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六章【天网恢恢】(上)

第三百八十六章【天网恢恢】(上)

        罗猎穿上西装站在穿衣镜前,叶青虹也换上红色的龙凤旗袍,她在欧洲定制的婚纱还没到,两人站在穿衣镜前,颇有点中西合璧的样子,叶青虹忍不住笑了:“怎么感觉不伦不类的,你还是将那套长衫换上。“

        罗猎道:“挺好!咱们就穿着这身去照相。“

        叶青虹道:“婚纱还没到。“

        罗猎安慰她道:“放心吧,一定不会耽误咱们的婚礼。“

        叶青虹笑了起来,其实穿什么并不重要。

        整个上午他们都在照相馆照相,叶青虹定制的婚纱虽然未到,可是她在黄浦本地也买了婚纱,加上已经做好的旗袍礼服,也换了个不亦乐乎,罗猎虽然对照相并不怎么感冒,可是他也尽量配合,陪着叶青虹耐心照了一上午。

        若非巡捕房的人找过来请他,恐怕一天都要泡在照相馆里。

        罗猎知道应当是海明珠一行被劫的事情,他对此也早有预料,巡捕房肯定会找他做调查,当下跟叶青虹说了几句,就去了巡捕房。

        请罗猎前去调查的是公共租界巡捕房的于广龙,于广龙对罗猎表现得非常客气,会面地点定在了自己的办公室,请罗猎在沙发上坐下。

        罗猎显得有些不悦:“于警长可真会挑时候,我正在陪未婚妻拍婚纱照,这下好了,预先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于广龙笑道:“怪我怪我,改天我亲自登门向叶小姐赔罪,不过事出有因还望罗先生见谅。“

        罗猎道:“于警长客气了,既然都来了,我也得尽力配合不是?“

        于广龙哈哈笑道:“罗先生是个痛快人。“

        一名巡警进来给罗猎送上一杯咖啡,罗猎端起咖啡杯看了一眼道:“公共租界的咖啡不如法租界。“

        于广龙道:“财政紧张,捉襟见肘。“

        罗猎笑道:“改天我让人给于警长送两盒南美咖啡过来。“

        于广龙道:“罗先生真是有心。“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寒暄了半天,不过始终都没有切入正题,罗猎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于广龙则借着这个机会悄悄观察罗猎,他在考校罗猎的耐心。

        不过最终还是于广龙切入了正题:“是这样啊,昨晚在锦山发生了一起劫案,负责押送海龙帮要犯的车队在流花河大桥遭遇袭击,现场死伤惨重,三名囚犯有两人失踪,一人死亡。“

        罗猎道:“于警长,您把我请来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

        于广龙点了点头。

        罗猎道:“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

        于广龙道:“罗先生不要生气,我之所以请您过来,是因为此前您曾经为他们三人的事情奔波,并聘请律师准备为他们辩护,罗先生不会否认他们是你的朋友吧?“

        罗猎道:“我和于警长也是朋友,如果您遇到麻烦被关进监狱,我同样会为您请律师辩护。“

        于广龙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勉强笑道:“我可不会犯法。“

        罗猎道:“我只是打个比方,没说于警长会犯法,可这世上知法犯法的人也不在少数。“

        于广龙道:“罗先生能否提供不在场的证据?“

        罗猎道:“可以啊,你想要什么证据我就能提供给你什么证据,至于所谓的要犯被劫走,您是不是首先要考虑海龙帮?海明珠是海连天的女儿,她出事,海连天肯定会倾全帮之力相救。“

        于广龙道:“其实我也这么想,找罗先生过来也只是例行公事,您可千万别多想。“

        罗猎道:“你们巡捕房的门槛可不好踏,您把我请来了,一句例行公事调查说得轻描淡写,可外面的记者却都在等着新闻。现在捕风捉影的事情可不少,于警长难道没听说,现在到处都在传言军火走私案有黑幕,有人想黑吃黑吞了那笔钱,拿了钱还不算,还要将海龙帮的几个置于死地。“

        于广龙内心一震怦怦直跳,他的目光不敢直视罗猎,心中暗忖,他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难道是已经掌握了证据?

