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二章【喜讯】(上)

第三百九十二章【喜讯】(上)

        叶青虹红着俏脸道:“我已经是小彩虹的妈妈了,不过怀孕……第一次。”虽然她将小彩虹视为己出,可是她仍然希望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她不会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生而分薄对小彩虹的爱,在叶青虹的心中她早已期待这个生命的到来,她甚至希望她和罗猎的爱情结晶能够让罗猎改变主意,促使他不去兑现什么九年之约。

        不过叶青虹又知道,以罗猎的性情他是断然不会改变的。

        罗猎笑道:“太好了,最好是个儿子,我们一子一女凑成一个好字。”

        叶青虹道:“讨厌你,都是你做的好事。”

        罗猎笑道:“你不想要孩子?”

        叶青虹皱了皱可爱的鼻翼:“只是感觉有些突然,还没有思想准备。”

        罗猎道:“走,回家,咱们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彩虹,让她也开心一下。”

        叶青虹抓住罗猎的手道:“她不会不开心吧?”

        “怎么会?她经常在我面前说想要一个小弟弟陪她玩呢。”

        叶青虹这才开心地挽住罗猎的手臂,两人往外走的时候,遇到了前来看病的麻雀,麻雀因为天气的缘故受了凉,本不想来医院,可又发了烧,所以只能过来输液。

        正面相遇,总不能回避,麻雀望着卿卿我我的两人,心中宛如针扎一般。

        叶青虹主动招呼道:“麻雀,你也来医院啊。”

        罗猎关切道:“怎么了?生病了?”

        麻雀用手帕捂住口鼻:“没事,真巧啊,你们谁生病了?”

        罗猎笑道:“来看人!”

        此时一个身穿皮风衣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他走向麻雀道:“麻雀,听说你生病了,你怎么不跟我说啊?”

        麻雀向那男子笑了笑,笑得有些勉强:“昊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那男子道:“我有的是办法。”他此时目光方才留意到罗猎和叶青虹,这男子三十岁左右,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一双剑眉下双目深邃,摘下手套主动向罗猎伸出手去:“罗先生吧,我听麻雀提过您,我叫陈昊东,是麻雀的好朋友。”

        罗猎和陈昊东握了握手:“李先生好,认识您很荣幸。”

        陈昊东道:“我也一样。”

        罗猎将叶青虹介绍给陈昊东认识:“这是我太太叶青虹。”

        陈昊东微笑颔首示意。

        罗猎并不想久留,他和两人道别之后带着叶青虹离开。

        麻雀望着两人的背影注目良久,陈昊东道:“你对他们很好奇啊。”

        麻雀明显有些不高兴,冷冷道:“要你管!”

        陈昊东道:“叶青虹是不是怀孕了?”

        麻雀以为陈昊东是在故意刺激自己,怒视陈昊东。

        陈昊东道:“你看她几乎把身体都依偎在罗猎怀中,罗猎也很呵护她,正常情况下夫妇不是这个样子。”

        “那是什么样子?你结过婚吗?”

        陈昊东丝毫不在意麻雀对自己的抢白,轻声道:“肯定是了。”

        医院门口的黄包车同样稀少,罗猎躬身示意叶青虹爬到自己背上,叶青虹笑道:“干什么?真把我当病人了?”

        “我是怕你累着。”

        叶青虹道:“你是怕你儿子累着。”说完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顺从地趴在了罗猎的背上,罗猎将她背起,叶青虹道:“这么远的路,你背得动吗?”

        罗猎道:“背的动,背一辈子我都背的动。”

        叶青虹搂住他的脖子,俏脸贴在他的脸上:“你自己说的,不能反悔,你要背我一辈子,永远,永远都不可以离开我。”

        罗猎当然明白叶青虹这番话的含义,背起叶青虹继续向前面走去:“你说咱们给儿子起个什么名字?”

        叶青虹知道他在故意岔开话题,虽然心中有些失落,却也明白不该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执着下去:“你怎么知道是儿子?如果是女儿呢?”

        “女儿我也喜欢,像你一样漂亮。”

        叶青虹道:“老公,咱们出去玩好不好,我一点都不喜欢现在的黄浦。”

        罗猎点了点头,的确,最近的黄浦不够太平,今天发生的事情就让叶青虹受到了惊吓,眼下已经进入了冬季,距离张长弓的婚期不远,他想了想道:“回头跟张大哥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提前动身回满洲,咱们帮他准备婚礼,顺便去苍白山过个年。”

        叶青虹欣喜道:“太好了。”她又想起来一件事:“对了,我忘了一件事,虞浦码头附近可能有沉船。”

        罗猎想起今天钓到的螺蛳青肚子里的那把短剑:“沉船?”

