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火线救援】(下)

第三百八十五章【火线救援】(下)

        张长弓听到了罗猎的状况通报,他向身边的阿诺点了点头,阿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会在车队经过的时候,炸毁头两辆汽车和最后一辆,然后咱们针对剩下的两辆汽车行动。“

        张长弓点了点头,阿诺是个爆破专家,在这方面的水准毋庸置疑,不过张长弓仍然害怕中途有变,他提醒阿诺道:“记住,一定要确定明珠在哪辆车内,以免误伤。“

        阿诺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大意的。“

        此时空中一道闪电划过,下起了暴雨。

        通往锦山的道路上,五辆汽车鱼贯而行,因为这场暴雨,汽车的速度明显减缓了。

        在后方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正远远尾随着车队,罗猎的这辆汽车是铁娃偷来的,这是为了避免以后汽车被追查。铁娃道:“罗叔,咱们开近一点,快被甩掉了。“

        罗猎摇了摇头,他们不能靠得太近,如果太近肯定会让对方产生怀疑。而且按照计划,在通过锦山路段的时候,阿诺会利用炸药将前后车辆炸毁,尽可能消灭对方的有效战斗力,如果过于接近很可能受到炸弹的波及。

        前方的车队已经开始拐弯,通过流花河大桥就可抵达张长弓他们埋伏的路段。罗猎稍稍加快了点速度,将车距控制在安全的范围内。

        车队已经进入了流花河大桥,就在第一辆车驶入流花河中段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桥梁出口的地方发生了爆炸,桥面在火光和烟雾中断裂开来,第一辆负责引路的汽车因为刹车不及直接就从桥梁被炸开的缺口中栽了下去。

        后面的几辆车慌忙踩住了刹车。

        罗猎也愣了,他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车队还没有行驶到他们预先计划的伏击地点,罗猎第一反应就是哪里出了岔子。

        张长弓被爆炸吓了一跳,他怒视阿诺,阿诺一脸茫然,他根本就没有触动炸药,他首先想到得是自己误碰了炸药的开关,可看了看手上的引爆器仍然好端端的。

        阿诺一脸无辜道:“我没做啊!“

        隐蔽在狙击位的陆威霖端起狙击枪,从瞄准镜中观望着爆炸发生的方向,车队距离他还有很远,根本不在他的射程内,陆威霖意识到出了岔子,刚才的这次爆炸绝对不是他们这边人做的。

        还剩下的四辆汽车开始向后倒车,罗猎在爆炸后踩下刹车,而此时他看到从山林中数辆摩托车轰鸣着冲了出去,那些身穿雨衣的蒙面汉子,一人骑车,一人端着看卡宾枪,宛如猛虎下山般向流花河大桥上冲去。

        密集的子弹织成一条条的火线,向最后一辆货车倾泻而去,汽车的轮胎被子弹打爆,车内全副武装的士兵开始向外还击,在最初的慌乱之后,他们很快就稳住了阵脚,虽然负责引路的汽车栽入了流花河内,可是押运队伍的总体实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汽车内一个乌洞洞的枪口探伸出来,他们竟然在卡车内配备了机枪,机枪瞄准那些不顾一切冲来的摩托车开始扫射。

        双方的火力差距实在太大,冲向桥面的摩托车手一个个中弹倒了下去,不过仍然有一辆摩托车冲破枪林弹雨成功来到流花河大桥上,虽然胸口连续中弹,那车手仍然举起手雷扔了出去,手雷落在卡车上,蓬!的一声炸响,卡车的车厢被炸得四分五裂,机枪也哑了火。

        然而在前方交火的时候,后方卡车内的士兵已经全都转移到了车下,他们端起武器利用车体的掩护开始射杀意图靠近的摩托车,很快就控制住了局面。

        陆威霖因为位置的缘故第一个看到了流花河内的舰艇,这艘舰艇应该早就在上游的某处,在爆炸发生之后,迅速下行,接近交火现场。从舰艇上飘扬的旗帜来看应当属于军方,陆威霖暗叫麻烦,他迅速向山下跑去,他要尽快和张长弓他们会合,他要劝说张长弓放弃营救的想法,在这种状况下强行抢人,恐怕难以成功。

        罗猎已经通过对讲机喊话:“有埋伏,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舰艇开火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舰艇的目标竟然不是那些冲向桥面的摩托车勇士,而是瞄准了桥面上负责押解的军人。两挺马克沁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强大的火力很快就将那些军人压制住。

        铁娃道:“是咱们一边的。“

        罗猎点了点头,心中暗忖,这艘舰艇上十有八九是海龙帮的人。

        阿诺也不禁咋舌,感叹道:“我靠!这么大场面啊。“再看张长弓已经向流花河大桥的方向奔去,阿诺再想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此时陆威霖气喘吁吁地来到这里,因为没有看到张长弓,陆威霖道:“老张呢?“

