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五章【隔阂】(下)

第三百七十五章【隔阂】(下)

        罗猎看着麻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却生出警惕之心,麻雀变了,现在的麻雀和三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更不用说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他笑了笑道:“不知是什么事情,不过我一定尽力。”

        麻雀道:“东山经!”

        罗猎听到这三个字之后,马上就摇了摇头,他拒绝的非常果断:“在这件事上我帮不上忙。”

        麻雀道:“你帮得上忙,如果天下间有一个人知道瞎子的下落,那个人一定是你,我调查过,当时在医院陪同瞎子的是张长弓和铁娃,他们现在去了哪里?参与转移瞎子夫妇的人一定有他们两个对不对?”

        罗猎将手中的酒杯慢慢放下,然后盯住麻雀的眼睛道:“我们过去是朋友,我希望以后还是,张长弓、铁娃、瞎子他们也都是你的朋友,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是不能拿来利用的。”

        麻雀毫无畏惧地望着罗猎:“这是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难道你觉得不对吗?”

        罗猎道:“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当年就不会有人陪你去苍白山,如果单单是这个样子,就不会有人陪着你在北平刨根问底,如果人心只剩下利益这两个字,就不会有四年前的西海之行。”

        麻雀厉声道:“你们之所以去苍白山为的是叶青虹的酬金,在北平究竟是谁在利用谁?你去西海是因为风九青,怎么?难道你要将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我的身上?兰喜妹的死是不是也要算在我的头上?”

        罗猎唇角的肌肉骤然抽搐了一下,向来涵养极好的他此时有些生气了,程玉菲望着针锋相对的两人,她插不进去话,因为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罗猎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轻声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结账!”

        麻雀道:“罗猎,作为你的朋友……”停顿了一下又改口道:“曾经的朋友,我给你一句忠告,如果你真的为了你的朋友,你的家人着想,就不要插手这件事。”

        罗猎道:“如果我没听错,你是在威胁我?”

        麻雀居然点了点头:“你并不清楚你在和谁对抗!”

        罗猎道:“我没打算和任何人对抗,麻雀,你应当了解我,如果有人敢打我家人和朋友的主意,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麻雀的表情冷漠的可怕,程玉菲怔怔地望着她:“麻雀,为什么要搞成这个样子,毕竟你们是朋友啊?”

        麻雀道:“我没有朋友!”

        罗猎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麻雀此番归来已经变成了一个陌生人,让罗猎心冷的并不是麻雀的冷漠和敌对,也不是麻雀对自己以往所做一切的否认,而是她竟然用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要挟自己,在麻雀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罗猎知道她变了,彻底变了。

        叶青虹听罗猎说完见面的事情,她从身后抱住罗猎,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前,柔声道:“女人就是这个样子,因爱生恨,麻雀一直都喜欢你。”

        罗猎摇了摇头道:“不是这个原因,她过去不是这个样子的,今天她居然用你们威胁我。”

        叶青虹道:“也许只是气话。”

        罗猎道:“青虹,瞎子虽然被我们送走,可并不代表着就此平安无事,他们虽然找不到证据,可认准了是我把瞎子送走,所以……”

        叶青虹道:“所以你担心他们会不择手段地逼迫你交出瞎子?”

        罗猎点了点头,如果只是他自己,他并不担心,可是他还有叶青虹,还有小彩虹,他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守在他们的身边,今天麻雀的那番话让他格外警惕,麻雀了解他,知道他太多的事情,了解他身边的朋友,一个如此了解自己的人,如果突然选择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那么将是一个何其可怕的敌人。

        叶青虹道:“你放心吧,这里的安保绝无任何问题。”她知道罗猎肯定动了要送她们离开暂避风头的打算。

        罗猎道:“与其静待他们找来,不如主动出击。”

        叶青虹道:“你想引蛇出洞啊?”

        罗猎笑了笑,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主意。

        叶青虹道:“不过最近这里又闷又热,我倒是想出去走走了。”

        罗猎道:“去津门如何?”

        叶青虹眨了眨双眸:“你走得开?”

