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九章【神探】(上)

第三百六十九章【神探】(上)

        白云飞笑道:“你啊,我真是佩服你的心态,年纪轻轻居然比我还要开。不过有句话我也要提醒你,现在的社会,不是你想明哲保身偏安一隅就能够如愿的,你不惹别人,难保别人不会认为你触犯了他的利益。最好的自保之道,就是先下手为强,清除所有潜在的敌人,这叫未雨绸缪。”

        罗猎微笑道:“受教!”

        此时白云飞的一名手下匆匆走了过来,附在白云飞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白云飞不由得面色一变,他向罗猎望去,罗猎从他的目光中已经意识到可能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状况,而且很可能和自己有关。

        白云飞道:“罗猎,安翟的绸缎庄失火了。”

        罗猎心中一怔:“有没有人伤亡?”

        白云飞道:“目前还不清楚,伤者都送到医院去抢救了。”

        叶青虹收到消息之后,也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她在手术室外见到了罗猎:“安翟他们怎么样?”叶青虹焦急地问道。

        罗猎道:“他们夫妇两人都受了伤,目前都在抢救,情况还不清楚。”他们说话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灭了,很快就看到了从里面推出了一个人,先出来的是周晓蝶,她手脚多处烧伤,不过因为瞎子护着她逃出来的缘故,她的伤势较轻,反倒是瞎子烧伤更重,在逃出绸缎庄的时候又被落下的房梁砸中了脑袋,目前仍在抢救。

        叶青虹道:“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罗猎没说话,将头靠在墙上。

        叶青虹看到他忧伤的样子,有些担心罗猎多想,毕竟罗猎的身边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总是将身边人的不幸归咎于到他自己身上。叶青虹道:“你也别太担心了,他们小两口人这么好,老天爷也不会对他们那么不公道。”

        罗猎点了点头。

        此时安翟的手术终于结束了,从医生那里得知手术很成功的消息,罗猎由衷松了口气,不过目前瞎子还处在昏迷中,能否恢复正常还要等他苏醒之后的情况来看。

        将安翟送入特护病房之后,叶青虹向罗猎道:“这两天你就留在医院陪着他们,有什么事情也好照应,家里的事情你别担心,有我陪着女儿呢。”

        “辛苦了!”罗猎向叶青虹道。

        叶青虹莞尔道:“跟我还客气啊?”

        叶青虹走后没多久,白云飞也过来了,他去巡捕房问过情况,根据现场勘查的结果,这场火灾已经被定性为纵火,也就是并不是意外。罗猎强忍愤怒道:“究竟是谁干的?”

        白云飞道:“我已经让人去查,不排除几个可能,一,同行竞争,他们两口子生意红火,遭到同行嫉妒,二,仇人报复,你是他朋友,应该知道他过去有什么仇人……”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当然也不排除被连累的可能,比如别人知道我一直都在关照他,所以对付他以给我一个下马威。”

        罗猎道:“在没查出真相之前,咱们还是不要妄自猜度。”

        白云飞点了点头:“对,这事儿还是谨慎点好,我跟巡捕房打过招呼了,纵火案发生在法租界,法国人的脸上也不好看,法国领事已经限定了破案时间,七天之内如果破不了案,就让巡捕房的华探总长自己辞职。”

        罗猎道:“多谢白先生。”

        白云飞道:“你不用谢我,你不在黄浦的这三年,我和瞎子经常在一起喝茶走动,他也是我朋友,我总琢磨着这事儿跟我有关系,只要让我查出来是谁干的,我绝饶不了他。”

        两人这边正说着话,有两人朝着特护病房走了过去,罗猎慌忙叫住他们:“喂!干什么的?知道什么地方吗?”

        那两人转过身来,却是一男一女,白云飞认识,这两人是黄浦有名的私人侦探,女的叫程玉菲有黄浦第一神探之称,男的是她的助手李焱东,两人是受了法租界巡捕房华人总探的委托前来协助办案,要说这位法租界的刘探长也是没了办法,法国领事蒙佩罗勒令他一周内破案,否则就让他自动辞职,这起纵火案许多证据都被烧毁,根据目前的状况可以称得上毫无眉目,求助于私人侦探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程玉菲穿着深蓝色西装打着领带,带着一顶同色鸭舌帽,她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再加上走起路来颇有些男子气概,连罗猎都没在第一眼看出她是个女人。

        程玉菲缓步来到两人面前,向白云飞打了个招呼:“穆先生。”然后打量了一下刚才叫住他们的罗猎:“这位是……”

