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七章【别来无恙】(上)

第三百八十七章【别来无恙】(上)

        白云飞笑道“任将军真是贵人多忘事,在下穆天落,咱们可认识了不少年。“

        任天骏微笑道“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想不到穆先生还健在呢。“他对白云飞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白云飞身后的常福面露怒容,向前走了一步,白云飞咳嗽了一声,制止了手下人,他知道任天骏这次的回归绝对是善者不来,如果任天骏当真是新任督军,那么自己必须要礼让三分。

        白云飞微笑道“托任将军的福,身体还过得去。“

        任天骏道“老天真是不公。“

        张凌空并不知道白云飞和任天骏的恩怨,看到白云飞当着自己的面吃瘪,内心中自然是畅快无比,他向任天骏道“任将军,中午去浦江饭店,我为您接风洗尘。“

        任天骏淡然道“我今天来找您可是有事情的。“他向白云飞看了一眼道“穆先生还有别的事?“

        白云飞笑道“没有,没有,我就不耽误两位叙旧了,任将军,改天我来做东,给你接风。“

        任天骏道“受不起,您走好!“

        白云飞灰溜溜上了车,关上车门,冷冷望着任天骏,咬牙切齿地骂道“什么东西!“

        常福道“老爷,要不要找人把他给干掉?“

        白云飞望着常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怒骂道“你特马有没有脑子?他是新来的督军,除非不想在黄浦立足了,混账!“常福被骂完之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敢情是连老大都惹不起这位任天骏。

        白云飞想起了四年前的那场晚宴,不但逼走了罗猎和叶青虹,自己也差一点栽了大跟头,内心中不禁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云,这个任天骏又要折腾什么幺蛾子?

        任天骏在白云飞走后,向工地走了几步,张凌空赶紧跟了上去,他并不知道任天骏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只要是白云飞的敌人就应当是自己的朋友。

        任天骏望着眼前的废墟道“这里过去是蓝磨坊吧?“

        张凌空点了点头道“任将军说得不错,这里过去是蓝磨坊,后来被我买了下来,改建成为新世界,是整个租界乃至整个黄浦最大也是最豪华的舞厅,可惜被人嫉妒,一把火给烧了。“

        任天骏低声道“不祥之地!“

        张凌空愣了一下,他对任天骏的那段往事并不了解。

        任天骏道“凌空兄把这块地卖给我吧。“

        张凌空一听就懵了,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先是白云飞过来买地,然后是任天骏,难不成自己这块地里藏着什么宝贝,怎么一个个都看中了这里,张凌空笑道“任将军,我正在准备复建的事情,年底就能够完成重建。“他婉转地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他并不想卖,这块地位于法租界的核心区,乃人气汇聚之地,虽然经历了火灾,也许像白云飞说得不吉利,可张凌空认为只要是重建好了,用心经营,生意很快就会恢复过去的兴隆,这么块肥肉他可不想白白送人。

        任天骏道“我买这块地不是想做生意,凌空兄可能不知道,我父亲当年就是在这里被人枪杀。“

        “啊?“张凌空这才想起,曾经有人跟他提过,蓝磨坊当年曾经发生过一起震动国内的枪杀案,事件的主角就是赣北军阀任忠昌,也就是眼前任天骏的父亲。

        张凌空道“任将军是想……“

        任天骏道“我想把这里建成一座园林,以告慰我父亲的在天之灵。“

        张凌空心中暗骂,你倒是孝心可嘉,我的生意怎么办?可表面上还得陪着笑道“任将军真是孝心感人,可……“

        任天骏道“二十万大洋!“

        二十万大洋可买不来这块地,就算是白云飞肯给的八折也超出这个价钱一倍,张凌空道“不是钱的问题,任将军,这块地我可做不得主。“

        “你不是老板吗?“

        张凌空摇了摇头道“实不相瞒,我只是为我叔叔打理一些事,这块地是凌峰的,也只有他才有资格拍板定案,我说了不算啊。“

        任天骏望着张凌空忽然笑了起来“凌空兄果然有难处,早这么说我不就明白了。“

        张凌空笑道“多谢任江军理解我的难处,走,咱们吃饭去。“

        任天骏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来到黄浦,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今天是抽不出时间了。“他向副官招了招手,副官从车内拿了贡品和纸钱出来。