        罗猎道:“洪爷爷估计撑不过今年了,于情于理我都得去看看他,而且……”他向叶青虹道:“我答应过他老人家,若是娶了媳妇儿,一定要带着让他见见。”

        叶青虹抱紧了罗猎。

        小彩虹还是头一次坐火车,上次从满洲来黄浦还是坐船,她趴在包厢的窗前,好奇地望着窗外的景色,不时发出咿呀的惊叹声。

        罗猎道:“过了长江,天气果然凉快了许多。”这次出来之后,向来很少生病的他居然得了感冒,目前还在发烧。

        叶青虹道:“真正凉快的还是欧洲,如果你能够抛开这边的事情,咱们回欧洲度夏岂不是最好。”

        罗猎笑了笑,瞎子的事情没有了结,他的确放不开这边的事情。

        小彩虹感到有些饿了,叶青虹起身带她去餐车吃饭,罗猎本想起身,叶青虹道:“你歇着吧,我带她过去就行,回头我给你带点吃的回来。”

        罗猎点了点头,闭上双目,感觉太阳穴两侧有些发胀,他已经记不起自己上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不过这次病来得很突然,应该是在候车的时候淋了雨,上车后就生病了,刚才测过体温还在38.5°。

        望着桌上的那支体温计,在他的眼中居然变成了一支飞刀,罗猎摇了摇头,大白天的怎么出现了幻觉,他把头蒙在被子里,可脑海中仍然有一支飞刀在不停的飞舞,这飞刀将他脑海中的黑幕一点点撕裂,光线从裂缝中投射进来。

        罗猎看到了母亲,母亲的身影虚浮在空中,就这样静静望着自己。

        罗猎心中默念着,当年父亲和母亲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母亲带着自己毅然离开的真正原因难道只是为了保护父亲……心中的念头戛然而止,罗猎却因为这个想法而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是怎么了?为何会怀疑自己母亲对自己的爱?母爱是无私的,不会有任何的动机。

        父亲呢?在母亲离开的这些年,他是不是尽力寻找过?在失去母亲和他的队友之后,他留在这个时代又做了什么?罗猎竭力想要驱散这些念头,可一个个杂乱无章的影像却争先恐后地涌入他的脑中,罗猎看到传统和现代的碰撞,看到战争,看到和平,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因为图像的飞速聚集而不断膨胀,两侧太阳穴一阵阵的剧痛,罗猎甚至担心自己的大脑可能随时都会爆裂开来。

        罗猎猛然睁开了双目,脑海中的乱象瞬间消失一空,他坐起身来,拉开了车窗,迎着窗外吹来的凉风,大口大口喘息着。

        小彩虹津津有味地吃着,叶青虹望着她,露出会心的笑意。小彩虹道:“妈妈,你怎么不吃?”

        叶青虹道:“等会儿妈妈带回去跟爸爸一起吃。”

        小彩虹道:“爸爸病了,我好担心。”

        叶青虹笑道:“担心什么?爸爸身体那么棒,很快就会好的。”

        小彩虹点了点头,她向叶青虹道:“妈妈,我还想吃个蛋糕。”

        叶青虹柔声道:“你等着,妈妈这就去给你拿!”叶青虹转身去拿的时候,一个身穿旗袍的中年妇女刚巧端着咖啡走来,眼看就要撞在一起,叶青虹及时闪身,那中年妇女虽然没有和她撞在一起,可手中的托盘却失去了平衡,咖啡一歪洒了一身,那中年妇女尖叫道:“要死了你?不长眼睛啊?”

        叶青虹听她出言不逊,依着叶青虹往日的脾气绝不会忍气吞声,可现在因为多了小彩虹,叶青虹可不想吓着了孩子,本着息事宁人的心理,歉然道:“不好意思啊,是我的不对!”

        那中年妇女不依不饶道:“一句不对就完了?你撞了我,弄脏了我的衣服,你知不知道我这旗袍好名贵的?”她叉着腰虎视眈眈地望着叶青虹,一副要把叶青虹生吞活剥的模样。

        小彩虹看到叶青虹遇到了麻烦赶紧跑了过来,护住叶青虹道:“不要欺负我妈妈!”

        那中年妇女瞪圆了双目:“我欺负你妈妈?小赤佬,是她弄脏了我的旗袍好不好?”

        叶青虹抱起小彩虹道:“女儿啊,阿姨跟妈妈开玩笑的。”

        “谁跟你开玩笑?”

        叶青虹一手蒙住了小彩虹的眼睛,然后右腿闪电般弹射出去,踹在那中年妇女的小腹之上,那中年妇女惨叫了一声,就倒飞了出去,落在远处的一张餐桌上,撞得杯盘碟碗摔了一地。

        叶青虹故作惊奇道:“大姐,您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又摔倒了?”

        餐车内,四名魁梧的男子同时站起,此时听到动静的罗猎来到了餐车内,叶青虹向罗猎笑道:“老公,女儿困了,你先带她回去,我把这边的事情收拾一下就回去。”

        罗猎笑道:“你们娘俩回去吧,抛头露面的事儿轮不到女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