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四章【重伤初愈】(上)

第三百九十四章【重伤初愈】(上)

        叶青虹笑了笑道:“我不累!”

        罗猎板起面孔道:“必须休息。”

        叶青虹只好点了点头,她就去隔壁的房间内休息,因为真的累了,再加上罗猎的伤势终于得到了控制,叶青虹放下心来,总算能够踏实睡去,这一脚睡得香甜,醒来发现已经天黑了。

        叶青虹看了看床头的闹钟,已经是六点半了,想起还没有给陈昊东回话,叶青虹起身先去隔壁探望罗猎,却听说罗猎已经下床了。

        叶青虹来到楼下,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她向保姆道:“先生呢?”

        保姆指了指厨房道:“先生在给太太做饭呢。”

        叶青虹道:“你倒是挺会偷懒。”

        保姆道:“不是啊,本来我要做的,可先生一定要亲自给太太做。”

        叶青虹心中涌起难言的温暖,此时罗猎端着鸡汤出来:“小彩虹,去叫妈妈吃饭。”

        小彩虹跟着从厨房里出来,脆生生答应了一声,父女两才发现叶青虹已经下来了,叶青虹看到罗猎走路仍然一瘸一拐的,不禁有些心疼,嗔怪道:“伤还没好,就到处溜达。”

        罗猎笑道:“赶紧坐下,我煲了鸡汤,你尝尝我的手艺。”

        “你坐下吧,我自己盛。”

        保姆吴妈慌忙道:“先生、夫人你们都坐吧,我来!”

        罗猎笑道:“不用,我这伤全都好了,而且得多活动,活血才能化瘀。”

        叶青虹接过罗猎递来的那碗鸡汤,闻了闻,赞道:“好香!”她给小彩虹夹了个鸡腿。

        罗猎在她对面坐下了,夫妇两人对望了一眼,如沫深情尽在不言中。

        叶青虹问起陈昊东的事情,罗猎道:“倒是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让吴妈给挂了。”

        叶青虹笑了起来发:“这种趁火打劫的小人就应该让他碰个鼻青脸肿。”

        罗猎道:“得,当着孩子不说这事儿。”

        叶青虹道:“张大哥呢?”

        罗猎道:“我让他和铁娃去虞浦码头了,无论码头有什么,这次都不会卖给他了。”

        叶青虹道:“对啊,加强戒备,别让坏人钻了空子。”

        小彩虹好奇问道:“妈妈,谁是坏人啊?”

        叶青虹笑道:“小孩子别问大人的事儿。”

        小彩虹道:“妈妈,可不可以请余庆哥哥来家里玩呢?”任余庆其实前天才走,小彩虹这就惦记上了,毕竟身边没有玩伴。

        叶青虹道:“你去给他打电话,如果他想来,请他过来住几天就是。”

        小彩虹开心地去了。

        小彩虹走后,叶青虹把另一只鸡腿夹给罗猎,罗猎道:“你吃,我吃女儿剩下的。”

        叶青虹道:“我不喜欢吃肉,会胖的。”

        罗猎道:“你自己不吃,肚子里的孩子也得吃,听话,吃胖点。”

        叶青虹小声道:“屁股会大。”

        罗猎笑道:“大了好生养,再说我喜欢。”

        叶青虹红着俏脸啐道:“没正经。”她喝了口鸡汤,又道:“说正经的,虞浦码头干脆卖了算了。”

        罗猎知道叶青虹的心思,因为自己这次的受伤,让叶青虹担心不已,叶青虹肯定是不想因为虞浦码头再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罗猎道:“我总觉得陈昊东这个人针对的不仅仅是码头。”

        叶青虹道:“你是说……他真正的目标是你?”

        罗猎道:“我目前还无法断定,不过我怀疑他在利用麻雀。”

        叶青虹道:“无论怎样,我都不想你出事,什么金钱什么财富都不重要,你明不明白?”

        罗猎点了点头道:“过几天咱们去满洲。”

        罗猎伤好不久就去找程玉菲,程玉菲看到他一瘸一拐地进来,颇感诧异:“怎么了这是?几天没见腿瘸了?该不是让人打的吧?”

        罗猎笑道:“不小心崴到脚了。”

        程玉菲道:“赶紧坐,崴到脚就别到处乱走了。”

        罗猎道:“不亲自过来,显不出诚意。”

        程玉菲笑道:“还是为了那件事?”

        罗猎点了点头道:“有进展没有?”

        程玉菲道:“倒是查出来一些,本来你不过来我也要找你去呢。”拉开抽屉,拿出一份资料来到罗猎面前递给了他,罗猎拿起资料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一遍,重新合上资料道:“陈昊东竟然是盗门首领陈延庆的孙子?”

