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 军事历史 - 替天行盗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七章【患得患失】(下)

第三百六十七章【患得患失】(下)

        叶青虹笑了笑,伸出手去,张凌峰很绅士地握住她带手套的手,在叶青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然后并未马上将叶青虹的手放下,盯着叶青虹美丽绝伦的俏脸道:“青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接受我的邀请。”

        叶青虹把手抽了回去,张凌峰多少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道:“这么久没见,好像跟我这个老同学生分了。”

        叶青虹笑道:“一见面就拉拉扯扯的,你不怕明天的报纸又会乱写?”

        “不怕!”张凌峰说得很有勇气。

        叶青虹道:“你不怕我怕,张凌峰那是你的舞伴?”

        张凌峰笑道:“她哪能跟你比啊,你来了,我马上打发她走。”

        叶青虹道:“张凌峰,我可不是你的舞伴,今晚我也不是受你的邀请而来,给我下请柬的是张凌空,我也就是好奇,过来随便看看。”

        张凌峰仍然锲而不舍道:“既然来了就好好玩玩,我们好久没见了,就算你不陪我跳舞,叙叙旧喝杯酒总不能拒绝吧?”

        一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主动走了过来,他就是张凌空,他的身材比张凌峰还要高一些,相貌英俊仪表堂堂,张凌空微笑道:“凌峰,这位就叶青虹小姐吧?”

        张凌峰赶紧为他们介绍,叶青虹礼貌地向张凌空点了点头,张凌空道:“我叫张凌空,是凌峰的堂兄,也是这间新世界夜总会的负责人。”

        叶青虹道:“张先生果然年轻有为。”

        张凌空笑道:“叶小姐肯赏光前来,实在是让整个新世界蓬荜生辉,里面请,凌峰,帮我好好照顾叶小姐。”

        张凌峰应了一声,就算张凌空不交代,他也会跟着叶青虹献殷勤。

        叶青虹在张凌峰的引领下来到了里面,张凌峰要了两杯红酒,亲自递到叶青虹的面前,今晚受邀前来的都是黄浦的名流,叶青虹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张凌峰道:“青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跟我说一声。”

        叶青虹抿了口红酒,她四处观望着,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为什么要跟你说?”

        张凌峰被她问得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咱们不是好朋友吗?”

        叶青虹道:“原来你一直都这么认为啊?”

        张凌峰笑道:“当然这么认为,不但如此,我还觉得咱们之间的关系有可能更进一步。”

        叶青虹道:“三年没见你又娶几房姨太太了?”

        张凌峰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道:“青虹啊,你别用老眼光看人,我过去那是年少轻狂,少不更事,现在不一样了,我知道这世上真正的感情一份就足够了,所以我把她们全都赶走了,我现在是单身。”

        叶青虹道:“我没看错你,你这个人压根就不负责任。”

        张凌峰分辩道:“别这么说,我这个人看似多情其实是最专情的,这么多年我对你可一直没变过。”

        叶青虹听得有些厌烦了,秀眉颦起道:“张凌峰,你还是去陪陪你的小女朋友吧,省得人家不高兴。”

        “我管她,我心里可只有你。”张凌峰说话的时候,觉得远处有人正看着自己,抬头望去,却见陆如兰陪着开山帮的赵虎臣进来了,陆如兰朝他这边扫了一眼,虽然只是一眼,却藏不住深深的嫉恨。

        张凌峰装作没有看见。

        陆如兰坐下之后,叫过身边的一个人,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叶青虹发现自己错了,本以为来参加舞会可以排遣一下心中的烦恼,可来到这里心中却始终浮现着罗猎和小彩虹的影子,她并没有变,走到哪里仍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她的身边从不缺乏仰慕者,可是叶青虹甚至连正眼都不愿意看这些人,无论他们的身份有多高贵,相貌有多出众,叶青虹知道自己早已中毒了,中了罗猎的毒,兰喜妹没有说错,自己和她一样,这辈子只为一个人而活,也只能为一个人活着。

        叶青虹决定离开这里,她受不了这灯红酒绿的地方,更受不了围绕在周围轮番献殷勤的倾慕者,无论他们的话说得如何漂亮,她仍然连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感觉都只是如同苍蝇一般在耳旁嗡嗡不停。

        叶青虹准备起身的时候,舞会即将开始,张凌峰笑着向她提出邀请道:“青虹,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跳一支舞?”

