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七章【别来无恙】(下)

第三百八十七章【别来无恙】(下)

        任天骏道:“此前罗先生有三年没了音讯,听说你结了婚,还生了一个女儿。“

        罗猎的内心顿时警惕了起来,不过他隐藏的很好,如果流露出紧张,只会让对方找到自己的破绽,罗猎道:“任先生成家了吗?“

        任天骏道:“早就成家了,不过我太太四年去世了,就是你们潜入我婺源老营之后不久的事情。“

        罗猎道:“不好意思,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任天骏摇了摇头道:“没什么,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对了,你妻子是不是也去世了?“

        罗猎内心一怔,兰喜妹去世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而且这些人应该不会把消息散播出去,任天骏又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的?任天骏被茶几上的一张照片吸引,那照片是小彩虹的,他拿起照片,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道:“你女儿啊?“

        罗猎点了点头。

        “真漂亮,我有个儿子,三岁多了,我太太去世之后,几乎每天他都缠着我,一个人带孩子可不容易。“

        不知为何,这次的相见,罗猎并未从任天骏的身上感觉到任何的仇恨,他们显然算不上朋友,至多只能算得上是老相识,而且在罗猎的记忆中,他们两人还从未那么心平气和地谈过话。

        罗猎微笑道:“是啊,男孩子更调皮一点。“

        任天骏道:“他一点都不调皮,他甚至都不会说话,也可能会说,可他懒得说。“

        罗猎愣了。

        任天骏笑得有点惨淡:“医生说他得了自闭症,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罗猎道:“只要多点耐心,应该可以找到打开他内心的那扇门,只要能打开那扇门,他的病就会不治而愈。“

        任天骏道:“谢谢你给我希望,这些年我都是用这句话来鼓励自己,可到现在我仍然没有找到打开那扇门的钥匙。“他将小彩虹的照片放下,然后道:“可以换个地方谈吗?“

        罗猎想了想道:“来我书房。“

        两人在书房重新坐下,任天骏这次开门见山道:“把东山经给我。“

        罗猎愣了一下,他不解地望着任天骏。

        任天骏道:“风九青让握给她带个话,如果你不按照她说得去做,她会把你的朋友一个个杀掉。“

        罗猎道:“你见过风九青?“

        任天骏扬起了自己的右手:“那次你们去婺源老营,我差点病死,如果不是风九青出手相救,我想自己已经死了。“罗猎想起任天骏那只满是皱褶的手,低声道:“她要挟你?“

        任天骏道:“是!“

        “如果我不答应呢?“

        任天骏道:“我会对付你,然后你的朋友全都会死,风九青的厉害你是知道的。“

        罗猎望着任天骏,忽然道:“你太太的死是不是跟她有关。“

        任天骏的脸上带着错愕,他不知道罗猎是从哪里看出了这一点?

        罗猎道:“我不知道这本是不是所谓的东山经,你拿去吧。“

        任天骏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进行的那么顺利,他看着罗猎拉开抽屉从中拿出了一本书扔给了自己。任天骏看到那本书上分明写着《三字经》,他皱了皱眉头道:“你以为我不认识字?“

        罗猎昂了昂头,示意他打开来看看,任天骏拿起这本书,翻看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那枚乾隆皇帝的朱印,虽然他不知道真正的东山经是什么样子,可是也能够判断出这本书绝不普通。

        任天骏道:“你就这么轻易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

        罗猎道:“重要吗?“

        任天骏道:“我可听说了此前发生的事情。“

        罗猎道:“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和风九青有个约定,距离我们的约定时间已经不多了,我现在只想平平静静地过日子,在约定之日到来之前,我不希望她来打扰。“

        任天骏低声道:“你怕她?“

        罗猎不置可否地笑了起来。

        任天骏道:“我也怕她!“他不知为何居然对着仇人说出了这番话,他亲眼见识过罗猎在婺源老营的表现,在他看到那些惨死的士兵之后,他明白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的能力远超他的想像,他根本无法报仇,而在他的儿子出生之后,任天骏的许多想法都改变了。

        罗猎道:“你不是害怕她,你是害怕失去。“他向那本东山经扫了一眼道:“我也一样,告诉她,不要干扰我的生活,这五年绝对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中。“

