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戒烟】(上)

第三百六十八章【戒烟】(上)

        张凌空道:“叶小姐,我该怎样表达我的歉意呢?”

        叶青虹双目仍然望着罗猎道:“我记得刚才某人好像说过要请我跳一支舞呢?”

        罗猎笑了起来,他伸手揽住叶青虹的纤腰,在众人的注目下走下舞池。

        音乐声在此时响起,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旁观,整个舞池就只剩下罗猎和叶青虹两个,望着翩翩起舞的两人,张凌峰流露出嫉妒的眼神,张凌空在一旁叹了口气道:“老弟啊,今晚你的风头都被人抢光了。”

        张凌峰看了他一眼:“大哥,这么老套的手段就别拿出来用了,美国人都兴这个?”

        张凌空摇了摇头,今天这出戏弄得他脸上无光,他低声道:“我怎么不记得自己邀请过他?”

        张凌峰道:“我都不知道他在黄浦。”

        一旁白云飞缓缓走了过来,向张凌空笑了笑道:“张老板,恭喜恭喜。”

        张凌空看到白云飞,也停下和弟弟说话跟他打招呼,白云飞朝舞池中看了一眼道:“罗猎,我朋友。”

        张凌空这才知道罗猎是和白云飞一起过来的,他笑道:“穆先生的朋友都不是寻常人物。”

        白云飞道:“我今儿来啊,是想跟你说说蓝磨坊的事情。”

        张凌空道:“蓝磨坊?”他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穆先生难道不清楚现在已经没有了蓝磨坊,只有新世界了?”

        白云飞道:“我质询过律师,这蓝磨坊啊,其实跟我没关系。”

        张凌空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是啊,现在跟你的确没有关系了。”

        白云飞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这蓝磨坊一直都跟我没关系,穆三爷生前就将蓝磨坊送给了叶青虹,只是叶青虹不愿接管,所以啊我一直都代管,我当时卖给你也是没搞清楚蓝磨坊的归宿权。”

        张凌空道:“可合同咱们已经签了,交易也都都合法啊!”他心说,钱你都收了,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白云飞道:“地皮是租的,土地的所有人是叶青虹,我虽然能卖给你蓝磨坊,可我没权把这块地皮卖给你啊。”

        张凌空愣了:“穆先生,您什么意思?”

        白云飞笑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把这事儿说明白喽,本来吧,倒也没什么,我想叶小姐她不会计较这么一小块地皮,可今晚上这件事发生之后,保不齐会有变故。”

        张凌空道:“我付过钱了啊!”

        白云飞道:“蓝磨坊不是卖给你了,你也给拆了,咱们没问题啊!您要是真后悔,您把蓝磨坊给复原喽,我把钱一分不少地退给您,不!再加上这段时间的利息,都是朋友,我就算亏了自己,也不能亏了您呐。”

        叶青虹搂住了罗猎的脖子,罗猎小声道:“矜持!”

        叶青虹皱了皱鼻子:“就不?谁让你欺负我?”

        罗猎道:“欺负你的人可不是我。”他搂着叶青虹的纤腰原地转了一个圈儿。

        叶青虹道:“你怎么来了?”

        罗猎道:“小彩虹见不到你,还以为你不要她了,又哭又闹。”

        叶青虹不由得又恼了起来:“如果她不要我,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来找我?”

        罗猎道:“我比你来得早,在你决定前来参加舞会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来了,你到哪儿都招蜂引蝶,肯定是个麻烦。”

        “你嫌我麻烦啊?”

        罗猎点了点头,叶青虹作势要走:“那我走,别拦着我。”

        罗猎道:“我也是个麻烦,两个都很麻烦的人好像不用嫌弃别人什么。”

        叶青虹咬了咬樱唇,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没有请柬,怎么混进来的?”

        罗猎道:“白云飞查到了一件事,这里的地皮另有主人。”

        叶青虹道:“谁啊?”其实她已经猜到了结果。

        罗猎道:“你啊!”

        叶青虹道:“你刚刚说我是你未婚妻啊?”

        罗猎咳嗽了一声道:“我说过吗?”

        叶青虹道:“反正我听到了。”

        罗猎道:“这地皮!”

        叶青虹凤目圆睁:“怎么?惦记我家产啊?那你娶我,我家产全都给你。”

        罗猎道:“我可不图你钱。”

        叶青虹羞涩道:“那你图我什么?”

        舞曲在此时结束,现场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叶青虹挽着罗猎的手臂离开了舞池,一边走一边掐了掐他结实的臂膀:“回答我?”

        罗猎道:“咱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小彩虹一个人在家呢。”

        叶青虹锲而不舍道:“回答我的问题。”

        此时张凌空主动向两人走了过来,叶青虹的眼里根本没有其他人:“快说嘛!”

