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火线救援】(上)

第三百八十五章【火线救援】(上)

        张长弓在房间内默默整理着弓箭,外面传来脚步声,他警惕地停下手上的动作,迅将面前的武器全都藏了起来,很快外面就想起了敲门声。

        张长弓道:“谁?”

        “我!”

        张长弓开了门,从门外进来的是罗猎,罗猎道:“怎么?你还没吃晚饭吧?”

        张长弓道:“吃过了,今天有点累,所以想早点休息。”

        罗猎来到床边,低头向床下看了看,下面全都是张长弓刚才临时藏起的武器。

        张长弓知道自己瞒不过罗猎,他低声道:“我想过了,这件事还是我一个人去做,我一个人也应付得来,你们不要插手。”

        罗猎道:“明天办完交接手续,晚上会连夜送往应天。”

        张长弓道:“你就别管这件事了,专心准备你们的婚礼。”

        罗猎道:“6威霖和阿诺呢?”

        张长弓道:“我不想你们插手。”

        外面又传来敲门声,6威霖和阿诺走了进来,两人的手中都拎着一个大大的行李袋,里面装着他们的武器,张长弓望着他们,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罗猎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我们三个商量了一下,最适合在锦山下手。”

        张长弓不再坚持,6威霖来到桌前将事先准备的地图摊开在桌上,具体的押运路线已经知道,锦山是6路上从黄埔到应天的必经之路,他们在锦山设伏,设法阻止车辆前行,然后展开营救行动,救出海明珠等人之后,马上撤离现场。

        阿诺道:“现在就是不知道他们何时开始转移,所以我们必须一部分人先在锦山埋伏,还要派人盯住转移囚犯的车队。”他停顿了一下道:“你一个人可做不成那么多的事情。”

        6威霖道:“老张,我和阿诺跟你去锦山埋伏救人,罗猎和铁娃负责跟踪囚犯车队。”

        张长弓道:“我不想你们为我冒险。”

        罗猎道:“我们可不是为了我你去冒险,我们这次是为了营救海明珠,无论怎样大家都共患难过。”他这样说是不想张长弓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张长弓为人仗义敦厚,不想因为他自己的事情而连累这些弟兄。

        罗猎回到家中,叶青虹仍然在等着他。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罗猎心中难免感到内疚,来到叶青虹的身边坐下:“这么晚了还没睡?”

        “睡不着!”叶青虹靠在罗猎肩头,她猜到罗猎一定在为海明珠的事情奔忙。

        罗猎道:“该不会被我传染失眠了吧?”

        叶青虹叹了口气道:“那也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猴子满山跑。”

        罗猎道:“警方传来消息,明天……不,今天他们就会把海明珠几人秘密押送前往应天,此事已经惊动了高层。”

        叶青虹道:“所以,你们应该已经决定了。”

        罗猎展开臂膀将她拥入怀中:“对不起。”

        叶青虹道:“为什么说对不起?张大哥的事情本来就是咱们自己的事情。”她抓住罗猎的手道:“最近我反而非常怀念咱们一家在苍白山老林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一点,可是没有什么烦心事,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来打扰。”

        罗猎点了点头道:“如果你喜欢,等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再回去。”

        叶青虹笑了起来:“就算咱们可以,小彩虹也不可以,她要接触社会,她要接受良好的教育。”

        罗猎道:“去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叶青虹点了点头,柔声道:“你陪着我。”

        罗猎笑了起来:“我岂不是又要失眠?”

        叶青虹道:“你要你脑子里不想坏事就能够睡个安稳觉。”

        罗猎自然是睡不安稳的,中途劫囚车绝非小事,而且此事充满了风险,警方知道海明珠的身份特殊,一定会做足准备,不排除这次的转移是一个圈套的可能。

        程玉菲带来了又一个坏消息,许成的尸体在青浦附近被现,应该是杀人灭口,他的死让军火走私案彻底没有了翻案的可能,幕后的老板自然安全了。

        自古华山一条路,现在罗猎再想救人只剩下劫囚越狱。

        程玉菲望着罗猎道:“我听说他们今天会被转移到应天受审。”

        罗猎点了点头。

        程玉菲道:“不知道安翟夫妇的事情会不会重演呢?”

