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章【应该有个家】(下)

第三百七十章【应该有个家】(下)

        如果不是亲耳听罗猎讲述,叶青虹绝对无法相信这种离奇的事情,这近乎天方夜谭的故事,可叶青虹又知道,罗猎所说的这一切在理论上应该有实现的可能,他们毕竟一起经历了太多无法用现在科学解释的东西。

        叶青虹偎依在罗猎的怀中:“每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一定有他的理由,如果你来到这个时代是一个错误,那么这错误你也无法选择,正如你生下了小彩虹,她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你所能做的就是尽一切能力给她幸福。”

        罗猎点了点头:“如果三年前不是喜妹阻止,或许风九青已经找到了九鼎。”

        叶青虹道:“你此前所遇的冀州鼎和雍州鼎难道都是假的?”

        罗猎道:“根据风九青所说,真正的九鼎其实一直都存在于西海之中,我绝不可以让九鼎落在她的手中,否则这个世界很可能会面临毁灭。”

        叶青虹终于明白了罗猎为什么要坚持去赴九年之约的原因,如果罗猎不去,风九青找到了九鼎很可能对这个世界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到时候面临危险的不仅仅是她和小彩虹,还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罗猎也不仅仅是为了拯救世人,也是为了拯救自己的亲人。

        叶青虹道:“或许风九青一直都在骗你,她所说的是个骗局,也许连她自己都不会去呢。”

        罗猎摇了摇头道:“你别忘了,我见过禹神碑,我懂得夏文,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搞懂其中内容的人。”他一字一句道:“九鼎不是骗局,如果我对此无动于衷,那么你、小彩虹、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会面临一场空前的劫难。”

        叶青虹道:“为什么一定是你……”她流泪了,她忽然明白当年兰喜妹为何要不惜一切阻止罗猎的原因,可能兰喜妹已经知道,罗猎在找到九鼎之后会面临无法预估的危险,这危险或许会让罗猎永无回归之日。

        罗猎伸手挑起叶青虹光洁无瑕的下巴,柔声道:“也许一切不会变的太坏,总之我答应你,为了你,为了小彩虹,我一定会平安归来。”

        叶青虹用力点了点头,她相信罗猎的承诺。她搂住罗猎的脖子,用额头抵住他的前额:“你刚刚说要娶我?”

        罗猎道:“我其实有些后悔了。”

        “不许后悔。”

        罗猎道:“我无钱无势。”

        叶青虹道:“我有钱。”

        罗猎道:“我还带着一个女儿。”

        “我喜欢,省得我自己生了。”

        罗猎道:“你真这么想?”

        叶青虹道:“不过,你如果还想给小彩虹生个弟弟,人家也愿意帮你……”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罗猎终于打开了叶青虹的心结,医院那边也传来好消息,聘请的脑科专家三天后就会到来,到时候就能够为瞎子开始二次手术,瞎子身体恢复的情况还算不错。

        罗猎和叶青虹一起去医院探望安翟夫妇的时候,发现医院来了许多巡捕,气氛显得格外紧张,张长弓和铁娃都被从病区请了出去。

        罗猎找到在门前观望的张长弓:“什么情况?”

        张长弓道:“不知道,突然来了一群巡捕,二话不说把我们都给赶出来了,说是要办案。”

        叶青虹道:“巡捕办案也得讲道理,也得考虑一下伤者的情况。”

        罗猎正准备去找那些巡捕理论,看到程玉菲从病区内出来,他迎上前去:“程小姐,这是怎么回事?您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程玉菲道:“我们在周晓蝶的房间内找到了一样东西。”

        罗猎闻言已经感觉到不妙:“什么东西?”

        程玉菲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翡翠九龙杯。”

        罗猎的表情充满了震惊:“这怎么可能?”

        程玉菲道:“你不会怀疑我在诬陷她吧?这是事实,还有,周晓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根打晕安翟的铁棍上有她的指纹,我们已经做过对比,和嫌疑人完全相符。”

        罗猎还想说什么,程玉菲却匆匆走了,准备进入病区,刘探长也从里面出来了,他满面喜色,终于在领事规定的时间内破了案,换句话来说也就保住了他华人总探长的位子。

        罗猎和这位刘探长曾经打过交道,他迎上去道:“刘探长,请问什么情况?”

        刘探长道:“好消息,纵火犯已经找到了,是周晓蝶监守自盗,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罗猎道:“你们打算怎么办?”

