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九章【以一当百】(上)

第三百八十九章【以一当百】(上)

        于广龙道“证据并不重要,主要是掂量清利害关系,你做好和他成为敌人的准备了吗?“

        张凌空默默回想着,他和罗猎之间还没有过真正意义的交手,他听说过罗猎的许多传奇故事,可并没有亲眼见识过。

        于广龙道“当年为了罗猎,整个黄浦被搅了个天翻地覆,到最后他还不是一样安然脱困?就算为敌,咱们也未必要冲锋向前,新任黄浦督军任天骏和他可是不共戴天。“

        张凌空听到任天骏的名字内心不由得一震,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传闻任天骏的父亲赣北军阀任忠昌就是死在罗猎的手里,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任天骏应当不会放过罗猎。

        张凌空又想起任天骏盯着自己在法租界地皮的事情,忽然想到如果能够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和纷争,自己也就从困局中解脱出来。

        此时于广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于广龙拿起电话,这个电话是法租界巡捕房刘探长打过来的,于广龙在电话中和对方寒暄了一会儿,很快就听懂了对方的意思,刘探长也在向他暗示,如果程玉菲的失踪和他有关,希望他能够手下留情。

        于广龙挂上电话,向张凌空道“刘探长和程玉菲是世交,他居然也认准了程玉菲的失踪和我有关。“

        张凌空叹了口气,在军火走私一案上,刘探长给足了于广龙面子,否则也不会将两个重要人证转交给他,现在的局势表明,如果他们选择对抗,恐怕多的不仅仅是罗猎一个对手。

        于广龙道“大家还是各让一步吧。“

        张凌空道“好,我就给罗猎这个面子。“

        雨下的很大,一辆汽车将一只麻袋扔到了虞浦码头的大门前,然后迅速开走了,等工人发现的时候,汽车已经不见踪影。听到消息的罗猎冒雨来到门前,工人指着那蠕动的口袋正在议论要不要报警。

        罗猎走过去,用小刀割断了麻袋上的绳索,打开麻袋,从里面露出一个人来,罗猎看得真切,正是程玉菲,她嘴上被塞着烂布,双手双脚都被绳索捆着,罗猎为她割断了绳索,扯下口中的破布。

        程玉菲惊魂未定地望着罗猎,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得救了,罗猎向众人道“都散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他脱下自己的上衣为程玉菲披在肩头。

        关切道“能走吗?“

        程玉菲点了点头,在罗猎的搀扶下站起身来,因为长时间被捆,她的手脚发麻,依靠罗猎的搀扶才来到办公室内。

        罗猎让她坐下,给她倒了杯热茶,程玉菲木呆呆坐在那里,罗猎道“我通知李焱东?“

        程玉菲摇了摇头,总算缓过神来,颤声道“我没事……我没什么事……让我坐一会儿,休息休息。“

        罗猎点了点头,他也坐了下来默默陪着程玉菲。

        程玉菲捧着那杯热茶,一口一口小心地喝,喝完那杯茶,罗猎走过去又帮她续上,程玉菲道“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她仍然处于恐惧中。

        罗猎道“没事,人平安回来就好。“

        程玉菲道“我都不敢相信他们会把我放了,为什么会把我扔在这里?“抬起头看了看罗猎“是不是你去找他们谈判了?“

        罗猎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程玉菲道“是张凌空绑架了我对不对?“

        罗猎道“我没什么证据,你有没有看清楚绑架你的人?“

        程玉菲摇了摇头“我被人打晕了,醒来就被五花大绑撞在了麻袋里,没有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被关在什么地方,不过那房间里应该只有我自己,几个小时前他们把我扔到了一辆车里,然后那辆车带着我到处走,刚才他们将我扔了出去,然后……“她苦笑道“你都看到了。“

        罗猎道“你去追查金条了?“

        程玉菲没有否认,其实罗猎在此前就提醒过她,这件案子查到现在为止,如果继续追查下去很可能会遇到危险,不幸被他言中了。她咬了咬嘴唇道“我不会放过他们。“

        罗猎叹了口气道“我送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程玉菲点了点头,罗猎开来汽车,将程玉菲送到了她的住处,在程玉菲住处的楼下,遇到了前来找她的麻雀,麻雀也听说了程玉菲失踪的事情,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刚巧遇到了罗猎送她回来。

        罗猎看到麻雀在,笑道“刚好,麻雀,你送程小姐上去吧,我先走了。“罗猎认为自己跟上去毕竟不方便。

        程玉菲道“既然来了,就上去喝杯咖啡吧,有些事我还想跟你说。“

        听她这样说罗猎只好点了点头。

        来到程玉菲的住处,程玉菲让麻雀和罗猎在客厅内稍坐,她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麻雀有不少的问题想问,等到程玉菲走后,向罗猎道“你在哪里找到她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罗猎道“你问我,我也想知道,等她出来你直接问她不就清楚了?“

