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四章【人情法理】(上)

第三百八十四章【人情法理】(上)

        张长弓带着她爬上了甲板,海明珠来到船头,此时月亮刚刚升起来,银色的月光洒满浦江的江面,宛如水面上铺砌了一层的碎银,海明珠拢了拢被风吹乱的秀发,小声道: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张长弓道: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的。

        海明珠猛然转过头去:我知道?怪我喽?怪我不去找你是不是?

        张长弓道:我没这个意思,我

        海明珠眼圈儿红了起来,美眸中泛出晶莹的泪光:你一个大男人连喜欢一个人的勇气都没有吗?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那么久,日日夜夜都在等着你去找我,等着有一天你去我爹面前向我提亲,三年了,我等了你整整三年了!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张长弓最怕女人哭,看到海明珠流泪他顿时手足无措:你别哭,我错了我错了

        海明珠道:你错哪儿了?

        张长弓道:我不该那么久没去找你。

        海明珠道:还有呢?

        张长弓掏出手帕递给海明珠:你擦擦眼泪。

        海明珠道:我是第一次为男人流泪,也是最后一次。不擦!回答我的问题,你错哪了?

        张长弓道: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海明珠气得直跺脚:张长弓,我怎么会看上你这个榆木疙瘩,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我?

        张长弓被海明珠问得呆在了那里,他可以面对死亡的危险面不改色,可是海明珠的这个问题实在是让他犯了难,他摸了摸后脑勺。

        海明珠道:那就是不喜欢了。

        张长弓道:不是

        海明珠道:你说!

        张长弓闭上眼睛,鼓足所有的勇气方才道:我喜欢你声音小的跟蚊子叫声似的。

        大声点!

        我喜欢你!

        张长弓刚刚说完,海明珠就冲了上去,紧紧抱住了他,张长弓感到自己的嘴唇被一个灼热柔软的唇封住,他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如同被闪电击中一般,睁开双眼,看到了满脸泪水的海明珠,张长弓就是再木讷,此时也明白应该做什么,展开臂膀将海明珠拥入怀中,他的回应要比海明珠期待的更加热烈

        我要去提亲!张长弓很正宗地向罗猎说出了自己的这个决定。

        罗猎并不意外,他笑道:你早就该去提亲,海明珠等了你那么久,你再不提亲,人家都变成老姑娘了。

        张长弓道:你说海帮主会不会答应?

        罗猎道:由不得他,海明珠非你不嫁,他很疼这个女儿的,我看没问题,张大哥我想好了,你去提亲不能空手过去,我和青虹准备送给你们一艘船。

        张长弓慌忙摆手道:那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你们如此破费。

        罗猎道:是兄弟就别跟我客气,再说了,你帮我那么多忙,我可没给你多少报酬,对了,今晚请他们来家里吃饭吧,我把陆威霖和阿诺叫过来,大家好好聚聚。

        张长弓点了点头。

        就在张长弓对未来幸福生活充满期待的时候,海明珠却遇到了麻烦,她和邵威在交易军火的时候,被收到消息的巡捕给抓了个现行,事发地点在公共租界,罗猎他们收到消息的时候,海明珠一行已经被逮捕关押。

        对这种事情罗猎他们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叶青虹帮忙找了律师准备先将人保释出来,而罗猎则去找了刘探长,希望利用他在警界的影响力帮忙。

        可事情远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复杂,首先海明珠几人因为涉及军火走私,又被人举报他们海盗的身份,所以警方拒绝保释,而刘探长查到,他们的这次军火交易对象是张凌空,可张凌空却对这次的交易矢口否认,并准备起诉他们诬陷自己。刘探长奉劝罗猎不要趟这趟浑水,以免引火烧身。

        罗猎知道张长弓会不惜一切代价营救海明珠,他尽力张长弓保持冷静,这边又请程玉菲帮忙,利用她和警方良好的关系,前往探视了邵威。

        邵威被戴上了脚镣,这是死刑犯才会得到的待遇,见到罗猎来看自己,邵威叹了口气道:都怪我,没有查清对方的底细就进行军火交易,这下麻烦了,连累了大小姐。

        罗猎道:邵威,这里没有外人,你必须要将这次的真实情况全都告诉我,不然我也不好帮你们。

        邵威点了点头,他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军火交易的另外一方的确是张凌空,来到黄浦之后,他还和张凌空的手下许成见了面,问题出现在验货的时候,他们在前往码头验货的时候,被事先埋伏的巡捕给包围了。