        叶青虹道:“我也是看到那柄短剑想起来的,我之所以提出用虞浦码头交换蓝磨坊的地皮,不是因为码头本身,而是因为几年前曾经听穆三爷说过,他说虞浦码头下方有一艘沉船,那艘沉船应该是大明宣德年间沉没的,说是有一些倭人通过非法途径弄了一大批国宝,想要偷运回国,可风声不知怎么泄露,倭寇带不走这些宝贝,又不甘心落在明朝军队的手里,于是他们就将船底打了个洞,将船沉入了浦江。”

        罗猎道:“如果这件事是真的,这些年为什么没有人打捞沉船呢?”

        叶青虹道:“我不清楚,不过穆三爷说过,他的物业之中,最宝贵的就是虞浦码头,不知是不是这个缘故。”

        罗猎道:“改天我潜入水底看看不就知道了,不过虞浦码头的那一段是浦江最深的地方。”

        叶青虹道:“就是看到那柄短剑所以说说,你可别多想,有沉船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把宝贝捞出来不成?大财迷。”

        罗猎笑道:“我又不缺钱,我老婆有的是钱。”

        叶青虹呸了一声:“没羞没躁。”

        罢工仍在继续,发生在租界的惨案进一步激化了局势,整个黄浦都已经进入了混乱状态,在这种特殊状况下,经过政府官员的紧急磋商,决定先在租界范围内实施戒严,租界外的重点区域也开始进行军管。

        可以说是这是任天骏担任黄浦督军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他本想趁着儿子恢复向好的这段时间多陪陪他,可现实却让任天骏不得不忙于诸般事务,看到任余庆的小脸上又没了笑容,任天骏担心前功尽弃,问过儿子,小余庆提出要去找小彩虹玩儿,于是任天骏硬着头皮向罗猎提出把儿子送去玩几天的要求。

        罗猎夫妇对此却表现出极大的欢迎,任天骏亲自把儿子送到了罗家。

        小余庆比起此前来做客的时候,明显健谈了许多,他和小彩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开心。

        叶青虹端着果盘过来给他们吃。

        小彩虹骄傲地指着叶青虹的肚子向小余庆道:“小哥哥,你知道吗,我就快有弟弟了。”

        小余庆道:“弟弟?我没看到啊。”

        小彩虹道:“我弟弟藏在妈妈肚子里,等他长大就出来见面了。”

        叶青虹被他们两个小家伙逗得笑了起来。

        小余庆道:“不对啊,人家的肚子都好大好大,像皮球一样,为什么阿姨的肚子不大。”

        叶青虹道:“真是让你们笑死了,就算是西瓜也要一点点长大。”

        小余庆望着叶青虹的肚子充满好奇心道:“为什么阿姨的肚子会一点点长大呢?”

        小彩虹道:“是我爸爸的缘故。”

        叶青虹一张脸羞得通红,天哪,这孩子怎么这么早熟?难不成自己和罗猎亲热的时候被她看到了?真是羞死人了。

        小余庆问道:“罗叔叔怎么把阿姨的肚子……”

        叶青虹赶紧制止:“打住啊,你们两个小鬼头说什么?别胡说八道。”

        小彩虹道:“没胡说八道,我看到爸爸昨天摸你肚子呢,一定是爸爸给摸大的。”

        叶青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去!那边玩去,妈妈要休息。”

        罗猎此时笑眯眯走了过来,叶青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罗猎知道她怀孕脾气不好,问过之后才知道怎么回事,乐得罗猎把肚子都笑疼了,叶青虹气得揪住他的耳朵:“都怪你,以后离我远点儿,让孩子看到我以后怎么面对她,羞都羞死了。”

        罗猎道:“那我去跟她解释,爸爸不可能把妈妈的肚子摸大。”

        叶青虹忍不住笑了起来:“坏蛋,坏死了你。”

        罗猎微笑望着远方,两个孩子正在嬉闹,叶青虹道:“老公,这两个孩子玩得多好啊,你说他们长大了会不会成为一对儿?”

        罗猎笑道:“他们还是孩子啊!”

        叶青虹笑道:“我知道是孩子,我就是说,你说会不会嘛。”

        罗猎道:“当然是他们自己做主。”

        叶青虹望着罗猎然后道:“怎么感觉你突然变得老气横秋的。”

        罗猎道:“等孩子们都大了,我就老了。”

        叶青虹道:“不怕,等你老了,我就陪着你,每天坐看夕阳,你说好不好?”

        “好!”

        陈昊东的来访让罗猎多少有些诧异,他们之间除了上次在医院的匆匆一悟,其他方面并没有接触,不过陈昊东马上表明了自己的来意:“罗先生,我今天来访的确有些冒昧。”

        罗猎和他握了握手道:“陈先生请坐,这里条件有限,不用客气啊。”这里是虞浦码头的办公室,还未完全整理完毕。罗猎起身去泡茶:“陈先生喜欢红茶还是绿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