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八章【三字经】(下)

第三百七十八章【三字经】(下)

        罗猎将这本三字经收好了,看着那瓷罐,忽然玩性大发,四顾无人,对着瓷罐撒了泡尿,将瓷罐盖好放回原处,又将瓷罐埋好了,他决定不告诉瞎子这件事,如果有一天瞎子能够重游故地,说不定还会挖出这个宝贝,到时候……

        罗猎并没有直接返回黄浦,而是继续北上去了北平,他去了父亲沈忘忧的埋骨之处,这座四合院罗猎早已买了下来,不过他很少光顾,父亲在为他种下智慧种子之后,他的身体就化成了飞灰,最后只留下一只金色指环。

        罗猎将父亲的骨灰收集起来,和那只指环一起封在了瓷坛中,就地埋在了这座院子里。

        这座四合院罗猎也有近四年没有光顾,苔痕阶绿,野草重生,罗猎花了整整一天的功夫清理了院子。晚饭之后,他进入了父亲当年为他种下智慧种子的地下室,里面仍然保留着过去的布局,并没有任何改变。

        因为这里承载着罗猎痛苦的回忆,即便是他来四合院扫墓,也从未进入过这间地下室,因为就是在这里,父亲用他的牺牲而成全了自己。里面有许多父亲的白描画作,从那一幅幅的画上可以看出父亲对未来世界的记忆。父亲曾经说过,智慧种子的能量自己会慢慢吸收,大概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将里面的能量完全吸收,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年。

        罗猎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父亲就在他的面前变成了灰烬,如果不是父亲的经历,罗猎即便是亲眼目睹也无法相信的,可能和父亲来自于未来时空有关。

        罗猎在一番犹豫之后,终于决定取出当年存放父亲骨灰的瓷坛,瓷坛中除了那枚金色指环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罗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连当时他搜集的骨灰都不见了,唯一的解释就是父亲从这个时代彻彻底底的消失了,或许母亲也是一样。

        这枚金色的指环和母亲当年留下的指环形状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一大一小,罗猎将母亲留下的指环作为结婚戒指送给了兰喜妹,而兰喜妹在临终之前,又将指环还给了他,希望等小彩虹长大之后,罗猎将这指环送给他们的女儿。

        罗猎一直将指环串起贴身佩戴着,独自一人默默想着这些年的经历,罗猎不禁陷入沉思,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保护身边人,绝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两只指环摆在桌上几乎一模一样,罗猎仿佛看到了父母同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一家人从来都没有在一起团圆过,父亲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罗猎自言自语道:“爸,妈,你们教我应该怎么做?还有五年,我应不应该去?”

        其实罗猎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他必须要去,他答应过风九青,五年后他会前往西海陪同风九青寻找九鼎,当时的承诺是为了让风九青挽救兰喜妹,换取了兰喜妹三年的生命。

        风九青竟然是兰喜妹的母亲,罗猎感觉上天始终在跟自己开玩笑,总是在不停夺去他心爱的人。

        兰喜妹显然是知道风九青的计划的,兰喜妹想要阻止,但是她所能做得只是让一切推迟了九年,可该来的始终要来,人生又有多少个九年呢?

        罗猎捻起母亲的那只指环,贴在自己的鼻尖,似乎仍然能够闻到来自兰喜妹的体香,他流泪了,也许这个世界上会有太多人说她不好,可是在他心中兰喜妹是那样的美丽深情,她对所有人狠辣却唯独对自己温柔,对所有人自私,对自己却是无私的,毫无保留的,甚至不惜牺牲她的性命。

        记得她曾经说过,她爱小彩虹,但是生下女儿的初衷却是害怕罗猎以后孤独,害怕罗猎因她的死而自暴自弃,就此沉沦,所以她要为罗猎留下一个牵挂,要让罗猎为女儿而好好活着。她甚至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背着自己骗叶青虹归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每念及此,罗猎不由得潸然泪下,他总觉得兰喜妹给自己的实在太多,他给兰喜妹的太少,而且今生今世已经没机会再还给她了。

