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七十章【应该有个家】(上)

第三百七十章【应该有个家】(上)

        罗猎道:“纵火者拿走了东山经?”

        程玉菲道:“还有翡翠九龙杯。”

        罗猎道:“一个破损的九龙杯?”

        程玉菲摇了摇头道:“关键就在这里,我找人仔细研究过这块残片,却从中看出了破绽,这块残片雕好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十年,虽然也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可毕竟不是皇家之物。”

        罗猎道:“你是说这是赝品?”

        程玉菲道:“所以破案的关键就在于寻找这两样东西,只要找到了失去的东西,此案迎刃而解。”

        罗猎点了点头道:“程小姐真是厉害。”

        程玉菲道:“不是我厉害,只不过罗先生是当局者,你在看待问题的时候,会受到许多感情因素的影响,而我却能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分析。”

        罗猎指了指这残片道:“巡捕房知道了?”

        程玉菲道:“在事情没有彻底的眉目之前,我不会将这些证据交给巡捕房,你或许不会相信,这些东西都是我在他们勘查过三遍现场之后发现的。”她的话中流露出对巡捕探案能力的鄙视。

        罗猎道:“感谢程小姐对我的信任。”

        程玉菲道:“希望罗先生业务能够对我报以同样的信任,我想尽快和伤者见面,不知罗先生可否为我做出安排?”

        罗猎想了想道:“等安翟的情况稳定,我会为程小姐安排。”

        两人离开了面馆,程玉菲主动提出送罗猎前往医院,罗猎也没有拒绝。

        回到医院,张长弓和铁娃两人都还在那里陪护,瞎子中途醒了一次,不过很快又睡了过去。

        罗猎让张长弓两人去吃饭,自己去瞎子那里看了看,刚巧瞎子醒了,他睁开一双小眼睛道:“好黑啊,这是哪里?”

        罗猎道:“医院!”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房间内明明开着灯,怎么瞎子会说好黑?

        瞎子道:“你是谁?”

        罗猎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罗猎啊。”

        “罗猎?我认识你吗?”瞎子的话把罗猎给吓了一大跳,他虽然听医生说过瞎子有可能会出现部分失忆的状况,可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居然把自己都给忘了。

        罗猎并没有着急唤醒瞎子的记忆,微笑道:“你受了伤,现在在医院。”

        瞎子道:“你是医生啊,帮我把灯打开好不好?”

        罗猎心中一沉,他意识到瞎子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如果换成过去,就算室内一片漆黑,也不会影响到瞎子的视觉,非但如此,他还会看得更清楚,而现在,室内亮着灯,他却什么都看不到。

        罗猎道:“你受了伤,开灯对你的眼睛恢复不好,还是等等再说吧。”

        此时外面传来敲门声,却是护士推着周晓蝶过来,是周晓蝶坚持要过来探望瞎子。

        周晓蝶看到瞎子浑身都裹着绷带,顿时泣不成声:“老公,我是晓蝶。”

        瞎子道:“晓蝶?”

        “嗯,老公,是我!”

        瞎子道:“我结婚了吗?你……你为什么叫我老公,把灯打开,让我看看你的样子。”

        周晓蝶被瞎子的反应吓着了,她瞪圆了双眼,眼泪凝滞在眼眶里,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颤声道:“老公,你怎么了?你看不到我啊?我是晓蝶,我是你老婆,你不记得我了?”

        瞎子道:“我……我……”

        罗猎来到周晓蝶面前,低声道:“嫂子,你先回去,他刚刚才醒,思维有些混乱。”

        周晓蝶用力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走,我就在这里陪着我老公,我哪儿都不去。”

        罗猎压低声音道:“如果你不想刺激他,你先回去。”

        周晓蝶眼泪汪汪地望着罗猎,终于恢复了理智,罗猎示意护士先将她送回病房。

        瞎子道:“我为什么看不见?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罗猎道:“你冷静一下,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会好起来。”

        瞎子大叫道:“你骗我是不是?你们全都在骗我是不是?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

        闻讯赶来的医生和护士一起摁住情绪激动的瞎子,给他注射了镇定剂,瞎子在注射后终于平静了下来,又昏昏睡去。

        “我怀疑患者的头部有个血肿,压迫到了他的部分大脑,影响到了视神经,所以才会造成目前的这种失忆和失明的状况,不过应当都是暂时的,只要我们邀请的脑科专家过来,为患者实施二次手术,将脑部的这个血肿取出,那么他的状况应该会有所改观。”

        罗猎道:“医生,拜托了,钱不是问题,只要能够让他恢复健康,花多大的代价我们愿意。”

        张长弓和铁娃在一旁听得也是心情沉重。

        三人离开医生办公室,张长弓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瞎子多开朗的一人儿,怎么碰上这种倒霉事。”

        铁娃道:“瞎子叔两口子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他们得罪谁了?谁居然忍心下这样的毒手?”

