九十五章【我在你身边】(下)

        罗猎道:“我不要证据,我只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他收购的事情就不会生今天的事情,我这个人不喜欢计较,可是有人一旦触碰了我的底线,我会让他付出百倍的代价。“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的底线就是我的家人。“罗猎说完转身向病房走去。

        麻雀目瞪口呆地望着罗猎的背影,她手足冰冷,身躯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激动,她想要冲上去跟罗猎理论,却被程玉菲一把抓住。

        麻雀道:“他凭什么怪我?他凭什么这样对我说话?“

        程玉菲叹了口气道:“换成是我,我也会。“

        麻雀道:“叶青虹被人袭击,可这件事根本还没查清,怎么可以……“

        程玉菲道:“已经查出死去卡车司机的身份,他叫杨四成,是盗门中人。“

        陈昊东坐在办公室内,他的背后是光洁明亮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浦江最美丽的江景,外面阳光很好,这样的天气本应拥有一个不坏的心情,可是陈昊东的心情却不好,一点都不好。

        他听说了叶青虹被袭击的事情,这件事生在法租界,本来这件事他大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可是很快就查出这件事跟他有些关系,袭击叶青虹并当场被射杀的卡车司机叫杨四成,是盗门中的弟子,隶属于黄浦分舵,陈昊东的心情也因此而变坏。

        现在黄浦分舵的舵主梁启军就站在陈昊东的对面,他也看出陈昊东的心情不好,所以不敢贸然打扰他。

        陈昊东道:“谁给你的命令?谁让你去暗杀叶青虹的?“

        梁启军道:“少门主,这件事我不知情。“

        陈昊东气得伸出手掌重重在桌上一拍,怒道:“他是你的手下,你不知情?“

        梁启军苦着脸道:“少门主,我的确不知情,杨四成是我的手下不假,可我绝没有派他去做这种事,您想想,现在虞浦码头的事情还没有定论,我为什么要瞒着您做这种事?“

        陈昊东心中暗忖,梁启军的确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如果这件事不是他授意做得,那么杨四成又是出于何种动机?在这次袭击的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阴谋,陈昊东道:“叶青虹因为这次袭击流产了,我看罗猎不会善罢甘休。“

        梁启军道:“他们夫妇两人虽然有钱,在租界也有些关系,可是他们并没有多少势力,更何况这件事跟咱们盗门没有关系,我们只需声明是杨四成个人所为,跟我们无关。“

        陈昊东道:“你那么认为,人家那么认为吗?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管得手下?“

        梁启军道:“少门主放心,我以后一定对他们严加管束,我保证这种事不会再次生。“在他看来陈昊东有些过于担心了,罗猎夫妇在他的眼中就是普通的富商,就算叶青虹因为这次袭击流产,他们也就是通过警察施压,现在罪魁祸杨四成都死了,大不了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反正现在是死无对证,罗猎夫妇也不可能因为此事和他们整个盗门为敌。

        陈昊东道:“你去调查一下杨四成的事情。“

        梁启军苦笑道:“少门主,人都死了,我上哪儿调查去?“

        陈昊东怒道:“你没脑子啊?他死了,他还有亲人还有朋友,你不会去问,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查查他的户头,看看最近有没有收到大笔的款项。“

        “是!“

        陈昊东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你赶紧去办吧!“

        梁启军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在门外正遇到前来兴师问罪的麻雀,梁启军向麻雀笑了笑,向一旁让了让,麻雀举步走了进去。

        陈昊东看到麻雀的脸色已经意识到她的来意,笑道:“麻雀,你很少来我办公室啊,坐!“

        麻雀道:“你少来这套,陈昊东,我问你,叶青虹的事情是不是你派人做的?“

        陈昊东道:“你怎么会这样想?“

        麻雀道:“叶青虹约我见面,她都已经答应了,按照市价三十万大洋将虞浦码头卖给你,为什么你还要那么做?“

        陈昊东道:“麻雀,既然她都答应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是不是多此一举,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件事跟我毫无关系。“

        麻雀道:“罗猎让我转告你,虞浦码头他不会卖,还有……“

        陈昊东道:“你说,不要有顾虑。“

        麻雀道:“他说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离开黄浦,要么就做好埋在这里的准备。“

        陈昊东呵呵笑了起来,他摇了摇头道:“真是让我没想到,罗猎这个人还真是有些胆色。“

        麻雀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虞浦码头?“

        陈昊东道:“我不会走,而且,这虞浦码头我要定了!“

        白云飞途径叶青虹被袭击地点的时候,让常福放慢车,被撞烂橱窗的商店仍然没有来得及维修,那辆肇事的卡车已经拖走,白云飞留意到地面上还有一些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皱了皱眉头道:“叶青虹住在哪家医院?“

