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一章【侦探社】(上)

第三百七十一章【侦探社】(上)

        罗猎拾阶而上,台阶很陡,里面的光线不好,玉菲侦探社位于上楼后的右手边,罗猎再次敲响了房门,这次里面传来回应声:“请进!”

        罗猎推门走了进去,里面陡然变得明亮了起来,侦探社临街的一面有三扇落地窗,将外面的光线成功引入了室内,外面有一张桌子,其余的几面墙都摆着文件柜,程玉菲的助手李焱东正站在文件柜前整理资料,甚至连罗猎走进来都没有来得及回头。

        罗猎咳嗽了一声,李焱东这才转了下脸,看到罗猎居然没有感到任何惊奇:“罗先生,程小姐说你会来,她这会儿出去了,你先到她办公室里坐一会儿,半个小时后她就会回来。”

        罗猎虽然认识程玉菲的时间不久,可是对她也算是有些了解,程玉菲这位黄浦第一神探绝不是浪得虚名,她有把握人心理的专长。

        罗猎进入了程玉菲的办公室,办公室窗明几净,里面摆放许多花草,和外面随处可见的文件柜不同,里面除了张办公桌和用来会客的沙发之外就没有多余的东西。

        李焱东进来给罗猎泡了杯茶,然后又出去了,玉菲侦探社的生意很好,往往同时在跟进好几件案子,人却只有他和程玉菲两个,所以他们无时无刻不在忙碌着。

        罗猎喝了口茶,趁机观察了一下程玉菲的这间办公室。从室内的陈设细节可以推断出一位主人的爱好和情趣,通过观察这间办公室罗猎有了两个初步的判断,程玉菲是个很严谨的人,做事一丝不苟,她的办公桌上哪怕是一支笔的摆位都经过深思熟虑,室内的几盆花,不但花盆擦得干干净净,甚至连每一个叶片都一尘不染。

        程玉菲或许有洁癖,罗猎不由得想到,一个如此严谨还可能有洁癖的人,必然是极其谨慎的,她怎么会任由一个客人在自己不在的前提下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如果自己抱有其他的目的那么,岂不是给了自己一个可乘之机?

        罗猎的目光投向左侧的玻璃窗,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玻璃窗的视野很好,从这里可以清楚地观察到对面的小楼,同样从对面的小楼一样可以看清这边室内的情景,更何况办公室这边处于顺光的一面。

        罗猎站起身来,缓步走向玻璃窗,他礼貌地举起了茶杯向对面示意,虽然从他的角度看不到对面的情景,但是他有种预感,有人正在对面静静观察着自己。

        程玉菲的到来比预定时间早了五分钟,走入办公室内,她歉然道:“罗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罗猎笑道:“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才对,是我不请自来。”

        程玉菲在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微笑望着罗猎:“我知道罗先生一定会来,而且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罗猎将茶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我想了解多一些案情。”

        程玉菲拿出了一份文件袋,从中取出了一份指纹对比的结果:“我从事这个行业的第一天,我的老师就告诉我,办案子无论对象是谁,一定要让自己跳出案件本身,要做到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案情,不被感情左右,让证据说话。”

        罗猎站起身,来到程玉菲面前,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那份指纹报告,仔仔细细地对比了一下。

        程玉菲道:“左边的指纹是从打晕安翟的铁棍上发现的,右边的指纹是取之于周晓蝶用过的茶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两份指纹一模一样,可以断定属于同一个人。”

        罗猎道:“得到一个人的指纹很容易,这好像并不能说明什么。”

        程玉菲道:“按照罗先生的话,取到指纹的人有问题了,那就是怀疑我动了手脚。”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没这个意思,只是有些事想不通,第一,凶手在打晕安翟之后为什么要留下这跟铁棍?既然能够如此精心布局,又为何要留下如此明显的证据?”

        程玉菲道:“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

        罗猎道:“第二,安翟和周晓蝶结婚三年,他们夫妇两人的感情一直都很好,绸缎庄生意也在蒸蒸日上,究竟是怎样的动力才促使一个妻子去阴谋对付自己的丈夫,在丈夫不惜一切将她救出火海的时候,她还恩将仇报,想要将丈夫置于死地呢?”

        程玉菲道:“翡翠九龙杯、东山经,其中任何一个理由都足以让夫妻反目,父子成仇。”

        罗猎道:“这两样东西都是你的推断,仅凭着一个在病房内找到的翡翠杯,难道就能定案?”

