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人情法理】(下)

第三百八十四章【人情法理】(下)

        在这次的战争中,损失最大的是开山帮,然后是张凌空,其他势力在他们双方恶斗之时,悄悄占领了一些本属于开山帮的地盘。

        张凌空总觉得在背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布局,至于黑吃黑吞掉海龙帮购买军火的钱,张凌空也是无奈的选择,新世界的事情他必须要有个交代,惹事的是张凌峰,可负责任的却是他,毕竟张同武将黄浦的经营都交给了自己。

        罗猎来到后花园,张凌空已经让人泡好了茶,看到罗猎他笑着站起身来:“罗先生,今天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

        罗猎道:“早就想过来拜访,可最近一直忙于码头的工程,所以抽不出时间。”

        张凌空道:“虞浦码头的改建花了不少钱吧?”

        罗猎道:“花了一些,不过都在预算中进行。”

        张凌空点了点头,邀请罗猎坐下。

        罗猎道:“今天来,是想跟张先生打听一个人。”

        张凌空道:“什么人?”

        罗猎道:“张先生还记得上次在新世界舞会的时候,有个无赖招惹我未婚妻的事情吗?”

        张凌空心中一怔,不过他表面上不露声色,歉然道:“上次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罗猎道:“我来您这里可不是为了秋后算账的。”

        张凌空哈哈笑了起来,心中已经猜到罗猎的目的,端起茶盏,嗅了嗅茶香,却并未急于饮用,轻声道:“上次我让人狠狠教训了他一顿,还把他赶出了黄浦。”

        罗猎道:“那个人叫许成吧,最近有人见他又出现在了黄浦,而且还在黄浦做起了非法的生意。”

        张凌空哦了一声,然后重重放下茶盏道:“这个王八蛋,如果落在我的手上,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罗猎道:“许成做得是军火生意。”

        张凌空故意道:“走私军火?他胆子可够大的。”

        罗猎道:“最近公共租界破获了一件军火走私案,许成就是供货方,不过他并不是真正的老板。”

        张凌空笑眯眯望着罗猎,心中却恨不能掏出一把刀来。

        罗猎道:“我听到一些对张先生不利的传言。”

        张凌空道:“清者自清,那些无聊的传言我从来都不去理会。”

        罗猎道:“听张先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张凌空笑道:“罗先生这话我有些听不懂了,这件事跟你也有关系?”

        罗猎笑道:“张先生高抬我了,走私军火的生意就算是我想做也没有路子,不像您张先生,背后有张大帅那棵大树,只要您想要,什么样的军火弄不到手?”

        张凌空道:“罗先生此言差矣,我可从来不做这种违法的事情。”

        罗猎笑道:“打个比方罢了,您可千万不要介意。”

        张凌空道:“罗先生该不是真想做军火生意吧?”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可没那个胆子,张先生,我倒是有笔生意想跟您合作。”

        张凌空道:“只要是好生意,我洗耳恭听。”

        罗猎道:“有人出了笔钱,想帮海龙帮的几个人脱罪。”

        张凌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已经明白,这个出钱的人很可能是罗猎,罗猎今天前来找自己,醉翁之意不在酒,罗猎和海龙帮的几个人应当关系非同一般,否则他不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为几人奔走。

        张凌空道:“罗先生,咱们也认识不短的时间了,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朋友,既然是朋友,有句话我就必须得说出来,我们都是堂堂正正的生意人,最忌讳就是和土匪打交道,罗先生的虞浦码头以后难免会涉及航运生意,如果让外人知道你和海龙帮有瓜葛,只怕……”

        罗猎道:“张先生说得不错,可外面的流言是我们无法掌控的,别人想怎么说是别人的自由,我这个人只求做事问心无愧。”

        张凌空道:“这件事上我帮不了罗先生。”

        罗猎道:“没关系,张先生不愿意做,肯定会有其他人愿意。”

        张凌空听出罗猎的言外之意,罗猎在暗示他这件事要一管到底,就算自己不愿帮忙,罗猎仍然可以找到其他人合作。

        张凌空微笑道:“罗先生还是要慎重。”

        罗猎起身向他伸出手来,两人握了握手,罗猎道:“多谢张先生提醒。”

        张凌空道:“有空再约一起喝茶。”

        罗猎微笑道:“最近可能没时间了,不过等我找到许成我来约您。”

        张凌空皱了皱眉头,目送罗猎远走之后,他叫来了手下,低声道:“许成离开黄浦没有?”

