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章【施加压力】(上)

第三百八十章【施加压力】(上)

        罗猎道:“我倒是有些线索,安翟的失踪案应该和盗门有关,此前的纵火案也是一样。”

        刘探长是个明白人,点了点头道:“我马上将此列为调查的重点,联络黄浦所有警署,重点排查盗门的犯罪事件。”

        罗猎道:“那就拜托刘探长了。”

        罗猎回到家,叶青虹已经给法国领事蒙佩罗打完了电话,电话中蒙佩罗答应将查案日期宽限到七天,这已经是蒙佩罗能给的最大人情,毕竟张凌峰身份敏感,如果他在法租界出了事情,必然会引起整个法租界上层社会的震动,甚至会惊动国和国之间的外交层面。

        叶青虹放下电话,向罗猎道:“真搞不懂你,那个刘探长值得你那么帮忙?”

        罗猎道:“他这个人还算厚道,瞎子的事情还得靠他给我引导风向。”

        叶青虹笑道:“阴险!”

        罗猎挨着叶青虹坐下,端起面前的咖啡,叶青虹道:“凉了,我给你换一杯。”

        罗猎摇了摇头道:“别麻烦了,到底是谁劫持了张凌峰呢?”

        叶青虹道:“他这个人一直自视甚高,自命风流,其实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别看在外面目空一切,可在他父亲张同武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张同武倒是一直尽力栽培他,可他不争气,在满洲指挥了几场和徐北山部的战斗,都以失败告终,否则张同武也不会让他到黄浦来。”

        罗猎道:“张凌峰骨子里倒不是什么坏人。”

        叶青虹道:“那个张凌空是他的堂兄,张家在满洲的形势不好,徐北山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势力不断壮大,现在苍白山大半都落在了他的手中,张家控制的北满地盘不断缩小,所以他们才会提前向黄浦转移财产,这是为了将来有可能败走满洲铺后路。如果张凌峰争气,张同武又何必将这种事情交给侄子去做?”

        罗猎道:“案情很复杂啊。”

        叶青虹道:“你什么时候对破案也有兴趣了?难道是受了那位美女神探的影响?”

        罗猎看了她一眼道:“我怎么闻到醋味儿?”

        叶青虹拧了他耳朵一下,轻声道:“你怎么看?”

        罗猎指了指茶几上的报纸道:“从表面上看,这赵虎臣的确有最大的嫌疑,张凌峰动了他的女人,赵虎臣为了这张颜面也必须要出这口气,绑架报复都合情合理。”

        叶青虹点了点头,巡捕房按照这条线索去查或许会有收获。

        罗猎道:“可这么明显的事情,我们能够想到,别人也一定能够想到,赵虎臣也不是傻子,现在满城风雨,张凌峰出任何事,第一嫌疑人都会是他,你觉得他会那么干吗?”

        叶青虹道:“这种穷凶极恶的人物搞不好会知难而上。”

        罗猎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张家的仇人实在太多,远的如满洲的徐北山,近的有法租界的白云飞。”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这些仇人都可能利用这次的事件。”

        叶青虹有些担心道:“你说张凌峰会不会有危险?他毕竟帮过我的。”别的不说在当初对付肖天行的事情上,如果没有张凌峰的帮助,叶青虹也很难顺利达成目的,虽然叶青虹对张凌峰的追求很反感,可她仍然将张凌峰当成了朋友。

        罗猎道:“这样吧,我去跟白云飞谈谈。”

        叶青虹道:“你怀疑白云飞?”

        罗猎微笑道:“如果排除了他的嫌疑,那么搜查的范围也会缩小,你说对不对?”

        白云飞听闻罗猎前来拜访,让人将他请了进来,管家常福将罗猎带到了白云飞的身边,白云飞正在摆弄他刚刚得到的一套茶海,上好的金丝楠木,经过茶水的润泽更显露出金黄色的纹路,一套汝窑的精美茶具摆在其上,相得益彰。

        白云飞笑道:“罗老弟,你来的正好,看看我这套茶具怎么样?”

        罗猎道:“我是个外行,反正您白先生看得上眼的东西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

        白云飞道:“这可称不上什么宝贝,跟皇宫大内之物不能相提并论。”他话中有话,分明还惦记着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而且白云飞也和多数人一样,认定是罗猎把安翟转移了出去。

        罗猎在白云飞的对面坐下,耐心看着白云飞慢条斯理地泡茶,白云飞泡茶的手法非常娴熟,一看就知道在这方面进行过专门的研究,罗猎又想到他曾经的舞台经历,这巧妙的手法应当和他的戏剧功底有着相当的关系。

        白云飞将泡好的一杯祁红递给了罗猎,罗猎嗅了嗅茶香:“白先生喜欢红茶?”

