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一章【群情激奋】(上)

第三百九十一章【群情激奋】(上)

        张长弓道:“听说和他一起回来的,不过两口子中途吵了一架,所以下船之后就各奔东西,我问过他,他不肯说,不过我估计玛莎应当是回塔吉克部落了。”



        罗猎道:“还是劝劝他们,两口子总这么分着也不是一回事儿。”



        张长弓点了点头。



        罗猎又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迎娶海明珠呢?”



        张长弓呵呵笑了起来,提起海明珠就掩饰不住脸上的幸福,在老友的面前他没必要隐瞒:“我打算年底带她回满洲,去我老娘坟前祭拜一下,然后就在家乡把婚事给办了。”



        罗猎道:“我跟你一起过去。”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就这么打算的,凑着新年,把他们都叫回来。”



        罗猎看到鱼浮忽然沉了下去,心中一喜,等了那么久总算有鱼咬钩了,水中咬钩的鱼很大,突然向下潜游,将鱼线扯得笔直,张长弓也看出这条鱼不小,惊喜道:“大鱼啊,别让它跑了。”他起身去拿抄网帮忙。



        罗猎紧紧抓着鱼竿,和那条鱼拉锯了半个小时,方才看到那条鱼从水中现出脊背,却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青鱼,若非鱼线够坚韧,早已被这条鱼扯断。



        张长弓帮忙将青鱼拎了上来,啧啧赞道:“厉害,我今儿钓了那么多也比不上你这一条。”



        罗猎却发现这青鱼肚子奇大,估摸着可能是腹中有不少的鱼籽,对他而言钓鱼只是一个过程,准备将青鱼放生。



        张长弓因为好奇在青鱼的肚子上摸了摸,却发现青鱼的肚子里面有个坚硬的物体,轮廓分明,他向罗猎道:“这鱼腹里面有东西。”



        罗猎听他一说,也伸手在鱼腹摸了一下,果然感觉到鱼腹内有一个坚硬的条索样的东西。仅凭手感就能够判断出应当是金属之类的物体,难怪这条鱼的肚子会如此之大。



        两人将这条青鱼就地剖开,打开青鱼的肚子,很快就发现青鱼腹内有一个长约一尺的油布包,拆开油布包,里面裹着一把古朴的短剑。他们两人都听说过鱼肠剑的故事,可今天确实亲眼所见。



        罗猎拿出那柄短剑,短剑插入鲨鱼皮剑鞘之中,方才抽出一截,就感觉一股森寒的冷气扑面而来,罗猎看了看剑身上的铭文,马上就判断出这柄短剑来自于明代。



        青鱼的寿命最长也就是七八十年,所以它不可能从明朝活到现在,换句话来说,这把剑应当是最近几十年有人塞到青鱼肚子里的,不过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而且往鱼肚子里藏剑之人,又怎么知道青鱼能够一直活着?最大的可能就是藏剑之人当时遭遇了紧急状况,所以才用这种方法藏起了这柄短剑,至于藏剑之人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张长弓道:“这柄剑看来不错!”



        罗猎捡起一旁的铁棍,用这柄短剑照着铁棍挥去,锵!的一声,铁棍从中断成了两截,张长弓目瞪口呆,这就是传说中的削铁如泥。



        外面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却是叶青虹来了,罗猎约了叶青虹上午一起去探望白云飞。叶青虹听说他们钓了大鱼,也好奇地过来看热闹,可走近大鱼旁边,看到地上的血迹,又闻到刺鼻的腥气,突然腹中一阵翻江倒海,转身一路小跑到旁边吐了起来。



        罗猎慌忙来到她身边,关切道:“青虹,你没事吧?”



        叶青虹点了点头,闻到罗猎手上的腥气,马上又躬身呕了起来,她摆了摆手道:“你身上好大的鱼腥味儿,离我远一些。”



        罗猎赶紧退后,看到叶青虹的样子,心中忽然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笑意,他去将手洗干净,又去办公室换了身外套,这才重新回到叶青虹身边,叶青虹已经止住了呕吐,远远站着,罗猎递给她一杯温开水,叶青虹漱了漱口。



        “如何?”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吐完就舒服了,想来是受了凉。”



        罗猎道:“我看未必。”



        叶青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罗猎低声道:“你该不是有了?”他指了指叶青虹的肚子,叶青虹一张俏脸红了起来,啐道:“胡说八道。”她岔开话题道:“你们在鱼肚子里发现了一柄剑?”



