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婚礼】(下)

第三百九十章【婚礼】(下)

        罗猎和叶青虹的婚礼简约却并不简单,精心布置的小教堂,每一处细节都可以看出主人细致的心思。罗猎和叶青虹商定,他们无需太多外人见证自己的幸福,在十月一日这一天,罗猎挽着自己美丽的新娘,小彩虹为叶青虹托着婚纱,参加婚礼的人有张长弓陆威霖阿诺和铁娃,还有特地从津门赶来的英子夫妇。还有唐宝儿和程玉菲,这对新人需要得是朋友的真心祝福。

        罗猎和叶青虹为彼此戴上戒指,望着对方的眼睛,他们都想起最初相识的时候,想起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在神父的面前宣誓之后,罗猎亲吻了自己的新娘,众人齐声欢呼着。

        叶青虹将捧花抛向身后,眼疾手快的张长弓一把接住捧花,他的脸上也乐开了花,东山岛之旅满意而归,海连天并没有刁难他就答应了他和海明珠的婚事,并不仅仅因为张长弓的诚意所动,更是因为海连天看出这个女儿除了张长弓这个莽汉谁都不会嫁。

        婚宴也在叶青虹的庄园内举办,陆威霖在婚礼的仪式之后就选择离开,他也听说了任天骏前来担任黄浦督军的消息,虽然他对任天骏并无畏惧之心,可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留在黄浦而给罗猎带来太多的麻烦,更何况百惠还在南洋等着他。

        罗猎将陆威霖送到门外,陆威霖和他握手道别道:“我这次走,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你们夫妇不妨考虑去南洋度假,我一定保证会让你们感觉到宾至如归。”

        罗猎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去看你。”

        陆威霖又附在他耳边道:“这么好的女人千万不要浪费了,赶紧再生个胖小子。”

        罗猎笑了起来。

        夜晚的小湖边燃放起了烟花,罗猎搂着叶青虹的香肩在露台上欣赏着夜空中美丽的烟火,这些烟火是罗猎特地为叶青虹准备的,叶青虹陶醉在这绚烂美丽的夜景中。

        罗猎道:“不早了,咱们是不是该睡了?”

        叶青虹居然难为情了,皱了皱鼻翼道:“我要去看看女儿,每天晚上都要给她讲故事的。”

        罗猎笑道:“今天不用,我让英子姐陪她了。”

        叶青虹道:“可我还是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

        叶青虹俏脸绯红道:“不放心你。”

        罗猎道:“你担心我吃了你?”

        叶青虹点了点头,罗猎忽然将她拦腰抱了起来,笑道:“我还担心呢。”

        叶青虹咯咯笑了起来。

        英子望着小彩虹安祥的睡姿,脸上露出由衷的笑容,董治军也笑眯眯望着小彩虹,他用肩膀碰了碰英子道:“老婆,你既然那么喜欢孩子,咱们也生一个。”

        英子道:“生什么生?几年了还是没动静。要不你娶一房姨太太得了,省得你们老董家断了香烟。”

        董治军道:“什么话,我又没那个心思,老婆,我听说啊,普陀的香火很灵,要不咱们过两天去一趟,反正没多远。”

        英子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打算呆多久啊?”

        董治军道:“罗猎不是说想让咱们留下给他帮帮忙。”

        英子道:“帮忙?你能帮什么忙?这里是黄浦,你能做什么?总不能白吃白喝吧?”

        董治军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咱们在津门也没什么发展,不如来这里看看,而且罗猎不是开了个码头,咱们干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帮他分分忧,你可以代课啊,罗猎说了,那个福音小学缺老师,你仍然当你的老师不好吗?”

        英子道:“好是好,可我总怕给罗猎两口子添麻烦。”

        董治军道:“我原来也这么想,可后来想想,咱们在津门也没什么亲戚了,罗猎这边也没有。住得近点,相互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英子道:“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呢。”

        白云飞望着改造后的虞浦码头,不禁有些羡慕了,当时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这码头居然有那么大的价值,在罗猎的改造下,这里从一个不起眼的小码头,如今变成了一座完全可以和浦江其他大型码头平起平坐的地方。

        白云飞道:“这么一改可以停大船了,在加上后面的这块空地,呵呵,罗猎,你眼睛真是够毒的,虞浦码头完全有成为浦江第一的潜力。”

        罗猎不是眼睛毒,而是因为他熟知未来浦江的变迁,这次拿下虞浦码头有作弊之嫌,不过对张凌空那种人也无须客气,罗猎笑道:“我不懂商场,也没那么大的野心,只是想着能够赚点小钱维系生活。”

        白云飞道:“跟我都不说实话,得!我今儿找你是来算账的,我送你那么一大份贺礼,你小子居然连顿喜酒都不请我喝。”

        提起这事儿罗猎不好意思地笑了:“是我错,不过我和青虹商量了一下,就请了几个家里人,没敢张扬,我现在的情况您也知道,整个黄浦的武林高手都想把我给打趴下,如果知道我那天结婚,非乱套不可。”他结婚已经快过去两个月了,还没有请过白云飞吃饭,虽然送过了喜糖喜烟,可毕竟还是有些失礼。

        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道:“谁是罗猎?我乃鹰爪门李天野特来登门讨教!”