        张凌空傻了眼,这厮太狂了,这是要在他的地盘上拜祭他死去的老爹,任天骏向张凌空道“我想祭拜一下我父亲,不知凌空兄是否方便?“

        张凌空强忍心中的怒火,点了点头道“方便……方便……“

        罗猎这段时间不是在家陪女儿就是在虞浦码头,码头的改建工程即将结束,张长弓和陆威霖几人一起出海去了,他们这次是去东山岛,海龙帮的总舵在那个地方,张长弓答应海明珠很快就去找她,并当面提亲,这次他说得出做得到,陆威霖和阿诺也跟着去给他壮胆子,其实也有躲避风头的意思。

        所以虞浦码头这边,罗猎就必须要亲自盯着,不过改建工程马上就结束了,罗猎也要将部的精力投入到他和叶青虹的婚礼筹备中去。

        白云飞很少到公共租界,毕竟他的势力范围在法租界,以他的身份除非是公事才会到这里,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猜测。

        白云飞邂逅任天骏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来找罗猎,虽然他的动机并不是一个朋友间善意的提醒那么简单。

        罗猎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震惊,轻声道“还真是巧,没想到兜兜转转,大家又来到了黄浦。“

        白云飞道“我已经查清楚了,任天骏接受了政府整编,也得到了重用,现在他是黄浦新任督军,手握军权啊。“

        罗猎道“你担心他可能会对你不利?“

        白云飞道“不是我,是我们,当年任天骏在黄浦搞得鸡飞狗跳,难道你忘了?“

        罗猎怎么能忘,有些事白云飞知道,白云飞并不知道,为了洪家爷孙的事情,他曾经潜入婺源老营,那次他曾经想过要杀了任天骏一了百了,不过后来他并没有这么做。

        任天骏的这次归来不知是否和自己有关?如果他还想通过见不得光的手段对付自己身边的人,自己绝对不会犹豫。罗猎的信心前所未有的强大,就算任天骏拥有重兵,自己仍然可以做到万军之中取他的首级。

        罗猎道“过去了那么多年,许多事都已经改变了,任天骏身为黄浦督军,心胸未必像过去那般狭隘。“

        白云飞心说你说得轻巧,杀父之仇岂能说忘就忘,这和心胸可没有什么关系。他又道“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任天骏和张凌空认识,而且看来关系不错。“

        罗猎终于知道白云飞担心什么,他在担心任天骏和张凌空有可能联手对付他。罗猎道“你打算永远当这个华董?“

        白云飞愣了一下,然后道“我不做华董又能做什么?“

        罗猎道“就算他是督军,他的手也不会那么容易伸到租界来,而且一个人的地位越高,考虑的事情越多,任天骏不是傻子。“

        叶青虹听闻任天骏来到了黄浦,而且成为督军,不禁有些担心,四年前的事情她仍然记忆犹新,如果不是任天骏制造麻烦,她和罗猎就不会分开,任天骏的出现如同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了她的内心,她生怕一切还会重演,扑入罗猎的怀中道“罗猎,咱们走吧,明天就离开这里好不好?“

        罗猎笑道“还有不到一个月就结婚了,你不打算嫁给我了?“

        叶青虹道“去哪儿结婚不是一样,反正结婚是咱们的事儿,我不需要什么宾客排场,咱们带着小彩虹去旅行好不好?“

        罗猎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他不可以让身边人再担惊受怕,无论任天骏这次前来黄浦的目的是什么,都不可以掉以轻心。

        此时佣人前来通报,却是任天骏不请自来。

        叶青虹深知来者不善的道理,她本想当面领教一下,罗猎却让她暂时回避,他不想让叶青虹有任何的负担。

        任天骏一身戎装,比起过去显得更壮实了,不过他的眼角也开始有了细密的鱼尾纹,这些年他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

        罗猎微笑望着任天骏道“任将军,别来无恙。“

        任天骏点了点头,脱下手套向罗猎伸出手去。

        罗猎跟他握了握手,却发现任天骏的右手满是皱褶,这样的手本不该属于他这样的年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罗猎会认为这只手应当属于一个垂危的老人。

        任天骏笑了笑,然后迅速将手套戴上,在这样的季节,即便是带着一双雪白的薄手套,仍然让人感到有些怪异。罗猎邀请任天骏坐下,让佣人看茶,任天骏环视了一下周围,轻声道“罗先生过得很自在啊。“

        罗猎微笑道“我这个人对生活的要求本就不高,所以也容易满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