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九章【甜言蜜语】(下)

第三百七十九章【甜言蜜语】(下)

        张凌空的新世界自从开业以后生意一直红火,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担心白云飞会从中作梗,不过在法国领事蒙佩罗出面为他们调解之后,双方也算相安无事。

        张凌空在黄浦不断拓展着生意,打通方方面面的关系忙得不亦乐乎,可今天的报纸却让他感到头疼,报纸头版上刊登着张凌峰和陆如兰的桃色新闻。而且不仅是一份报纸,几乎黄浦所有影响力的报纸都刊登了这件事。

        张凌空气得脸色铁青,刚巧张凌峰过来找他有事,一进门,张凌空就指着他的鼻子怒道:“你干的好事!我们张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张凌峰刚一进来就被他没头没脑骂了一顿,自然是有些糊涂,因为搞不清状况,他也没动怒:“大哥,我哪儿招您了,一大早发什么邪火?”

        张凌空将报纸向他丢了过去:“你自己看清楚,什么女人你好碰,偏偏要碰她?”

        张凌峰看了看上面的报道,不屑地笑了起来:“我还当什么大事儿,大哥,不就是个女人,黄浦的记者对这种新闻最感兴趣,他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又不是捉奸在床,我都不在意,您又何必生气。”

        张凌空怒道:“你说什么?陆如兰是谁?整个黄浦谁不知道她是开山帮赵虎臣的女人,你这么干,不是逼着赵虎臣跟咱们翻脸吗?”

        张凌峰在沙发上坐下:“一个女人罢了,他赵虎臣该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就跟咱们翻脸?

        张凌空道:“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想要女人,我这新世界这么多美女,你随便挑选,如果你不喜欢这些庸脂俗粉,黄浦那么多名门闺秀,凭咱们张家的名望,谁不得对你高看一眼,可你偏偏就看上陆如兰。

        张凌峰道:“大哥,说够了没有?骂够了没有?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他狠狠将手中的报纸扔在了地上,转身离开。

        张凌空摇了摇头,他毕竟是张凌峰的堂兄,刚才的这番话虽然是为了这位兄弟着想,可人家并不领情,张凌峰年少风流,在满洲就惹下了不少的麻烦,如今来到黄浦仍然不懂得收敛。

        张凌空考虑再三,决定主动给赵虎臣打一个电话,他的新世界虽然开在法租界,但是很多生意都是在公共租界,赵虎臣在公共租界的地位等同于白云飞在法租界,如果因为这件事得罪了赵虎臣,肯定会有许多的麻烦,张凌空可不想在生意拓展期间遇到阻碍。

        赵虎臣同样看到了报纸,虽然他已经减少了和陆如兰见面的频率,可并不代表着他对这种事可以无动于衷,整个黄浦都知道陆如兰是他的女人,现在因为报纸的宣扬,所有人都知道他被张凌峰带了绿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赵虎臣感觉到自己已经变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

        管家来到赵虎臣身边,小心翼翼道:“老爷,张公馆的电话。”

        赵虎臣嗯了一声,铁青着脸走了过去,拿起电话,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道:“喂!”

        电话那头传来张凌空的声音:“虎臣兄,是我,张凌空。”

        赵虎臣道:“张先生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

        张凌空道:“有日子没和虎臣兄一起喝茶了,所以想约虎臣兄一起喝茶,顺便来新世界玩玩,我这边刚来了一位新人,样貌身材那可都是一流啊。”

        听话听音,赵虎臣这种老江湖一听就明白张凌空的意思,他淡然道:“可能是我老了吧,对这些反倒没了兴趣,宁愿留在家里,写写字,看看报,今天的报纸我还没来得及看呢。”

        张凌空道:“报纸有什么看头,这年头的新闻,多半都是假的。”

        “也不尽然吧,记者有些时候写的东西还是确有其事的,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嘛。”

        张凌空道:“虎臣兄……”

        赵虎臣显然没有了继续跟他说下去的心情:“对不起,我家里来了客人,咱们以后有时间再聊。”

        张凌空听到听筒内传来嘟嘟嘟的盲音,他意识到这次的事情可能比预想中更加严重,赵虎臣分明是被触怒了。

        张凌空放下电话,向手下人道:“去,把少帅找来,我有要紧事跟他谈。”

        张凌峰虽然顶撞了张凌空,可他也不是傻子,他和陆如兰的桃色新闻满天飞,赵虎臣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在意,张凌峰骨子里是看不起赵虎臣这种地头蛇的,认为赵虎臣只是一个下三滥,可他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毕竟是黄浦,不是北满,他在北满是一呼百应的少帅,可在这里别人只当他是一个公子哥。

