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三章【好人难做】(上)

第三百七十三章【好人难做】(上)

        罗猎道:“刘探长有没有冤枉过好人?”

        刘探长打量着罗猎,他本想说什么,却被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拿起电话,听了一会儿,他的表情变得越发沉重了,两道眉毛也拧在了一起,他将电话缓缓放下,双目望着罗猎道:“血样的结果出来了。”

        罗猎微笑道:“我想我可以走了。”

        刘探长道:“血样虽然不符,可是并不代表你没做过。”

        罗猎起身道:“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刘探长,我奉劝您一句,没证据的事情千万不可以乱说,否则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刘探长道:“我这样的人只怕和罗先生做不成朋友。”

        罗猎道:“我走了!”

        “请便!”刘探长瘫坐在座椅内,整个人就像被人突然抽去了脊梁。

        罗猎缓步走出巡捕房,在一楼遇到了头上裹着纱布的程玉菲,两人迎面相逢,都愣了一下,罗猎并不知道程玉菲受伤。

        程玉菲看罗猎的目光极其复杂。

        罗猎关切道:“程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程玉菲道:“罗先生是明知故问吗?”

        罗猎道:“无论程小姐怎么想,我还是把您当成我的朋友,朋友之间表示一下关心也是应该的。”

        程玉菲道:“罗先生,您真的很厉害,可以不动声色地催眠一个人。”

        罗猎道:“证据呢?”

        程玉菲道:“我只是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帮助周晓蝶脱罪,这些证据完全可以证明她有罪,她就是绸缎庄纵火案的真凶!”

        罗猎道:“我不是巡捕,也不侦探,我对案情没有发言权,我也不懂,可是我了解我的朋友,我也相信我的朋友。他说完这番话,举步向门外走去。

        程玉菲咬了咬嘴唇,终于还是追了出去,在门外叫住罗猎道:“罗先生,那个袭击我的人根本不怕子弹!”

        罗猎转过身去,望着程玉菲道:“程小姐真是幸运。”

        “罗猎!”程玉菲这次直接叫了罗猎的名字。

        罗猎并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叶青虹就站在门前,她笑盈盈望着罗猎,看到罗猎完好无恙地走出巡捕房,她俏皮地歪了歪头,然后快步迎了上去,挽住罗猎的手臂,娇声道:“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罗猎摇了摇头。

        两人上了车,叶青虹道:“全都安排好了,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罗猎道:“万幸没有死人。”

        叶青虹向车窗外看了一眼道:“程玉菲受伤了?”

        罗猎道:“意外吧,她这个人做事很认真,而且在探案方面的确很有一套。”

        叶青虹道:“这个跟头栽得只怕不轻。”

        罗猎道:“巡捕房麻烦了,刘探长是个好人,这次的事情把他逼到了绝境,连他手下的那帮人都要丢掉饭碗了。”

        叶青虹道:“谁让他跟你作对。”

        罗猎轻轻拍了拍叶青虹的手背道:“其实也没必要把事情做得太绝,这周你不是要在家里聚餐?”

        叶青虹点了点头,这个周日她邀请了法租界的一些头面人物来家里吃饭,顺便谈谈筹建慈善基金会的事情,法国领事蒙佩罗也在她的邀请之列。

        罗猎道:“把刘探长叫上。”

        叶青虹知道他的心意,想要通过这次聚会帮助刘探长美言几句,进而缓和刘探长和法国领事之间的关系,她在罗猎的手上打了一下道:“你啊,就是心好,不记得之前他怎么折腾你的了?”

        白云飞坐在花园中翻看着报纸,其实头版的新闻他都知道了,只是浏览了几眼,然后就丢到了一边:“常福,备车,送我去医院。”

        “是老爷!”

        白云飞去医院探望安翟,其实安翟在他心中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过去关照安翟,还是看在罗猎的面子上,这次发生绸缎庄火灾,白云飞首先想到的是报复,他并不认为这件事和安翟的关系有多大,因为安翟在他眼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罗猎没有回到黄浦之前,这两口子安安稳稳过了三年,罗猎刚一回来,他们家就出了事。

        白云飞一度觉得这两口子是受了罗猎的连累,他甚至怀疑和蓝磨坊的地皮有关。可事情的发展却超乎了白云飞的意料之外,现在消息满天飞,居然牵出瞎子是盗门第一高手陈九梅的外孙子。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的浮出水面,更是振奋人心。