        程玉菲点了点头道:“因为他小时候就被送往暹罗学佛,所以江湖中关于他的资料并不多。”

        罗猎道:“学佛?从他的身上我可看不出任何的慈悲。”

        程玉菲笑了起来:“你对他好像很有成见。”

        罗猎道:“陈延庆不是已经死了?”

        程玉菲道:“所以我怀疑现在的盗门首领就是陈昊东,如果真是这样,谁多了一个这样的敌人都会寝食难安。”

        罗猎心中暗忖,陈昊东这么年轻就能成为盗门的领袖,仅仅是依靠传承二字是不够的,从他们此次的接触来看,陈昊东无论心智还是手段都非常出众,他提出购买虞浦码头之时就存着想将自己引入圈套的念头,罗猎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真正的秘密绝不在水下,甚至不在那条白骨壕沟。否则陈昊东根本没有必要坚持买下虞浦码头,除非他的本来目的就是要将自己引入水下,又或者虞浦码头的秘密就在码头之下。

        程玉菲看到罗猎许久都没有说话,忍不住问道:“想什么呢?”

        罗猎笑道:“没什么。”

        程玉菲道:“想不想听我的建议?”

        罗猎点了点头。

        程玉菲道:“你如果想过安生日子就别和盗门为敌,这天下间最不好招惹的就是丐帮和盗门,他们都是人多势众,惹了他们,要么你的家门会被叫花子给围上,要么你随时都可能被偷得干干净净。”

        罗猎道:“现在是我没打算跟他们为敌,是他们找我的麻烦。”

        程玉菲道:“现在有道理可言吗?”

        罗猎道:“根本就是强买强卖。”

        程玉菲道:“要么你去找麻雀,如果麻雀愿意为你出面,陈昊东或许会改变主意。”

        罗猎道:“怎么感觉你把我当成一个弱者看待。”

        程玉菲道:“光脚不怕穿鞋的,你在明人家在暗,真要是翻了脸,就算你再厉害,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罗猎道:“你该不是陈昊东的说客吧?”

        程玉菲道:“你这么说话咱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是你自己走,还是我赶你走?”

        罗猎笑了起来。

        此时外面李焱东敲门,得到程玉菲的应允后他走了进来:“程小姐,张凌空张先生求见。”

        程玉菲听到张凌空的名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她上次的失踪就是和张凌空有关,虽然有惊无险,可是她对张凌空此人充满了反感。正准备说不见,可目光落在罗猎的脸上顿时又改了主意:“请他进来吧。”

        罗猎道:“那我先走了。”

        程玉菲道:“没事,你又不是不认识他。”

        说话间张凌空已经走了进来,看到罗猎也在这里多少感到有些诧异,他笑道:“罗老弟也在啊。”

        罗猎点了点头道:“来谈点事,这就走。”

        张凌空道:“别走啊,马上该吃午饭了,我请客,咱们和程小姐一起吃点。”

        程玉菲道:“无功不受禄,张先生找我什么事情?”

        张凌空苦笑道:“当然有事啊,实不相瞒,我最近丢了几样东西,所以想请程小姐帮我查查。”

        程玉菲道:“不好意思,张先生,租界最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而且我想休养一下,暂时不接案子。”她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张凌空。

        张凌空道:“酬金的事情好说。”

        程玉菲道:“真的很抱歉。”

        张凌空笑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走吧,吃饭去。”

        程玉菲道:“你们去吧,我还有事情。”

        张凌空看了看罗猎,罗猎指了指脚道:“我脚受伤了,老婆让我中午回家。”

        张凌空呵呵笑了起来:“常言道,菜好做,客难请,我可是诚心诚意地请两位吃饭。”

        罗猎道:“改天,改天,等我脚伤好了,我来做东。”

        张凌空和罗猎一起离开侦探社,他特地留意了一下罗猎,果然走起路来一瘸一拐。张凌空道:“罗先生,何时受的伤啊?”

        罗猎道:“前天的事情。”司机就在外面等着他。

        张凌空道:“程小姐对我好像有成见啊。”

        罗猎笑了起来:“以我对她的了解,程小姐是个爱憎分明的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张凌空叹了口气道:“看来我属于她不喜欢的那种人。”

        前方警笛鸣响,一名带着毡帽的人朝着他们两人的方向没命奔跑,后面两名巡捕正在追赶,张凌空在带毡帽的那人经过身边的时候,悄悄伸脚一绊,那人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重重趴倒在了地上,他还没有来及爬起,就被后面赶上的两名巡捕摁住,反剪双手铐了起来。

        那人恶狠狠瞪着张凌空:“你特马给我等着……”

        一名巡捕照着他的肚子就是狠狠一拳,骂道:“王八蛋,居然在老子的眼皮底下偷东西!”另外一名巡捕向张凌空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