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三章【好人难做】(下)

第三百七十三章【好人难做】(下)

        白云飞道:“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别的不说,单单是圆明园的底下,随便带出来一样东西都不比九龙杯差多少,可你又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如果看到朋友有难,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帮忙。”

        罗猎笑了起来,白云飞的这话也对也不对,圆明园地宫内的东西虽然珍贵,可翡翠九龙杯放在里面也算得上珍品,不过白云飞的后半句话倒是没有说错。

        白云飞道:“我听说刘探长昨晚连夜去搜查了你的住处。”

        罗猎道:“例行调查,嫌疑已经排除了。”

        白云飞压低声音道:“不瞒你说,我也觉得是你干的。”

        罗猎道:“我只能清者自清喽。”

        白云飞道:“做成一件事,要看动机,还要看能力。在我认识的人中,在目前的法租界,同时拥有两样东西的人只有你。”

        罗猎微笑道:“还好,你不是总华探长。”

        白云飞哈哈大笑了起来,他终于忍不住又把烟盒取了出来,点了一支烟,抽了口烟道:“就算证据被毁,周晓蝶暂时躲过了指控,可他们两口子的状况也不容乐观,现在许多势力都盯上了他们,我在医院周围布置了许多人手,以备不时之需。”

        罗猎道:“目前还都只是传言,什么翡翠九龙杯,什么东山经,谁又见到了?说瞎子的外婆是陈九梅,现在人都死了,又拿什么证明?”

        白云飞道:“陈九梅是盗门第一高手,当年她盗走这两样宝贝之后就远走高飞,从此不知所踪,清廷将这笔帐于是算在了盗门的头上,这几十年盗门被不停剿杀,人才凋零。直到满清灭亡,方才停下对盗门的打压,盗门才慢慢恢复了一些元气,盗门上上下下无不对陈九梅恨之入骨。”

        罗猎点了点头道:“此事我倒也听说过。”

        白云飞道:“就算没有这两样宝贝,盗门如果知道陈九梅还有一个外孙在世上,也一定会赶尽杀绝。”

        罗猎当然知道瞎子现在的处境,陈九梅之所以留下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现在看来反倒是后人的保障。瞎子现在没有恢复记忆,应当想不起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可一旦他恢复了记忆,后果将不堪设想。

        罗猎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两样东西其实已经让人给盗走,否则因何在事后放出这样的风声,将所有的矛盾都聚集在瞎子的身上。”

        白云飞道:“确有这种可能。”

        罗猎道:“你对这两样东西也有兴趣?”

        白云飞道:“若说没有兴趣,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

        罗猎道:“其实这两样东西无论落在谁的手里都会成为烫手山芋,如果想睡得安稳,还是别打它们的主意。”

        瞎子的手术决定在下周二进行,按照脑科专家的说法,手术后他恢复视力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可记忆就要看实际恢复情况了,不过肯定要比过去好,毕竟已经将他颅内的血肿取出,压迫症状缓解会带来一系列的改善。

        周日的中午,叶青虹在府邸设宴招待法国领事蒙佩罗一家,在受邀之列的还有白云飞。张凌空原本并不在叶青虹的邀请之列,可是蒙佩罗专门提出邀请张凌空,叶青虹听闻此事就知道张凌空一定和蒙佩罗有所联系。

        午餐在庄园的草地上进行,白云飞对这种西式的自助式的用餐兴趣不大,可他也不愿错过这次难得的交流机会。

        白云飞抵达的时候,蒙佩罗夫妇已经先行到来,他们在叶青虹的陪同下前往参观庄园。身为男主人的罗猎负责接待其他人,白云飞看到了刘探长夫妇,心中颇有些纳闷,不是刘探长此前率众搜查了这里,还把罗猎带走调查,按理说他们的关系应该是对立才对,怎么也在今天的受邀之列。

        白云飞很快就意识到天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共同的利益,从刘探长和罗猎谈笑风生的样子,就明白刘探长的去职危机已经解除,这其中应当和蒙佩罗有关。

        白云飞笑道:“今天还真是贵宾盈门啊。”

        罗猎道:“都是自己人,约起来聊聊天打打牌。”

        此时张凌空也到了,他是一个人过来的,一下车就笑道:“罗先生,我来晚了,我来晚了。”

        罗猎走过去和张凌空握了握手道:“张先生来得一点都不晚,比约定时间还早到了半个小时呢。”

        张凌空笑道:“我是迫不及待和罗先生见面呢。”