        “早就走了。”

        张凌峰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后悔了,他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仍然有些不够果断。他不该放许成走的,如果当初狠下心将许成灭口,那么军火走私案就会成为一个永远无法破获的无头公案。

        张长弓专门去探望了海明珠,海明珠在他面前表现得很坚强,还主动安慰起张长弓来:“张大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张长弓道:“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海明珠摇了摇头道:“青虹姐打点过了,这些巡捕对我都算客气。”

        张长弓抿了抿嘴唇,望着海明珠憔悴的俏脸,他鼓足勇气伸出手去握住了海明珠的纤手,海明珠的手颤抖了一下,并没有逃开,在她的印象中,这还是张长弓头一次主动牵住自己的手。

        张长弓道:“你瘦了。”

        海明珠道:“你嫌我过去胖是不是?”

        张长弓道:“你怎么都好看。”

        海明珠羞涩地垂下头去,小声道:“张大哥,你过去怎么不对我这样说?”

        张长弓道:“你放心,我们都在积极奔走,一定将你们救出去。”

        海明珠摇了摇头道:“没用的,警方已经查到了我们的身份,我们所犯得都是死罪,你们就别忙活了。”

        张长弓抓紧了她的手,压低声音道:“你不可以放弃,我不会丢下你不管,无论采用什么办法,我都会把你救出去,你信不信我?”

        海明珠泪光盈盈地望着张长弓,她点了点头,她信,她一直都相信。

        “时间到了!”负责监视的巡捕大声道。

        海明珠依依不舍地牵着张长弓的手,张长弓也不舍得放开,可是不能不放,他大声道:“相信我,我一定会做到!”

        6威霖和阿诺都在外面等着张长弓,这是罗猎给他们的任务,让他们最近一段时间一定要寸步不离地盯住张长弓,这是为了避免张长弓因为冲动而做出劫狱的事情,不到最后一步,不可以采用这种极端的手段。

        张长弓来到车前,低声道:“走吧!”

        阿诺负责开车,6威霖和张长弓一起坐在汽车的后座,6威霖道:“挺好的?”

        张长弓点了点头。

        6威霖道:“不用担心,大家都在想办法。”

        张长弓道:“我没担心。”

        阿诺道:“大不了把巡捕房给炸了。”

        6威霖道:“别胡说,又不是被逼到绝路上,现在还有回转的余地,罗猎和叶青虹都在到处奔走呢。”

        张长弓道:“就算走私军火的案子能够解决,也改变不了他们是海盗的事实。”

        三人同时沉默了下去,他们都知道依靠律师是无法逃脱法律制裁的,政府对海盗的量刑很重,像海明珠、邵威这种骨干份子,只要落网就是死刑。

        6威霖道:“新闻开始酵了,应该是有人故意在散布消息,我怀疑,他们在吸引海龙帮的注意,如果海连天得知这件事,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张长弓道:“海连天收到消息就算最快赶到黄浦也要一周的时间,其实他就算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很可能落入警方的圈套。”

        6威霖点了点头道:“所以越早救出海明珠他们反倒越容易控制事态。

        白云飞看着报纸,不禁笑了起来,旁边的常福有阵子没见他这么高兴了,小心问道:“老爷,什么事那么开心?”

        白云飞道:“军火案的报道,都说这起军火案和张凌空有关。”

        常福道:“这些记者还真是敢写。”

        “苍蝇不叮无缝蛋!”白云飞眯起眼睛道,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张凌空应该有问题,这种黑吃黑的事情在江湖中并不少见,可白云飞却对这种做法非常不齿,盗亦有道,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张凌空所为,此人的吃相也太难看了,而白云飞又知道罗猎和这些人的关系,以罗猎的性情,势必会出面帮忙,这就让他和张凌空会成为对立面。

        白云飞感觉上天对自己真是不错,最近生在租界有趣的事情真是越来越多。

        白云飞向常福勾了勾手指,常福凑了过去,白云飞道:“联系我们相熟的几家报纸,把这个消息尽可能传播出去。”

        常福道:“不是还没有证据。”

        白云飞道:“莫须有,你以为他张凌空比岳飞还要厉害吗?”

        时间对海明珠明显是不利的,他们被捕的第二天,巡捕房就接到上头的命令,要把他们押解转移到应天审问,因为海龙帮还牵涉到一桩两年前的军火抢劫案。

        罗猎和叶青虹原本想将事情的影响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因为他们知道影响越大,解救的难度就越大,然而事情还是在朝着对他们不利的方向展。虽然邵威将整件事都一力承担下来,可是海明珠的身份已经暴露,没有人会轻易放过海连天的女儿。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