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二章【喜讯】(下)

第三百九十二章【喜讯】(下)

        陈昊东道:“我给罗先生带了普洱过来,不然咱们尝尝。”

        罗猎笑道:“陈先生太客气了。”他将陈昊东请到茶海旁边坐下,取了茶具,煮水泡茶。

        陈昊东道:“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事和罗先生商量。”

        罗猎将泡好的一杯茶递给他,陈昊东又说了声谢谢,端起茶盏嗅了嗅茶香然后抿了口茶。

        罗猎赞道:“这普洱不错。”

        陈昊东道:“我在滇南有一座茶山,茶山上有两株千年古茶树最为珍贵,这茶叶就来自那里。”

        罗猎道:“原来陈先生是做茶叶生意的?”

        陈昊东道:“只要赚钱的生意我多少都涉猎一些,不过算不上成功,都是些小生意。”

        罗猎笑道:“陈先生过谦了。”心中隐然猜到这次陈昊东的到来应当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

        陈昊东道:“是这样,我来黄浦不久,新近考察了几家码头,可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这虞浦码头和我有眼缘,所以冒昧登门和罗先生商量,看看能否割爱出让。”

        罗猎道:“陈先生,这码头我们刚刚改建不久。”

        陈昊东道:“五十万大洋,我想整个黄浦不可能有人比我的出价更高。”

        罗猎承认他说得是实情,虞浦码头的市场价不可能超过三十万。他笑道:“我想陈先生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们暂时没有出售虞浦码头的打算。”

        陈昊东道:“一百万,这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如果罗先生愿意,我随时可以让人把钱给您送来。”

        罗猎被此人的出价震撼到了,虽然罗猎过去也见识过许多的有钱人,可是像陈昊东这种还真是不多见。

        罗猎微笑道:“陈先生的确很有诚意,不过我还是不想卖。”

        陈昊东道:“经商者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罗先生不需要急着回绝我,您可以回去和尊夫人商量一下,看看能否割爱,这虞浦码头,我志在必得。”这句话不但显示出他的决心,也彰显出他的狂妄。

        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陈昊东起身告辞,罗猎并未送他出门,对这个狂妄的家伙罗猎没有太多的好感。

        罗猎产生了一种预感,这个陈昊东很可能知道虞浦码头的秘密,不过叶青虹曾经说过,关于虞浦码头沉船的事情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过。那天自己和张长弓钓鱼的时候,也没有其他人在场。

        罗猎来到码头外面,向周围看了看,他想到了两种可能,一是陈昊东早就知道虞浦码头的沉船之秘,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一直有人监视着他们,他和张长弓从青鱼肚子里发现短剑的时候,被监视的人看到。

        罗猎对陈昊东的来历产生了一些兴趣,想要了解陈昊东这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去问麻雀,可是以麻雀现在对自己的抵触心理,她未必肯对自己说实话,罗猎考虑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找程玉菲,也算是曲线救国的路线吧。

        程玉菲早已恢复了正常的工作,那次被劫持之后,她听从了罗猎的奉劝,暂时停止了追查军火走私一案,罗猎说得不错,就算她找到了证据,找到了罪犯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真正的罪恶之源是这个社会。

        程玉菲见到罗猎前来,少不得说几句风凉话:“罗先生,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还以为你新婚燕尔,只顾着卿卿我我,把我这个朋友给忘了呢。”

        罗猎笑道:“最近忙着码头的改建工程,这不刚闲下来就想起请你吃饭了。”

        程玉菲整理了一下文件道:“别兜圈子了,你是什么人,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

        罗猎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没什么事,吃饭!走,我请你去吃法餐!”

        程玉菲道:“不吃白不吃,谁让你有钱。”

        罗猎很认真地解释道:“我没钱,不过我老婆有钱。”

        程玉菲禁不住笑了起来:“嫂子知道你花她的钱请我吃饭,会不会吃醋?”

        罗猎道:“这事儿我不说你不说没人知道。”

        程玉菲笑道:“罗猎啊罗猎,你也不是个老实人。”

        这间法餐厅很好,过去罗猎经常和叶青虹来这里,不过自从叶青虹怀孕之后,口味就变得重了许多,不喜欢味道淡泊的法餐,却喜欢上了又麻又辣的川菜,罗猎因她口味的改变偷偷猜想叶青虹很可能怀得是个女孩,常言不是说酸儿辣女吗?

