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五章【我在你身边】(上)

第三百九十五章【我在你身边】(上)

        叶青虹道:“我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曾经打算这辈子再也不回来,我再也不要见到罗猎。“她轻轻放下茶杯道:“可并不代表我不爱他,我虽然无法和他在一起,可我想我会祝福他。“

        麻雀道:“你还真是高尚。“

        叶青虹道:“让我回来的是兰喜妹的一封信,她冒充罗猎的笔迹给我写了一封信,那时我知道,无论罗猎做过什么,只要他一声召唤我还会不计代价地回到他的身边。“

        麻雀想到了自己,如果……可她马上告诉自己没有如果。

        叶青虹道:“兰喜妹得了绝症,她知道时日无多,所以她希望我来照顾她的女儿,希望我能陪伴罗猎。“

        麻雀道:“你还真是伟大,甘心给别人当后妈。“

        叶青虹道:“我开始也不能接受,可我后来发现这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选择,我爱罗猎,所以我可以接受他的一切,我不在乎他是什么样子,我不在乎他喜欢过谁,我更不会在乎他有一个女儿,因为没有他我不可能过得更好!“

        麻雀怔怔望着叶青虹。

        叶青虹道:“我请你来,不是想求你什么,其实本来罗猎想亲自跟你谈,我相信就算你无法把罗猎当成朋友,你也不会把他当成仇人,无论你怎么想,罗猎始终都把你当成朋友,如果你遇到什么麻烦,他肯定还会不惜一切去帮助你。“

        “我不需要他的帮助。“

        叶青虹道:“你可以不需要,但是你无法否认他曾经不止一次帮助过你,我知道你对罗猎的感情不次于我。“

        “没有的事!“麻雀大声分辩道。

        叶青虹道:“但是你并不了解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温柔中却充满了说服力,即便是麻雀再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是事实。

        叶青虹道:“罗猎担心你被人利用。“

        麻雀冷冷道:“在他心中我就是一个笨女人,一直都在被人利用。“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不是笨女人才会被人利用,当一个女人过于执着的时候,往往会看不清一些人一些事,不单是你。“叶青虹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在她一心想为父亲复仇的时候,穆三寿正是利用了她的这个弱点,如果她没有遇到罗猎,或许自己的人生会全然不同。

        麻雀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你们是想说陈昊东在利用我。“

        叶青虹道:“我不了解这个人,所以我无权评价,不过他一直都想得到虞浦码头,你帮我转告他,我同意卖给他,我也不要一百万大洋,按照正常的市价给他,只要他备齐三十万大洋,随时都可以跟他签约。“

        麻雀眨了眨眼睛:“他愿意出一百万的。“

        叶青虹道:“我不占他的便宜不是怕他,而是我们家不想和他再有一丁一点的关系,我不想我老公再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他胆敢再设计害我老公一次,我才不管他的背后有谁,我动用我所有的力量把他赶出黄浦。“

        麻雀望着叶青虹,忽然感觉到,罗猎娶她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叶青虹道:“其实我还有个私心,罗猎这个人古道热肠,他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可内心却充满了正义感,我不想他再搅入这场纷争,张凌空也罢、陈昊东也罢、穆天落也罢,他们争权夺利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一家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我希望谁都不要打扰我们。“

        麻雀道:“有句话你没说错,罗猎管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叶青虹道:“没办法,喜欢上了,没得选,我现在只能尽自己一个做妻子的本分,你明白的。“

        麻雀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叶青虹道:“陈昊东也不是没有弱点,只要是人,就会有在乎的人。“她平静望着麻雀:“罗猎的朋友未必都是我的朋友,可罗猎的敌人一定是我的敌人,如果谁敢打我老公的主意,我会不择手段,哪怕他以后会怪我。“

        麻雀瞪圆了双目:“你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警告,而且我警告的是陈昊东。“叶青虹轻声道:“服务生,埋单!“