        白云飞道:“我是个懒人,这套茶具刚刚拿出来,红茶开片儿更快。”

        罗猎道:“看来我运气不错,一不小心就拔了个头筹。”

        白云飞端起茶盏,品了口酒道:“罗老弟的运气一直都不错。”

        罗猎道:“原来白先生一直那么看我。”

        白云飞道:“我始终认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大成就,一半运气,一半本事,很多时候运气比本事更重要。”罗猎道:“白先生的话总是那么充满哲理。”

        白云飞笑道:“我的想法而已,你未必认同。”

        罗猎道:“白先生觉得自己的运气如何?”

        白云飞道:“也算不错,可我总觉得上天对我不公,我这个人是不是太贪心了?”

        罗猎笑道:“人若是没有贪欲,这个社会又怎能进步?整个人类历史其实就是由贪欲书写。”

        白云飞道:“这话我赞同,如果从老祖宗开始就安于现状,那么又岂会有今日之发展?”

        罗猎品了口茶:“我喜欢用白瓷茶具喝红茶。”

        白云飞道:“回头我送你一套德化白瓷。”

        罗猎的目光扫到了一旁的报纸:“白先生在看新闻啊。”

        白云飞笑道:“最近才关心,而且新闻让我格外开心。”罗猎道:“可不可以让我分享一下您的开心。”白云飞道:“张凌峰被人给劫持了,你说我应不应该开心?”他大笑起来,笑声止住之后又道:“罗老弟,你说这是不是报应呢?他们张家非要踩到法租界来,那么大的公共租界还不够他们折腾?”

        罗猎道:“白先生这话也就是咱们自己人说说,若是让外人听到了,指不定会说什么?”

        白云飞道:“说什么?我害怕他们说什么?难不成还有人要把张凌峰失踪的事情怀疑到我的头上?”

        罗猎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就算你没做过,可一个人说你做了,两个人说你做了,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后你就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楚。就像安翟的事情,明明是被人劫持,却到处传言是我把他给藏了起来,这道理跟谁去说?”

        白云飞道:“一个人如果太在意别人的说法就做不成大事,你我都不是这样的人。”

        罗猎道:“白先生,我今天来,是想求您帮我一个忙。”

        白云飞点了点头道:“只要不是让我帮忙救张凌峰,其他的事情都好说。”他是聪明人,罗猎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先把他的要求给挡回去。

        罗猎笑了起来:“白先生真是厉害啊。”

        白云飞道:“咱们认识多少年了,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罗老弟,你宅心仁厚,你能以德报怨,可我不能,我欠你的人情,但是不欠张凌峰的,你也不欠他,当初在我府上,如果不是你救他,他当时就死了,可事后呢,他恩将仇报,居然不肯为你作证,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忘了这件事。”

        罗猎道:“他也不是恩将仇报,他的确没看到当时的状况。”

        白云飞道:“老弟啊,张凌峰干的事儿犯了江湖大忌,我只能答应我不会落井下石,至于帮他,我是绝不会去做的。”

        罗猎道:“那咱们就不提这事儿,我还有一件事。”

        白云飞不由得一愣,他才知道罗猎还有后手,自己刚刚说过只要不是让他帮着救张凌峰,其他的事情都好说,这下等于自己给自己设了一个圈套,苦笑道:“罗老弟,还是你厉害。”

        罗猎笑道:“白先生千万别担心,也不是什么太为难的事情,最近虞浦码头经常发生失窃事件。”

        白云飞道:“虞浦码头位于公共租界……”说完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得,这事儿我帮你解决。”

        罗猎道:“我听说是盗门的人从中作祟。”

        白云飞望着罗猎,心中猜测着他的想法,其实叶青虹拿下虞浦码头,让公共租界的许多势力眼红,失窃的事情未必一定是盗门在做,而罗猎说得如此肯定,他的意思是……

        罗猎道:“白先生可否帮忙给他们施加一些压力。”

        白云飞明白了,罗猎这是要借自己的手来打压盗门,白云飞道:“咱们是朋友啊,你好不容易向我开了口,这事儿我总不能不答应。”

        此时常福走了过来,恭敬道:“老爷,外面有个姓常的女侦探,想见您问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