        张凌峰决定先离开黄浦一段时间避避风头,他没有跟张凌空打招呼,回去之后,收拾了行李。来到停车处,发现司机不在车内,他摇了摇头,自己拉开了汽车的后尾箱,后尾箱展开之后,张凌峰的面孔为之色变,他看到尾箱内蜷曲着一具女子的尸体,那女子遍体鳞伤,显然生前遭受了不少的折磨,此女正是交际花陆如兰。

        张凌峰转身想逃,却看到从四周出来几名蒙面男子,他们手中乌洞洞的枪口全都瞄准了自己。

        “少帅,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张凌峰在自己的府邸前被人劫持了,法租界巡捕房的刘探长终于知道什么叫祸不单行,他虽然侥幸躲过了前两次的麻烦,可没想到这次的麻烦来得怎么快,而且比以前更大,仍然是法国领事蒙佩罗给他下了限期破案的命令,三天之内必须破案。

        刘探长这次的第一反应不是去找程玉菲协助办案,而是去拜访了罗猎和叶青虹,因为他明白即便程玉菲愿意帮助自己,即便是出动整个法租界乃至整个黄浦的巡警,也未必能够在三天内破案。

        在法租界内能够和领事说上话的人不多,能够对他造成影响的华人更不多,要么刘探长跟人家没这份交情,要么人家不可能为自己出面,刘探长想来想去,也只有罗猎最可能帮忙。

        罗猎对刘探长的来访也感到突然,不过听他说完情况之后马上就明白了刘探长所面临的困境。

        叶青虹刚刚晨跑玩回来,跟刘探长打了个招呼,先上楼去了。

        刘探长向罗猎道:“罗先生,本来我是不好张这个嘴的,可领事先生只给了我三天,三天呐,让我去哪儿去找人?现在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罗猎道:“绑架通常是有目的的,难道他们没有和张家联系?只要提出要求就能够顺藤摸瓜找到线索。“

        刘探长苦笑道:“哪有什么线索,自从张凌峰被劫持之后,压根没有绑匪主动联络过,我就怕人家不是为了财。”

        罗猎道:“不是为了财又是为了什么?”

        刘探长道:“罗先生不看报的?”

        罗猎一直都关注每天的新闻,他当然知道最近轰动黄埔的绯闻,心中也明白刘探长的意思,不是为了财就是为了报复,张凌峰跟陆如兰有染,,而陆如兰一直被赵虎臣视为禁脔,这次的桃色新闻,让赵虎臣成为了整个黄浦的笑话,赵虎臣是什么人?开山帮的扛把子,公共租界首屈一指的实权人物,他岂能咽下这口气。

        罗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道:“这新闻我也知道,不过也不能相信一些小道消息。”

        刘探长道:“这件事涉及很广,所以我得慎重,可领事先生又给我下了死命令,限我三天内破案,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如果这位张少帅人在法租界,我还有能力将他找到,可如果被转移出去,我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三天内破案。”

        他陪着笑脸道:“所以我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请罗先生帮忙……”

        “刘探长又想罗猎帮你什么忙呢?”叶青虹沐浴更衣之后,从楼上下来,整个人容光焕发,美艳不可方物。

        刘探长满脸堆笑道:“叶小姐好,我是说……”他担心叶青虹没那么好说话,所以看了看罗猎,希望罗猎能够为他开口。

        罗猎道:“刘探长说吧,你是我的朋友,只要我们能够帮到你一定会尽力。”

        刘探长听他这么说,这才将前来的目的又对叶青虹说了一遍,叶青虹道:“这样吧,此事影响很大,我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帮你办成,不过我可以去领事那边代你说明一下实际情况,希望他能够多宽限几天。”

        刘探长笑道:“只要叶小姐愿意开口,我想领事先生一定会给这个面子。”他起身拿起帽子道:“我就不耽误两位的时间了,案情紧迫,我还得去跟进。”

        罗猎道:“我送你。”

        罗猎送刘探长出门,刘探长道:“罗先生留步,这件事还望多多帮忙。”

        罗猎笑道:“你放心吧,对了,刘探长,我朋友安翟的案子怎么样了?”

        刘探长听他一问心中就明白了,其实安翟的案子算不上什么大案,案发之后,刘探长就专门请教过程玉菲,通过程玉菲的分析,他也明白这件事的策划者是谁,不过刘探长很聪明,在这件案子上采取了灵活的处理方法,其实就是束之高阁。他故意叹了口气道:“没有任何线索从何查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