        罗猎从于广龙的表情变化已经知道他心里有鬼,可罗猎也没兴趣点破,他的目的无非是让海明珠几人脱困,至于这笔钱被吞的事情,自有人会讨还公道。

        罗猎道:“海连天这个人可是个睚眦必报的狠角色,这次他被人阴了那么多钱,女儿还被人关进监狱,你以为他会善罢甘休?“

        于广龙道:“一个海盗罢了,他敢来黄浦,我就将他治罪。“

        罗猎道:“不是普通的海盗,纵横东海,中日军队拿他都没有办法,这种人换成我是不敢招惹的。“

        于广龙听出罗猎的言外之意,他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很没有底气的话:“邪不压正!“

        罗猎将咖啡杯放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于广龙道:“罗先生虞浦码头的改建工程就快结束了吧?以后可千万不要和海盗扯上关系啊。“

        罗猎笑道:“我这个人向来奉公守法,绝不会给于警长添麻烦。“

        于广龙看到罗猎离去,目光扫到刚才给罗猎的那杯咖啡上,罗猎一口都没喝,于广龙自语道:“真有那么难喝?“他端起闻了闻,不由得皱起眉头,大声道:“来人!“

        罗猎在巡捕房门前看到了好多记者,这些记者都是为了昨天劫持囚车的新闻而来,罗猎并没有引起这些人的注意力,他低头向一边走了,迎面却遇到了前来巡捕房的程玉菲。

        程玉菲拦住他的去路,罗猎这才看清是她,笑道:“怎么?你也来凑热闹?“

        程玉菲道:“听说海明珠他们都被人救走了,所以来了解一些情况。“

        罗猎道:“有人委托你查这个案子?“

        程玉菲摇了摇头道:“只是觉得这次和安翟夫妇逃走的案子相仿,所以才来调查。“

        罗猎道:“一点都不像,上次可没死人。“

        程玉菲充满深意地盯住罗猎道:“是不是于广龙请你过来协助调查?“

        罗猎点了点头。

        程玉菲道:“那就是怀疑你喽?“

        罗猎笑道:“如果怀疑我,我现在还能大摇大摆地走出来?程小姐,您的分析能力好像有些下降。“

        程玉菲道:“有个消息要告诉你,我查了许成的帐户,在他死亡之前,有人给他存了几笔钱。“

        罗猎道:“谁?“

        “张凌空的跟班赵岭!“

        程玉菲道:“还有一个消息,杀死许成的人被抓了。“

        罗猎内心一震,想不到事情这么快就有了进展,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什么地方?“程玉菲道:“法租界巡捕房,也是巧合,这个人杀了许成之后去赌钱,因为输急了眼打伤了人,结果被抓进了巡捕房,本来只是一起普通的案件,没想到一审问,他什么都交代了出来。“

        杀人者叫王兆启,他也是倒霉,现在懊悔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原本不多的头发就快被他给揪秃了。如果他自己不交代,谁也不会知道他杀了许成,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程玉菲带着罗猎一起去法租界看了相关的证供,王兆启已经在供词上签字,他承认杀了许成,而且还承认跟赵岭见过面,是赵岭雇他杀死了许成。

        王兆启分两次拿钱,接头地点和金额都说得清清楚楚,刘探长知道此事关系重大,所以并未张扬,只是将王兆启秘密关押起来,目前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

        因为严守秘密,所以张凌空方面并没有得到任何风声。

        赵岭一如往常般准点回家,他来到自己的公寓前正准备拿出钥匙开门,头顶就被用麻袋蒙住,赵岭来不及反抗,后颈就挨了一记掌刀,等他醒来,感觉自己被悬吊在半空中。

        因为脸上蒙着黑布,赵岭看不到周围的状况,他惶恐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我警告你们,这里是法租界,你们不要乱来啊。“

        这是一间废弃的仓库,仓库内有两人站在赵岭的前方,竟然是罗猎和程玉菲,其实就是他们趁着赵岭不备将他给抓到了这里。

        罗猎沙哑着嗓子道:“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

        赵岭道:“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没钱,我没钱的。“

        罗猎和程玉菲对望了一眼,程玉菲示意罗猎继续发问。

        罗猎道:“没钱,那你付给王兆启的两千大洋又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不认识什么王……什么……你胡说什么?“

        罗猎道:“你脚下是个水池,水池里面全都是食人鱼。“他使了个眼色,程玉菲松了点绳子,赵岭感觉身体往下一坠,吓得他惶恐地发出一声大叫,虽然他看不到下面到底是什么,可是却对罗猎描绘的情景深信不疑,一时间魂飞魄散,竟然尿了裤子。

        程玉菲厌恶地皱了皱眉头,这厮可真是个废物,还没怎么对他就吓成了这个样子,她不由自主向后退了几步,以免闻到那股尿骚味儿。

        罗猎道:“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说,是谁让你雇佣王兆启的?“

        赵岭道:“我说……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