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二章【苦咖啡】(下)

第三百八十二章【苦咖啡】(下)

        罗猎决定去找程玉菲好好谈谈,关于麻雀的问题,麻雀这次回来发生了太多的改变,变得让他有些不认识了,而罗猎更担心这种变化持续下去,他不想麻雀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更不想麻雀变成一个连她自己都不认识的人。

        程玉菲道:“我并不知道她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她甚至连在欧洲结婚都没有告诉我。”

        罗猎道:“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和盗门牵涉甚深,我担心她被盗门利用。”

        程玉菲道:“你这倒不用担心,麻雀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会轻易被人利用。”

        罗猎道:“再聪明的人都会有弱点,一旦让人发现她的弱点,就很容易利用。”

        程玉菲反问道:“你觉得麻雀的弱点是什么?”

        罗猎犹豫了一下道:“她过于执着于麻博轩教授的遗愿,所以一直致力于九鼎的寻找工作。”

        程玉菲摇了摇头道:“罗先生连实话都不敢说,你比谁都明白她的弱点是什么。”

        罗猎笑了笑,顾而言他道:“我只是作为朋友,不想让她被人利用。”

        程玉菲道:“你当她是朋友,可她却从未当你是朋友,她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罗猎道:“我一直当麻雀是自己妹妹一样。”

        程玉菲起身为罗猎去冲咖啡,将冲好的咖啡放到他的面前:“这话听着耳熟,男人对女人没感觉的时候都会这么说吧?”

        罗猎接过咖啡,闻了闻道:“好香啊!”

        程玉菲道:“麻雀送给我的咖啡豆。”

        罗猎嗯了一声。

        程玉菲笑道:“你不会担心我在里面下毒吧?”

        “程小姐那么严谨的人,就算是犯罪也会尽可能消除一切证据。”罗猎喝了口咖啡,咖啡没加糖,有些苦。不过他刚好喜欢这样的味道,苦涩的咖啡在后头慢慢回甘,罗猎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程玉菲自己的那杯也没放糖,喝了一口方才想起道:“对了,我忘给你加糖了。”

        罗猎道:“我喝咖啡从不放糖。”

        程玉菲道:“总算发现咱们的共同点。”

        罗猎道:“咱们最大的共同点是都拥有一个正义之心。”

        程玉菲笑了起来,她听出罗猎在恭维她,不过顺便着把他自己也夸了一遍。

        程玉菲道:“我还以为咱们最大的共同点是拥有同一个好朋友呢。”

        罗猎道:“现在麻雀不把我当成朋友了,我说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

        程玉菲道:“我会劝劝她。”她将咖啡杯放下:“其实你一早就应该有心理准备,只要插手安翟的事情,你的麻烦就会少不了。”

        罗猎道:“如果麻雀遇到了麻烦,你会不会坐视不理?”

        程玉菲摇了摇头,麻雀是她的好朋友。

        罗猎道:“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程玉菲道:“还有三天,如果三天内找不到张凌峰,刘探长就会卷铺盖走人。”

        罗猎透过落地窗望着斜对面的巡捕房,刘探长真是命运多舛,虽然侥幸躲过了前两次的危机,可新的危机这么快就已经到来,在洋人的手下做事也不容易。

        程玉菲道:“没有人跟张家联系过。”

        罗猎道:“可能绑架者根本不是图财。”程玉菲道:“不图财就是存心报复,所有线索都中断了。根据现有的线索,所有矛头都指向穆天落,可根据我的分析,穆天落又不可能做这件事。”

        罗猎道:“也许不应该把目光局限在黄浦一地。”

        程玉菲道:“你的意思是不一定是黄浦的某个势力做的。”罗猎点了点头道:“张凌峰身份特殊,他父亲张同武是北满军阀,得罪过的人很多。”

        程玉菲道:“如果真被你说中,张凌峰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候,她的助手李焱东敲了敲门,满脸信息地走了进来:“张凌峰找到了。”

        罗猎和程玉菲都是一愣。

        李焱东道:“他自己逃了出来,已经回到了家中,听说人没事,刘探长请你一起过去看看情况呢。”

        张凌峰已经平安返回了位于黄浦的家中,从他身上的伤痕可以看出他遭受了一些折磨,不过还好没受重伤,受到邀请的程玉菲和刘探长第一时间来到了张家探望。

        张凌空也在,请了医生为张凌峰刚刚检查过,医生让他放心,张凌峰没事,只是受了些惊吓,休息几天即可一切如常。

        听闻刘探长前来拜访,张凌空来到了客厅,刘探长赔着笑道:“张先生,我听说令弟已经回来了?”

        张凌空点了点头道:“刘探长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刚刚回来。”

        刘探长道:“我们此次前来是想和令弟谈谈绑架案的事情,不知是否方便?”

