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戒烟】(下)

第三百六十八章【戒烟】(下)

        罗猎想了想,将香烟取了下来,将至熄灭。

        叶青虹道:“我永远不会取代她在女儿心里的位置,我没有想过。”她知道罗猎的失落是因为什么。

        罗猎道:“遇到你是女儿的幸运。”

        叶青虹的眼圈红了:“你呢?”

        罗猎道:“也是我的幸运。”

        叶青虹道:“我冷了。”

        罗猎张开手臂将她轻轻拥入怀中,叶青虹却抱得很紧,从她颤抖的身体罗猎知道她在啜泣。

        叶青虹道:“我从没想过要取代她,我只想好好爱你,好好爱小彩虹,罗猎,你不要推开我,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罗猎点了点头,捧起叶青虹的俏脸,叶青虹满脸都是泪水,妆也哭花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想低下头去,罗猎却坚持捧着她的脸,她根本逃不掉。

        叶青虹道:“别看了,好丑!”

        罗猎道:“你怎样都漂亮!”然后低下头去,吻住她的唇,叶青虹尝到他满嘴的烟味儿,心中却别样的温馨,一点都没有嫌弃,拥吻良久,分开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把人家的烟瘾都勾上来了……”

        叶青虹戒了烟,她也劝过罗猎要戒烟,毕竟现在有了小彩虹,她可不想让孩子看到他们抽烟的样子。罗猎曾经一度戒烟成功,兰喜妹的离去让他重新开始抽烟,而且烟瘾比过去更大。叶青虹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劝他,现在他们离开苍白山回到了黄浦,叶青虹认为有必要劝他一下。

        罗猎道:“从没有发现戒烟那么难。”

        叶青虹道:“在女儿面前你怎么不抽?还是缺乏约束。”

        罗猎笑了笑,将兜里的那盒烟拿了出来,远远扔了出去,他扔得很准,那盒烟准确无误地抛入了东南角的垃圾桶里,不愧是练了那么多年的飞刀。

        叶青虹道:“待会儿我把你柜子里收藏的那些香烟全都给门口老周头送去。”

        罗猎道:“这么坚决啊!”

        叶青虹道:“必须戒掉,我也不喜欢烟味儿。”

        罗猎望着叶青虹如水的双眸:“刚你怎么没嫌弃?”

        叶青虹皱了皱鼻子,表情可爱极了,她将双臂搭在罗猎的肩膀上,小声道:“人家是为你好嘛。”

        房间里传来小彩虹的声音,叶青虹道:“我去看看。”

        罗猎点了点头,叶青虹对小彩虹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他习惯性地去掏烟,摸到空空如也的口袋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将烟扔了,罗猎的唇角泛起一丝苦笑,看来这次真要戒烟了。

        张凌峰大声道:“你说什么?”

        张凌空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不用这么大声,我听得到。”

        张凌峰双手叉着腰:“哥,不是我说你,当初你买下蓝磨坊的时候为什么不调查清楚情况?白云飞什么人啊?他能够成为法租界的华董是一般人物吗?我们在他的地盘上开夜总会,他又怎肯善罢甘休?”

        张凌空望着这位堂弟,心中充满了不屑,如果张凌峰如此能干,叔叔就不会把自己请到黄浦,来解决这边的事情了。事后诸葛亮,这些话他怎么不早说?不过白云飞这个混蛋也够阴险,居然在地皮的事情上做了文章,说什么土地的所有权有问题,张凌空也有些懊恼,都怪自己太过自信。兵不厌诈,正如他当初从白云飞那里匿名买走蓝磨坊一样,白云飞也留了一手。

        张凌空道:“你和叶青虹不是朋友吗?”

        张凌峰道:“是朋友,可你在舞会上公然给她难堪,我都不知道怎么去跟她解释。”

        张凌空道:“不用解释,生意就是生意,即便那地皮是她的,我们只要给一个合理的价格,她应该不会拒绝。”

        张凌峰道:“我试试看吧。”

        舞会结束的第二天,张凌峰就去了叶青虹的府上,地皮之事刻不容缓,他们张家在新世界投资不菲,这还不包括围绕新世界建立起来的相关产业,如果因为地皮的事情出了偏差,那么他们的损失将难以估量,钱财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面子,如果失败就意味着张家进军法租界的步伐被白云飞阻挡,以后他们在法租界也很难有翻身的机会。