        罗猎和白云飞对望了一眼,真是哭笑不得。还好有张长弓在,张长弓最近可没少替罗猎料理这些麻烦,张长弓大步走了过去:“想跟罗先生过招先过了我这一关。”

        没出三招,张长弓就把挑战者给打趴下拎着衣领子扔了出去,张长弓都有些不耐烦了,回来的时候向罗猎摇着头道:“我说,干脆别等他们来了,明儿我让人挨个门派给下战书,然后咱们兄弟一路打过去,打到他们服气,我看谁还敢再登门挑战。”

        白云飞哈哈大笑起来。

        罗猎道:“你别笑,我现在是深陷泥潭。”

        白云飞道:“自找的,不过我看这事儿也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背后有人唆使,不然哪有那么多人登门挑战?”

        罗猎道:“我也这么想。”

        白云飞道:“听说你和任天骏冰释前嫌了?”

        罗猎笑道:“算不上冰释前嫌,只能说是暂时搁置矛盾,人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总不能整天回头看。”

        白云飞道:“这世上的太多事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了。”他抬头看了看空中的浮云,黄浦的天空总不如津门来得澄澈,白云飞道:“你变了。”

        “哦?”罗猎饶有兴致道,他还是头一次听别人这样说自己。

        白云飞道:“你变得不再那么在意结果,甚至也不像过去那样一定要分出是非曲直。”

        罗猎道:“因为我发现很多事的结果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白云飞道:“明知改变不了才放弃吧?”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去,望着前方静静东流的浦江,他们的话仿佛都被水流给带走了。

        白云飞是在离开虞浦码头回家的途中遭遇伏击的,汽车几乎被打成了筛子,负责保护白云飞安全的四名保镖全都横死当场,不过白云飞还算幸运,虽然身中数枪可是并不致命,白云飞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法租界的一家医院。

        白云飞被暗杀的当日,张凌空遭遇了一场爆炸案,他从办公室出来本想上车,可上车前又想起自己有份合同落在了办公室内,正是这份合同救了张凌空一名,张凌空转身去拿合同的时候,汽车发生了爆炸,整条街建筑物的玻璃几乎都被震碎了,汽车被炸成了一堆废铁,司机和两名保镖当场死亡,最倒霉的是三名无辜路人,也因为距离爆炸中心太近被炸身亡。

        一天之内黄浦两位大亨被人暗杀,虽然两人都侥幸躲过了劫难,可对整个黄浦的震动极大,黄浦各大势力的首领无不人人自危,租界巡捕房倾巢出动,在黄浦的大街小巷也看到不少军人的身影,应警方的要求,军方提供协助。

        笼罩在黄浦上方的阴云并没有因为军警的及时介入而消散,在两起震惊黄浦的暗杀过后,黄浦发生了震动全国的大罢工,刚开始只是纺织业,很快这股罢工风潮就蔓延到了整个社会。

        伴随着罢工的蔓延,一直隐藏的动荡因素开始暴露了出来抢劫盗窃杀人纵火案件层出不穷,大批贫民拥入租界,两大租界不得不在边界实施戒严。一时间租界的巡捕疲于奔命,焦头烂额。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虞浦码头所有的收尾工程都停了下来。

        罗猎和张长弓两人守着空荡荡的码头,两人闲来无事在岸边钓鱼,张长弓虽然水性不好,可是在钓鱼方面却有专长,一会儿功夫已经将鱼篓钓满,罗猎那边却是毫无动静,不过他的性情向来不急不躁,抱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心态,钓鱼就是个修心养性,压根不必在意结果。

        张长弓那边又上了一条鱼,他将那条小鲫鱼取下重新扔到了水里,向罗猎道:“这两天怎么没见阿诺?”

        罗猎道:“死性不改,又去赌钱了。”

        张长弓叹了口气道:“我看他这辈子赌钱酗酒两样事情是戒不掉了。”

        罗猎道:“玛莎还在欧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