        罗猎点了点头,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没有将短剑拿给叶青虹看,毕竟有了刚才的事情,他担心叶青虹受不了腥气再度呕吐。



        叶青虹道:“那短剑是什么时候的?”



        罗猎道:“应该是明宣德年间。”



        叶青虹自语道:“难道是真的?”



        罗猎道:“什么真的?”



        叶青虹道:“车上说。”



        罗猎跟张长弓说了一声,和叶青虹一起上了汽车,罗猎让叶青虹去一旁坐了,自己开车,还特地给叶青虹系上了安全带,要说这安全带本应在四十多年后才被发明,不过罗猎将他们的用车都特地改装了一下,叶青虹本来还以为没有必要,不过后来一次紧急状况证明这安全带实在是太有必要了,叶青虹甚至提出要将罗猎的这一发明进行推广,是罗猎否定了她的这个想法,毕竟这东西是他从智慧种子中得到的启示,历史上的发明者不是自己,自己也不能剽窃他人的成果。



        虽然不会剽窃,并不代表着不能使用,为了家人的安全,罗猎还特地给女儿设计了一张儿童安全座椅。



        叶青虹看到罗猎小心翼翼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当我小孩子啊。”



        罗猎道:“慎重,一定要慎重,咱们刚巧去医院,给你查查。”



        叶青虹红着俏脸道:“咱们才结婚两个月,哪有那么快。”



        罗猎一边开车一边道:“你这是蔑视我的能力。”



        叶青虹忍不住笑了起来,挽住罗猎的手臂道:“我才没有,我老公最厉害了。”



        女人的这句恭维如同春药,罗猎握住叶青虹的左手,叶青虹敏锐地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升高,柔声道:“你手好热。”



        罗猎道:“心更热。”



        叶青虹笑道:“我发现你变了。”



        罗猎道:“哪里变了?”



        叶青虹道:“变得油腔滑调,变得好不正经。”



        罗猎笑道:“你是喜欢我正经还是不正经?”



        叶青虹笑而不语。



        罗猎道:“说!老老实实交代!”



        叶青虹道:“都喜欢!”



        罗猎哈哈大笑,不过他听到前面传来口号之声,原来是不巧遭遇了游行的队伍,本想倒车回避,可刚好是在道路的中途,于是他将车靠在一边。



        那些工人打着条幅喊着口号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大概有上千人,场面浩浩荡荡,一时间他们也无法从这里通过。罗猎看到那些经过的工人不时向他们的汽车投来仇恨的目光,心中隐然觉得不妙,他向叶青虹道:“下车。”



        叶青虹愣了一下,不过她还是听从罗猎的吩咐,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罗猎从另外一侧下车,锁好汽车,展开手臂搂住了叶青虹的肩膀。两人迅速来到一旁的墙边站着,最近工人游行闹的愈演愈烈,多处发生了打砸抢的事情,因为社会的贫富不均,产生了严重的仇富现象。



        罗猎对危险的预感远超常人,他从那些路过工人的眼神中察觉到了危险,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并不会担心,可毕竟身边还有叶青虹。罗猎揽住叶青虹的纤腰,两人向前走了几步。



        没走出太远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道:“我们吃不饱穿不暖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这些大资本家,大买办,勾结洋人,出卖国家的利益,无情地剥削我们的劳动成果,用我们的血汗钱去购置房产,汽车,他们都是吸血鬼!”



        “打倒资本家,打倒吸血鬼!”在口号声中,游行的人们越发显得慷慨激昂,有人注意到了那辆停在道路边的红色轿车,指着那辆轿车道:“砸了它!”



        有人提议马上就有人付诸实施,一块砖头砸在了汽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马上更多的石块和砖头飞了过去。



        叶青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汽车被砸,气得直跺脚,想冲过去阻止这群人。



        罗猎一把将她抱住,低声道:“别过去!”现在绝不是过去的时候,一旦把焦点引到他们的身上,还不知道会遭遇到怎样的麻烦,叶青虹其实最喜欢这辆车,看到那么多人冲上去对着她的爱车一通乱砸,崭新的轿车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叶青虹气得眼圈都红了。



        罗猎附在她耳边柔声道:“别生气,千万别动气,想想你的肚子。”



        叶青虹正在气头上,怒道:“我肚子怎么了?”一声尖叫把那群砸车人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罗猎搂住叶青虹,向那群人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那群人怔怔望着罗猎,叶青虹气得狠狠在罗猎手臂上拧了一把,她从没见过罗猎那么窝囊,车被别人砸成这个样子居然还不能吭声了。罗猎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微笑,这份淡定的心态的确超出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