        程玉菲切了块牛排,吃了一小口,又优雅地喝了口红酒,很陶醉地闭上了眼睛,感叹道:“有钱真好,对我来说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奢侈了,不敢想象。”

        罗猎道:“别哭穷了,你收入也不低。”

        程玉菲道:“还说,最近几件案子都不顺利,现在生意清淡了许多,罗猎,你说是不是你克我啊?”

        罗猎笑了起来,端起红酒跟她碰了碰杯子,喝了口酒道:“我最近也不顺啊,前几天车都被人给砸了,还几次被人围殴,我还怀疑是你给我带来的霉运呢。”

        程玉菲道:“这么严重啊,我都没听说,不过最近没事还是少出门,到处都在罢工游行,哪儿都不太平。”

        罗猎道:“这两天倒是好点了,租界开始戒严,外面也实施军管,罢工还在继续,可游行倒是少了。”

        程玉菲道:“这也难怪,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就快活不下去了。”她将刀叉放下:“你们这些有钱人是不是考虑多做做慈善?”

        罗猎道:“一直在做,不过我们的力量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改变不了整个社会。”和程玉菲相比他拥有更完整的历史观,他知道这一阶段也是中华历史所必然要经过的黑暗。

        程玉菲道:“前两天我破了一个盗窃案,案犯找到了,家徒四壁,妻子病死了,老娘卧病在床,一双儿女饿的皮包骨头,我虽然破了案,可却感觉自己像做了一件很大的坏事一样,我现在终于明白你此前的做法了。”

        罗猎道:“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我们首先要做好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力所能及之事,其他的事情顺其自然,相信我,黑暗不会持续太久,黎明很快就会来临。”

        程玉菲微笑端起酒杯道:“敬你,我的大预言家。”

        罗猎跟她碰了碰酒杯,喝了口酒道:“你认不认识陈昊东?”

        程玉菲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她将酒杯放下,一旁的侍者过来给两人添上红酒,侍者离开之后,程玉菲方才道:“认识,也就仅限于认识,他和麻雀不错,而且他最近好像在追求麻雀。”

        罗猎道:“有没有他的一些资料?”

        程玉菲警惕地望着罗猎:“怎么?你该不是心里不舒服了吧?”

        罗猎笑道:“想哪儿去了,这个陈昊东他今天去找我,提出要购买虞浦码头。”

        程玉菲恍然大悟:“我就说嘛,你这个人没事根本不会来找我,果然有目的。”

        罗猎道:“别把我看得那么现实。”

        程玉菲道:“人还是现实点好,我过去一直觉得自己很现实,可后来才发现自己其实是个理想主义者。”说完这句话她回到了正题:“陈昊东那么有钱?他有钱买码头?”

        从她的这句话罗猎就判断出程玉菲对陈昊东也不太了解,点了点头道:“你知不知道他给我开了什么价钱?”

        程玉菲摇了摇头,对生意上的事情她不感兴趣。

        “一百万大洋!”

        程玉菲瞪大了双眼:“一百万大洋买你那个小码头,他疯了!”说完之后方才看到罗猎有些郁闷的表情,笑道:“不好意思,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不过这是一笔好生意啊,冤大头送上门,这陈昊东就是个善财童子,作为朋友我给你个建议,不妨把码头卖给他,反正你喜欢码头,大可拿着这笔钱去买两三个,搞不好四五个。”

        罗猎道:“你觉得陈昊东是个傻子吗?”

        程玉菲道:“他如果真买了他就是个傻子,可如果你不卖,你就是傻子。”她打量着罗猎:“你肯定不是傻子,你不愿意卖给他,证明这码头的价值绝对不止一百万,远远不止。”

        罗猎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女人都那么聪明吗?”

        叶青虹偎依在罗猎的怀中,柔声道:“我听说女人生过孩子之后会变笨,不知是不是真的?”

        罗猎道:“不是生过孩子,是一孕傻三年。”

        叶青虹道:“你嫌弃我笨啊,你会不会背着我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罗猎道:“你觉着呢?”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

        罗猎笑道:“你一点都不笨。”

        叶青虹笑着在他胸口打了一拳,然后又趴了上来,一条美腿常春藤一样绕在了罗猎的身上,罗猎道:“码头的事情你怎么想啊?”

        叶青虹道:“我才不管呢,我现在啊,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养着,外面的事情都是男人的事,你总不能让一个孕妇去抛头露面吧?”

        罗猎点了点头道:“也对啊。”

        叶青虹道:“不过,那个陈昊东我不喜欢,虽然只见了一次面,总觉得他的身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