        常福道:“圣约翰。“

        白云飞想了想道:“回去吧。“

        常福愣了一下:“老爷,不是您要去医院探望她的吗?“

        白云飞道:“现在这个时候,人家的心情肯定低落,咱们去非但起不到安慰她的作用,反而让人伤心,算了吧,等过阵子,她出院之后,咱们去她家里探望。“

        常福道:“是!老爷。“

        白云飞从车窗上隐约看到自己面孔的影子,苍白而灰暗。

        叶青虹自从苏醒后就不愿说话,刚刚失去的这个生命不仅是她和罗猎的爱情结晶,更是她的希望,她希望这个小生命的降临能够改变罗猎的决定,说不定可以让罗猎放弃对风九青的九年之约,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可毕竟存在,叶青虹之所以答应将虞浦码头转让给陈昊东,并不是因为她害怕,而是因为她没有时间去和这种人纠缠,如果罗猎信守对风九青的承诺,那么他们一家还只剩下五年的时间相守,每一天都是如此的珍贵,她不希望将时间浪费在陈昊东这种人的身上。

        叶青虹认为自己可以说服麻雀,通过麻雀解决这件事,可她并没有料到这次的见面会让她失去腹中的小生命,还差点失去了自己的性命。

        “妈妈!“小彩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叶青虹的睫毛动了动,她知道一定是罗猎看到自己的样子所以才把女儿接来了。

        “妈妈你怎么了?“小彩虹关切道。

        叶青虹可以不搭理罗猎,却不能不理女儿,她偷偷抹去泪水,睁开眼睛看了看小彩虹:“女儿,妈妈没事。“可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叶青虹感觉到自己从未有过如此的脆弱。

        小彩虹伸出小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妈妈,别哭,你别哭嘛,是不是有人欺负您了,跟我说,我给您出气。“

        叶青虹摇了摇头,小彩虹趴在她身边,抱住了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她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哄哄妈妈。

        罗猎在一旁看着,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他何其幸运拥有一个如此懂事的女儿。他向小彩虹道:“女儿,你跟姑姑先回去吧,爸爸陪妈妈好不好?“

        小彩虹道:“我不走,我就要在这里陪着妈妈。“

        罗猎治好让步道:“你跟姑姑先去花园玩儿,我跟妈妈说几句话好不好?“

        英子过来劝了两句,小彩虹总算答应跟她一起去花园了。

        罗猎来到叶青虹面前,叶青虹又将双目闭上。罗猎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叶青虹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成功将手抽出去。

        罗猎道:“青虹,我知道你很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可事情既然生了,我们已经无法改变,唯有面对现实。“

        叶青虹依然沉默着。

        罗猎道:“医生说,你还年轻,身体会很快康复,等你身体恢复之后,咱们就再要一个孩子好不好?只要你愿意,想生几个就生几个。“

        叶青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罗猎手足无措道:“你别哭,我就是那么一说。“

        叶青虹扑入他的怀中,罗猎紧紧拥抱着她,亲吻着她的面颊,柔声劝慰着。

        叶青虹抽抽噎噎道:“我……还能生吗?“

        罗猎点了点头道:“当然能生,你这身板儿一看就好生养。“

        叶青虹道:“那你不能反悔。“

        罗猎道:“我才不反悔,我巴不得跟你多生几个孩子。“好说歹说,叶青虹方才止住哭泣,罗猎盛了米粥喂她,叶青虹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吃过饭之后,她提出了一个要求:“罗猎,我想出院。“

        罗猎点了点头道:“明天就出院,等你身体康复了,咱们就马上离开黄浦去满洲,咱们去那里过年好不好?“

        叶青虹点了点头,吸了吸鼻子道:“我想咱们的小木屋了。“

        罗猎道:“好,咱们在苍白山找个安逸的地方搭一间木屋。“

        病房的门被轻轻敲响,一名戴着口罩的护士走进来,向罗猎道:“罗先生,我们要为夫人换药了。“

        罗猎点了点头,让到一边。

        那护士又道:“麻烦罗先生回避一下。“

        罗猎向叶青虹看了一眼,叶青虹道:“你出去吧!“

        罗猎笑道:“老夫老妻的了,还不好意思啊?“

        叶青虹道:“再胡说我生气了。“

        罗猎转身离开病房,从护士身边走过的时候,无意中看到她的鞋子,罗猎突然停下脚步:“你叫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