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四章【重伤初愈】(下)

第三百九十四章【重伤初愈】(下)

        张凌空淡淡笑了笑,等那两名巡捕把小偷给押走了,张凌空道:“最近租界的盗窃案层出不穷,盗门真是嚣张,都偷到我家里来了。”

        罗猎道:“那就加强安防,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张凌空道:“听说陈昊东要花一百万大洋买你的虞浦码头。”

        罗猎点了点头:“有这回事儿。”

        张凌空道:“怎么什么好事儿都让你赶上了,如果当初我知道虞浦码头值这个价,我说什么也不会跟你们换蓝磨坊的地皮。”

        罗猎道:“只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张凌空道:“我还听说你拒绝了陈昊东?”

        罗猎道:“张先生消息真是灵通。”

        张凌空道:“陈昊东应当是盗门中人,此人来者不善啊!”

        罗猎道:“换成是张先生会不会把虞浦码头卖给他?”

        张凌空摇了摇头道:“不会,天下间没有人会做赔本的生意,盗门尤其如此,他们从来都是空手套白狼。罗先生,我总觉得咱们应该好好谈谈,虽然你我之间有过一些不愉快,可在租界,你、我还有穆天落,咱们拥有着太多的共同利益。”

        罗猎道:“我对做生意的兴趣可不大。”

        张凌空道:“就算兴趣不大,可也没理由让别人来抢占了你本来的利益,这样啊,明天,明天我在粤海楼定位子,我来做东请你、请穆先生,这次说什么都得给我面子。”

        罗猎看出张凌空是想捐弃前嫌,一致对外,陈昊东的出现应该已经影响到了太多人的利益,想想在目前的状况下采取战略性的结盟倒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他点了点头道:“好啊!”

        白云飞最近也遇到了麻烦,应当说他的损失比其他人更重,法租界最重要的码头和货场都在他的控制中,而新近生的大罢工让他的物业几近停摆,损失不可估量,非但如此,在他的货场和码头还接连生了失窃案。

        一个混乱的租界绝不符合他们的利益,白云飞接到张凌空邀请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他的目的。

        上次他们三个坐在一起还是在法国领事蒙佩罗的斡旋下,可这次蒙佩罗度假未归,促使他们坐在一起的原因是每况愈下的形势。

        几杯酒下肚,张凌空道:“罢工还在继续,租界到处都是乱糟糟的。”

        白云飞道:“浑水好摸鱼,不把这池水给搅混了,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

        张凌空点了点头道:“几位领事不约而同地选择度假,放任租界的这种混乱无序继续,所谓戒严根本就是趁机清除异己。”

        白云飞道:“我还以为只有我遇到麻烦了呢。”

        张凌空道:“陈昊东最近收购了不少的码头,单单是公共租界就有五个。”

        白云飞道:“那些小码头根本撑不下去,工人罢工,他们就没有钱赚,没有钱赚就更加无法满足工人提出的条件,所以只能选择退出。我看这个陈昊东根本就是有预谋,搞不好罢工都和他有关。”

        张凌空在这一点上和白云飞出奇的一致:“我也这么觉得,这个人没来黄浦之前,罢工也没生,也没有那么多的失窃案,他一来,麻烦全都来了,而且我查过他的背景,他是盗门陈延庆的孙子,我怀疑他就是新任盗门领。”

        两人意识到罗猎没有表过任何的意见,白云飞道:“我可听说了,他要花一百万大洋收购你的码头,你答没答应?”

        罗猎摇了摇头道:“没有啊,不过倒是有点心动。”

        白云飞道:“虞浦码头怎么值一百万大洋,其中必然有诈。”

        罗猎笑道:“不排除千金买马骨的可能,不如你出一百万大洋我卖给你。”

        白云飞道:“我可拿不出那么多的现大洋。”

        张凌空道:“我今儿请两位过来是想谈谈最近的事情,这个陈昊东究竟是谁给他的底气来搅局?”