        阿诺指了指大桥的方向:“英雄救美去了。“

        陆威霖叹了口气道:“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他将这边的状况通报给罗猎,和阿诺两人也向流花河大桥的方向靠近,他们没有张长弓那种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为了避免被流弹误伤,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过仍然可以选择合适的地点为张长弓做出掩护。

        押送囚犯的两辆汽车终于在桥面上成功调头,向来时的道路逃去。

        河面上的舰艇停下了射击,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两辆车内押送着海明珠和邵威。

        陆威霖选择一个合适的位置重新端起了狙击枪,正看到两辆汽车往回开的情景,他向罗猎通报道:“注意,那两辆车往回开了。“

        接到陆威霖的通报,罗猎让铁娃先下车去上面的丛林中埋伏,自己缓缓开动汽车向前,一辆汽车已经率先冲了过来,罗猎突然踩下油门。

        那辆疯狂逃窜的越野车猝不及防,被罗猎从侧面撞了上去,越野车发生了侧翻,翻滚着落入道路旁边的沟渠内。

        车内邵威在越野车翻车的时候,一肘击晕了看守他的士兵,不过车辆翻了个底朝天,让车内乱成了一团。

        罗猎将车辆横在道路的中心,然后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另外一辆越野车也已经到来,看到前方道路被阻,司机慌忙刹车,可是雨天路滑,终究还是撞了上去,那辆越野车的前引擎盖因为撞击而抬升起来。

        司机头脑还算清醒,他马上倒车。

        咻!两支羽箭先后射中了汽车的后轮,张长弓已经越过断桥追踪而至,全身黑衣,脸上用黑色油彩进行了伪装,手中箭无虚发,一箭射入汽车的玻璃窗,贯通了司机的咽喉。

        海明珠被两名士兵押着坐在后座,两名士兵看到司机被杀,拖着海明珠下了汽车,不等他们站定,一支羽箭又射杀了左侧的士兵,仅剩的那名士兵,用手枪指着海明珠的头道:“别过来,你再靠近我就杀了她!“

        张长弓于黑暗中现身,手中弓如满月,镞尖寒光凛凛瞄准了那名士兵,声音低沉道:“放开她!“

        海明珠已经从声音中听出是张长弓,她惊喜万分。

        张长弓忽然松开弓弦,羽箭化成一条疾电,噗!地从那士兵的右眼中射了进去,镞尖带着鲜血和脑浆从他的脑后钻了出来。海明珠被吓了一大跳,她也没想到张长弓竟然如此果断地射箭。

        此时后方有几名士兵冲了上来,他们瞄准这边开火,张长弓冲了上去,用身体将海明珠挡住,有几颗子弹射中了他的身体,如果不是有他保护海明珠,只怕海明珠已经命丧当场。

        一道寒光在雨夜中穿行,灵活地穿行于那些士兵之间,锋利的刀刃切开了他们的咽喉,几名士兵纷纷倒地,却是罗猎在紧急关头为他们两人解围。

        壕沟的车内传来数声枪响,邵威夺下手枪,接连射杀了几名士兵逃了出来。

        此时桥面上的交火声仍在继续,树林中一个声音叫道:“小姐,快过来!“

        海明珠举目望去,原来是海龙帮的人过来营救她了。

        邵威快步来到海明珠的面前,低声催促道:“快走!“

        海明珠依依不舍地望着张长弓,突然扑上去紧紧抱住了张长弓,张长弓心中也是极其不舍,低声道:“你先回去,我很快就会去找你。“

        海明珠捧住他满是油彩的面庞,含泪道:“你这次没有骗我?“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我说得出做得到。“

        黄浦下了一夜的暴雨仍然未停,苏州河水上涨了许多,罗猎打着伞站在外白渡桥上,他已经连夜返回了黄浦,刚刚给叶青虹报过平安。他看到了那辆红色的凯迪拉克轿车正朝着自己缓缓驶来,在阴暗的下雨天格外鲜明显眼。

        罗猎朝汽车的方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汽车在罗猎的身边停下,叶青虹美丽的双眸透过车窗望着这个傲立于风雨中的家伙,掩饰不住心中的爱意和关切。

        罗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微笑道:“这么新的车被我弄脏了。“

        叶青虹道:“我给你定制的西服到了,咱们去试衣服。“说完又摇了摇头道:“不成,先回去洗个澡,我总觉得你身上有血腥味儿。“

        罗猎笑道:“洗过了,洗的干干净净,连衣服从内到外都换了。“

        叶青虹道:“我刚给你买的衬衣也丢了?“

        罗猎道:“毁灭证据!连车都给炸了。“

        叶青虹叹了口气道:“你啊,真是不让人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