        叶青虹道:“我刚才就说过了,我不跳舞。”

        张凌峰碰了个钉子,他也不再坚持,讪讪笑了笑,走向一直等待他的舞伴。

        此时一个魁梧的男子走了过来,色迷迷望着叶青虹道:“叶小姐,赏个面子,跳支舞呗。”

        叶青虹道:“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她拿起自己的手袋准备离开,可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那名男子竟然伸手抓住了叶青虹的手臂:“怎么?不给我面子?”

        叶青虹转过脸去,冷冷望着那名男子道:“放开你的手!”

        那男子放开了手,叶青虹决定忍耐,她不想在这种场合将事情闹大,这也是她个人修养决定的,叶青虹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她走了几步,却听身后那男子叫道:“叶青虹,你装什么清高啊?谁不知道你当年是蓝磨坊卖唱的?没有你干爹捧你,你也就是一普通卖笑的。”

        叶青虹霍然回过头去,她的脸气得煞白,这名男子显然是在故意挑衅,因为声音够大,在场的不少人都听到了,一时间所有目光都朝这边看来。

        已经走入舞池的陆如兰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边,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张凌峰不知发生了什么,准备过去为叶青虹解围,却被舞伴牢牢给抱住,张凌空分开众人快步走了过去。

        叶青虹转身走了过去,她扬起手准备狠狠给那个挑衅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可她抬起的手却被人中途抓住,叶青虹愤怒地抬起头来,却发现拦住她的人是罗猎,罗猎的笑容温暖可亲,叶青虹看到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感到惊喜,反而有种想哭的冲动,她的嘴唇扁了扁。罗猎已经看出了她的委屈,轻声道:“叶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叶青虹没说话,罗猎笑道:“我就当你默许了。”他牵着叶青虹的手,大步走向舞池,那挑衅的男子望着罗猎,不知他什么来路,罗猎向他微微一笑道:“这位先生,你现在跪下来向我未婚妻道歉,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那男子张大了嘴巴,突然噗通就跪了下去,在场众人谁都想不到局面会发生这样的变化,那男子跪在地上,然后扬起手来,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对不起,我血口喷人,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错了!”说完又狠狠给了自己两记耳光,打得面颊都高高肿了起来。

        叶青虹一看就明白了,一定是罗猎催眠了这家伙,让他当众给自己道歉,一颗芳心温暖无比,没有什么比罗猎护着她更让她开心了。叶青虹牵了牵罗猎的手道:“算了!”心情好了自然犯不着和这种小人一般计较。

        那男子道:“是我的错,是张老板让我找叶小姐的麻烦……”

        罗猎想要催眠这种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只是连罗猎也没想到背后的指使者竟然是张凌空。

        那男子还想继续说,此时四名负责治安的男子冲了上来,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四人押着他将他带了出去。

        因为这个插曲,第一支舞舞曲刚刚开始就已中断,张凌空来到叶青虹的面前:“叶小姐,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叶青虹没有理他,只是抓住罗猎的手,双目柔情脉脉地望定了他。

        张凌峰也分开众人走了过来:“青虹,怎么回事儿?”

        罗猎淡然笑道:“没事,刚才有位先生喝多了,可能是这位张先生的朋友吧。”

        张凌空是头一次见到罗猎,听到罗猎的话心中暗暗一惊,其实刚才那名闹事的男子是受他指使,自从叶青虹出现,他就被叶青虹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张凌峰那群人围着叶青虹大献殷勤的情形他看在眼里,知道叶青虹没那么容易接近,于是想了个这样的办法,先让人给叶青虹难堪,然后及时过去解围,这样就有了博取叶青虹好感的机会,只是张凌空的计划刚刚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

        他望着罗猎,心中几乎能够断定自己绝对没有邀请这个人,从叶青虹看罗猎的眼神就已经知道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张凌峰笑道:“我当是谁为青虹解围呢,罗猎,你啊!”

        罗猎虽然离开黄浦三年,可是他的名气在黄浦很大,主要还是因为于卫国案件,于广福悬赏二十万大洋,帮着罗猎扬名立万,不过此事已经水落石出,证明和罗猎无关,罗猎也得以洗清嫌疑。

        罗猎道:“少帅!原来是你啊,没想到少帅在场的地方也有人敢闹事。”

        张凌峰一张面孔发热,其实刚才的事情他也搞明白了,这位堂兄的手段实在是不够光明。