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六章【花园饭店】(上)

第三百七十六章【花园饭店】(上)

        叶青虹心里甜甜的,她抱着小彩虹,先去拿了蛋糕,然后返回了车厢,呆会的场面只怕要见血,她可不想女儿看到。

        四名男子过去扶起了那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头发蓬乱,身上的旗袍沾满了油污,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她指着罗猎骂道:“杀千刀的,你们弄脏了我的衣服居然还打人……”

        罗猎将一摞银洋放在桌上,轻声道:“弄脏了您的衣服,原是我们的不对,这些钱应当足够赔偿了。”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桌上的大洋道:“有钱了不起啊?老娘缺的不是钱,让那个贱货过来给我磕头赔罪。”

        罗猎看到遇到了一个泼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几名男子中的一个气势汹汹地走向罗猎,罗猎朝他微微一笑道:“还望这位夫人口下留德。”

        那男子愣了一下,突然转身走了回去,那中年妇女骂道:“你这个怂货,眼睁睁看着老娘受欺负啊?给我上,打他!”

        那男子忽然扬起手来,照着那中年妇女脸上就是狠狠一记耳光,打得那中年妇女踉跄了一下跌倒在了地上,那中年妇女捂着面孔叫道:“郭老四,你……你居然打我?”

        名叫郭老四的男子指着那中年妇女道:“臭娘们,老子忍你很久了!”他宛如疯魔冲上去照着那中年妇女就是一顿痛揍,他的几名同伴都被眼前情景弄糊涂了,谁也顾不上罗猎,赶紧过去帮忙。

        罗猎也没工夫跟这帮人纠缠,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叶青虹在包厢内正在给小彩虹擦嘴,她向罗猎笑了笑,哄小彩虹睡了午觉,然后拉着罗猎来到包厢门外,小声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把他们痛打了一顿?”

        罗猎笑道:“我是那么粗鲁的人吗?再说了,好男不跟女斗。”

        叶青虹一听就不乐意了:“那就是我粗鲁了?她骂我就算了,还骂咱们女儿。”叶青虹从来都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性子,撸起袖子要去餐车找回面子。正看到有两人扶着那中年妇女走了过来,那中年妇女被打得鼻青脸肿,头发乱糟糟一团,连路都走不动了,完全是那两人架着走,一边走一边哀嚎着:“郭老四,你个杀千刀的东西,为什么打我……”

        罗猎担心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将叶青虹拉进了包厢,反手将房门关上,叶青虹从刚才看到的情景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她欣喜地望着罗猎:“你好阴险!”

        罗猎笑道:“喜欢吗?”

        叶青虹点了点头,一双美眸灼灼生光,她忽然伸手扶在门上,将罗猎压住,罗猎故作惶恐:“你……你想干什么?”

        叶青虹吻住他的唇,吻得正在忘情,身后忽然传来小彩虹的声音:“妈妈,我渴了……”

        叶青虹吓得赶紧和罗猎分开,尴尬得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她也是做贼心虚,在小彩虹的角度根本看不到他们两人刚刚的亲热举动。罗猎一脸的坏笑,叶青虹瞪了他一眼,嘴巴一动一动,分明是说:“都怪你!”

        罗猎摊开双手,一脸的无辜。

        叶青虹道:“妈妈这就给你倒水。”

        给小彩虹喂完水,小彩虹很快又睡着了,叶青虹来到罗猎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感觉他开始退烧了,也放下心来,柔声道:“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罗猎摆了摆手道:“算了,我又不饿。”

        叶青虹道:“中午饭还没吃呢,那怎么行?”她知道罗猎怕自己出去又惹麻烦,挨着罗猎坐下道:“你怕我惹事啊?”

        罗猎展臂搂住她的香肩,低声道:“刚才那几个人应当是有备而来。”

        叶青虹道:“我也发现了,刚才那中年妇女应当有武功在身,明明是她主动撞向我,如果不是我反应及时,肯定被她得逞。”

        罗猎点了点头道:“跟她一起的四个人武功也不弱,在下车之前,我要先把这件事解决。”

        叶青虹道:“你去啊?”

