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施加压力】(下)

第三百八十章【施加压力】(下)

        白云飞面孔一板道:“没空!”

        罗猎心中暗忖,这过来求见的女侦探十有八九就是程玉菲,看来刘探长也是走投无路,能用的办法都用上了。

        辞别白云飞,罗猎走向自己的汽车,却见程玉菲就在自己的汽车旁站着。原来她在白云飞那里吃了闭门羹并没有马上走。

        看到罗猎,程玉菲笑道:“果然是你,罗先生,不介意我搭个顺风车吧。”

        罗猎点了点头,拉开车门请程玉菲上去了,启动汽车之后道:“程小姐这是准备去什么地方?”

        程玉菲道:“你去哪里?”

        罗猎道:“虞浦码头。”

        程玉菲道:“也送我去那里吧,我去公共租界,虞浦码头好像离赵虎臣的家不远。”

        罗猎开车向虞浦码头的方向驶去,程玉菲拉开手袋,对着镜子补了点妆。无意中看到罗猎在笑,她忍不住道:“你笑什么?”

        罗猎道:“你今天化妆了啊。”

        程玉菲道:“麻雀送给我的化妆品,不用可惜了。”她把手袋收好,拢了拢头发:“你来找穆天落啊。”

        罗猎点了点头道:“虞浦码头正在改建,可三天两头地丢东西,我让他出面帮我解决一下。”

        程玉菲道:“有没有查清是什么人在捣乱?”

        罗猎道:“没必要查,反正只要触犯了别人的利益就会有麻烦,这种事报警也没用,最好的办法就是背地里摆平。”

        程玉菲道:“张凌峰的事情你听说了吧?”

        罗猎道:“整个黄浦传得沸沸扬扬,我要再没听说岂不是孤陋寡闻。”

        程玉菲道:“你怎么看?”

        罗猎道:“我又不是侦探。”

        程玉菲笑道:“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说说你的看法帮我开拓一下思维。”

        罗猎道:“你去找赵虎臣就是要去了解案情吧?”程玉菲道:“我总觉得赵虎臣没那么傻,这种时候动手,岂不是所有人都猜到是他干的?”

        罗猎道:“所以你去找穆天落。”

        程玉菲道:“知不知道你们也有嫌疑。”

        罗猎道:“说来听听。”

        程玉菲道:“张凌空和你们因为蓝磨坊的地块发生过一些矛盾,你和他又在新世界舞会上发生冲突,据我的调查,张凌峰一直暗恋叶青虹,你的未婚妻。”

        罗猎道:“你干脆怀疑是我绑架了张凌峰。”

        程玉菲道:“我只是说理论上有这种可能。”

        罗猎道:“理论上任何人都有可能,首先不能排除绑架勒索赎金的可能。”

        汽车已经快到虞浦码头的门前,程玉菲道:“你在码头放下我就行,我走过去。”

        罗猎道:“送佛送到西天,怎能半途而废。”可是来到虞浦码头门前的时候,看到有不少人围在那里,旁边居然还出现了一辆警车,罗猎顿时生出警惕,他将汽车停了下来,必须先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程玉菲跟他一起向码头走去,一位码头工人看到了罗猎,赶紧迎了上来:“罗先生,您来的好快,刚刚派人去通知您。”

        罗猎道:“怎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虞浦码头发现了一具女尸,尸体被沉入水中,进行码头改造工程的工人发现了女尸,第一时间报了警。

        在虞浦码头负责监工的张长弓,他刚让铁娃去通知罗猎,想不到罗猎这么快就来了,问过才知道罗猎是路过。

        程玉菲听说发现女尸,也打消了马上前往赵虎臣那里的念头,来到发现女尸的现场,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全身赤裸,因为被水浸泡了很长时间,再加上天气炎热,现场传来阵阵恶臭。

        程玉菲戴上口罩,她和黄浦各区的巡捕都很熟,所以很顺利进入了隔离区,来到女尸旁边,询问那名现场法医道:“身份确定了吗?”

        法医摇了摇头,程玉菲拉开裹尸袋,朝里面看了一眼,内心不由得一沉,她离开了隔离区,褪下手套,来到罗猎身边道:“陆如兰!”