        张凌峰到的时候,叶青虹正在给小彩虹梳头,听闻张凌峰前来拜会,叶青虹就猜到了他的目的,吩咐佣人让他等着。

        张凌峰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直到上午十点,方才见到叶青虹姗姗来迟。

        叶青虹微笑道:“不好意思啊,你来的太早,我还未来得及梳洗。”

        张凌峰笑道:“女为悦己者容,你梳洗打扮,我就算等一天都甘心情愿。”

        叶青虹道:“别误会,不是为你。”她在张凌峰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佣人送上了两杯咖啡。

        张凌峰道:“你这座宅子真是好地方,闹中取静,举步繁华又能独享幽静人生,实在让我羡慕。”

        叶青虹道:“你不在满洲当你的少帅,来黄浦做什么?”

        张凌峰道:“满洲虽然地大物博,可繁华程度又怎能和黄浦相比?再说了,满洲可没有你这样的美女。”

        叶青虹皱了皱眉头,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悦。

        张凌峰这次见到叶青虹已经接连遭到她的冷遇,张凌峰也不是傻子,知道自从上次罗猎落难,叶青虹求自己为罗猎作证而未能如愿开始,他们之间的友谊已经产生了难以弥合的裂痕。张凌峰没忘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他将带来的鲜花递给了叶青虹,叶青虹并没有接:“很漂亮,吴妈,帮我插起来吧。”然后笑道:“怎么这么好?送花给我啊?”

        张凌峰这次没有跟她开玩笑,歉然道:“我今天这么早登门拜访,主要还是为了昨天的事情,那名闹事的混蛋我们已经狠狠教训了他,他是个酒鬼,就会胡说八道,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话。”

        叶青虹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咱们认识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么小的事情没必要搞得那么隆重吧?”

        张凌峰笑道:“对你是小事,对我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我最怕就是你误会我。”

        叶青虹道:“清者自清,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吗?”

        张凌峰意识到叶青虹这种聪明人很难被自己糊弄过去,于是干脆切入正题:“对了,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事情,确切地说,应当是生意。”

        叶青虹笑了:“生意?我又不做生意,你找错人了吧?”

        张凌峰道:“没错,你知道的,新世界是我堂兄的产业,为了开这家夜总会他几乎倾尽所有,只是他没想到蓝磨坊土地的所有权还有那么大的玄机。”

        叶青虹道:“什么玄机?”

        张凌峰道:“那块地皮的真正主人是你。”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啊!”

        张凌峰心说你这就有点揣着明白装糊涂了,这么大块地皮你不知道?你该是多有钱?张凌峰认为叶青虹是在敷衍自己,他耐着性子解释道:“这块地原本是穆三寿穆老先生的,他是你的义父,在他去世之后,有部分产业给了他的侄子穆天落,还有一部分是在生前就变更到你名下的。”

        叶青虹其实已经知道了,可她仍然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你也清楚的,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国外,这次回来也没几天,黄浦的物业也一直都交给他人代为管理,我对做生意本身也没多少兴趣,真不知道还有这块地皮,要不我让人查查,等有了眉目我给你消息。”

        张凌峰道:“青虹,我们是老朋友,所以我也不瞒你,这块地我们可以按照超出市价三成来收购,你不妨考虑一下。”

        罗猎此时和白云飞正在新世界对面的小楼的平台上,从他们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整个新世界的全貌,白云飞递给罗猎望远镜,罗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需要。

        白云飞道:“罗猎,知不知道张家为何要急于加大在黄浦的投资?”

        罗猎道:“他们在满洲的形势不容乐观,所以张同武已经在考虑后路。”

        白云飞道:“张同武若是放弃北满,就等于将整个满洲拱手让给日本人。”

        罗猎点了点头,他知道会怎样发展,但是他并不会提前告诉白云飞这段历史。罗猎道:“我和青虹商量了一下,关于那块蓝磨坊的地皮,还是交给你处理。”

        白云飞笑道:“烫手山芋,你们嫌麻烦啊。”

        罗猎道:“我们这次回黄浦,只想安安静静地过些平静的生活,不想介入任何的纷争,白先生,你和张家必然会有一战,我们不想参与,也没这个本事参与。”

        白云飞想了想道:“既然你们决定了,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罗老弟,其实以你的能力,如果肯和我联手,别说这个法租界,整个黄浦都会是咱们的。”

        罗猎道:“我这个人对金钱名利兴趣不大,别说一个黄浦,就算把整个中国给我当家做主,我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