        邵威道:我现在想想,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圈套,我们是给过钱之后,巡捕才开始行动的,张凌空根本就是蓄谋坑害我们。

        罗猎道:现在张凌空坚决否认跟你们有过交易,走私军火可是重罪。

        邵威道:警方那么快就查出我们的身份?而且交易地点只有我们和许成知道,肯定是那个许成告了密。

        罗猎心中暗忖,张凌空应当就是走私军火的主谋,不过此事复杂,更像是一起事先策划的黑吃黑,公共租界的巡捕头子就是于广龙,而于广龙又是张同武的旧部。如果当真是于广龙和张凌空串通,这事儿只怕麻烦了。

        一直旁听的程玉菲道:你记不记得许成是什么样子?

        当然记得。

        程玉菲让邵威描述一下许成的外表,然后拿起事先准备的纸笔现场画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就根据邵威的描述画出了许成的外貌,罗猎看了一眼,却感觉画像上的人有些熟悉,仔细一想,竟然是新世界舞会那天公然挑衅叶青虹的家伙。

        邵威道:就是他,他化成灰我都认得,他是许成,他还说他的后台老板就是张凌空。邵威道:罗猎,我求你一件事,我们这次十有八九是无法脱罪了,我会把所有的罪责一个人承担下来,你可不可以帮忙解救大小姐?

        罗猎道:你放心吧,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尽力。

        罗猎和程玉菲出了巡捕房,抬头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空,罗猎道:要下雨了。

        程玉菲扬了扬手中的雨伞道:没关系,反正我带着伞呢。这把伞她几乎从不离身,不但可以防雨还是她的秘密武器。

        罗猎道:程小姐,以您的经验来看,他们脱罪的可能性有多大?

        程玉菲道:他们是海龙帮的人没错吧?

        罗猎点了点头。

        程玉菲又道:无论他们的交易方是谁?他们这次来黄浦的目的是购买军火对不对?

        罗猎没有说话,程玉菲提出的两点无可置疑且证据确凿。抛开邵威他们和自己的友情不言,他们的确触犯了现有的法律。

        程玉菲道:你这个人从来都是将人情看得比法理还大。

        罗猎道:那要看法理是什么人制订,要看看法理到底是不是真正为老百姓考虑。

        程玉菲道:在你的眼中,他们就是一帮因为生存不下去揭竿而起的梁山好汉,你有没有想过他们购买军火的目的?你有没有想过海龙帮这些年在海上烧杀抢掠,制造了多少惨案。

        罗猎道:照你这么说只要是海龙帮的人都该死,应该全部剿灭一个不留。海龙帮的人有罪,可设下圈套的人呢?难道就将海龙帮治罪,那些背后的策划者,指使者逍遥法外?这就是你所谓的真相?

        程玉菲道:我查过不少的案子,有些案子我一看就知道,你明明知道背后肯定有文章,但是你偏偏没有证据。她在委婉地暗示罗猎,海龙帮从一开始就被人设计,只是一个牺牲品。

        罗猎道:还有没有办法帮助他们?

        程玉菲道:我会追查许成这个人,只要能够找到许成,让他说出真相,这件事或许会有转机。

        罗猎道:我去找张凌空,看看这件事是否有回旋的余地。

        程玉菲从罗猎的话语中已经知道他必然会插手这件事。

        张凌空听闻罗猎来访,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答应和他见面,张凌空新近遭遇的麻烦不少,在他的劝说下张凌峰昨天终于登上了前往满洲的列车,张凌空也算是松了口气。

        他和罗猎的交集不算多,利用虞浦码头交换蓝磨坊的地皮,原本是一件划算的买卖,可是在蓝磨坊被烧之后,等于白白损失了一大笔,张凌空认为最终得利的人是白云飞,因为新世界就是他楔在白云飞心口的一颗钉子。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白云飞非但没有趁火打劫,反而主动帮忙调解他们和开山帮的矛盾。

        张凌空很快就想透了其中的道理,人类社会其实和自然界一样,都存在着一个生态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就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白云飞是个聪明人,他应该看出租界的真正话事人想要趁着这次机会重新洗牌的想法,所以白云飞才主动站出来,平息这场战火,让租界的各方势力重新回到平衡的状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