        罗猎知道这次真的遇上麻烦了,刚才在汽车内,程玉菲让他分析案情,还说他和叶青虹也有嫌疑,想不到居然被她说中,陆如兰的尸体被发现在虞浦码头,虽然无法证明绑架案就是他们所为,可无疑已经将他们扯进了案子里。

        此时公共租界巡捕房的警长于广龙来了,他和罗猎也是打过交道的,当年因为于卫国的案子,于广龙对罗猎展开调查,而且处处针对,虽然后来证明了罗猎的清白,可于广龙和罗猎之间一直没有什么联络。

        于广龙还有一个身份,他曾经是张同武的部下,张家将选择黄浦作为后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于广龙,张凌空之所以能够在公共租界这么快站稳脚跟,和于广龙的引荐有关。

        于广龙在初步了解案情之后,马上下令查封虞浦码头。

        查封就意味着停工,非但如此,作为虞浦码头的负责人罗猎被当即要求前往巡捕房配合调查。

        一身警服的于广龙望着罗猎,叹了口气道:“罗先生,想不到啊,咱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罗猎道:“于警长,就凭着一具女尸要把我给带到警局调查?”

        于广龙道:“这理由还不够充分吗?”

        “不够充分吧?”程玉菲走了过来。

        于广龙道:“程小姐,您怎么也在啊?”

        程玉菲道:“尸体是从上游漂过来的,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天一夜,死前遭受了不少的折磨,手足的骨骼都被人打断了,于探长仅凭着在码头发现尸体就能断定这里是凶案现场?然后就将罗先生列为嫌疑人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

        于广龙被程玉菲一连串的发问弄得有些脸上无光,他干咳了一声道:“我只是请罗先生协助调查。”

        程玉菲道:“罗先生,我提醒你啊,你有权拒绝的,如果你现在去巡捕房,要考虑影响自己的名誉啊,就算事后证明了你的清白,可影响一旦造成,你总不能再起诉于警长,让他给你登报道歉?”

        于广龙听出程玉菲的潜台词,他也知道罗猎在黄浦的能量,马上笑了笑道:“大家都是朋友,我只是公事公办。”

        程玉菲道:“其实查出案发地点并不难,最近天气闷热,无风无浪,水流速度是一定的,根据死者的尸体可以大致推算出她死亡的时间,再测算水流的速度,应该可以测算出她在水中的距离,我们可以从这里进行反向推算,可以倒推出案发地点的大概范围。”

        于广龙跟着点头,程玉菲的本领他是知道的,速度乘以时间的确可以算出距离。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陆如兰的尸体应当是从上游漂过来的,也就是说凶杀现场不可能在虞浦码头,只是罗猎比较倒霉,凑巧遇到了这档子事。

        于广龙道:“罗先生,您可以先不用去巡捕房,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不要离开黄浦,可能我们会随时找您了解情况,还有这虞浦码头近期需要关闭,工程必须暂停,等我们调查清楚状况再考虑重新开工的事宜。”

        罗猎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巡捕将尸体运走之后,马上查封了码头,工地的工人就地遣散,罗猎让张长弓去安排善后事宜。他去办公室给叶青虹打了个电话,告知她码头发生的事情,让她不用担心,不过也让叶青虹做好心理准备,很可能会有巡捕去对她进行调查。

        罗猎离开虞浦码头,看到程玉菲仍然在自己的车前站着,他向程玉菲道:“刚才的事,真是要谢谢你了。”

        程玉菲道:“你不用谢我,只要是有脑子的都不会把这里视为凶案现场。”

        罗猎指了指汽车道:“我送你去赵虎臣那里。”

        程玉菲也没跟他客气,上了车,罗猎启动汽车之后,她却让罗猎调头。

        罗猎道:“你不是要去赵家吗?”

        程玉菲道:“先去找凶案现场。”

        罗猎想起刚才她那番根据水流速度和死亡时间推算凶案现场位置的论断,小声道:“不是尸检结果还没出来?”

        程玉菲道:“从虞浦码头向上就是法租界,法租界里的酒厂不多吧?”

        罗猎道:“什么意思?”

        程玉菲道:“我在死者的指甲缝隙中发现了酒糟,也就是说死者遭受折磨的地方可能是一座酒厂或者是小规模的酒坊,这酒坊应当位于浦江沿岸,在将范围限定在法租界。”

        她从手袋中取出了一张地图展开,用口红在上面标记着,一共有十一家可能的酒坊,咱们一下午应该能查的过来。

        罗猎此时真正佩服程玉菲起来,专业的毕竟是专业的。

        程玉菲道:“怎样?你想不想尽快查清这件事?”

        罗猎道:“想,总不能背着一个嫌疑犯的帽子。”

        罗猎和程玉菲两人沿着浦江调查了所有嫌疑范围内的酒坊,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这十一家酒坊都一一排除了嫌疑。程玉菲也有些沮丧,她和罗猎靠在车头,望着远处浦江的落日,程玉菲道:“没理由啊,这十一家酒坊我们都查了个遍,应该说都没有问题,陆如兰手指缝隙中的酒糟成分和他们的都不相符,难道还有其他的酒坊,地图上没有标记?”

        罗猎道:“先别想了,时间不早了,我请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