        白云飞笑道:“这位是我的好朋友罗猎,也是伤者的好朋友。”他又将程玉菲介绍给罗猎认识。

        罗猎没有听说过程玉菲,可程玉菲却早就听说过他的名字:“久仰!”她向罗猎伸出手去。

        罗猎跟她握了握手,程玉菲道:“我早就听说过罗先生的大名。”

        罗猎估计应当是和于卫国被杀一案有关,当时于家为了捉拿自己一度将赏金提升到二十万大洋,可以说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更不用说这种靠赏金过日子的私家侦探了。

        罗猎道:“希望没给程小姐带去什么不好的印象。”

        程玉菲道:“罗先生的罪名不是已经洗清了吗?”她向特护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道:“希望两位了解,伤者的口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我希望能够尽快和伤者见面。”

        罗猎道:“程小姐恐怕会失望了,手术刚刚完成,伤者的情况并不稳定,安翟还没有苏醒。”

        此时看到医生和护士向周晓蝶的病房跑了过去,却是周晓蝶已经苏醒,她醒来后情绪非常激动,罗猎顾不上多说,也跟了过去,程玉菲使了个眼色,李焱东和她一起跟在那群医护人员的后方。

        周晓蝶受了惊吓,她醒来第一件事就呼喊着安翟的名字,不顾一切地想要下床去见他,医生看到她情绪如此激动,准备对她使用镇定剂。

        而此时,程玉菲却走了过去,向周晓蝶道:“晓蝶,我没事,你不用怕!”

        众人都是一怔,周晓蝶明显愣了一下,目光转向程玉菲,程玉菲盯住她的双目,她的目光仿佛有一种魔力瞬间让周晓蝶就镇定了下去。

        罗猎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想不到这个程玉菲居然是一位高明的催眠师,就凭她显露出的这一手催眠手法,已经知道她不是泛泛之辈。

        周晓蝶喃喃道:“没事?”

        程玉菲道:“没事,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安全了。”

        周晓蝶机械地重复道:“安全了!”

        程玉菲向周围看了看,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罗猎并没有离去,出于对周晓蝶的关心他不可能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程玉菲道:“周晓蝶,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周晓蝶道:“我睡着了,可是我被烟呛醒了,到处都是烟,安翟过来找我,他抱着我往外面跑,本来我们都快出去了……可是他……他又回去了……说……说还有东西没有拿出来……”

        “什么东西?”程玉菲追问道。

        周晓蝶摇了摇头,茫然道:“我不记得了,我真的不记得,他好傻……为什么要回去,为什么要回去。”

        程玉菲还想问,罗猎打断她的话道:“程小姐,我看伤者需要休息。”

        程玉菲只能作罢,离开了病房,程玉菲向罗猎道:“如果……”她本想说如果罗猎能够允许她想见见另外一位伤者。可不等她说完,罗猎就道:“不可以。”

        程玉菲皱了皱眉头。

        罗猎道:“安翟的情况很差,现在并不适合配合您的调查,即便是催眠。”

        程玉菲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都被罗猎看穿,她点了点头道:“也好,我还会过来。”

        罗猎道:“不送!”

        程玉菲和李焱东来到外面,李焱东道:“看来突破口就在另外一个伤者身上,根据周晓蝶所说,她丈夫本来可以顺利逃脱,也不至于受那么重的伤,可是他在即将脱困的时候又选择回去了,他去找什么?难道在绸缎庄内有重要的东西?这场火是不是因为他要寻找的这件东西所起?”

        程玉菲笑道:“阿东,有进步啊,你留意医院的情况,如果伤者的情况有所好转,你马上就通知我。”

        “是!”

        程玉菲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道:“坏了,只顾着问案,连时间都忘了,把车钥匙给我,我得去车站接我的老同学。”

        “男的女的啊?”

        “要你管?”

        罗猎坐在瞎子的身边,望着瞎子烟熏火燎的大花脸心中一阵难过,所幸瞎子的烧伤不重,最为严重的还是脑部的创伤,根据医生的分析,他的头部被重物撞击过,应当是当时失火落下的房梁。

        罗猎回想着刚才程玉菲和周晓蝶见面的情景,如果周晓蝶所说的一切属实,瞎子本有机会逃脱的,究竟是什么让他改变主意,不顾一切地回去呢?他在找什么?究竟想把什么东西抢救出来?

        瞎子此时手指动了动,罗猎慌忙坐直了身子,瞎子呓语道:“三字经……三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