        刘探长道:“对周晓蝶进行就地囚禁,等她伤好之后就会移交巡捕房,不日就会对她进行起诉。”

        罗猎道:“你们要有确实的证据才可以抓人啊,千万不要冤枉了好人。”

        刘探长道:“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这件事证据确凿,毫无疑义。”

        罗猎对他所谓的证据并不相信,可现在他也无法为周晓蝶洗清嫌疑,罗猎道:“刘探长,我可以见周晓蝶吗?”

        刘探长摇了摇头道:“鉴于嫌疑人的特殊性和案件的严肃性,目前什么人都不可以见她,尤其是你们。”

        罗猎本想再努力一下,叶青虹道:“刘探长,谢谢你们。”她轻轻牵了牵罗猎的手臂,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更何况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但有巡捕还有记者,刘探长肯定要公事公办。

        周晓蝶虽然被严密看管起来,不过瞎子那边倒没有进行严格地控制,罗猎几人来到特护病房内,瞎子正在吃药,外面的动静他也听到了,只是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听到有人进来,他问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和我有关?”

        张长弓几人都望向罗猎。

        罗猎道:“没事,安翟,你安心养伤就是,这两天那位脑科专家就会过来,为你进行脑部手术。”

        瞎子道:“是不是把我脑袋里的血肿取出来,我就能够把过去的事情想起来了?”

        罗猎道:“是啊,你之所以会短暂性失忆,全都是因为被血肿压迫了脑神经,只要将血肿取出,压迫症状就会解除,过去的事情自然也就想起来了。”

        瞎子道:“谢谢你们了,你们这么帮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才好。”

        张长弓道:“咱们都是自家兄弟,你客气个啥?”

        瞎子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们对我好,可是我……我真的想不起来……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罗猎几人看到瞎子这般情景,一个个心中都感到异常难过,虽然瞎子的记忆力在理论上有恢复的可能,不过也不是百分百的把握,如果万一术后的效果并不理想,那么瞎子可能会永远想不起来他们。

        叶青虹道:“咱们就别耽误安翟休息了。”

        罗猎点了点头,几人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瞎子忽然道:“那个周……周晓蝶呢?”他虽然丧失了过去的记忆力,可是苏醒后发生的事情他都还记得。罗猎这群人都说是他的朋友,可周晓蝶却是唯一一个称呼他为老公的,天下间哪有人主动冒认人家老婆的?所以瞎子对周晓蝶这位老婆的印象格外深刻。

        罗猎道:“她也受了伤,目前需要静养。”

        瞎子道:“她真是我老婆吗?”

        如果换成往常,这样的问题一定会引得众人发笑,可现在没有一个人发笑,罗猎道:“我出去三年刚刚回来,你们何时结的婚,我也不知道。”

        几人离开病房,看到隔壁周晓蝶病房的门前仍然有巡捕驻守,除非巡捕房的刘探长点头,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罗猎皱了皱眉头道:“周晓蝶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不合情理啊。”

        叶青虹道:“可九龙杯就是在她的房间内发现的。”

        罗猎道:“不排除栽赃陷害的可能。”

        张长弓道:“当务之急是见到周晓蝶,看看她究竟怎么说?”

        罗猎点了点头,叶青虹道:“这样吧,法国领事蒙佩罗先生是我老师,我去找找他,如果他肯出面,见周晓蝶应该不难。”

        罗猎道:“辛苦你了。”

        叶青虹道:“你跟我还要这么客气啊?”她向张长弓几人道别,转身去法国领事馆。

        张长弓感叹道:“叶小姐改变了好多。”

        罗猎道:“多亏有她。”

        张长弓道:“你以后可不能对不起人家,否则我这个当哥哥的也不会放过你。”

        罗猎决定去找程玉菲,毕竟这件案子是她侦破的,他要看看程玉菲所谓的证据。

        程玉菲的侦探社和法租界巡捕房位于同一条街道,这个道理如同守着医院开药房一样,侦探社的门脸不大,一不小心就能错过,罗猎抬起头看了看上面的一行字——玉菲侦探社,字体非常隽秀,一看就是女人的手笔,从路边走上侦探社的大门还要经过五阶台阶,门没有上锁,罗猎敲了敲,无人回应,然后他推门走了进去,进去之后,看到一条直对大门的楼梯,原来侦探社位于二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