        罗猎道:“回去再说。”

        张凌空道:“叶小姐,我有件重要事情想跟您商量。”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叶青虹道:“不好意思啊,今天太晚了,女儿还在家里等着,我们得先走了,有什么事情改天再谈。”

        张凌峰听得一头雾水,女儿?他们两人何时结的婚?何时生的女儿?刚刚罗猎不是说叶青虹是他的未婚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云飞也举步离开,经过张凌空身边的时候,笑着向他伸出手去:“张先生不用送我了,我也是好心,其实这跟我真没什么关系。”

        张凌空气得双目喷火,可在这样的场合下偏偏还不能发作。

        目送几人走后,张凌峰来到堂兄的面前,低声道:“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感觉今天气氛有些不对?”

        张凌空暂时没有向他解释的心情:“帮我送送客人!”

        张凌峰去送罗猎和叶青虹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上了车,而且汽车已经启动,两人并没有向张凌峰道别的意思,张凌峰望着绝尘远去的汽车,心中暗忖,看来今晚发生的事情得罪了叶青虹。

        对叶青虹张凌峰始终抱着倾慕之心,对罗猎他却始终抱着一份亏欠,毕竟当初罗猎在白云飞府邸的舞会上救过他的命,而他却没有在罗猎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仗义相助,这件事一直让张凌峰负疚至今。

        罗猎和叶青虹并肩坐在车内,罗猎看了看叶青虹,仿佛回到了他们最初相识的时候,这些年他们经历了太多,可终究还是从终点回到了起点,叶青虹没有继续追问刚才的问题,将螓首靠在罗猎的肩头,罗猎留意到她的发髻上仍然插着自己为她雕刻的木簪,心中不由得一暖。

        叶青虹道:“我想女儿了。”

        罗猎道:“放心吧,她睡了。”

        叶青虹从他肩上抬起头来:“你刚刚不是说她又哭又闹的?你这个骗子!”

        罗猎道:“我没骗你,她哭喊着要你,我哄不好她,只能把她给催眠了。”

        叶青虹听到罗猎居然把小彩虹给催眠了,气得扬起拳头在他胸脯上重重捶了两拳道:“还有你这么当爹的,居然催眠自己的女儿!”

        罗猎笑道:“我也是没办法啊,她要是一直闹,我怎么出来把她虹妈妈找回去。”他捉住叶青虹的手,叶青虹就势偎依在他的怀中,闭上双眸,梦呓般说道:“我一来就后悔了,我一点都不喜欢这里,我想小彩虹,也想你,我只想跟你们待在一起,永远,永远!”

        罗猎抿了抿嘴唇,低下头去轻轻吻了吻叶青虹的额头。

        两人回去的时候还不到晚上九点,叶青虹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罗猎唤醒了小彩虹,小彩虹睁开双眼看到叶青虹,惊喜地叫了一声:“虹妈妈!”就扑入了她的怀里。

        罗猎笑道:“女儿,爸爸没骗你吧?我把虹妈妈带回来了。”

        小彩虹道:“虹妈妈,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是不是你嫌我不乖,是不是你不喜欢我叫你虹妈妈,我以后叫你妈妈好不好?”

        叶青虹听到小彩虹一连串天真的话,内心感动得难以言喻,她紧紧抱着小彩虹道:“妈妈没生气,小彩虹是妈妈最亲最可爱的宝贝,妈妈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罗猎却在此时悄悄走了出去,站在露台上,遥望着夜空中的群星,他相信属于亡妻的那颗星一定在天空中的某处看着自己,小彩虹已经很少在想到母亲,今晚她甚至已经改口称呼叶青虹为妈妈,叶青虹的付出也对得起她的信任和爱。

        兰喜妹生前的希望之一就是女儿能够尽快将她忘记,也唯有如此,她的离去才不会带给女儿幼小的心灵太大的创伤,她甚至建议罗猎利用催眠的能力抹去小彩虹脑中关于自己所有的记忆,罗猎没那么做,因为他认为那样的做法是对妻子最大的不尊重,可遗忘还是会到来。

        罗猎摸出了香烟,他想要点燃香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没带火。

        噹!叶青虹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后,打着了火机,为罗猎点燃了香烟。

        罗猎笑了笑,可是叶青虹仍然看得到他藏在笑容后的酸楚和失落。

        叶青虹道:“女儿睡了。”

        罗猎嗯了一声。

        叶青虹道:“我还没来得及卸妆。”

        罗猎看了看她:“你怎样都漂亮。”

        叶青虹道:“真心话?”

        罗猎点了点头。

        叶青虹道:“可不可以再把烟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