        白云飞暗骂这厮虚伪,从张凌空今天的态度就能够看出他被扼住了咽喉,蓝磨坊的那块地皮的所有权让这厮不得不放低姿态,张凌空的出现让白云飞感到警惕,他问过罗猎,之所以请张凌空过来完全是因为蒙佩罗的授意,也就是说张凌空私下里已经做通了法国领事的关系,蒙佩罗让他过来,很有可能要出面当一个和事老。

        张凌空又向白云飞道:“穆先生,咱们回头可要多喝几杯。”

        白云飞微笑道:“那就得借罗老弟的酒了。”

        罗猎笑道:“酒多得是,两位敞开了喝。”

        刘探长虽然是法租界的巡警头目,可论到地位还远没到和这帮人平起平坐的地步,对于罗猎的这次邀约,他也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原本以为巡捕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肯定乌纱不保,却没想到蒙佩罗居然放过了他,只是将负责消防的副警长撤职,刘探长等于躲过了这场危机,他又不是傻子,知道蒙佩罗之所以放过他,完全是因为叶青虹斡旋的缘故,而叶青虹是罗猎的未婚妻,罗猎不发话,她肯定不会为自己帮忙。

        刘探长虽然办案能力不行,可是论到社会阅历却是一把好手,他现在是心明眼亮,绸缎庄的案子干脆束之高阁,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保住职位才能保住饭碗。

        此时法国领事蒙佩罗夫妇在叶青虹的陪同下回来,叶青虹邀请众人入席,罗猎向刘探长夫妇道:“刘探长,嫂夫人请坐。”

        刘探长受宠若惊道:“罗老弟先请,罗老弟先请。”

        看到刘探长的样子,叶青虹心中暗暗发笑,其实她刚开始对罗猎这种以德报怨的做法是不同意的,可现在她已经明白了罗猎的用意,论到心机和智慧自己可比不上罗猎,也难怪自己这辈子都被他吃得死死的。

        刘探长夫妇很少参加这种西式的酒会,面对刀叉泛起了愁,叶青虹做事周到,细心地让为每位客人又准备了筷子,想用什么工具吃饭全凭喜好。

        蒙佩罗道:“阿佳妮是我的学生,当时就是班里最聪明最美丽的一个女孩儿,人还特别乖巧可爱,我当时就说过,她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了不起的成就。”

        张凌空笑道:“都说名师出高徒,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叶青虹微笑道:“快别这么说了,再夸我,我都坐不住了。”她端起面前的红酒道:“欢迎各位贵客能够莅临寒舍,我和罗猎仅以这杯薄酒欢迎大家的到来。”她是这里的主人,虽然罗猎也在场,可毕竟罗猎和她并未确立正式的婚姻关系。

        白云飞道:“谢谢叶小姐,谢谢罗先生。”

        众人一起喝了口酒,叶青虹向蒙佩罗介绍,今天的主厨是特地从黄浦公共租界聘请的法国厨师,虽然他们是在法租界,可最好的法国餐厅却是在公共租界。

        叶青虹对法国文化的了解很深,有了她的介绍,像白云飞和刘探长夫妇这样的门外汉也明白了许多。

        蒙佩罗夫妇对今天的法餐极其满意,席间赞不绝口,频频举杯和众人干杯,刘探长找了个机会向蒙佩罗敬酒,蒙佩罗跟他碰了碰酒杯,抿了口酒道:“刘,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和罗先生是好朋友,罗先生在我面前说了你不少的好话。”

        蒙佩罗是在敲打他,让他明白这次之所以能够保住乌纱全都是罗猎的缘故,刘探长道:“卑职明白,领事先生,以后卑职一定竭尽全力做好本职工作,维护租界治安,让整个租界安定祥和。”

        蒙佩罗哈哈大笑,其实对他来说谁当这个巡捕房的头目都一样,以华制华是他们的管理原则,在这片土地上,他们需要得是利益的最大化。

        午餐之后,蒙佩罗特地将叶青虹和张凌空叫到了一起,他微笑道:“阿佳妮,我听说张先生投资新世界的地皮的所有权属于你?”

        从张凌空出现,叶青虹就知道早晚会探讨到这件事,她笑了笑道:“不全是,确切地说,我拥有部分土地的所有权。”

        蒙佩罗道:“张先生有意收购你的这块地皮呢。”

        张凌空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他担心叶青虹和白云飞会联手在这块地皮上做文章,也清楚想顺利地谈下这件事很难,考虑再三决定采取迂回策略,通过先搞定蒙佩罗,然后由蒙佩罗出面协调,只要蒙佩罗开口,叶青虹肯定不好拒绝。

        叶青虹道:“好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