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章【婚礼】(上)

第三百九十章【婚礼】(上)

        任天骏道:“风九青告诉我,我最多还能活五年,我的衰老从这只手开始。”他扬起右手:“开始是小拇指的指尖,然后是整根手指,现在已经蔓延到了整个手掌,我想再过几年我就彻彻底底变成一个老人了。”

        罗猎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也许她能给你一些帮助。”

        任天骏摇了摇头道:“没指望了,我之所以问你们的事情不是有什么目的,只是有些好奇,风九青警告过我,她不许我跟你作对,她在保护你。”

        罗猎道:“也许她保护的是你。”

        任天骏听到这句话禁不住笑了起来:“不错,她在保护我,她知道我杀不了你的。”

        罗猎道:“你见识到她的本领之后是不是感觉到特别的悲观?”

        任天骏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道:“是!”

        罗猎道:“许多我们看起来的大事,许多了不起的人物放在历史之中就会变得不值一提。”他望着任天骏道:“你我都是一样。”

        任天骏道:“我只想我的儿子能够健康。”

        罗猎沉默了一会儿,平静道:“我能治好他!”他的声音虽然不大,语气也极其平静,可是在任天骏的耳中却如同晴空霹雳般振聋发聩,任天骏呆呆望着罗猎,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你……你会救他吗?”

        罗猎点了点头道:“为什么不呢?”

        两个孩子出现在不远处的草坪上,小彩虹将一个皮球扔给任余庆,任余庆没有意识到她要干什么,皮球砸在了他的身上,然后蹦蹦跳跳滚向了远方,小彩虹道:“小哥哥,球,球!”

        任余庆仍然呆呆站在那里,任天骏看到眼前一幕不由得有些失望,他叹了口气道:“真的有希望吗?”

        罗猎道:“希望永远都在自己的心里。”

        此时皮球滚到了小湖里,小彩虹唯有跺脚,可任余庆却在此时反应了过来,他飞快地向小湖跑去,当任天骏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儿子已经跑到了湖边,任天骏不禁惊慌起来,大吼道:“余庆,回来,你给我回来!”

        关键时刻是叶青虹冲入湖中一把抓住了半个身子已经浸泡在湖水中的任余庆,任余庆一边挣扎着,一边发出尖叫,他的双目仍然死死盯住那只不断漂远的皮球。

        任天骏来到湖边,叶青虹将任余庆交给了他,任余庆仍然不断挣扎。

        任天骏怒吼道:“你醒一醒,你不要命了?”

        罗猎道:“把他交给我吧。”

        任天骏心中一怔,他转向罗猎,罗猎向他点了点头,任天骏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做出了决定,他放开了儿子,罗猎也没有抓住任余庆手臂的意思,眼看着任余庆重新冲入了小湖中。

        皮球已经漂远,小彩虹看到任余庆仍然在试图去追那只皮球,担心极了,用尽全力大声道:“小哥哥,我不要皮球了,你回来,你赶紧回来。”

        罗猎脱下外套也走入了湖水中,任余庆不断在水中前行,突然脚下一空,身体沉了下去,目睹眼前一幕所有人的内心都紧缩了一下,不过任余庆的小脑袋很快就从水中冒了出来,他双手挥舞着,奋力划水去追逐着皮球。

        任天骏留意到罗猎虽然进入了小湖中,可是他距离儿子的身体还有一段距离,根本没可能触及到他,任天骏用力眨了眨眼睛,他没有看错,儿子根本是在独自游泳,自己从未教过他游泳,甚至没有让他靠近过游泳池,他是何时学会了游泳。

        罗猎的精神力突破了任余庆壁垒森严的脑域,在任余庆的脑域世界中,他舒展着四肢,徜徉在金色的湖泊中,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任余庆感觉到自己一点都不害怕,在他的不远处,一头银灰色的狼浮游在水面上,温暖的目光望着自己。任余庆居然感到这头狼非常的亲切,他继续奋力向前游着……

        任天骏望着水中的儿子,他紧张地握着双拳。

        小彩虹也非常紧张,不过她看到任余庆游得那么好,很快就不怕了,她在不停为小哥哥鼓劲。

        “你叫什么?”任余庆听到有人在跟自己说话,可他的周围并没有人,只有一头会游泳的狼,他一边游泳,一边不解地望着那头狼,他并没有看到狼的嘴巴在动。

        终于任余庆忍不住了:“你在跟我说话吗?”