        罗猎听出她话里有话,微笑道:“按理说海龙帮不会坐视不理的。”

        程玉菲道:“其实最好不要打劫狱的主意,我听说应天方面对此事非常重视,特地派出一支部队来转移犯人,搞不好是个圈套呢。”

        罗猎听出程玉菲是在提醒自己,他也考虑到这次的转移是一个圈套的可能,但是形势紧迫,他们也已经是箭在弦上不能不。

        于广龙一早就被张凌空请去吃早茶,两人坐在茶社的平台上,望着浦江上灰蒙蒙的云层,天气并不好,潮湿且闷热。于广龙刚吃完一只蟹粉蒸包,就热出了一身的大汗,他今天没有穿制服,灰色丝绸对襟汗衫敞开了怀,里面的背心也被汗水浸透,他拿起了桌上的折扇,用力地扇了几下,忍不住道:“这鬼天气。”

        张凌空道:“看来要下雨。”

        于广龙道:“下了才好,一身的汗,搞得食欲全无。”

        张凌空笑了起来:“看来是我没挑对时候。”

        于广龙道:“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要紧事?”

        张凌空道:“罗猎为了军火案的事情专门去找了我。”

        于广龙皱了皱眉头道:“跟他什么关系?这个人还真是麻烦,什么事情都想插手。”

        张凌空道:“我也奇怪,可后来才听说他和那几个海盗居然是朋友。”

        于广龙道:“这案子也不归我管了,等会儿我回去办完移交手续,就会把他们送到应天,有专案组负责此事。”

        张凌空道:“几个海盗罢了,想不到还会惊动高层?”

        于广龙道:“他们可不是普通的海盗,海龙帮在东海横行了不少年,后来因为中日联合剿匪,他们才不得不离开老巢去了南海,一度如丧家之犬惶惶而不可终日,前几年甚至投奔了赣北军阀任天骏。”

        张凌空道:“他们的事情我知道,不是说海连天和任天骏也反目了?”

        于广龙点了点头道:“我听说是任天骏看上了他闺女,海连天这个人最疼爱的就是女儿,所以拒绝了任天骏,两人也因为这件事接下了梁子,海连天愤而出走,这两年,中日关系不好,联合剿匪的事情也名存实亡,所以海连天又转了个空子,声势不断壮大,甚至过了过去。”

        张凌空道:“他们买军火还不是为了打劫,这些败类根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于广龙道:“不知道这件事怎么会惊动了上头。”

        张凌空看出于广龙在担心,这次的走私军火案是他们联手策划的黑吃黑,得到海龙帮用来购买军火的巨款,他就解除了眼前的燃眉之急,如果没有于广龙的配合,他自己是不可能将这件事做得如此完美,张凌空道:“许成已经死了,没有人会查出真相。”

        于广龙舒了口气,不过他仍然有些不放心:“海龙帮的人仍然将矛头指向你,现在舆论也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张凌空反问道:“有证据吗?我已经让律师准备材料,我要告那些不负责任的记者,他们败坏我的名声,我要让这些无良记者全都付出代价。”

        于广龙道:“你确定?”

        张凌空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于广龙仍然不放心,他点了点头道:“确定,当然确定!”

        6威霖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根据最新的消息,押送海明珠几人的车队已经出,离开公共租界巡捕房是在两个小时之前,也就是说,如果中途不耽搁的话,半个小时左右他们就会抵达锦山路段。

        张长弓已经潜入到路边的密林埋伏,阿诺和他一起提前去布置炸药。

        6威霖不慌不忙地组装好了枪械,端起狙击枪,从瞄准镜中观察着道路的情况。

        耳中传来罗猎的声音,罗猎动手设计了这个对讲装置,可以在二十公里内清晰地进行通讯,几人对罗猎的无所不能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这个对讲装置的明被公诸于众,一定会获得举世轰动,可罗猎却让几人严守秘密。

        只有叶青虹知道,罗猎的明并非他的原创,而是根据他脑海中未来知识绘制出图纸并制作出来的越这一时代的工具,如果不是形式所迫,罗猎也不会将这些越时代的科技产品拿出来使用,不过罗猎也有他的原则,在每次使用之后,都要进行回收,罗猎深知这些高科技工具都是双刃剑,如果落在不法之徒手中,甚至会引这个时代意想不到的变革。

        罗猎的声音变得极其清晰:“一共有五辆汽车,第一辆车负责引路,第二辆和第五辆车是卡车,每辆卡车内有二十人的武装小队。中间两辆军用吉普车内是被转移的犯人,邵威在第三辆,海明珠在第四辆,预计在十五分钟之后能够通过你们所在的路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