        叶青虹走出门外,抬起头,阳光正好,她吸了口清新的空气,司机开车过来,她上了车,透过车窗看了看,麻雀仍然没有出来,她相信麻雀一定会好好考虑自己的建议。

        叶青虹道:“开车!“

        司机启动汽车向前方驶去,通过前方的时候,一辆卡车突然加速冲了过来,全速撞击在轿车的中部,轿车被撞得原地翻滚了两圈。

        卡车完成这次撞击之后,马上倒车。

        叶青虹随着车辆翻滚,因为安全带的缘故,最大限度地减轻了她受伤的程度,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叶青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是头朝在车内的,她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却听到了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叶青虹意识到了什么,她抽出小刀割断了安全带,身体因重力坠落在轿车顶棚上,叶青虹从破裂的车窗看到了那辆货车后退了一段距离,她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离开这辆车,不然等待她的将会是第二次撞击,叶青虹用力去推车门,可是车门在刚才的撞击中已经变形,浑身上下都在疼痛,鲜血沿着叶青虹的额头流到了她的脸上,她去拿手枪,却发现手袋不见了,叶青虹慌忙去寻找手袋,她现在的状况只能依靠摸索。

        麻雀听到外面的撞击声,然后看到店里的服务员向外跑去,她才反应过来,赶紧冲了出去,麻雀才来到饭店门口,就看到那辆车头已经变形的卡车再度向倒翻的轿车疯狂驶去,麻雀的脸上充满了震惊的表情,她看出那辆倒翻的汽车是叶青虹的,麻雀尖叫道:“不要!“可是她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卡车距离轿车越来越近,叶青虹从车窗中探出了一只手,她终于找到了手枪,凭感觉瞄准了卡车的驾驶室,蓬!蓬!蓬!叶青虹现在能做得只是将弹仓内的所有子弹射完,她不知道自己能否阻止对方的谋杀,脑海中想到的只是罗猎,老公……我想你……

        卡车的前挡风玻璃被子弹击碎,一颗子弹射中了司机的额头,司机死亡后身体压在了方向盘上,方向盘因为他的这一举动,而左旋转,改变放下网冲向了一旁的商店,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撞碎了橱窗,整个车头都冲了进去。

        麻雀回过神来,她慌忙奔向那辆倒翻的汽车,有许多人都跑了过去,众人一起动手拉开了挤压变形的车门,从中救出了满身是血的叶青虹,麻雀抱住叶青虹,拍打着她的面孔道:“叶青虹,你醒醒,你醒醒!“

        叶青虹艰难地睁开了双目,虚弱道:“罗……罗……猎……“

        叶青虹苏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闻到医院的味道,眼前的景物变得清晰的时候,她看到了输液瓶,叶青虹动了一下,一直守候在她身边的罗猎慌忙摁住了她的手臂:“青虹,是我,是我!“

        “老公……“

        罗猎点了点头,尽量向前凑了凑,让叶青虹能够看清自己的样子,叶青虹伸出左手,雪白的手臂上布满了划伤,罗猎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

        叶青虹道:“老公,孩子……我们的孩子……“

        罗猎握住叶青虹的手道:“青虹,你听我说……“

        叶青虹顿时意识到了什么,她眼圈红了:“你告诉我,我们的孩子好好的,他没事,你告诉我……“她已经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大声哭泣起,罗猎的眼睛也红了。

        此时英子陪着医生进来给叶青虹检查,英子道:“罗猎,这儿交给我吧,你去歇一会儿。“她看出罗猎如果继续留下,叶青虹肯定会更加难过。

        罗猎点了点头,吻了吻叶青虹的手背,转身出门。

        包括张长弓在内的一帮好友都在外面等着,看到罗猎出来,所哟人同时站了起来,罗猎做了个右手下压的动作,示意所有人都坐下,然后他慢慢向走廊的另外一边走去。

        麻雀和程玉菲站在那里,看到罗猎走了过来,麻雀的内心中忽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慌张,她很快就提醒自己,自己不应该慌张,叶青虹被人袭击的事情她一无所知,而且是她将叶青虹送到了医院。

        麻雀道:“她怎么样?“

        罗猎道:“谢谢麻小姐关心。“

        麻雀闻言一怔,在她的印象中罗猎还从未这样称呼过自己,这分明是要跟自己划清界限的意思,难道他将这件事归咎到自己的身上?

        罗猎道:“劳烦麻小姐帮我转告陈昊东,我太太答应你们的任何事都没有经过我的允许,虞浦码头我不会卖,至于陈昊东,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尽快滚出黄浦,二是埋在这里。“

        麻雀瞪圆了双目,罗猎根本就是在威胁,可是她从罗猎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压,麻雀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鼓足勇气道:“你有什么证据认为这件事和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