        白云飞道:“有盗门撑腰本身就是底气,不过敢玩那么大的,没有上头的支持是不可能的,这些不约而同度假的领事说不定已经达成了默契。”他望着张凌空,本来他以为张凌空是黄浦的搅局者,却想不到真正的搅局者是陈昊东。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打乱了他的部署,白云飞虽然在法租界呼风唤雨,可是让他站出来和盗门明打明对着干,他还真没有把握。

        张凌空道:“所以咱们必须得联合,一方面安抚这些工人,还要联系其他人,必须要一致对外,要让陈昊东知难而退。”

        白云飞道:“关键不在陈昊东吧,现在的关键是联系那些度假的领事,也只有他们才有能力让租界平静下去。”

        罗猎道:“我虽然不懂什么生意,可也能看出这次租界的混乱根源在于上层想要重新洗牌,他们想要重新分配利益。”

        张凌空和白云飞对望了一眼,两人都点了点头。

        罗猎道:“租界虽然是中国人的土地,可咱们说了却不算,这些外国人看不得咱们在这里获取利益,无论这次的风波是谁造成的,这些外国领事如果默许他这样干,必然是以利益为前提。大乱之后是大治,可每次大治的开始通常会伴随着屠杀,租界新近已经生了几起血腥事件,死了不少人。”

        张凌空道:“我的意思是我们成立一个工商联合会,选出一个代表去和外国人谈,只要能够得到他们的认同,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白云飞道:“你有没有想过,这帮外国人就是希望咱们之间竞争,假如闹事的真是陈昊东,他们就要看看咱们和陈昊东谁能给出更多的利益,然后进行选择。”

        罗猎点了点头,白云飞看到了问题的实质。

        张凌空道:“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他虽然没有把话说明,可他的意思所有人都明白,张凌空对陈昊东已经动了杀念,白云飞何尝不是如此,但是干掉一个盗门的领,他还不敢轻易做决定,如果陈昊东真是盗门的带头人,那么他的死必然会导致整个盗门的疯狂反扑,那种后果是不堪想象的。

        白云飞道:“那就只能和陈昊东谈谈,跟他说清利害关系,让他不要被人外国佬利用。”

        张凌空道:“找他谈,岂不是让他觉得咱们怕了他?”

        白云飞道:“罗猎,这个陈昊东和麻小姐的关系不错,我记得你和麻小姐是老朋友啊。”

        罗猎笑了起来,白云飞因罗猎的微笑而意识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被罗猎看穿。

        罗猎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叶青虹新剪了头,变成了短,她在为孩子的出生做好提前准备,看到罗猎回来,非要让罗猎评价一下她的新型,罗猎赞美了几句,却被叶青虹嫌弃言不由衷。

        叶青虹问起他晚上见面的情况,罗猎简单说了,叶青虹马上听出了其中的奥妙,不屑道:“这个白云飞和张凌空恐怕早就达成了协议,他们是想你出头。”

        罗猎道:“咱们虽然在租界没有多少利益,也不会像他们那样受到那么大的影响,可是租界这种状况继续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倒霉的还是普通百姓。”

        叶青虹道:“所以,你打算去找麻雀啊?”

        罗猎道:“那得看你的意思了。”

        叶青虹道:“我看你就算去,麻雀也未必帮你出头。”

        罗猎道:“你怎么知道?”

        叶青虹道:“因为我是女人啊。”

        罗猎道:“我还是打算尝试一下,现在连福音小学都受到影响了,老师不敢去上课,孩子们也没人照顾。”

        叶青虹道:“我去吧。”

        罗猎愣了一下,马上明白叶青虹说的是她要去和麻雀见面,他摇了摇头道:“你去好像不合适吧?”

        叶青虹道:“比你要好。”

        罗猎道:“你们两个,连朋友也算不上。”

        叶青虹微笑道:“所以说,女人的心思只有女人最懂!”

        麻雀叫了杯红酒,叶青虹只要了一杯红茶,麻雀习惯性地掏出香烟的时候,却被叶青虹制止:“不好意思,我怀孕了。”

        麻雀的第一反应就是你怀孕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何要对我说?可马上她就意识到叶青虹的意思,淡淡笑了笑,将香烟收了回去:“祝贺你啊!”

        叶青虹道:“谢谢!吃什么?我请!”

        麻雀道:“我这两天胃口不好,吃不下。”

        叶青虹道:“我也不想吃,可罗猎非得让我吃,其实我知道的,他心疼的是我们的孩子。”她招了招手,让服务生过来点餐。

        麻雀打量着叶青虹,不得不承认,叶青虹还是那么美丽,自从嫁给罗猎之后,她比过去丰满了一些,不过更有女人味了。

        叶青虹似乎没有留意到她的目光,专心致志地品尝着面前的牛排。

        麻雀忽然道:“给人当后妈的感觉怎么样?”

        叶青虹道:“我把小彩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也没把我当成后妈。”

        麻雀道:“可毕竟不是亲生的,等你们自己的孩子出生之后,你心里就会生偏差,即便是你不承认。”

        叶青虹优雅地喝了口红茶,笑了起来:“其实我比你们认识罗猎都要早。”

        “时间代表不了什么,罗猎还不是娶了兰喜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