        叶青虹拥有着和兰喜妹同样的执念,明明知道兰喜妹的目的,明明知道自己在五年后仍将前往西海,可她仍然无怨无悔陪着自己,她们都是一样,为了自己的一个承诺就可奉上一生。

        罗猎将那枚指环轻轻放下,银色的指环落入金色的指环之中,两只指环刚好契合,金银同心圆叠合在一起,从中间的缝隙中,透出淡淡的光芒。

        罗猎本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眨了眨眼睛,却发现光芒变得越来越强盛,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极其真实的画面。

        他看到了身穿军装英俊挺拔的父亲,看到穿着洁白婚纱的母亲,他们手牵手站在绿茵茵的草地上,不远处是平整如镜的湖泊,湖面上倒映着白皑皑的雪山和蓝色的天空。

        罗猎不知这影像是真实发生过还是幻影,他望着父亲和母亲,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这让罗猎相信,他们一定深爱着彼此……

        罗猎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睡梦中看到母亲从远处向自己走来,原本阳光普照可突然变得阴云密布,母亲停下脚步,就在不远的地方望着自己,脸上慈祥的笑容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她举起右手,乌洞洞的枪口瞄准了自己。

        罗猎听到了枪声,看到子弹脱离枪口向自己射来,他一个激灵从梦中醒来,大口大口喘息着,这会儿功夫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看了看时间是凌晨四点,罗猎不知道在梦中因何会发生母亲开枪射击自己的状况,很快他就像自己解释,可能是因为梦和现实相反。

        桌上的指环仍然放在原来的位置,罗猎将两枚指环分开,然后再度叠合在一起,仍然出现了淡淡的光芒,空中也再度出现了父母结婚的影像,罗猎心中暗忖,这两枚指环应当是某种储存的介质,只有当两枚指环叠合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触发影像的开关。

        父母已经尸骨无存,可能这是他们留给这个世界唯一的影像了,罗猎又将父母结婚的影像看了一遍,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让他感到温暖,让他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也离开了这个世界,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像父母一样灰飞湮灭,自己的家人或许无法从影像中找到自己,想到这里,罗猎心中产生了一个想法。

        罗猎回到黄浦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夏季,天气又闷又热,陆威霖和阿诺两人特地开车过来接他。一上车阿诺就道:“这黄浦的天气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我真想回去了。”

        罗猎笑道:“想玛莎了吧?”

        阿诺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来奇怪啊,过去每天都见面的时候觉得烦,现在突然分开,反倒又开始想念了,前两天她还给我拍电报来着。”

        陆威霖一旁呵呵笑了起来:“别往脸上贴金了,还不是你先发的电报。”

        阿诺道:“我那是不跟她一般见识。”

        罗猎透过车窗望着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最近情况怎么样?”

        陆威霖道:“没怎么样,瞎子那件事好像突然就平息了下去,没人提了。”

        阿诺道:“估计风波平息了,也好,省得麻烦啊。”

        罗猎却不那么认为,这件事不会那么轻易就平息下去,或许方方面面都在悄悄筹划着,说不定哪天矛盾就会爆发。

        罗猎道:“对了,先送我去程玉菲的侦探社。”

        两人都愣了一下,罗猎刚回黄浦,不急着去见老婆孩子,却先去程玉菲那里,难道他又跟这位女神探勾搭上了?两人只是想想,谁都没说。

        按照罗猎的吩咐,他们将罗猎送到了程玉菲的侦探社,罗猎让他们先将自己的行李带回去,天太热,也没让他们等着,回头自己叫车回去。

        程玉菲正在办公室内翻看着卷宗,因为天太热,她最近的案子也不是太多,多半时间都躲在侦探社里歇着,听说罗猎来找自己,程玉菲赶紧让李焱东将他请进来。

        罗猎是带着礼物过来的,将津门的几盒特产递给了迎接自己的程玉菲:“小小心意,请笑纳。”

        程玉菲接了过去:“怎么?该不是贿赂我吧?常言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收了您的东西,回头万一你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也不好拒绝了。”

        罗猎哈哈大笑:“程小姐真是幽默,放心吧,我送东西给你可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是觉得不好意思空手前来,所以给你带了些津门特产,过去你给我帮了不少忙,我一直都没表示过感谢。”

        程玉菲将点心放在桌上,邀请罗猎坐下,给他倒了杯茶,打量了一下罗猎道:“还没回家就先到我这儿来了?”

        罗猎笑道:“什么都瞒不过你啊,程小姐明察秋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