        麻雀打开手袋,从里面居然掏出了一盒烟,罗猎好奇地望着她,麻雀压根没有在意的目光,当着他的面抽出一支烟点上,她抽烟的动作很熟练,一看就知道已经抽过不短的一段时间了。

        吐出一团烟雾,这才意识到罗猎看着自己,将烟盒放在茶几上推向罗猎道“想抽就自己拿。“

        罗猎笑了笑道“我戒了!“

        麻雀道“叶青虹管得够宽啊。“

        罗猎道“她不管我,只是我突然不想抽了,而且在女儿面前抽烟总是不好。“

        麻雀点了点头,问道“我抽烟的样子像不像一个坏女人?“

        罗猎道“像个想学坏的女人。“

        麻雀道“其实男人也罢,女人也罢,太好了反而没人喜欢,你说是不是?“

        罗猎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

        麻雀向周围看了看,并没有找到烟灰缸,罗猎知道她的意思,从茶几下找到了烟灰缸给她递了过去,麻雀说了声谢谢,然后娴熟地弹落了烟灰“你女儿叫什么?“

        “小彩虹!“

        麻雀道“你挺爱叶青虹的,连给女儿起名字都要带上她。“

        罗猎没有解释,也没有解释的必要。

        麻雀道“最近你做了许多针对盗门的事情,不怕遭到报复吗?“

        罗猎道“你哪儿听来的风言风语?我为什么要针对盗门?“

        麻雀道“东山经,这理由还不够充分吗?“

        罗猎笑了起来“我可没什么东山经,麻雀,假如你认识盗门的门主,不妨帮我带个话,我没见过什么东山经,让他们以后离我远一点,如果再找我的麻烦,别怪我不念旧情。“

        麻雀道“旧情?你跟谁有旧情?跟我吗?“

        罗猎笑道“总觉得你变了,可又觉得你变化不大。“

        麻雀将烟蒂狠狠摁灭在烟灰缸里“我的事情不用你来评价!“

        程玉菲沐浴更衣之后,从里面走了出来,她闻到了客厅内的烟味儿,皱了皱眉头道“麻雀,你又抽烟!“她显然不喜欢这个味道。

        麻雀道“我算明白了,你嫌弃我碍着你们说话了,我走行了吧?“她站起身佯装要走,程玉菲走过去摁着她的肩膀让她在沙发上坐下“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罗猎走过去帮忙把窗户都打开了,让室内的空气流通得更快一些,外面雨下得很大。

        麻雀望着罗猎的背影,不得不承认他的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魅力,实在是太讨女人喜欢了,可麻雀感觉到罗猎跟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两个世界的人,在罗猎的身上她感觉不到任何的亲切。

        罗猎道“程小姐,你最好给刘探长报个平安,你失踪的这段时间大家都急坏了。“

        程玉菲道“感觉是我给你们惹了一个大麻烦。“

        麻雀道“什么干的?玉菲你告诉我,我帮你出这口气。“

        罗猎道“这里是租界,有巡捕的。“

        麻雀恶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看十有都是被你连累的,我早就说过,无论是谁只要跟你走近了都会有麻烦。“

        罗猎的内心还是难免被她插了一刀,罗猎虽然不跟她一般见识,可心中却有些难过。程玉菲听不下去了“麻雀,你瞎说什么?是罗猎救了我。“

        麻雀道“他救了你?他在哪儿救了你?“

        程玉菲被她问住了。

        麻雀充满敌意地望着罗猎“你可真有本事,你们才认识几天啊,连她也帮你说话。“

        程玉菲俏脸一热道“我是帮理不帮亲。“

        麻雀道“少来这套,程玉菲,你不是在查军火走私案吗?你知不知道这位罗先生早就和海龙帮的几个人认识?“

        罗猎没事人一样站起身来“咖啡呢?“

        程玉菲歉然道“你看看我,把这事儿给忘了,真是失礼。“她起身去煮咖啡。

        麻雀仍然盯着罗猎道“海明珠他们被救走那天,你去了什么地方?“

        罗猎道“我啊?哪天啊?你帮我捋捋。“

        麻雀道“你不用装糊涂,你去了什么地方我知道,张长弓他们是几时出发的我都知道。负责押运的士兵其中有些人的伤口很特殊,我通过一些特殊途径得到了验尸报告,你有没有兴趣啊?“

        罗猎摇了摇头“没兴趣,跟我毫无关系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有兴趣?“

        麻雀道“你为什么喜欢用飞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