        程玉菲道:“罗先生还是带着感情来判断这件案子,我早就说过,我只看证据,如果你想证明周晓蝶无罪,那么你告诉我,铁棍上的指纹是怎么回事?翡翠九龙杯为何藏在她的病房内?”

        罗猎道:“东山经呢?没有找到东山经,你凭什么就能够确定,所有一切都是周晓蝶在自导自演?”

        程玉菲道:“或许有东山经,或许没有,这件事只要安翟的记忆恢复就应当能够给出合理的解释。”

        罗猎道:“翡翠九龙杯是真是假?”

        程玉菲道:“我无权搜查,巡捕房发出搜查令,刘探长亲自率人前去医院搜查,并于周晓蝶的病房内找到了那只翡翠九龙杯,我至今无缘得见,不过从他们提供的照片来看,应当完好无损。”

        罗猎点了点头,此前程玉菲曾经在现场找到了翡翠九龙杯的碎片,不过程玉菲认为那九龙杯是赝品,如果照片上的翡翠九龙杯完好无损,也就是说很可能就是真品。

        程玉菲道:“罗先生,我这次只是协助警方办案,到现在为止,其实我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后续的案情跟进全都由警方处理。”

        罗猎道:“程小姐有没有想过,周晓蝶是无辜的?”

        程玉菲道:“是否无辜,我无权评判,我提供了能够找到的所有证据,至于最终的判罚,已经和我无关。”

        罗猎微笑道:“谢谢程小姐给我解释了那么久,我就不耽误您宝贵的时间了。”他起身准备离去,程玉菲道:“我送送你。

        罗猎道:“请留步!”他拉开房门,却没有马上离开,轻声道:“程小姐完全可以采用催眠周晓蝶的方法让她说出实情,何必花废那么大的周折。”

        程玉菲道:“罗先生需要我再说一遍吗?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不在我的职责范围。”

        刚才还是阳光普照,这会儿功夫已经是阴云密布,罗猎来到自己的车前,并没有马上进入车内,又习惯地摸向西服口袋,摸到中途已经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带烟,他已经答应叶青虹戒烟了,叶青虹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彻底,将他所有的存货一把手全都送给了看门的老周头。

        罗猎叹了口气,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脸上却刚巧落了一滴雨水,程玉菲地区没有判定一个人有无罪责的权力,可是她提供的证据却让周晓蝶陷入了困境,如果自己对此无动于衷,那么周晓蝶很快就将会被定罪。

        瞎子有瞎子的秘密,这些秘密甚至连罗猎都不知道,罗猎并没有怪罪这位老友的意思,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当一个人选择隐藏这些秘密的时候,这个人就要背负相应的压力。自己本身就是个拥有太多秘密的人,他一度犹豫要不要将这些秘密告诉叶青虹。

        按照罗猎的初衷,他本想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些压力,可是他又不忍看到叶青虹的惶恐和不安,在感情上执着到底的叶青虹却拥有着太多的患得患失,而她对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让罗猎也不忍心继续隐瞒下去,所以罗猎才做出将心底最大秘密告诉叶青虹的决定。

        在将秘密告诉叶青虹之后,罗猎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而他和叶青虹之间的距离也因为这个共同的秘密被拉近。

        罗猎不知道瞎子和周晓蝶之间究竟有没有共同的秘密?瞎子是否将这件事对周晓蝶坦诚相告。虽然程玉菲提供了确凿的证据,可罗猎仍然不相信周晓蝶会对瞎子做出这些事,就算周晓蝶真有谋夺这两样宝物的想法,可是周晓蝶绝不会忍心对瞎子下手,险些害死一个真心真意对她,也应当是这个世上对她最好的人。

        李焱东敲了敲门进入程玉菲的办公室,看到程玉菲站在窗前,他走了过去,顺着程玉菲的目光看到了仍然站在车前没有离去的罗猎,有些诧异道:“他还没走啊?”

        程玉菲道:“他对朋友很用心。”

        李焱东道:“巡捕房方面已经将咱们帮忙办案的酬金给结了。”

        程玉菲道:“你怎么看?”

        李焱东被她问得愣了一下:“什么?”不过他很快就会过意来:“这件案子不是已经结了?”

        程玉菲道:“翡翠九龙杯出现,东山经的事情就隐藏不住了,我看这个安翟的真正身份很快就会传遍江湖。陈九梅虽然死了,可盗门不会容忍一个叛徒,这笔帐肯定会算在安翟的头上。”

        李焱东道:“这么说,他岂不是麻烦了。”

        程玉菲道:“有些人从出生起就注定是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