        罗猎点了点头:“你陪着女儿。”

        罗猎出了包厢的门,发现通往餐车的通道内站着一位男子。那男子站在窗前看着风景,两只手插在裤子的口袋中。

        罗猎转向另外一边,看到两名男子从另外一头向这边走了过来,那两人是他刚才在餐车内遇到的人,罗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向车厢中间的厕所走去,打开厕所的房门,慢慢关上,不等他将房门关闭,一只手已经探伸进来,猛地将厕所的大门推开,却不知罗猎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把抓住那人的领带,将他拖进了厕所中,扬手就是一拳,将此人打晕,放倒在地。

        那两名负责接应的男子也跟着冲进了厕所,狭小的厕所内发出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不一会儿就完全静了下去,罗猎从厕所中走了出来,整了整衣服,将房门带上。

        这列火车真是不太平,罗猎准备返回包厢,带着叶青虹和小彩虹在下一站下车,唯有如此方能摆脱这火车上的重重埋伏。

        一个穿着淡绿色旗袍的妙龄女郎手拿团扇,婷婷袅袅地向他走了过来,远远就抛给了罗猎一个媚眼儿。

        罗猎礼貌地向一旁侧身,给她让出一条道路,那女郎姿态妖娆,来到罗猎面前故意停下脚步,娇滴滴道:“先生,请问几点了?”

        罗猎道:“十二点三十。”

        女郎点了点头,然后举步离开。

        火车的速度慢了下来,罗猎进入包厢,叶青虹道:“怎么样?”

        罗猎将包厢的房门反锁,打开了窗户,向外面看了看,而后道:“下一站是彭城,咱们在彭城下车。”

        叶青虹道:“车站吗?”

        罗猎道:“出站以后。”

        叶青虹明白他的意思,不禁笑道:“那不是要跳车?”

        罗猎道:“这车上全都是埋伏,继续留下可要面对接连不断的麻烦。”

        叶青虹点了点头道:“早知如此还不如开车过来。”

        火车到站彭城之后,停了十分钟,然后继续向北,罗猎先行爬出车外,叶青虹将小彩虹缚在身上,为了避免她醒来害怕,罗猎对女儿进行了催眠,罗猎托起叶青虹,帮她爬到火车的顶部,自己拿了行李,随后翻了上去。

        两人站在高速奔行的火车上,叶青虹瞪大了眼睛:“真要跳下去?”

        罗猎牵着她的手沿着火车顶部来到车尾,寻找合适的地点,将叶青虹拦腰抱起,腾空一跃,叶青虹吓得紧紧搂住了他的脖子,等她睁开双眼的时候,罗猎已经稳稳落在了铁道旁边的草坡之上。

        望着远去的火车,罗猎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他们跳车的地方距离火车站不远,罗猎过去曾经多次路经彭城,可是却从未在这里停留过,彭城乃帝王之乡,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里是贯通东西南北的交通要塞,素有五省通衢的称号。

        两人朝着车站的方向走了半个小时,绕了一圈方才回到车站大门,罗猎叫了一辆黄包车,向那车夫道:“大哥,这彭城有没有好点的酒店?”

        车夫笑道:“先生,我们彭城可是大地方,酒店多得是,您要说最好的倒是有一家,那要数花园饭店。比起黄浦的豪华酒店都不遑多让,是大烟草商人吴继宏花了两万现大洋盖起来的德式洋楼,辫帅张勋您知不知道?他密谋复辟的时候就在这饭店里头。”

        罗猎笑道:“这花园饭店还有那么多故事呢。”

        车夫道:“可不是故事,都是真的,我们彭城人老实厚道,从不撒谎,远的不说,就说现在,里面经常住着的也都是一些威震一方的名流人物,张宗昌、褚玉璞、孙传芳、陈调元,经常都会来这里住宿吃饭,我不瞒你,褚大帅就坐过我的车。”

        叶青虹听他吹得天花乱坠禁不住笑了:“您说的那么好,就送我们过去吧。”

        “好嘞,没多远,三里多地。”

        车夫将罗猎他们送到了花园饭店的门口,这是一座德式洋楼,厅堂内摆放着红木家具,每间客房冬天有壁炉取暖,夏天备有风扇,叶青虹是个追求生活品味的人,看到花园饭店的条件也颇为满意,当下开了一间套房。

        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彭城盘桓一下,跟那帮跟踪者打一个时间差,然后再考虑前往津门的事情。

        花园饭店拥有特聘的南北名厨,主理中西餐点,是目前彭城最顶级的酒店,自然也成了各方名流聚会之所。

        罗猎带着叶青虹和小彩虹品尝了当地的地方菜,下午在大同街转了转。

        他们在彭城停留的主要原因是要摆脱车上的那些跟踪者,不过罗猎对彭城的朴素好客的民风和当地的菜肴产生了不少好感。夜幕降临,罗猎和叶青虹坐在露台上欣赏着夜景。

        叶青虹倒了杯红酒递给了罗猎:“那些人还真是锲而不舍,你说他们会不会在津门等着我们?”

        罗猎手中的酒杯轻轻摇动着,红酒沿着水晶杯透明的杯壁舞动,如同飘逸的红绸,罗猎闻了闻酒香,轻声道:“半部东山经就引起了那么大的轰动。”

        叶青虹道:“真的存在龙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