        张凌空道:“刘探长,我弟弟刚刚回来,还受了些惊吓,怎么查案子的时候不见你们那么积极?”

        刘探长被他不留情面地嘲讽,自然是颜面无光,他尴尬道:“那好,我们改天再来。”

        张凌空道:“不送!”

        程玉菲道:“人平安无事最好,可案子还没有破,看来张先生对破案没什么兴趣。”

        原本坐在沙发上的张凌空霍然站起身来,他怒视程玉菲道:“程小姐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对破案没兴趣?”

        程玉菲毫不畏惧地望着张凌空道:“张先生最好加强戒备,黄浦最近很不太平。”

        张凌空道:“维持治安不是巡捕房的事情吗?”

        程玉菲不再说话,和刘探长一起离开了张家。

        来到外面,刘探长回身看了看张公馆的大门,皱了皱眉头道:“这个张凌空实在是太傲慢了。”

        程玉菲道:“张凌峰没事就好,他爱说什么就让他说去吧。”

        张凌空敲了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张凌峰的声音:“门开着呢。”

        张凌空推门走了进去,看到张凌峰站在穿衣镜前,赤裸着半身,正在观察身上的伤痕。

        张凌空站在门后静静望着张凌峰。

        张凌峰道:“我会将绑架我的人碎尸万段。”

        张凌空道:“你在黄浦很不安全,叔叔刚发电报过来,让你即刻返回北满。”

        张凌峰道:“他很关心我吗?”张凌空道:“叔叔一直都很关心你,疼爱你,你不在的这几天,他几乎每天都要电讯你的情况,凌峰……”

        张凌峰道:“我不想听这些,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经历了什么。”

        张凌空道:“最重要的是你平安回来了,凌峰,你放心,这事儿我不会善罢甘休,我一定会把绑架你的人找出来,我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张凌峰摇了摇头道:“不劳你费心,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张凌空道:“我已经让人去买明天的火车票,明天我会派人护送你返回满洲。”

        张凌峰从穿衣镜内冷冷望着张凌空:“堂哥,是不是我的事情你都要替我做主?”

        在张凌空的印象中,张凌峰还是第一次用堂哥来称呼自己,这一称呼表明了他对自己的反感和抵触,张凌空道:“凌峰,不是我要替你做主,我也做不了你的主,可是叔叔的命令你不能不听。”

        张凌峰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他既然想我回去,那就亲自来黄浦用枪把我压回去。”

        张凌空叹了口气道:“我会把你的话告诉叔叔,你先休息。”

        张凌峰道:“是赵虎臣绑架了我,也是他杀了陆如兰,我要让他死!”

        张凌空愣了一下:“你有证据吗?”

        张凌峰道:“我亲耳听到有人给他打电话。”

        张凌空道:“人家在打电话的时候会直接提到他的名字?”

        张凌峰怒道:“你在怀疑我的智商吗?”

        赵虎臣望着墓碑上陆如兰的照片,心中一阵惆怅,如此鲜活的一个生命说没了就没了。在他得知陆如兰背着自己和张凌峰勾搭上了之后,一度恨不得将陆如兰碎尸万段,可当他看到陆如兰尸体的时候,心中却没了仇恨,反倒想起陆如兰对自己的诸般好处来。

        赵虎臣开了瓶红酒,洒在陆如兰的坟上,低声道:“如兰,好好的去吧,希望早点投胎转世,找个好人家。”

        赵虎臣轻轻抚摸着墓碑上陆如兰的照片,他是第一次来给陆如兰上坟,也准备是最后一次,因为他不准备再来触动自己的伤心事。

        赵虎臣的这个想法很快就成为了现实,一声枪响惊飞了了树林中的鸟儿,子弹从赵虎臣额头正中射入,赵虎臣死在了陆如兰的墓前,大字型躺在那里,双目望着天空,瞳孔迅速散大。

        黄浦迎来了久违的晴朗天气,可是每个人的心头都笼罩着一层厚重的云,赵虎臣的死让整个黄浦变得风声鹤唳,公共租界的巡捕如临大敌,于广龙在得悉赵虎臣的死讯之后,马上调动了所有的警力加强戒严,开山帮不会咽下这口气,他们一定会报复。

        然而首先遭到报复的却是张凌空的新世界,在赵虎臣被杀的当晚,新世界歌舞厅发生纵火案,装修一新营业不久的歌舞厅被烧成了一片瓦砾,火灾造成了十七人死亡,震惊了整个法租界。

        这场火灾的发生引发了更坏的后果,开山帮位于公共租界的七个堂口在一夜之间全都遭到了攻击,短短的三天内,战火已经燃遍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