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八章【清誉钱庄】(下)

第三百八十八章【清誉钱庄】(下)

        银行职员道“因为当时不是我跟她谈,我得问问。“他拿起纸条找到昨天下午当班的职员,问过之后很快回来,向罗猎道“我们没见过,这纸条上的编码应当是金条的编号,这种编号的金条应该不是来自官方,我们银行既不会提供也不会回收。“

        李焱东满脸的失望,罗猎道“那您知不知道谁会回收这种金条?“

        银行职员看了罗猎一眼,李焱东道“您放心吧,他是我朋友。“

        银行职员道“整个黄浦只有清誉钱庄有可能做这种东西。“

        罗猎点了点头,清誉钱庄是于家的物业,其实说起来罗猎和他们也不陌生,黄浦于家财雄势大,现任当家人是于广福,于广福的儿子于卫国死于四年前,当时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罗猎,于家还一度悬赏二十万大洋进行通缉。

        罗猎之所以不让程玉菲继续查这件案子是因为他看出是张凌空联手于广龙黑了海龙帮的金条,现在看来甚至连于家也可能牵涉其中,就算刘探长也看出了其中的奥妙,他将两名嫌犯转交给公共租界的于广龙就是要撇开关系,不想招惹这个麻烦。

        李焱东决定再去清誉钱庄查查,罗猎却认为没那个必要,他和李焱东就此分手,罗猎并非知难而退,就算查出了金条在清誉钱庄也说明不了问题,更不可能将张凌空等人治罪。

        罗猎决定直接去见张凌空,跟他好好谈谈。

        张凌空最近也不顺心,他本以为新任督军任天骏的到来会让自己如虎添翼,却想不到这任天骏目空一切,来到之后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买下自己在法租界的地皮,更离谱的是,这厮居然要在这里给他死去的老爹建一座陵园,张凌空当面不好拒绝,只能先敷衍,同时他也在寻求各方关系,他要让任天骏知难而退。

        听闻罗猎前来拜访,张凌空第一个念头就是罗猎也盯上了自己的这块地皮,从他来到黄浦,他和罗猎之间的关系就不怎么融洽,虽然通过法国领事蒙佩罗从中协调,可他们之间也处于面和心不和的状况。张凌空认为罗猎这个人有着洞悉一切的精明,所以他不敢和此人走得太近。

        可无论心中怎么想,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张凌空请罗猎进入自己的办公室,笑脸相迎道“罗先生今天又有什么要紧事?“此前罗猎曾经找他,当时是因为海龙帮的事情,张凌空并没有给他面子,可现在那件事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了。

        罗猎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张凌空道“罗先生只要来找我总不是小事。“他的秘书过来给罗猎送上了一杯茶,罗猎接过茶杯的时候,发现张凌空换了一位女秘书,微笑道“张先生最近身边的人换得够勤。“

        张凌空听出他话里有话,淡然笑道“我这个人总是看不准人,所以啊被许多刁钻滑头的家伙钻了空子,吃一堑长一智,只要被我发现这种人,有一个就解雇一个。“

        罗猎道“听说您过去的秘书赵岭被抓了?“

        张凌空皱了皱眉头,这厮果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倒是有这事儿,目前巡捕房正在查,情况基本上已经查明了,应当是诬告,你知道的,我在黄浦得罪了不少的人,很多人只要一有机会就往我的身上扣屎盆子。“

        罗猎道“也是,不遭人妒是庸才,像张先生这种优秀的人物肯定要遭到许多人的记恨。“

        张凌空道“罗先生才是大才。“

        罗猎道“我今天来找张先生其实是想让您给帮帮忙。“

        张凌空道“那得看是什么忙,我怕自己有心无力。“

        罗猎道“张先生和公共租界于警长的关系很好吧?“

        张凌空面对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当然不会否认,他点了点头道“认识好多年的朋友了,于警长在来黄浦任职之前曾经在我叔叔麾下服役。“

        罗猎道“我想张先生跟于警长说一声,帮忙找找程玉菲。“

        张凌空皱了皱眉头道“程玉菲是不是那个女神探?她怎么了?“

        罗猎道“失踪了,昨天一早到现在都没有音讯。“

        张凌空笑道“失踪未必有事吧,侦探的工作很特殊,程玉菲不是号称黄浦第一神探吗?说不定她去查什么案子,以她的能力自保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罗猎道“失踪之前她在查一笔金条的下落,那些金条正是海龙帮用来购置军火的。“