        任天骏站起身道:“我会把这本书交给她,也会把你的话带给她。“

        罗猎感到释然,任天骏或许仍然把他看成仇人,不过他并不担心任天骏会报复,因为他从这次的见面从任天骏的身上赶到了敬畏,上次的任天骏是不怕死的,而这次任天骏却明显惧怕死亡,确切地说,不是怕死,而是害怕死去之后无人能够照顾他的儿子。

        任天骏返回家中,他首先去看了自己的儿子,任余庆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一根手指在钢琴上单调而不停地敲击着,保姆远远坐在窗前,压根不关心这个可怜的孩子,她静静望着远方的夕阳。

        任天骏来到儿子身边,每次看到孩子,他的心中都会涌出一种难言的酸楚感,如果知道儿子是这个样子,就不该让他出生在这个世界。可有些事是没有选择的,任天骏静静望着儿子,他知道即便是自己站得那么近,儿子仍然不会察觉到他的存在。他们虽然是父子,虽然处在同一个房间内,却又在不同的世界。

        任天骏没有打断孩子弹琴,来到保姆的面前,将那本书递给了她。

        保姆接过三字经翻了翻,目光停留在乾隆皇帝的朱印之上。

        任天骏道:“他说,这五年绝对不要出现在他的世界中。“

        保姆露出一丝漠然的笑:“他是个聪明人。“

        任天骏道:“救救我儿子……“他的声音并不大,可他相信对方听得到,而且看得到他脸上的祈求。

        保姆道:“人不可以太贪婪,要懂得放弃。“她站起身,一身朴素的服饰并没有掩饰住她强大到不可一世的气场,风九青盯住任天骏道:“这就是你比不上罗猎的原因。“

        罗猎说服了叶青虹,他们决定留在黄浦举办婚礼,罗猎相信自己的感觉,如今的任天骏已经判若两人,他只是被风九青控制的傀儡。

        周末罗猎和叶青虹陪着小彩虹一起去看万国马戏团的表演,他们在入口处居然遇到了同来看马戏的任天骏父子。

        叶青虹内心咯噔一下,难怪都说冤家路窄,想不到看个马戏都能和这位仇人狭路相逢。罗猎表现得非常豁达,向任天骏招呼道:“任督军,您也来看马戏啊!“

        任天骏点了点头道:“真是巧啊!“他向小彩虹看了一眼道:“你女儿啊!“

        不等罗猎开口,小彩虹已经乖巧地称呼道:“叔叔好!我是小彩虹。“

        任天骏望着这可爱的小女孩,在看到自己木呆呆的儿子,心中不由得一酸。

        罗猎道:“你儿子?“

        任天骏点了点头,他显然不想继续呆下去,摸了摸儿子的头顶道:“我先进去了。“

        小彩虹却道:“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

        任余庆仍然呆呆望着地面,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叶青虹也看出这孩子不太对,柔声道:“女儿,咱们也进去吧。“

        小彩虹将手中还没吃的棒棒糖递给了任余庆:“小哥哥,送给你。“

        “谢谢,小彩虹你……“任天骏本想说让她留着自己吃,却想不到从不和外人交流的儿子居然伸手接过了那只棒棒糖。

        小彩虹甜甜笑了起来。

        任余庆望着小彩虹呆呆地,手中攥紧了那支棒棒糖。

        小彩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吃,小哥哥,你吃!“

        任余庆居然听懂了她的话,将棒棒糖含在了嘴里。

        任天骏的表情充满了不可思议,他从没有见过儿子这样,居然懂得和别人交流了。

        罗猎道:“反正都是看马戏,我订了包厢,一起吧!“

        叶青虹其实是并不想和任天骏相处的,可罗猎既然提起,她就不会反对。换成以往任天骏一定会拒绝,可是他看到儿子在面对外人时头一次如此安静,内心中不由得萌生出希望,难道眼前的这个小女孩才是打开儿子内心世界的钥匙?

        小彩虹牵着任余庆的手向入口跑去,叶青虹快步跟了过去。罗猎和任天骏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来到包厢,罗猎叫了两杯红酒,递给任天骏一杯。

        “谢谢!“任天骏接过红酒道,他其实真正感谢的不仅仅是这杯红酒。罗猎的目光在他雪白的手套上扫了一眼,轻声道:“其实最懂孩子世界的还是孩子自己,他们的内心是最纯真的。“

        任天骏认同罗猎的看法,他抿了口红酒道:“东西我交给她了,她走了。“

        罗猎道:“在我看来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家人更珍贵。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