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八章【清誉钱庄】(上)

第三百八十八章【清誉钱庄】(上)

        任天骏道:“我只想他健康平安,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去换。“

        叶青虹听到这番话,终于明白罗猎因何改变主意要留在黄浦,任天骏有了牵挂,现在的任天骏纵然无法放下仇恨,可仇恨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唯一。

        万国马戏团的马戏很精彩,两个孩子看得聚精会神,小彩虹不时发出欢呼声,任余庆虽然没有欢呼,可是他的小脸上也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笑容。任天骏道:“你说得对,孩子的世界我们其实不懂。“

        罗猎道:“每个人都是从那个世界走过来,可能是时间太久,我们忘了过去的童真,也忘了初心。“

        此时掌声雷动,却是最为精彩的飞刀环节到了,一位穿着紧身衣的金发美女出现在舞台上,她是表演的人肉标靶。

        台上两人的表演很精彩,互动也诙谐风趣,引来阵阵欢呼和阵阵尖叫,罗猎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北美的时候,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他曾经混迹过马戏团,他的一手飞刀绝技就是在那个时候学会的。

        到了和台下观众互动的环节,演员向现场的观众发出了邀请,不过现场观众却没有敢于上前尝试的,那位投掷飞刀的演员摊开双手,显得颇为无奈。小彩虹居然举起了手,那演员兴奋道:“看看那位小朋友,勇敢的小朋友。哦,请她的父亲上台。“这么小的孩子当然不会被邀请上台参加这么刺激的节目的。

        罗猎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坑爹,这么小的女儿居然无师自通就懂得了坑爹。

        两位小朋友眼巴巴看着他,叶青虹也忍不住笑了,她知道罗猎过去在马戏团的经历。

        任天骏道:“看来小朋友很期待你上场呢。“

        罗猎点了点头道:“我来!“他脱下外面的西服交给叶青虹,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上了舞台。

        那位飞刀表演者向罗猎讲了几句,然后递给他一个苹果,罗猎也很会配合,拿起苹果做出要吃的样子,那表演者慌忙抢了过来,把苹果放在他头顶,现场又引来一片笑声。

        罗猎将苹果放在头顶站在指定的位置,那表演者佯装要投掷,虚张声势了几下,然后走到罗猎面前将飞刀插进了苹果里,现场笑声不断,罗猎对这种表演套路非常熟悉。

        表演者向他竖起了拇指,罗猎却笑着将苹果放在了他的头顶,示意他们两人互换一下位置,现场掌声雷动。

        飞刀表演者显然没有料到会有这种套路,他夸张地摆手,可罗猎却从苹果上拔下了飞刀,退到他刚才的位置,罗猎做了个瞄准要投掷的动作,只是虚张声势,飞刀表演者认为他只是为了节目效果,也配合地做出夸张的表演。

        罗猎又向后退出一大段距离,要在刚才表演者投掷距离的三倍以上,他忽然出手,咻!飞刀闪过一道寒光,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飞了出去,准确无误地射中了飞刀表演者头顶的苹果,并将那苹果从中剖成两半。

        现场鸦雀无声,飞刀表演者吓得脸都白了,整个人木立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高手啊!敢情自己遇到了一个百步穿杨的高手。现场掌声雷动,小彩虹激动地站起来拍手,这一刀的精彩甚至感染到了任余庆,他也站起来拼命鼓掌。

        罗猎笑着来到那表演者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返回包厢。罗猎并不喜欢出风头,可是作为一个父亲,在自己女儿的面前要有所表现,他要成为女儿的骄傲和依靠。

        任天骏的内心却抽搐了一下,他不由得想起在婺源老营的时候,那惊世骇俗的一刀,罗猎刚才的出刀难道是对自己的警告?

        马戏结束之后,两家人在门前分手,小彩虹道:“叔叔,过几天带小哥哥来我们家玩好不好?“

        任天骏看了看儿子,发现儿子也充满期待地望着自己,他笑了起来:“好啊,这样吧,我去之前会提前打电话。“

        罗猎和叶青虹上了车,小孩子毕竟不能熬夜,小彩虹上车不久就躺在叶青虹的怀里就睡了,叶青虹望着孩子安祥恬静的小脸,拿起车上的毛毯给她盖上,小声道:“女儿得很开心。“

        罗猎道:“平时没有小朋友陪她玩,见到小余庆当然高兴。“

        叶青虹道:“任天骏改变了很多,你说他是真地放下了仇恨还是机心更深了呢?“

        罗猎道:“放下仇恨哪有那么容易,不过他或许已经看透了人生。“

        叶青虹并不明白他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什么?“

        罗猎没有提起风九青的事情,如果让叶青虹知道只会增加她的心里压力,轻声道:“冤家宜解不宜结,任天骏如果能够放得下,咱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放下?“