        身为法租界的华董,白云飞也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小道消息。

        白云飞的车刚到医院,他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这其中有开山帮的人,也有其他几个帮派,他隐然觉得这些人的到来应当和安翟有关。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翡翠九龙杯和东山经当年让整个盗门陷入一场劫难,几乎被清廷灭门,而陈九梅从此音讯全无。这两样宝贝中的任何一样都可能重新引来一场血雨腥风。

        白云飞在医院也布置了人手,停车的时候,他看到了罗猎的汽车,知道罗猎也已经来了,向常福道:“去查查,这些出没医院的江湖人物都是什么来路,法租界的事情可容不得外人插手。”

        罗猎正在和刚到的脑科专家探讨瞎子的病情,今天确定手术方案之后,最迟后天就可以为瞎子进行二次手术。

        白云飞直接进入了瞎子的病房,病房内张长弓在负责陪护,看到白云飞张长弓起身笑了笑道:“穆先生来了!”

        白云飞微笑着和张长弓打了个招呼,来到瞎子床边,将手中的果篮放在床头柜上,亲切道:“安翟,今天感觉怎么样啊?”

        瞎子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样?我看不见,也想不起来,你们对我都不错,都说是我朋友,可我一个都想不起来,我简直成了一个废物。”

        白云飞道:“吃不吃水果?”

        瞎子摇了摇头。

        白云飞拿起一个苹果飞快地削了起来,削得又快又好,白云飞道:“我小的时候,我妈开了个水果摊,打小我就跟着帮忙,所以练就了一手削水果皮的绝活儿,只削不吃。”他将削好的水果递给了瞎子。

        “吃不起啊,我那时候就知道,这水果摊是我们娘俩的一切生活来源,有了这个摊子,我们就能吃上饭,我们娘俩就能活下去,实在是嘴馋了,我就吃水果皮。”

        瞎子道:“你也是受过苦的人啊。”

        白云飞笑道:“我比多半人受的苦都多,我本以为水果摊能够让我们娘俩吃上饭,哪怕是饥一顿饱一顿,至少我能跟我娘生活在一起,可很快我就明白,这样的世道根本就没有什么保障。”

        瞎子点了点头,别说一个水果摊,就算是有家财万贯,在这样动荡的乱世也谈不上保障。

        白云飞道;“我娘实在是养不了我了,于是狠心让我学了戏。”

        瞎子道:“穆先生还唱过戏?”他过去其实是知道的,可现在忘了。

        白云飞道:“其实眼睛看不到东西也不是什么坏事,眼不见为净,忘了过去的事情也就忘掉了许多烦恼。”

        瞎子道:“我都忘了自己是谁?”

        白云飞拍了拍瞎子的肩膀:“好好休息。”

        白云飞来到病房外,正看到迎面走来的罗猎,他微笑点了点头道:“罗老弟!”

        罗猎笑道:“您今儿这么早啊?”

        白云飞道:“闲着也是闲着,不瞒你说,我看人只是个借口,主要是来跟老弟商量点事儿。”

        罗猎心说这白云飞倒是坦白,指了指外面的花园道:“咱们外面说话。”

        两人来到花园的连椅上坐下,白云飞掏出烟盒,罗猎摆了摆手,白云飞见他不抽,也将烟盒收了起来,轻声道:“安翟好像什么都忘了。”

        罗猎叹了口气道:“我跟新来的脑科专家讨论过,他恢复记忆的可能是五五开。”

        白云飞道:“那不是说有可能一辈子都记不起过去的事情了?”

        罗猎道:“对他来说未必是什么坏事。”

        白云飞的目光朝远方看了看,他低声道:“周围有不少双眼睛在监视着咱们呢。”

        罗猎笑了起来,其实他早就留意到了这件事,在监视他们的人中,有警察,也有江湖中人,这其中多半都是为了瞎子而来。

        白云飞意味深长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罗猎道:“你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罗猎道:“说句你未必相信的话,我和瞎子从小玩到大,连我都不知道他的外婆是什么盗门第一高手陈九梅。”

        白云飞道:“我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秘密连最亲的人都不能告诉。”

        罗猎道:“翡翠九龙杯,东山经,这两样东西随便拿出一样都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白云飞道:“昨天法租界巡捕房被人给公然洗劫,证物室被炸,所有证据不知去向,尤其是关于周晓蝶的。丢失的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就是翡翠九龙杯。”

        罗猎道:“居然有人胆敢在法租界动手。”

        白云飞笑道:“你就敢!”

        罗猎不露声色道:“我虽然没什么钱,可翡翠九龙杯还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