        张凌空道“如此说来,应当去找海龙帮的人问,哦,我突然忘了,海龙帮的几名囚犯不是在转移的途中被人救走了吗?这可能就麻烦了,不好查。“

        罗猎道“您知不知道赵岭是怎么被抓起来的?“

        张凌空警惕地望着罗猎“还不是因为那个什么杀手的诬告。“

        “咱们中国人有句老话,苍蝇不叮无缝蛋,赵岭他自己如果没有毛病,为什么那个杀手会找上他?“

        张凌空笑道“那就得看巡捕房的本事了,虽然他过去在我这里任职,可我也不能干涉办案你说是不是?“

        罗猎道“赵岭没告诉你,是我和程玉菲抓了他啊?“

        张凌空内心一怔,他呆呆望着罗猎,没想到罗猎会在自己的面前坦诚这件事,不过他很快就笑了起来“罗先生跟我开玩笑?“

        罗猎道“你看我像开玩笑吗?“

        张凌空从罗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笑意。

        罗猎道“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巡捕房不好出面,可并不代表着无人过问,我手里恰恰有赵岭的一份供词,如果让你看到,一定会觉得是血口喷人。“

        张凌空的嘴巴动了一下,不过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罗猎道“我也觉得他的供词不可信,所以没有提供给巡捕房,也没有公诸于众,可程玉菲不信这个邪,她非得要继续查下去,你说她是不是有些奋不顾身的蛮干了?“

        张凌空道“捕风捉影的事情又能有什么结果?“

        罗猎道“只要查就会有结果,事情是真正发生过的,金条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我想查,从海龙帮那边得到所有的金条编号并不难,可能有人会说可以将金条全部融化重新铸造,只可惜有些给出去的金条是不好要回来的。“

        张凌空冷冷望着罗猎。

        罗猎笑眯眯道“我说了这么多,张先生还没答应帮忙呢。“

        张凌空道“罗先生真觉得我能帮上忙?“

        罗猎道“张先生要是不肯帮忙,我只能直接去找于警长了,不过于警长跟我没什么交情,未必肯给我面子,我这个人也不是没有脾气,别人不给我面子,我也不会给他面子,真要闹得两败俱伤到时候可不好收场。“

        张凌空何尝听不出罗猎是在威胁自己,他差一点就发作,可最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平静道“未必两败俱伤那么严重吧?“

        罗猎道“这世上最怕认真二字,如果真的认真起来,杀敌一万自损五千的事情谁都干得出来,开山帮一定乐见其成。“

        张凌空心中暗骂,你又威胁我,可他也不得不承认罗猎所说得都是事实,当下点了点头道“罗先生既然开口,我总不能不给您这个面子,不如这样,我回头亲自去公共租界巡捕房一趟,让于警长帮这个忙。“

        罗猎微笑道“相安无事最好,和气生财何必搞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您说是不是?“

        罗猎走后,张凌空果然去找了于广龙,他把罗猎刚才找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于广龙皱着眉头道“他当真这么说?“

        张凌空道“他说得清清楚楚,是他和程玉菲抓了赵岭,还说手中有赵岭的证词。“

        于广龙气得将手中的杯子重重落在桌面上,怒道“我早就说过你留了太多的隐患。“

        张凌空道“其实一份证词也说明不了什么,他无法证明是我们拿了海龙帮的黄金。“

        于广龙道“他当然证明不了什么?如果他找到了足够的证据,你我还能坐在这里好好聊天?“

        张凌空道“现在那个王兆启和赵岭不是全都在你的手里吗?只要他们不说……“

        于广龙道“罗猎这个人不简单啊,难道你听不出他的意思吗?“

        张凌空没有说话,他怎能不明白罗猎的意思,罗猎是去找他摊牌的,换句话来说,罗猎认定了他们两人和程玉菲的失踪有关,如果程玉菲有事,罗猎绝不会息事宁人。张凌空没有当场拒绝罗猎,就是因为他心虚,黑吃黑的事情是他和于广龙联手所为,他们本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笔横财吞下,却没有料到其中会起那么大的波折。

        真正的原因是他们没有想到海龙帮的海盗居然和罗猎有交情,罗猎在这件事上多次为他们奔走。

        张凌空道“你的意思是……“

        于广龙道“这一步咱们让还是不让?“

        张凌空道“让又如何不让又如何?“

        于广龙道“让,就帮忙找程玉菲,大家达成默契维持现状,他们应当不会在这件事上继续追查,如果不让,他们会继续寻找程玉菲,甚至不惜因为这件事和我们反目,并将一些过去没有揭开的老账一股脑全都揭出来。“

        张凌空道“他们没证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