        罗猎检查虞浦码头工地的时候,李焱东过来拜访他,罗猎和李焱东没打过几次交道,对他的了解仅限于程玉菲的助手,李焱东神情有些慌张,见到罗猎第一句话就问道:“罗先生,您有没有见过程小姐?“

        罗猎道:“她没来啊,我有几天没见过她了。“

        李焱东道:“程小姐从昨儿一早出去,到现在都没音讯,我都急死了。“

        罗猎道:“她是不是出去查案了?“

        李焱东道:“过去查案都会交代去向,而这次根本没有留下去向。“

        罗猎一听也觉得有些不妙了,他低声道:“李先生,你知不知道她最近在查什么案子?“

        李焱东道:“前阵子不是帮您查案子吗?具体她也没跟我说,可能是跟一桩金条的交易案有关。“

        罗猎内心一沉,不由得想起了海龙帮被黑吃黑吞掉的那批金条,难道程玉菲仍然不肯罢手,决定要追究到底?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罗猎道:“你知不知道他可能去什么地方?“

        李焱东叹了口气道:“该找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可谁都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罗猎道:“有没有去巡捕房?“

        李焱东道:“刘探长不愿意见我。“

        罗猎让李焱东稍等,他回办公室往法租界巡捕房打了一个电话,刘探长欠他的人情,罗猎认为他不可能拒接自己的电话。果不其然刘探长接通了电话,罗猎也不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地将程玉菲失踪的事情说了。

        刘探长闻言也是一怔,他想了想道:“我看未必会出事,我对程小姐非常了解,她身手不弱,而且智慧出众,做事冷静,很少去冒险办案。可能她只是去查案,不想受到其他人的干扰。“

        罗猎道:“我听说刘探长新近抓了杀死许成的嫌疑犯。“

        刘探长支支吾吾道:“此事倒是有,不过这案子涉及到之前的军火走私,案子发生在公共租界,按道理应当属于公共租界巡捕房来办案,而且他们那边要求我们配合办案,前天就已经将几名嫌犯移交给了他们。“

        罗猎知道刘探长肯定会选择明哲保身,这也是他奉劝程玉菲不要跟进的原因,这案子牵涉太广,面临的压力太大,继续追查下去程玉菲肯定会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甚至危险,现在程玉菲失踪很可能和此案有关。

        罗猎道:“程小姐是不是遇到麻烦目前的确没有定论,可是作为她的朋友,我们还是要重视一下这件事。“

        刘探长道:“好,我马上派人去查,不过我的职权范围在法租界,搜查也只能限于这一区域。“

        罗猎道:“多谢刘探长。“放下电话来到外面,看到李焱东仍然在那里等着,罗猎道:“走吧,我跟你去办公室看看。“李焱东愕然道:“去那里做什么?“

        罗猎没有回答,他去程玉菲的办公室是想检查一下,看看能否从那里找到线索,李焱东虽然是程玉菲的助手,其办案侦破能力却远远不及程玉菲。

        罗猎不是专业侦探,但是他的观察力、分析力和判断力都超人一等,这三点正是一个优秀侦探必备的素质。

        在得到李焱东的允许之后,罗猎对程玉菲的办公室进行了检查,最后在程玉菲办公桌旁的废纸篓内发现了一个纸团,纸团上有一行字,这行字是英文和阿拉伯数字混合的编码,罗猎将这张纸递给了李焱东。

        李焱东看得一头雾水,愕然道:“这编码是什么?“

        罗猎道:“如果我没看错,应当是金条的编码,你不是说听程小姐提起过金条的事情吗?“

        李焱东连连点头,罗猎道:“她有没有说过要去银行之类的话?“

        李焱东努力回忆着,过了一会儿道:“去过,前天的事情,她说要去银行办点事。“

        “知不知道她去了哪家银行?“

        李焱东摇了摇头道:“不清楚,她没跟我说。“

        “她去了多久,几点离开几点回来?“

        李焱东道:“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样子……“说到这里他猛然醒悟了什么,望着罗猎道:“这银行一定不会离得太远,她是步行去的,去掉在银行办理业务的时间,只有两个可能。“附近的银行只有两个,所以李焱东才这么说。

        罗猎道:“很好,咱们现在就去查查。“

        两人先去了嘉业银行,因为在同一条街上开侦探社,所以李焱东和附近的银行都很熟,询问程玉菲是否来过,根据银行职员说,程玉菲前天下午的时候来过,还特地问了一件事。

        罗猎将那带着编号的纸条放在银行职员面前:“请问她来这里的时候有没有出示这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