        灰狼望着任余庆:“这里除了你我还有其他人吗?”

        任余庆道:“你……不是人……你怎么会说话?”他忽然想起自己是来追皮球的,可举目望去,前面哪还有皮球,他的周围到处都是水,除了他和这头狼没有其他人,看不到爸爸,也看不到小彩虹。

        任余庆开始有些慌张了,他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调转方向朝着岸边游去,可他却又看不到岸。

        灰狼望着他道:“我饿了!”

        任余庆知道它在什么,他拼命划动双臂,他要远离这头灰狼,他要从这个陌生的世界走出去,他看到了岸,岸上都是细软的白沙,任余庆光着脚丫沿着沙滩奔跑着,可是他看到那头灰狼也跟着他上了岸,并迅速向他追逐而来。

        任余庆没命奔跑着,他一边跑一边大喊着:“爸爸!爸爸!救我!”

        现实中,任天骏看到了儿子游回了岸边,湿淋淋的儿子紧闭着双目,光着脚丫拼命在草地上奔跑着,突然他听到儿子的求救声:“爸爸!爸爸!救我!”任天骏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被震撼得无以复加,一时间呆在了那里。

        回到岸边的罗猎向他做了个手势,任天骏这才意识过来,他赶紧追了上去,迎着儿子,将哭喊着求救的儿子紧紧拥抱在怀中,颤声道:“儿子,别怕,爸爸在这里,爸爸就在你身边。”

        任余庆瘦小的身躯不断颤抖着,他感受到了父亲温暖有力的怀抱,终于睁开了双目,当他看到父亲关切的面庞时,终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小彩虹本想跑过去安慰任余庆,却被叶青虹抓住,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罗猎手中拿着那只捞回来的皮球,得意地向叶青虹眨了眨眼睛,自闭症对罗猎而言只是小菜一碟,他强大的精神力能够进入任余庆封闭的脑域,当然小彩虹在其中也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正如他们所言,小彩虹就是一把打开任余庆心门的钥匙,只需要一个会使用钥匙的人在合适的机会旋动钥匙就能够成功打开任余庆的内心世界。

        坚强如任天骏也不禁流出了热泪,他是个不轻易动感情的人,可是怀中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任天骏终于控制住情绪,偷偷拭去泪水。他仍然无法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儿子道:“儿子,你再叫一声爸。”

        任余庆道:“爸!”

        “嗳!”

        罗猎将皮球抛给小彩虹,小彩虹捧着皮球来到任余庆面前:“小哥哥,咱们再去玩球好不好?”

        任余庆点了点头道:“好!”

        任天骏亲眼看到儿子可喜的变化,恨不能当即跳起来大喊几声抒发内心的喜悦之情,他向儿子道:“去和小彩虹玩吧,离湖边远一些。”

        罗猎换好衣服来到任天骏身边,微笑道:“你没事吧。”

        任天骏道:“没事,只是太过惊喜了,谢谢!”

        罗猎道:“你不用谢我,其实就算我不认识你,我也一样会帮忙治好小余庆。”

        任天骏道:“有时候我心里很矛盾,希望孩子快快长大,又担心他长大,生怕他长大会变成另外一个样子。”

        罗猎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其实你不用担心,我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我爷爷虽然负担我的生活,但是并没有选择和我生活在一起,很早就把我送到了中西学堂,开始的时候我很难过,可很快我就适应了,也是在那时我学会了独立生活,所以早点放手未必是坏事。”

        任天骏道:“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他。”想到自己来日不多的生命,任天骏心中不禁感到难过。

        罗猎道:“所以要珍惜在一起的日子,尽量给他父爱,教会他独自生活,孩子的路比我们要长的多,就算我们不在了,他们同样还要走下去。”

        任天骏点了点头,他却不知道罗猎的这番话也是有感而发。

        罗猎和风九青的九年之约不会改变,原本他以为九年是个漫长的日子,可这转瞬之间就已经过去了四年,在这四年中,他娶了兰喜妹,他们拥有了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可幸福刚刚开始,他却不得不面对兰喜妹的离去,兰喜妹在临走之前已经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她不希望罗猎因为自己的离去而沉沦,她希望罗猎永远幸福下去,而兰喜妹也预见到无法改变罗猎对风九青的承诺。

        罗猎望着远处开心玩耍的孩子们,心中百感交集,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或许已经不多,他要尽自己的一切努力,给家人幸福,他不可以辜负叶青虹,他也不会辜负兰喜妹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