        张长弓道:“巡捕房那边怎么说?案情有没有眉目?”

        罗猎道:“破案还在其次,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治好瞎子,让他能够健健康康出院。”

        张长弓点了点头道:“不错,本来我还觉得咱们兄弟几个能好好聚聚,谁想到刚到黄浦就遇到这种不幸的事。”

        罗猎道:“张大哥,你和铁娃去休息吧,我在对面旅馆给你们定了房间。”

        张长弓道:“费那事干啥,我和铁娃商量过,我们就在这医院陪着,反正这边有空床,我们留在这里也好照应。”

        罗猎道:“这边我守着就行。”

        张长弓摇了摇头道:“别介啊,你孩子小,今天你还没回家吧,虽然有叶青虹陪着,可小彩虹见不到你也一定不会开心,赶紧回去吧,你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

        罗猎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他叮嘱了张长弓几句,然后又跟院方说了声,专门要了一间房用来陪护,这样张长弓爷俩住着也方便。

        罗猎回到家中,小彩虹已经睡着了,叶青虹没想到他能回来,看到罗猎的脸色不好看,柔声道:“累了吧,你先去洗个澡,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罗猎道:“我不饿,你别忙了。”

        叶青虹道:“我乐意!”

        罗猎洗澡出来,叶青虹已经亲自下厨给他下了一碗馄饨,还特地打了两个荷包蛋。

        罗猎循着香味来到餐厅,禁不住赞道:“好香啊!”

        叶青虹道:“尝尝,我跟吴妈学的。”

        罗猎道:“母鸡汤熬得真好。”

        叶青虹坐在罗猎对面托着腮看着他吃,心中满满的幸福。

        罗猎道:“别看着我吃啊,你也吃点。”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吃过了,怕胖!”

        罗猎笑了起来,他用汤匙盛了一个馄饨喂到叶青虹唇边,客厅内佣人在清理,叶青虹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轻启樱唇,将馄饨吃了,发现有些咸了:“咸了!”

        罗猎道:“好吃!你做的我都爱吃。”

        叶青虹道:“那,你一辈子都陪在我身边,我每天都做给你吃。”

        罗猎的手突然停顿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埋头继续吃了起来。

        叶青虹望着他,眼圈红了起来,她担心自己会当着罗猎的面流眼泪,站起身离开了餐厅。

        罗猎不是不明白叶青虹那番话的含义,叶青虹知道自己和风九青的九年之约,现在还剩下不到六年的时间,自己一定会信守承诺,而承诺就意味着他要离开叶青虹,离开自己的女儿。

        罗猎吃完了馄饨,佣人过来将碗筷收了。

        罗猎并没有在客厅找到叶青虹,他来到了叶青虹的房间,看到叶青虹也没在她自己的房间内。

        罗猎来到女儿的门前,从门缝中,看到叶青虹坐在床边,静静望着熟睡的小彩虹。

        罗猎轻轻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站在叶青虹的身后,双手落在她的肩头,想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叶青虹明显有些抗拒,罗猎忽然伸出手去,抱住她的膝弯,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叶青虹还想挣扎,罗猎向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不要吵醒了小彩虹。

        叶青虹这才放弃了反抗,罗猎抱着叶青虹出了房门,叶青虹小声道:“放开我!”

        罗猎仿佛没听到一样,抱着她一直将她送回了她的房间。

        叶青虹从他怀中挣扎出来。

        罗猎道:“青虹!我们结婚吧!”

        叶青虹愣了一下,然后望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是不是觉得我嫁不出去?”

        罗猎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有个家。”

        叶青虹道:“我也想要一个家,可是你会为了这个家放弃对风九青的承诺吗?你会为了我,为了女儿留下来吗?”这件事始终压在她的心底,她虽然竭力控制不想提起,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她就变得越来越紧张,她害怕失去罗猎,害怕失去这个家。

        罗猎道:“我去找九鼎不仅仅是因为对风九青的承诺,青虹,有件事一直藏在我心底,好多年了,我从未对任何人说过。”

        叶青虹看到罗猎痛苦纠结的样子又有些心疼,她摇了摇头道:“别说了,就这样藏在心底也好。”

        罗猎抓住她的手不由分说将她拉了过来紧紧抱在自己的怀中,低声道:“其实,我本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